第一百四十六章:三夫四侍齐全 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自从宴请过致远之后。致远与花嬷嬷似乎一直呆在他们自己的院子里,就像当初的无痕一样,在夏菡之的面前消失掉了,而夏菡之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他们遗忘在脑海之外,整天除了吃便是睡。

    上官子域见夏菡之这么乖巧的呆在家里,自己也乐的放心。可是懂得一点医理的怀琴可看不下去了,一开始是劝夏菡之多起来走走,这样对(身shēn)子和胎儿都有好处。后来见夏菡之完全把她的话当做耳边风,于是她干脆就将夏菡之从被窝里抓出来,在秘儿和怜书的帮助下给夏菡之换好衣服,强行带她出去散步。

    这一(日rì)傍晚,夏菡之在怀琴与秘儿的搀扶下在御花园中慢慢的走,其实怀琴也没有让夏菡之走多少路,只不过再掬水宫前面的这一块御花园中走走,远的地方,她也不会让夏菡之走,毕竟现在她们的形同软(禁jìn)。

    秘儿扶着夏菡之在亭子里坐下,夏菡之轻轻的kao在美人kao上,放眼望去,蜿蜒的小溪静静的流淌,两旁的桃花盛开着。又是一年的新(春chūn)。她在这里生活过的时间用一只手就能数清楚,却有那么多的回忆,她的命当真与这里犯冲么?

    就算她在桃园生活十几年,却一直平平淡淡,就好像其他人一样,可一旦接触到与这里有关系的让你或事物的时候,她的(身shēn)边就会发生一连串的事(情qíng),往往一件事(情qíng)还没有结束,又出了另一件事(情qíng),而这些事(情qíng)又好像被谁((操cāo)cāo)纵着一样,几乎全部都不了了之。

    “筱儿妹妹,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出来走走呀。”一个声音打断了夏菡之的遐想,她回头一瞧便看见了一脸(娇jiāo)笑的阮碧凝与泠姚。

    还未等夏菡之反应过来,泠姚和阮碧凝对夏菡之道万福:“臣女臣妹拜见逍遥侯。”看她们这样子,夏菡之深吸一口气,对(身shēn)边的秘儿和怀琴使了一个眼神,ou着笑脸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碧凝姐姐与姚儿妹妹呀,快起来,不用如此多礼的。”

    在夏菡之说话的同时,秘儿怀琴一人一个的将阮碧凝与泠姚扶起来。阮碧凝与泠姚在夏菡之对面的石凳上坐下来,刚坐下来,阮碧凝拉着夏菡之的手道:“筱儿妹妹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适的地方?”

    夏菡之淡淡一笑道:“谢谢碧凝姐姐关心,一切都安好,在宫里什么都不用((操cāo)cāo)心。怎么还有不舒服呢?”

    “本来想去探望皇姐的,可最近太皇太后(身shēn)上一直不怎么好,臣妹与碧凝姐姐一直陪伴在太皇太后的(身shēn)边,逗她老人家开心。”泠姚的嘴角上扬,似乎在告诉夏菡之,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qíng)。

    “那可真是辛苦碧凝姐姐与姚儿妹妹了,我本来也想去看看太皇太后的,可是最近害喜害的比较严重,怕冲了太皇太后的凤体。”夏菡之一直保持着招牌式的微笑。

    泠姚轻轻的拉扯了下阮碧凝的衣袖,阮碧凝不动声色的拂去她的手,脸上依旧笑吟吟的听夏菡之说话,可她们的这些小动作完全被夏菡之看在眼中,看来不是巧合的在这里遇到这两人,而是她们故意来找她的,看来又要有事(情qíng)了。

    夏菡之对这些也只是看在眼中,既然她们自己不开口,那么她也不会去捅破,她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呢。

    泠姚见阮碧凝不说,顿时急了,她未等阮碧凝开口,抢先说道:“筱儿姐姐。今(日rì)我们来,其实还有一点事(情qíng)。”

    夏菡之没有立即问泠姚什么时候,而是对秘儿使了一个眼色,秘儿会意,绕过阮碧凝从石桌上的茶壶里倒了一杯茶放到夏菡之的手中。夏菡之不急不慢的吃了一口茶,这才开口问道:“姚儿妹妹,有什么事(情qíng)尽管说,姐姐能帮你的自然是尽心尽力,只是现在有了(身shēn)子之后,什么事(情qíng)都不好做了。”

    夏菡之将自己的心意和(情qíng)况这么一摆,明摆着是告诉泠姚说她现在也是有心无力,不过泠姚要她帮忙的事(情qíng),不知道会什么另人意外的东西,对于这一点,夏菡之也着实的好奇。

    “其实不是让姐姐帮什么忙,而是来告诉姐姐,在姐姐离京的那段(日rì)子里,李道长来找过太皇太后,两人密探了一来个时辰之后,道长满脸笑容的离去,而太皇太后突然对各官家庶出的公子感兴趣了起来,直到太皇太后将致远公子送给姐姐当二夫,我和碧凝姐姐这才明白,太皇太后是在给姐姐找夫侍呢。”

    秀眉微皱,夏菡之不解的看着泠姚,她可不认为她们这么特地的跑来就只为告诉她这么一件小事(情qíng)的。

    果不出夏菡之所料,当阮碧凝看见她ou出疑惑的表(情qíng)的时候,她急忙接着泠姚的话说道:“我们还发现太皇太后还在挑各种各样的美男,根据我朝的律例。公主是可以有三夫四侍的,虽然筱儿妹妹现在是逍遥侯,可妹妹依旧还是我们泠国的公主,这律例怕是不会少了,姐姐我明白筱儿妹妹与驸马爷(情qíng)真意切,两人之间不可能容的下别人,这男人一旦小气起来,那可是很危险的,我看妹妹还是将问题早点解决比较好,万一因为这么影响了妹妹与驸马爷的感(情qíng),那可不好。”

    瞧阮碧凝说的多么的(情qíng)真意切,夏菡之还是招牌式的微笑:“谢谢碧凝姐姐与姚儿妹妹关心,我与驸马之间的感(情qíng)不会因为这事(情qíng)而被影响,而且这些美男是太皇太后相送的,做为下一辈的我们,哪有拒收之理?”

    说这话的时候,夏菡之微微的脸红了下,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她要被这个世界同化了。

    见夏菡之对这事(情qíng)这么的宽心,阮碧凝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不要脸”之后,微笑的拉着夏菡之的手道:“既然筱儿妹妹觉得这事(情qíng)没什么,那么就算我跟姚儿妹妹多虑了,妹妹可不要认为我们多事呀。”

    “怎么会呢。碧凝姐姐和姚儿妹妹也是为我好呀。”说完,略有倦意的打了一下哈欠。

    阮碧凝与泠姚见状,整理了下衣袖,站起(身shēn)道:“出来这么久,想来筱儿妹妹也倦了,那我与姚儿妹妹就先告辞了。”

    说着,她见夏菡之要起(身shēn),连忙阻止道:“筱儿妹妹别起(身shēn)了,我与姚儿妹妹又不是外人。”说完,对夏菡之福(身shēn)之后,快步的离去。

    看着阮碧凝与泠姚走远的背影。夏菡之的笑脸顿时暗淡了下来,从美人kao上慢慢的起(身shēn),秘儿则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回首再看一眼河边桃花,淡淡的笑意又回到了夏菡之的脸上。

    慢慢的走出亭子,等她们绕到假山之后的时候,夏菡之突然问秘儿道:“秘儿,你觉得碧凝格格和姚格格来找本宫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秘儿细心的扶着夏菡之,摇摇头道:“奴婢不知,但是意奴婢的了解,她们并没有这么好心。”

    “秘儿,不用往深的去想,你就会明白了。”掬水宫便在前方,秘儿浅浅的应了一声后,便不再与夏菡之说话,因为花嬷嬷与致远正站在掬水宫门口。

    这两人见夏菡之向他们走过来,急忙上前对夏菡之行礼道:“奴婢奴才参见逍遥侯。”

    “起来吧,一家人不要这么见外,让别人看了,还以为我们这里的人不合呢。”说着,夏菡之从他们的(身shēn)边走过,迈上台阶,直接进了宫门,就连致远和花嬷嬷下拜的时候,她也没有停过脚步。

    而上官子域已经在院子里等着夏菡之了,当看见她进来的时候,迎上前接替秘儿的工作,在夏菡之的耳边悄悄道:“辛苦了。”

    夏菡之淡淡一笑道:“出去走走而已,怎么会辛苦呢?只是走的有点倦了,我们回房吧。”上官子域点点头,与夏菡之慢慢的走了回去。

    秘儿与怀琴看了还站在门口的致远与花嬷嬷一眼,跟着夏菡之进了房间,上官子域将夏菡之安顿在美人榻上之后,接过秘儿端来的水道:“出去这么久,渴了吧,来先喝点水。”

    夏菡之接过茶水,象征(性xìng)的喝了一口道:“今(日rì)我在御花园遇到了两个人。”

    “什么人?”

    见上官子域紧张又好奇的样子,夏菡之笑道:“莫急。听我慢慢讲。”

    调整了一下姿势,夏菡之继续道:“我遇到的是阮碧凝和泠姚,而她们告诉我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qíng)……”

    上官子域刚要问,夏菡之便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道:“她们告诉我,李道长已经将我命中注定有三夫四侍的事(情qíng)告诉了太皇太后,现在太皇太后正在为我张罗夫侍的事(情qíng)。”

    听夏菡之这么一说,上官子域将她轻轻的搂在怀中道:“等你了了心愿,我带你远走高飞。”这是一个承诺,也是一个请求,因为他不知道夏菡之会不会跟他走,可他不想与别人分享自己的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四十六章:三夫四侍齐全 一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