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回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公主,陪宫嬷嬷可是宫里有头有脸的老嬷嬷,你这么搏了她的面子,怕是不好吧?”秘儿自小便在宫中长大,听一些老嬷嬷们讲过,公主出嫁之后所带的陪宫嬷嬷都是有头有脸,又有手段的,kao山又硬,公主们对这个陪宫嬷嬷都是恭敬又加的。

    夏菡之微笑着摇摇头道:“你哟,可真是一个马后炮哟,我将陪宫嬷嬷谴到下人那边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捏,现在说,有点晚了哟。”她这么一说,可把秘儿吓到了。

    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奴婢该死。”她这一举动,其他的丫鬟也跪了下去。夏菡之无奈的摇摇头,伸手将秘儿拉起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而是想告诉你们公主被陪宫嬷嬷欺负的事(情qíng)在我们公主府是不会发生的。”

    “秘儿懂得。”其实秘儿的心中明白公主府里的那个陪宫嬷嬷的确不是一个有背景的人,想来不是太皇太后派来的什么有头有脸的嬷嬷,所以她也就没有提醒公主了,现在猛的一说起来,她没有想到这一层上。

    夏菡之拍拍秘儿的肩膀,对五位丫鬟道:“你们五个丫头,别怕我,我这人看来是(阴yīn)晴不定的,但是不会随便的责罚别人。”

    五个丫鬟认真的听了,福(身shēn)道:“是,奴婢记下了。”

    这边几人话音刚落,上官子域就出现了,他走到夏菡之面前,恭恭敬敬的对夏菡之作揖道:“奴才叩见公主。”

    夏菡之低头整理衣服之后,站起(身shēn),慢慢的踱出亭子,刚走到亭子门口的时候,转(身shēn)对依旧鞠躬在那里的上官子域道:“驸马,叫人收拾下,明(日rì)便启程,我现在去找两位王爷哥哥。”

    说完,夏菡之拂袖离去,不再理会上官子域。后者直到听不到夏菡之的脚步声,这站直了(身shēn)子,他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夏菡之还没有走几步,便看见泠瑾枫与泠瑾炎迎面而来,他们两人看见夏菡之,快步走上来道:“妹妹这是从哪回来?”

    “两位哥哥,我决定了,明天就出发回京。”夏菡之不绕弯子的将想要说的话讲出来。

    她这话一出口,泠瑾枫与泠瑾炎奇怪的互望了一眼,对夏菡之道:“妹妹不是说下个月再出发么?”

    “因为沐王爷。”夏菡之笑着说了一下,微笑着对泠瑾枫和泠瑾炎福了福(身shēn)道,“两位哥哥,妹妹我先去收拾了。”

    看着夏菡之远去的背影,泠瑾枫不(禁jìn)担忧起来:“八皇弟,我们的皇妹跟她的驸马爷恐怕是有问题了。”

    “是啊,如果没有那么一毒,妹妹是不是不会嫁给上官子域了?”泠瑾炎也十分同意泠瑾枫的想法。

    两人相望一眼,同叹一口气,看来自个儿妹妹的姻缘要出问题了,他们想管却管不了,自己的妹妹似乎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次(日rì),几人打包小包的装了好几辆马车,夏菡之与上官子域站在门口拉着上官老爷与上官夫人的手道:“爹娘,你们真的跟我们一起回么?”

    “儿啊,这里有我们的家业,爹娘还有点力气,所以替你多守几年,等我们真的老到走不动的时候,你们再来接我去享齐人之福吧。”上官夫人眼中满是不舍,上官老爷虽然没有讲话,可他的眼神也是透着浓浓的不舍。

    夏菡之柔声的对上官子域道:“驸马,走吧,等京城里的事(情qíng)一过,我们再回来小住。”

    “是,公主。”对于上官子域毕恭毕敬的样子,夏菡之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这个驸马从昨天起就一直怪怪的。

    但是夏菡之没有说什么,在秘儿的搀扶下,上了马车。上官老爷见夏菡之上了马车,自然也不敢让上官子域多逗留,于是对他说道:“走吧,不能让公主久等。”

    上官子域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对两人行礼之后,快步上了马车。

    等上官子域上了马车之后,夏菡之淡淡的一声令下:“走吧。”车夫驱动马车缓缓的启动。

    夏菡之一行人的马车在公主府外停了下来,公主府里的人都出来欢迎,夏菡之从马车上下来,引来了一声声的尖叫,赶路的这几(日rì),夏菡之脸上的水痘都已经消散了。

    听见这叫声,秘儿急忙取出往夏菡之头上一带,夏菡之赞许的看了秘儿一眼,转(身shēn)对泠瑾枫与泠瑾炎道:“两位哥哥,一路劳累,做妹妹的也就不多留两位哥哥了,哥哥早点回去歇息着吧。”

    “恩,妹妹也一路辛苦了,早些休息。”夏菡之微笑着福(身shēn)之后,在五丫鬟的簇拥下转(身shēn)回府。

    上官子域对泠瑾枫与泠瑾炎作揖之后,转(身shēn)准备随夏菡之进府,谁知泠瑾枫开口叫住了他。他转头对两位王爷作揖道:“王爷还有何指教?”

    “皇妹有些事(情qíng)怕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还请驸马爷多担待她一点。”听泠瑾炎这么一说,上官子域迷糊的看向泠瑾枫,见他对自己点点头,上官子域的心中似乎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对他们作揖道:“谢王爷提醒,奴才醒得了。”

    面对上官子域如此的态度,泠瑾枫与泠瑾炎两人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有个时间还是跟自己的皇妹做下思想工作,不然以后痛苦的还是皇妹自己。

    “驸马爷请回吧,我跟八皇弟也回了。”泠瑾枫和泠瑾炎各自上了一辆马车。

    上官子域看着两辆远去的马车,转(身shēn)进了公主府,刚进门便看见夏菡之正站在院子里看着他。见他走过来,夏菡之淡淡的问道:“两位哥哥跟你说什么了?”

    “王爷提点奴才呢,还请公主不要为奴才挂心。”上官子域又是恭恭敬敬的对夏菡之作揖。

    夏菡之冷哼一声,脸色十分不好的转(身shēn)便走,五大丫鬟急忙跟上,其他四位丫鬟拼命的给秘儿递眼神,秘儿一手搀着夏菡之,对其他四人摇摇头。

    从她跟随公主起,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公主这样子,所以她也不知道现在这样(情qíng)况下的公主是不是她们能去询问的,既然不知道那么她就暂时不开口好了。

    夏菡之刚刚踏进房门便对秘儿道:“秘儿,本宫要沐浴净(身shēn),你且去准备。”

    “是,公主。”秘儿片刻都不犹豫的行礼,离去。

    秘儿这么一走,四位丫鬟顿时感觉屋子里到处都弥漫着威严的气息,让她们四人迷惑不已,从她们进府开始,她们就知道公主与驸马是十分恩(爱ài)的两对,可为什么在南义的那将近傍晚的时候,两人却看似仇人却又不像的样子。

    那时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让公主与驸马成为一主一仆的清形呢?回想那时候的(情qíng)景,公主突然跟驸马爷翻脸,来的让她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见夏菡之的眼神扫过来,各自心中想着事(情qíng)的四个丫鬟只感觉背脊一冷,乖乖的低下了头。公主的眼神看似平淡的很,却不知道为什么让她们感觉那么的恐怖,这个公主还是她们那个(爱ài)说(爱ài)笑,跟她们闹到一起的公主么?

    夏菡之是个精明的人,哪里不会看出这四个丫头的心思,可是她的事(情qíng)却不是能跟外人说道的,她表面装作不明白,可她自己心中清楚,她对上官子域有夫妻之(情qíng),对泠瑾瑜有兄妹之(情qíng),但是对那个她捡来的小世子却有着非兄妹的感(情qíng)。

    她可以去压抑这份感(情qíng),可以将它遗忘在某个角落,可是只要一个轻微的触动,它便一下子飞腾了出来。她可以将它重新压回去,却不能不让人怀疑。

    她虽然一直被称为公主,大家都想将她(身shēn)上那个不合适的侯爵称号给遗忘,甚至忽略,但是她自己不能遗忘和忽略。父皇这样的安排,肯定是有他的深意,只是大家不知道罢了。

    平平安安,置(身shēn)事外,她是做不到,也不许她做到,那么她便要置(身shēn)事内。那么她便要为皇上清除障碍,保住自己可以信任的人。

    而这个沐轩便是这些可以信任的人中最明确的一个,既然这样,那么于公于私,沐轩都不能死。

    “公主,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请沐浴净(身shēn)。”秘儿的声音将处于自己思绪中的夏菡之拉回了神。

    她看着秘儿一会儿,微微的点点头,站起(身shēn)向内室走去,四位丫鬟将门关上之后,留下忆画和惜棋守着门,怀琴和怜书跟着夏菡之走进内室。

    在丫鬟们的帮助下,夏菡之除去衣裳,滑入漂浮着花瓣的木桶之中。伸手轻轻的拨开花瓣,((荡dàng)dàng)漾的水面倒映出夏菡之完美的脸蛋。

    望着这样美丽的脸蛋,夏菡之ou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来,将秘儿正呆呆的看着自己,夏菡之将这苦涩的笑容融化成舒心的笑容,对秘儿道:“秘儿,是不是觉得你家的公主实在是太漂亮了,所以你也看迷了?”

    “是啊,水痘消去之后,公主又恢复了原来的美貌,但是公主的眼中又多了一丝的苦涩。”秘儿的话又轻又淡,却重重的落在了夏菡之的心中。!!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三十七章:回京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