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无痕的变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儿将夏菡之上下打量了一下道:“公子你想想,一山一女难侍二夫,公子毕竟是普通人,不可能知道驸马与侍郎的心思,但是我对驸马是相当的有信心,他是不会对不起公子的。可那个自动送上门来的小侍郎可就不好说了,先不说别的,关说他(身shēn)边的那个美貌侍婢,谁知道他们有没有那种关系呢?现在他们手头上有钱,吃喝全在府里的。如果有一(日rì)他们要是不服管教了,那可就翻了天了,他们怕什么,手中有钱,不在乎公主府的那一碗饭。”

    “理他呢,我们公主府也不差他这碗饭,不服管教了就让他走呗,我又不稀罕。”夏菡之无所谓的的说道。秘儿还想说什么,但是两人已经到了府门口,她便住了口。

    夏菡之刚想绕过大门,从出来的后门走,却看见大门前站着许多的人,管家正在那里同谁说着什么。眼尖的秘儿,指着总管前面的人道:“公子,你看不是缠着杜嬷嬷的人么?”

    听秘儿这么一说,夏菡之仔细一看,可不就是那父女两么。嘿,这事(情qíng)有意思了,这父女两敢(情qíng)是顶上公主府了哪。这个杜嬷嬷也太不小心了,怎么将人带回来了。

    “秘儿,我先从后门进去,你去跟管家说下,就说杜嬷嬷已经给过银子了,这人要跪就让他们跪着好了,吩咐下去,谁也不许可怜他们,他们这样盯着我们公主府,必定是有缘故,这样的人我们不能收。”

    秘儿听了这话,了一声“是”,便像管家走去。夏菡之再看一眼那跪着的两人转(身shēn)离去。

    秘儿慢慢的走过去,来到家的(身shēn)边。管家见是一个小厮走过来,先是错愕了一下后反应过来道:“秘儿姑娘,公主呢?”

    “公主从后门去了。”秘儿淡淡的回答道,随着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道,“管家,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管家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两人,叹口气,指着那位老人道:“他是她的父亲,因为没钱维持生计了以要把女儿卖了,换点银子,给家里买点米。”

    “哦,原来是这样呀。”秘儿音刚落,那名老夫便磕头道:“姑娘行行好下((贱jiàn)jiàn)民的女儿吧。”

    秘儿低头细细地打量了这人一眼。随后冷笑一声道:“这两位不是先前跪在杜嬷嬷面前地两位么?怎么还没有一(日rì)地工夫。那几个银元宝都花完了呀?”

    先前还在求秘儿地老夫听秘这话。才觉秘儿便是那个同先前嬷嬷说话地小厮。没有想到自己运气这么背又遇到她了。他低着头不再言语。

    秘儿见他这样子起(身shēn)子。对管家道:“公主说了。嬷嬷已经给过他们银两了。我们不必在理会。他们要跪着便跪着好了。公主还要管家您吩咐下去。无论是谁都不许收留他们。”

    家应了一声之后秘儿走了进去。其他人见公主府地人都不再理会这两人了。又听了那个小子打扮地人那一通话明白先前就有人给了他们银子。不知道他为何还要卖女这里面必定有什么(阴yīn)谋。故指点着散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世界上真有如此厚脸皮之人被人认出来了。还依旧跪在那里不肯离去。一些无聊人士便在那里做着猜想。

    有地说几锭银子又吃不了几天。如果将女儿卖进公主府。光靠女儿地月例便能维持一家宽裕地生活;有地说公主府新纳地小侍郎是这个少女地心上人。所以她不为银两所动。硬要自己地父亲将自己买进公主府。好与心上人来个暗(情qíng);也有人说这两人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说不好就是哪个与公主有仇恨地人派来在公主府卧底。对公主不利地……众说纷纭。但是谁也不敢肯定哪种说法是正确地。

    但是在大家的猜测中,一辆马车停在了公主府的门口,从车里走出一位紫衣女子,这女子一下车,便将车帘打起,紧接着从车内走出一位风度翩翩的佳公子。他一下车就将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的(身shēn)上,大家心里都在想这人是谁。

    他下了车之后,那个紫衣女子上前敲了下门,里面的小厮开门见是她,便客气的说道:“回来啦。”这名紫衣女头,回(身shēn)去扶那位翩翩佳公子。

    当这位翩翩佳公子拾级而上来到府门口的时候,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下跪在那里的两人,问那位开门的小厮道:“他们是何人,为何跪在此处?”没有想到这个佳公子说起话来竟然如此的动人,(娇jiāo)滴滴的如同女子一般。

    那名小厮客气的回答道:“侍郎快进府吧,公主已经吩咐下来

    也不能管这两人的闲事,早已经给了银两,他们要我们也没有办法。”

    原来此人正是公主府的刚进来的侍郎,看这样子可真是风(情qíng)万种啊,没有想到公主还好这口。

    无痕微微的点一点头,在紫儿的搀扶下,进入了府门。公主府的大门再次关上,外面顿时(热rè)闹了起来。对于这个新侍郎,怕是要成为百姓饭后话题了。

    夏菡之刚换好衣服,秘儿便走了进来,她见自家的公主好散乱着头,便打开了妆盒。夏菡之走到梳妆台前坐下,任由秘儿打理着她的青丝,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了,她依旧不会这个繁琐的髻。

    “秘儿,派个人去把杜嬷嬷叫过来。”夏菡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取来秘儿放在一边的湿帕子,开始擦去脸上的妆容。

    秘儿慢慢的打着夏菡之的青丝道:“奴婢已经问过了,杜嬷嬷还没有回来呢!”一听杜嬷嬷还没有回来,夏菡之突然感觉门外的那两人并非是杜嬷嬷出去的时候盯上了公主府,而是从公主府就开始跟着杜嬷嬷了。

    看来事(情qíng)并非她想象的么简单,但是到底是谁想监视着她呢?杜嬷嬷?她昨(日rì)才派杜嬷嬷去物色丫鬟,今(日rì)便出了这样的事(情qíng)。可如果不是她,谁又能认得这个不怎么出府的嬷嬷呢?如果是她,这又是为什么呢?

    “公主,小侍郎了。”秘儿出声打断了夏菡之的沉思,夏菡之整理了一下思绪,将这些理不出来的东西全部丢之脑后。

    她刚站起(身shēn)来,便看见她的小侍——无痕便如同弱柳扶风一样的走进来,那样的风(情qíng),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个女子。她没有想到一(日rì)不见,这个原先还十分血(性xìng)的男子居然变成了这副(娇jiāo)滴滴的模样,俨然是一个小受。

    无痕慢慢的走到夏菡的面前,盈盈一拜道:“无痕见过公主。

    ”他的声音也变的十分的(娇jiāo)滴,听的夏菡之只掉鸡皮疙瘩。

    她擦了擦手臂,对无痕说道:“坐吧。”然对他的变化很是好奇,但是夏菡之也不去问,因为她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不了,无痕今(日rì)来是想谢谢公主的,翠绣轩,无痕十分的满意。”夏菡之端起茶杯吃了一口道:“这没有什么,你喜欢就住那了,说定以后还要来人的。”这话一说出口,别说是无痕了,就连夏菡之自己都惊讶,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公主的意思是?”无痕泪眼盈盈,楚楚可怜,颇有弃妇之感。夏菡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颤抖道:“没什么意思,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无痕一个顺势上前,跪下来,靠在夏菡之的腿上,撒(娇jiāo)道:“公主不可以刚有了我,又纳新人。”

    “呃,不会的。”夏菡之感觉自己有点承受不住了,这样(娇jiāo)滴滴的小受不是她的口味,她还是喜欢比较有男人气概的男子。

    无痕抬起头,十分“真诚”的看着夏菡之,看的夏菡之(身shēn)上不断的起鸡皮疙瘩,但是又不忍心作,只得叹一口,将他扶起来道:“安心吧。”无痕弱弱的点点头,正想说什么。

    早就出去了的秘儿这时走进来,她的(身shēn)后还跟着杜嬷嬷,夏菡之一见,示意无痕别开口。杜嬷嬷刚进门便跪在了地上道:“公主脱奴婢找的人已经找到了,现在就在门口,请公主过目。”

    “恩,让她们进来吧。”夏菡之端起茶杯吃了口茶,只见十几个差不多大小的女孩走了进来,各个长的都十分的清秀可人,看起来也十分的伶俐,但是不知道心思怎么样,便对秘儿说道,“秘儿,先安排她们在辛秀轩住下吧。”

    儿领命带着这十几个女孩走出去。见她们走远,夏菡之才开口对站在一旁的杜嬷嬷说道:“这十几个女孩子先在这里住一阵子,你好生的观察下,那些游手好闲的,碎嘴的,无礼的,到时候让贩子过来领走便可。”

    嬷嬷领命退了下去。

    夏菡之吃了口茶,看见无痕还在这,便开口道:“刚刚侍郎想讲什么来着的?”

    没有想到夏菡之会这么问自己,无痕愣了一下,随后道:“不记得了。公主,我刚才外面回来,还未换衣裳,先回去梳洗下。”说完,也不等夏菡之的同意,无痕便轻轻的飘走。

    夏菡之看着门口,十分郁闷的想到,这个无痕到底是怎么回事,站着不动看起来听正常的,一说话就(娇jiāo)滴滴的,如同一个女孩子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四章:无痕的变化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