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无痕的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日rì),陪宫嬷嬷便带着几个小厮出了府门,她们前脚刚夏菡之后脚便与秘儿从后门偷偷的溜了出去。

    “公子,我们干吗偷偷摸摸的出来,光明正大的不是一样吗?”打扮成小厮模样的秘儿,左思右想都不明白,自家的公主干吗这么偷偷的从后门溜出来。

    夏菡之将手中的扇子一转,轻轻的打了一下秘儿的脑袋道:“本公子今天带你去喝花酒。”

    “公主……”秘儿话还没有出口,夏菡之手中的扇子又是一下便打在了秘儿的头上:“丫头,等一下到了地方,你要是喊错的话,本公子就将你卖了。”

    秘儿捂着脑袋吐吐舌头。夏菡之轻笑了一下,转(身shēn)准备离去,谁知(身shēn)后的人儿再次喊道:“公子,花酒是什么酒啊?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

    见秘儿这么问,菡之邪恶的一笑,转(身shēn)附到秘儿的耳边说了一通。她还没有说完,秘儿的那张小脸已经可以同红苹果媲美了。看到她这么可(爱ài)的表(情qíng),夏菡之笑道:“走啦,我们去看看新侍郎的嫁妆——瑶池楼。”

    待秘儿回过神来,夏菡之经走出了一米开外,她急忙快步跟上。

    且不说夏之与秘儿两人去瑶池楼的事宜,而说那个重新回到夏菡之的陪宫嬷嬷带着几个小厮出门。

    她一出门,也不急的去专买卖丫鬟的地方,而是在街边看起来,此处虽然是泠国最繁华的地方,但是也有许多的穷人因为生计而卖儿卖女,这些人家的儿女通常比那些专门从事买卖丫鬟这行的人贩子手中买到的丫鬟,要伶俐干净的多。

    可是今(日rì)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了半天也不见那些卖儿卖女的穷人。走了这半(日rì),杜嬷嬷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那几个小厮却有点走不动了,一个胆大点的小厮凑到杜嬷嬷的跟前道:“嬷嬷们走了这么半(日rì)也见有人卖女,大家都累了,我们先找个地方歇歇脚吧?”

    “你们一个个地比主子还尊贵了。主子(日rì)(日rì)在外头跑。也不曾见她累着。你们才走这么一点路。就喊累了。回去。让主子打了你们这群没用地小子。”杜嬷嬷这一顿说辞那个小厮碰了一鼻子地灰。

    其他人见他碰了壁。自然也敢再说什么。但是心中却对杜嬷嬷恨地可以。杜嬷嬷毕竟也不是什么厉害地角色。见这几个小厮地确是走不动了。便指着前面地茶摊道:“大家都到那歇歇脚吧。歇息好了们直接去几处买丫鬟地地方看看。”

    “好地。”一听可以歇歇脚了。小厮开心地往茶铺跑去。等杜嬷嬷到地时候。几人已经擦好了一张凳子给她坐。

    杜嬷嬷刚坐下来。茶铺地老板便走上来道:“客官。可要些什么?”

    杜嬷嬷抬头看看(日rì)头已经将近晌午了。于是开口道:“来两壶茶和两笼子地包子。”

    既然杜嬷嬷已经开口了。那些小厮们自然是不客气了。全部做了下来。等包子刚上来们等杜嬷嬷拿了一个之后。才动手去取包子。别人看他们那文静地吃像在想是哪个富人家地下人。竟然这样地有教养。

    现时茶铺里不怎么忙铺的老板显然是一个好奇的人,他走上前来对几人中年纪较小的一个小厮问道:“小哥们家的主人是谁啊?”

    被问话的小厮停下吃东西的动作,看了看茶铺的老板又回头去看杜嬷嬷。此时杜嬷嬷正好也听到了茶铺老板的问话,她站起(身shēn),走到茶铺老板的(身shēn)边道:“老板,这是银子,麻烦你帮我去前边小摊上买点糯米糕回来可行?”

    “哎哟哟,糯米糕那些需要这么多银两啊,老头子现在就帮嬷嬷跑跑腿。”茶铺老板笑嘻嘻的接下银子,快步的离去。

    先前被问话的小厮早已经坐回去吃东西了,杜嬷嬷也没说什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公主府的家规森严,是不(允yǔn)许下人在外面吹嘘自己是公主府的人。这点杜嬷嬷对这些小厮还是十分的放心。

    等茶铺的老板买了糯米糕回来之后,杜嬷嬷便起(身shēn),她这一起(身shēn),小厮们自然也跟着起(身shēn),杜嬷嬷不用说话,直径的转(身shēn)走出去,小厮们跟了上去,可人还没有出茶铺,杜嬷嬷自觉的眼睛一花,自己的面前便跪了两个人。

    一老一少两人,看他们的衣服就知道不是什么有钱的人,再看到那个老人(身shēn)边那名少女的脖子上插着一个稻草,杜嬷嬷便明白了一半。

    杜嬷嬷将手中的糯米糕交到旁边小厮的手中,伸手托起眼前这名少女的下巴。细心的看了下她脸的轮廓,她满意的点点头,不等她开口小厮已经打来水,杜嬷嬷将帕子放到水中让小厮将水放到少女的面前道:“将脸上的污秽洗去之后,再让我看看。”

    “嬷嬷,您坐。”这些小厮们还真懂得讨好人,早就从茶铺里端来了凳子给杜嬷嬷坐。

    杜嬷嬷转头看了眼凳子,赞许的对那名搬凳子的小厮笑了一下,随后坐下来,回头去看那名少女,可她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杜嬷嬷觉得奇怪,回头去问那位老人道:“老人家,这女娃娃不会是个不中用的人吧?”

    “嬷嬷,请放心,这是((贱jiàn)jiàn)民家的闺女,只是见了嬷嬷这么体面的人,胆怯了。”听他这么一说,杜嬷嬷(欲yù)再问,谁知从人群里传来一声唤声。

    随后从人群中走出一人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与小厮打扮的秘儿,杜嬷嬷是个眼尖的人,一眼便认出了秘儿,急忙起(身shēn)。

    见杜嬷嬷起(身shēn),秘儿急忙附到杜嬷嬷的(身shēn)边,低语了几句。

    待她说完,杜嬷嬷急忙点头应声道:“转告公子,嬷嬷知道了,麻烦小哥了。”秘儿点点头(身shēn)离去。

    杜嬷嬷从怀里取出几个银元宝放到老人的手中道:“老人家,这银子您拿着,带着您的女儿好生回去养着吧。”说完,便带着小厮离去了。

    杜嬷嬷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儿怎么

    在这里。她完全没有想到夏菡之就在茶铺斜对面的她从进茶铺起便被楼上的夏菡之看在了眼里。直到这两人跪在了他们面前,夏菡之才遣秘儿过来看看,吩咐如果是个伶俐的姑娘买回来也没有什么,如果有问题,就千万不能买下来,虽然公主府不怕多养个人,但是也能白养了,给点银子打便可。

    秘儿按照夏菡之的吩咐做好了事(情qíng)之后自己也重新回到了瑶池楼内。当她回来的时候,夏菡之正在同老鸨说笑。不,现在不能叫老鸨了,应该叫老板娘。

    她万万没有想到上次同自家主子来的时候,这里还莺歌燕舞的,可今(日rì)再来的时候说她,就连她家的公主都吃了一惊,这里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虽然还是那样的莺歌燕舞,但是只在三楼,一二两楼都变成了如同普通的酒楼一样的局面,唯一不同的就是在一二楼的楼梯中间的交汇处成了姑娘们展现技艺的地方只要不愿意出卖的姑娘们,都可以上通过自己的技艺而混一口饭吃。

    夏菡之正是在这二楼看到了杜嬷嬷带着人进了茶铺,又看见他们出来的时候,遇上了那父女两。

    别人也许不知,但是她看的一清二楚父女两是一直跟随着杜嬷嬷一行人来的。

    她只是不明白这杜嬷嬷去无色丫鬟而在这大街上溜达什么,惹人注意可是回思一下,感觉这嬷嬷是老人了会做那样摆威风的事(情qíng),她这么做必有她的道理所以也只是打了秘儿下去传个话而已。

    见秘儿回,夏菡之停止了说笑,望着她不说话,秘儿快步走过来,禀报道:“公子,他们走。”

    菡之只是象征(性xìng)的点头,随后对老鸨道,“妈妈,觉得我刚才的提议可好?”

    “公子的提议自然是好,可是这里毕是窑子,要是没有接客的姑娘,谁还来。”听老鸨这话,夏菡之沉思了一下,觉得她说的也对。这里毕竟是青楼,就算换了酒楼的模样,顾客也只是男人,敢问有哪个良家女子会来这个曾经是青楼的地方吃饭?就算是男子,也只是那群花天酒地的好色之徒,如果这里的姑娘不接客了,那么就意味着倒闭。

    看来想把青改成酒楼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qíng),因为人们的思想太保守的问题。这么一下,夏菡之便开口道:“是本公子疏忽了,那妈妈就这样经营着吧,待别人忘记了这里是青楼之后,就再也别人姑娘们接客了才是。”

    “公子说的是,其实,我也不想姑娘们接客,我也是青楼出(身shēn)的,自然是知道做青楼女子的苦楚,有人愿意解放我们,我们自然是开心不已。”老鸨话音刚落,看见一抹紫色的(身shēn)影走进来。

    急忙跟夏菡之说了声失陪,便快步离去。当秘儿看见门口那人的时候,附在夏菡之的耳边悄悄的说道:“公主,你看,那不是新侍郎的侍婢么?”

    听秘儿这么一说,夏菡之不自觉的看了过去,那穿紫色衣服的俏丽女子可不就是无痕(身shēn)边的紫儿么:“秘儿,人家是这里主子的贴(身shēn)侍婢,来这里帮主子看看有什么可奇怪的。”

    夏菡之吃茶,斜眼看着大厅里那个紫儿的一举一动,她只见老鸨笑盈盈的迎上去,与她说了几句,便带着她离去。

    她们一离开,夏菡之也站起(身shēn)来,秘儿以为她要走了,谁知夏菡之快步向老鸨与紫儿进去的房间走去。秘儿刚想问,可夏菡之已经来到了老鸨的门外。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细心的听。只听见那个紫儿说道:“我们主子已经将瑶池楼送给了公主,以后这些账本,派个人送到公主的府上即可。”

    老鸨接过紫儿手中的账本,不解的问道:“主子为何将瑶池楼送给公主,公主要是知道瑶池楼是青楼,起不觉得颜面扫地,要是大雷霆,那我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一听瑶池楼送给公主了,老鸨吓的说话都打颤了。

    “你怕什么,有主子罩着呢,主子现在是公主的侍郎,已经不好出面管理瑶池楼了。”听到紫儿这话,夏菡之心中对无痕的疑团又扩大了一圈。想来这无痕进府做侍郎并非跟她做交易这么简单。

    “今(日rì)一早便有人说公主要纳侍郎了,可谁也不知道侍郎是谁,原来是主子,主子为什么要去做公主的侍郎?”这么老鸨还真是口无遮拦,竟然打听起自家主子的私事来了。

    紫儿小脸一板,冷声道:“主子的私事,你少管。”听她这声音,夏菡之知道她可能要出来了,急忙快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果不出她所料,她刚坐下,这个紫儿便走了出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瑶池楼,直到她走出去,老鸨才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

    她在自己的门口做了下深呼吸之后,笑嘻嘻的来到夏菡之的面前道:“公子久等了,刚刚主子家来人,所以处理点事(情qíng),久了点。”

    “妈妈,哪里话,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事(情qíng),就是觉得一声不讲的走了不怎么好,才坐到现在。”说着夏菡之站起(身shēn)来,对老鸨作揖道,“下次再来。”

    “公子走好。”老鸨福一福(身shēn),当做回礼,夏菡之便带着秘儿快步离去。

    刚走出瑶池楼,秘儿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道:“公子,这瑶池楼原来是小侍郎的啊?”先前夏菡之在偷听的时候,秘儿只是远远的站着,不曾近(身shēn),自然是不知道紫儿说了些什么。

    夏菡之回头看了秘儿一眼道:“管她是谁的呢,跟我们都没有关系。”

    “公主,这侍郎有自己的钱财,怕是以后会将公主府不放在眼里呀。”秘儿担忧的想到。

    她这么一说,夏菡之十分奇怪的看着她道:“他有没有钱,跟把公主府放放在眼里有什么关系?”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三章:无痕的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