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收侍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菡之刚走出御书房的时候,泠姚迎面而来,看见她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高傲的向她走来,经过她(身shēn)边的时候,轻蔑的冷哼了一声。对于泠姚这样的表现,夏菡之只是无奈的勾起嘴角,目送着高傲的泠姚走进御书房。

    泠姚刚走入御书房,夏菡之对正要进去的总管公公道:“总管公公,留步。”

    听到夏菡之叫自己,总管公公快步来到夏菡之的面前,行礼道:“公主,有何吩咐?”

    “总管公公,皇上的御书房可以这么随意进出么?”总管公公毕竟在宫里生活了多年,精的很,自然是知道夏菡之问的是什么,便立即开口道:“回公主,这后宫除了太皇太后与太后外,无论是谁不经召唤不得进入御书房。”

    “公公,那现在好像与规矩不符吧?”夏菡之平静的犹如在跟总管公公谈家常一样,可是总管公公完全能感觉到夏菡之的威严。

    他战战兢兢的答道:“回公主,皇上没有明示,奴才也不敢阻拦泠姚格格跟碧凝王妃。”她们一个虽然是格格,但毕竟也是皇上的同胞妹妹,一个虽然是丧夫的王妃,但是太皇太后疼她入骨,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总管,哪里惹的起这两大人物。

    夏菡之自然是不知道总管公的心里想法,她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进去侍候着吧。”

    “是,奴才退。”总管公公转(身shēn)走进御书房。

    夏菡之见自己的丫鬟——秘儿这么久没有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于是问旁边的小太监道:“可看见本宫的丫鬟——秘儿了?”

    “回公主,秘儿姑娘在那。”被问话的小太监低着头,用手指向对面。夏菡之转头一瞧儿可不就在那么,她正同一个宫女聊天。

    夏菡之微微一笑。对那个太监匆匆说了声谢谢朝秘儿所在地地方走去。她刚一走。那个被问话地小太监一个踉跄地摔在地上里还在傻笑。(身shēn)边地太监看了急忙扶他起来:“哎哟喂。公主还没有走远呢。你小心点。”可这名小太监哪里还站地起来啊。临头地太监急忙叫了两人将他抬了下去。

    在夏菡之刚走近地时候。听见儿在一起地那名宫女说道:“秘儿姐姐告诉你个秘密。”听到这话。夏菡之站住了脚。不惊动那两人留心地去听宫女所讲地秘密。

    “什么秘密?”秘儿显然被宫女引起了好奇心。八卦真是女人地天(性xìng)。

    那名宫女故意压低了声音道:“我听人说皇上根本就不是先皇地亲骨(肉ròu)。而是叶贵妃与德王偷(情qíng)生下来地私生子。”

    听到“私生子”三个字。夏菡之神色一敛喝道:“大胆奴才。”

    “啊。公主。”两人一见是夏菡之。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夏菡之走上前。叱喝道:“大胆地奴才然在主子地背后嚼舌头。不要命了是不?”

    “公主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秘儿只是低头跪在那里而那名同她说话的宫女吓的连连磕头。

    夏菡之看了眼秘儿道:“秘儿,你过来。”说着伸出手来。秘儿见状急忙站起来上面扶着夏菡之在长廊的美人靠上坐下来。

    “念你也是听人说的告诉本宫是听谁说的,本宫便饶了你。”夏菡之轻轻的依靠在美人靠上风声到底是谁走漏的?

    “回公主,奴婢上次经过御花园的假山时候,听到假山后面有人在说,奴婢也只是匆匆路过,听到这么一句。是不是真的,奴婢也不知道。”

    这名宫女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说,惹的公主大怒。夏菡之指着这名宫女道:“好奴才,都学会散播谣言了是吧?秘儿。”

    “公主,奴婢不会乱嚼舌头的。”见自家的主子如此的生气,秘儿也开始有点害怕了。

    “希望如此,还有你,给本宫记得,想在这皇宫里安稳的活到出宫的年龄,就应该多做事,少说话,尤其是不明白的话。”夏菡之深知眼前的这个宫女是不能处置的,要是处置了,等于她将泠瑾瑜是私生子的谣言散播出去。

    “奴婢再也不敢了。”那名宫女连连磕头。

    夏菡之站起(身shēn)来,跪在地上的秘儿急忙起(身shēn)扶住她。她在秘儿的搀扶下离去,待夏菡之远去,那名宫女一扫害怕的神色,从地上站起来,对着夏菡之离去的方向,啐了一口:“((贱jiàn)jiàn)货。”

    “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人还没有走远,你就敢骂她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吓了这名宫女一跳,回头,见是阮碧凝,她急忙跪在地上道:“叩见格格。”

    “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丧夫的王妃了,你还称格格,被人听到了,可就说我不妇道,丈夫刚死,就换回了未嫁前的称号。”阮碧凝从袖子里摸出一袋银子,丢在那名宫女的面前道:“你做的很好,这是赏你的。”

    该宫女拾起钱袋,连连道谢。阮碧凝(阴yīn)冷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宫女,转(身shēn)离去。

    秘儿扶着夏菡之离去,直到了马车上,夏菡之才放下了公主的架子。见她放下了架子,秘儿也松了一口气,但是再也敢轻易的去询问这事(情qíng),虽然她很好奇。

    夏菡之看了一眼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的秘儿,心知这个八卦人儿肯定还在对那个宫女说的事(情qíng)好奇着,可是她没有问,自己也不好责备与她,但是这丫头向来大嘴巴,要是说出去可怎么是好。

    秘儿似乎也感觉到了夏菡之在看自己,转过头去,轻轻的问道:“公主,您怎么了?”

    “没事,只是乏了,秘儿,今(日rì)的事(情qíng)就当没有生过,我要是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风声,唯你是问。”夏菡之眼神犀利的让秘儿害怕儿努力咽下口水点点头道:“公主,秘儿不会说出去的。”天知道她家公主狠起来是多么的可怕。

    马车不一会儿便到了府门口菡之刚下车,管家就迎上来道:“公主,无痕公子来访。”

    一听到无痕公子的名号,

    的(身shēn)子紧绷了一下,但很快便松懈了下来对管家便走进了府门。夏菡之在秘儿的搀扶下,直奔前厅。

    刚入内就看见上官子域跟无痕公子在哪里微笑着大眼瞪小眼,一看就知道这两人认识。夏菡之慢慢的走进去,轻轻的唤道:“驸马。”

    听到夏菡之声音的两人立即收起对视的神(情qíng),站起(身shēn)来上官子域走上来道:“公主,你回来了。”夏菡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走过去,坐到位置上手对无痕公子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无痕公子请坐。

    ”

    无痕公子作揖,随后做到椅子上等待夏菡之开口。夏菡之喝了一口丫鬟送上来的茶道:“无痕公子,我们素无来往(日rì)来访,所谓何事?”

    “今(日rì)前来之事在难以起口,但是无痕还是要说。”无痕公子顿了一下夏菡之不接话,便继续说道,“自从昨夜一见,无痕对公主便是一见钟(情qíng),经过一夜的反复思考,今(日rì)特来拜访,无痕不求正夫的位置,但求希望公主能收纳无痕为一个小小的侍郎,成为服侍公主的一人,在公主府拥有一个小小的院落即刻。”

    上官子域还未夏菡之开口,便拍桌子道:“不行,我不同意。”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师父昨夜才同他讲的事(情qíng),今(日rì)便生了。让他一点准备的思想都没有,而且这个人并不是别人,居然是他,他不是喜欢粉蝶儿的吗?

    看到上官子域这么激动,无公子微笑着看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只有上官子域才能看到他眼睛中挑衅神色。夏菡之端着茶杯沉思了片刻,站起(身shēn)来,对无痕公子说道:“无痕公子,你随我来。”

    说着,她起(身shēn)来,秘儿上来(欲yù)扶,夏菡之抬手道:“秘儿,你和驸马都不要跟过来。”

    儿又退回到了一边。

    夏菡之带着无痕公子走出前厅,一无声的来到后花园,在后花园里还没有走几步,夏菡之便开口问道:“无痕公子不是一个这么随意的人,想入住公主府,到底有何目的?”

    “公主果然是个敏锐之,无痕想与公主做笔交易。”夏菡之慢慢的走进亭子,坐下来才道:“无痕公子所说的交易是什么?”

    “就是瑶池楼。”夏菡之神(情qíng)依旧平淡常,内心却十分的惊愕,没有想到他竟然知道她想要瑶池楼,看来这人不简单。但是随后想到了欣怜,她心中也明白了几分。

    夏菡之轻轻的依靠在(身shēn)后的栏上道:“无痕公子的意思是想用瑶池楼跟我做交易么?”见无痕公子点头,夏菡之继续说道,“那无痕公子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搬进公主府,成为公主的侍郎。”无痕公子毫不犹豫的说出自己的条件。夏菡之轻笑一声道:“无痕公子为何要做我的小侍郎?我想无痕公子不是一个注重外表的人吧?”

    无痕公子望向湖面,意味深长的说道:“公主果然是个精明之人,但是却不了解无痕。”

    “这是自然,本宫只见过公子两面,不认得有何稀奇。”夏菡之微笑的看着无痕公子。

    无痕公子在夏菡之的对面坐下来,直视着夏菡之的眼睛,十分严肃的说道:“这笔交易,公主是做还是不做呢?”

    “无痕公子急什么,这样的交易。我自然要好好考虑考虑,但是……”夏菡之上下打量了一下无痕公子继续道,“无痕公子的相貌真好,作为本宫一个小侍郎再合适不过了,可是我怕人财两空。”

    “公主,放心,我不是夏姑娘,不会私吞公主的钱财,欺骗公主的信任。”无痕公子轻轻的摇着扇子保证道。

    夏菡之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对面那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道:“我如何能相信你的话呢?”

    无痕公子将扇子一收,微笑着从怀里取出一张纸,交到夏菡之的手中:“这是瑶池楼的地契,现在就交与公主,公主放心了没?”

    夏菡之将地契一收,神色严肃的说道:“公子是想过几(日rì)在入府呢,还是今(日rì)便住在府上,改(日rì)昭告天下?”

    “今(日rì)便住在府上吧,现在出去了,又进来多么的麻烦。”

    夏菡之站起(身shēn)来,点点头道:“那就让你与你的人住在翠竹轩吧,等一下让秘儿带你去。”说完,她毫不犹豫的转(身shēn)离去,独留无痕公子一人站在府内。

    从一边的假山里走出一名女子对无痕公子说道:“公子,你住在这里了,那我们呢?”这名女子便是无痕公子的随(身shēn)侍婢——紫儿。

    无痕公子冷笑一声道:“你没听她说么?”紫儿不解的问道:“说什么?”

    “‘那就让你与你的人住在翠竹轩吧’这句话呀,她早知道你的存在了,你自然是与我住在翠绣轩了。”无痕公子话音刚落,就看见那个跟夏菡之一起回来的丫鬟像他们走来。

    秘儿走到他们的面前,行礼道:“秘儿见过侍郎。”无痕公子没有想到泠筱的办事效率如此的高,现在一个丫鬟便已经喊你做侍郎了。

    “你就是公主的贴(身shēn)侍女——秘儿吧。”

    “回侍郎,正是。秘儿现在就带侍郎前去翠竹轩。”说着,秘儿对无痕做了个请的动作。

    无痕便什么都不说的走出去,紫儿自然是不敢越过秘儿,只得等秘儿动(身shēn),她才动(身shēn)跟在秘儿的后面。

    其实翠绣轩并不远,就在刚才那个亭子的后面,绕过假山便到了。无痕到了翠绣轩才知道这里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刚入院子,就满眼的翠绿色,石子小路的两边尽是翠绿色的竹子。

    再走进去的时候,呈现在无痕面前的是一片如同世外桃源的境地,一座由竹子搭成的小屋,静静的立在哪里,屋前的院子空地里有一张石桌和四张石凳。绣子将这片空地围成了一个圈,看了让人十分的心旷神怡。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十一章:收侍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