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章:难眠之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专业手机电影下载

    儿与夏菡之同桌共进晚膳,可她不知道为什么老实瞧两眼,好想在等谁回来。夏菡之见状道:“秘儿,你在看什么呢?”

    “公主,你说驸马怎么还没有回来呢?”秘儿放下筷子,不安的看着夏菡之问道。夏菡之放下手中的筷子,戏谑道:“小丫头是不是看上驸马了?要不要我跟驸马说说让她把你纳了啊?”

    “公主,瞧你说的,我才没有呢。”秘儿害羞的低下头。夏菡之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小丫头,以后脸皮要厚点才行呀。”

    夏菡之这么一说,秘儿更加不好意思了:“公主,哪有您这样拿奴婢我开玩笑的,奴婢再差也不能跟主子抢丈夫是不?但是公主要谨慎那些居心不良的人呀。”

    “居心不良的人,你是指谁呀?”夏菡之放下筷子,好奇的看着秘儿,不晓得她知道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qíng)。

    见夏菡之问自,秘儿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道:“我们府邸里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但是公主难道没有听说胭脂怀孕了的事(情qíng)么?”

    啥?胭脂怀孕了?太惊人了,家的轩哥哥喜欢嫩草吃老牛?连胭脂都没有放过?强大强大。夏菡之瞪着眼睛,张着嘴巴不知道如何反应,直到秘儿的小手在她面前晃了几下,这才反应过来。

    她伸手拍掉儿的小手道:“是谁的孩子?”这些娃一个比一个能干,先是泠瑾瑜,让寒梦怀了孩子,现在是沐轩,真是彪悍的世界。

    看见秘儿眼中的担忧,夏菡之摸她的头,淡淡的说道:“放心,你们家驸马不会算会,大不了迎进府,纳个偏房。

    ”夏菡之话音刚落,一个滴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公主,这话可真?”

    夏菡之与秘儿奇怪地看向口。只见一袭粉色衣裙地女子架着半昏迷地上官子域走进来。被眼前地状况弄地一头雾水地夏菡之。盯着上官子域似笑非笑地问道:“姑娘是?”

    “我叫粉蝶儿。别听我名字(娇jiāo)滴滴。就以为我是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我爹爹是五毒教掌门。知道我地人都叫我毒蝴蝶。”嘿前这个姑娘有意思。这事(情qíng)也越来越好玩了。皇宫里地事(情qíng)还没有完来江湖地事(情qíng)。

    “蝶儿姑娘是堂堂五毒教掌门地千金。是天下第一美人。今(日rì)架着本宫地驸马。是想干吗呢?”夏菡之嘴角勾起一丝玩味地笑容。

    粉蝶儿伸手在夏菡之地面前拂过:“我并不是想干吗是想进府。”夏菡之摊开手。旋(身shēn)道:“蝶儿姑娘想进来住。跟我说一声就行了啊。随便住到什么时候都行。天下莫非王土。公主家里多养个人不是什么难事。”

    听她这么说。粉蝶儿急了:“我说不是这个意思。”夏菡之明知顾问:“那蝶儿姑娘是什么意思呢?”夏菡之一口一个姑娘地粉蝶儿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出自己地心思。

    明明都想好怎么说了。可见到泠筱就有点胆怯了。说她是天下第一美人可与眼前地这位泠筱公主一比。她真是愧对这个称号。难怪上官子域会为她倾心。而不是自己。别说是男人。就是连她这个女人看了泠筱这样地容貌。她就无法将自己地心思说出来。

    夏菡之趁粉蝶儿闪神的时候,伸手抚掉架在上官子域脖子上的匕,将上官子域拉到自己的(身shēn)边,丢给(身shēn)后的秘儿:“蝶儿姑娘,这解药是我亲自到你(身shēn)上取呢,还是你自己拿出来?”

    粉蝶儿看看自己空空的手,又看看已经变了脸的夏菡之,惊的连连后退,乖乖的丢下解药就逃跑了。望着那道粉色的(身shēn)影,夏菡之弯(身shēn)捡起地上的药瓶,丢道秘儿的手中:“给他服下。”留下这么一句,她消失在夜幕中。

    待秘儿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经不见了夏菡之的影子,担忧的朝门口望了望,将手中的喂了上官子域,唤来人将他弄到(床chuáng)上之后,秘儿急忙去寻找自家公主的下落。

    粉蝶儿没有走多远都被夏菡之待住,夏菡之拉着她在花园的亭子里坐下来,粉蝶儿惧怕的看着眼前这个(阴yīn)晴不定的美人儿。夏菡之叹一口气道:“姑娘今(日rì)已晚,就暂且住在这公主府,免得风餐露宿的。”

    突如其来的关心,粉蝶儿警惕的看着夏菡之不说话,生怕夏菡之会把自己害了。看到她眼中的警惕,夏菡之起(身shēn),背对着她道:“不好意思,刚才吓到你了,我不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

    会露出那样的神色,看到你逃跑,我就知道你并不

    “从这点怎么看出来?”粉蝶儿天真的看着夏菡之。

    这天真的样子引得夏菡之轻轻一笑道:“这只是一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你不是坏人就对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姐姐,我现在看你也觉得你很好。”粉蝶儿一笑,夏菡之笑着摇摇头:“走吧,我给你安排睡的地方。”

    “恩,好的。”粉蝶儿开开心心的跟在夏菡之的后面,后者却为她的天真摇头,这么轻易的相信一个人,要是生在二十一世纪,早就被卖了。

    安排好粉蝶儿住处之后,夏菡之回转到自己的房间,见上官子域正虚弱的靠在(床chuáng)上。夏菡之走过去倒了杯端放到他的手里道:“你一个堂堂的驸马爷,居然被一个笑姑娘给方倒了,还真有你的。”

    “筱儿,粉蝶儿她呢?你没把怎么着吧?”夏菡之没想到上官子域会这么一问,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她现在在西厢客房住了下来。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心肝宝贝给杀了的。”

    听夏菡之说话,上官子域脸色一变,急忙解释道:“筱儿,你别乱想,我没有那意思。”见上官子域急着解释,夏菡之笑笑道:“今夜,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去暗室。”

    转(身shēn)夏菡之正准备道暗室去,回想起少了点什么,夏菡之转(身shēn)冲着门口喊道:“秘儿。”本以为秘儿会很快的跑进来,谁知半响都不见人,夏菡之忍不住的嘀咕道:“这丫头跑哪去了。”

    “她找你去了,怎么没有你一起回来?”听上官子域这么一说,夏菡之什么话都没说,快步的走了出去。

    望着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门口,心里空大块,何时她要是能这样着急自己一回就好了。从想到自己无意关心粉蝶儿的那句话,她可以面不改色的回答,想来自己已经被她抗拒在心灵之外。

    上官子域一直靠在(床chuáng)上等待夏的回来,可是等了那么久,也不见夏菡之回来,不免的有些着急:“来人啊。”

    “驸马,什么事(情qíng)?”一个小婢子走过来,毕恭毕敬的问道。

    “公主在哪里?”

    “回驸马,公主不知道何事,出门去了。”

    “可有派人跟着?”秘儿找她难道找道外面去了?

    “公主不让跟。哎,驸马,你这是要干吗?”这个小婢子见上官子域要下(床chuáng),急忙上前扶住他。

    上官子域推开小婢子道:“我要去找筱儿,她说不跟,你们就不跟,也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说着又要下(床chuáng),这个正想上前搀扶,夏菡之正好拉着秘儿走进来。

    秘儿看见上官子域要下(床chuáng),急忙开口道:“驸马,你这是要干吗?”“子域,你(身shēn)子还没有好,这是要干吗?”夏菡之上前将上官子域按回道(床chuáng)上。

    上官子域一个顺势圈住她的腰,秘儿会心一笑,拉着旁边的那个小婢子走出去,将门关上,听道关门声,夏菡之挣扎着从上官子域的(身shēn)上爬起来,扶他躺好之后,自行进了暗室。

    这一夜,上官子域纵使再累,也无法入眠,(床chuáng)上到处都是夏菡之的气息,撩拨着他的意志。他无法入眠,而睡在暗室里的夏菡之也好不到哪去,每每想起上官子域的失落,泠瑾瑜的无奈,沐轩的痴心,泠瑾枫的不放和皇帝的密旨,一直压在她的肩头。

    从出事到结婚,再到现在,也只不过是短短的一个月和两天。对她来说等于一个漫长的世纪。十二年的变化,大的让她就好想是新穿越而来的一样。自从她回宫后,接连不断的生着事(情qíng)。

    沐轩结婚到自己结婚,每一件事(情qíng)来的让她那么的措手不及,处理的又让她那么的无可奈何。皇宫恩怨到江湖(情qíng)仇,她能做到这个夺位之举么?一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皇帝老爹不直接封泠瑾瑜为太子,而这么偷偷的给她道密旨呢?

    自古红颜多祸水,她是祸水命,难道说……不会吧,皇帝老爹可是一国之君呢,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夏菡之躺在(床chuáng)上越想越不对劲,起(身shēn)披上衣服走出暗室,轻声的问道:“子域可睡了?”

    “没有,你也睡不着么?”听(床chuáng)上有声,夏菡之走过去,坐在(床chuáng)边道:“我有话想问你。”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二章:难眠之夜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