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瑶池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菡之窝在墙角不动,也不说话,只是呆呆的做在那里域叹一口气,取来衣服穿上,去开了门,让秘儿等人进来,秘儿进来就看到夏菡之窝在(床chuáng)角,急忙跑过去。

    “公主。”秘儿伸手去拉被褥,夏菡之惊慌的抬头看着她,见是秘儿,上官子域早已经不在。她十分安静的对秘儿说道:“让她们都出去。”

    儿挥退其他宫女,转(身shēn)取来衣服,对夏菡之说道,“公主,将衣服穿上吧。”

    夏菡之点点头,在被窝里将湿衣服退下来交给秘儿,并从秘儿手中拿过干净的衣服换上,眼尖的秘儿一下子就看到夏菡之手臂上空无一物,原先印着守宫砂的地方,现在却不见那刺眼的印记。

    “公主,你的守宫砂……”秘儿看到了夏菡之眼中的暗淡,急忙住了口,慢慢的凑过去,抱住夏菡之道,“公主,上官公子怎么可以趁给你驱毒的时候,侵犯你。”

    秘儿的泪水如线的珠子往下掉,夏菡之抬起头,帮秘儿拭去眼泪,轻声道:“别哭,公主我没事,上官哥哥只是为了救我,我不怪他。”嘴上说自己不怪他,但是她怕是再也放不开这件事(情qíng)了。

    “嗯,公主,秘儿伺候你穿衣,我们立即回家啊。”秘儿自行爬下(床chuáng),取衣服给夏菡之穿上,夏菡之苦笑了下,将衣服穿上,在秘儿的搀扶下慢的走出房间,其他宫女看见她走出来,急忙围上来道:“公主,你(身shēn)子还没有恢复快回去躺着,万一你有个什么闪失,要我们怎么跟皇上交代。

    ”

    夏菡之挥挥道:“下去吧,皇上问起,就说我执意要走的。”既然公主话了,她们不好再拦只得让公主离去。

    谁知夏菡之前脚刚走,皇帝后脚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大家急忙行礼皇帝看见房门大开,里面空无一人:“公主呢?”

    “公主刚走。”一个宫女如地回答道。不出大家地所料。皇帝生气地一甩手道:“公主(身shēn)子还没有恢复。你们怎么就这么让她走了?”

    “回皇上公主执意要走。奴婢拦不住她。”帝正想火。吴太医上前道:“皇上。公主(身shēn)子已经无大碍。还是随她地心意吧。强留她在宫内。反而不利于她养(身shēn)子。重要地事(情qíng)就是让上官公子娶公主。”

    “吴太:葫芦里到底卖地什么药?”皇帝指着吴太医。龙颜大怒。而吴太医依旧面不改色地回答道:“这么做是对公主最好地选择。”

    帝一甩手步离去。乘坐御辇追夏菡之而去。还好夏菡之地马车走地不快宫门后。皇上拦截下她地马车。

    皇帝一把撩起夏菡之马车地车帘刚看见夏菡之就问道:“筱儿。(身shēn)子还没有好。为什么这么急着走?”

    夏菡之淡淡地看着皇帝。轻轻地说道:“父皇赐婚吧。出宫。”随着夏菡之地一声令下。马夫再次驱动马车快出了宫(殿diàn)。无论后面地皇帝如何呼喊。都没有停下来地意思。

    次(日rì),一道圣旨便下来了,夏菡之平平淡淡的接受了,可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新婚之夜,上官子域走进洞房,却看见夏菡之早已经拿下盖头,正坐在那里看着他,他示意秘儿出去之后,从怀里取出一把匕放到夏菡之的手中道:“从今以后,我的命便是你的,你随时可以取走。”

    夏菡之接过匕,将它把出来,在上官子域的面前晃了下,冷笑道:“你以为你死了,我的清白就能回来么?”说着便将匕丢到了一边,继续道,“从今以后,我们约法三章,我的要求是以后你是我的奴才,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就算要你弑君,你也得做。”

    听到这话,上官子域吓的倒退了一步,心下一想道:“好。”

    看道上官子域的反应,夏菡之嘴角嘲弄的意味更加明显:“其二,你我只是名义夫妻,在外人面前,你要配合我演戏,但是夜里就睡在这个屋子后面的暗室里。”

    官子域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因为他早就料到她不会跟他同(床chuáng)共寝的。

    “其三,以后我会纳侍郎,正夫的位置会一直是你的,但是你只是正夫而已。”

    看着一脸嘲笑看他的夏菡之,上官子域突然感觉她好陌生,不再是那个万事都为别人着想的泠筱。他实在不会想到一个公主会说要娶侍郎,一女多夫,她是想自己的名声毁尽么?

    “这第三条,你答应么

    菡之脸上的嘲弄已经不见,换上了淡淡的笑容,上笑容后面隐含着很多东西。

    “好,我答应你,既然是约法三章,那么我也有三条。”上官子域一改原来懦弱的样子,与夏菡之直视。

    夏菡之点点头道:“讲吧。”

    “其一:无论你去哪里都要带上我,这样我才能随时听你的差遣。其二,你可以娶侍郎,但是他们得归我管理,赏罚,我说了算,你不得干预。其三,除非你有足够的把握,不然不许做出弑君的行为。”

    上官子域三条要求,让夏菡之内心略惊了一下,但是她没有表露出来,她淡淡的笑了下道:“好,我答应。”

    得到让自己满的答案,上官子域直径像那扇敞开的石门走去。他以为自己可以打动她,然后明媒正娶,与她过上幸福的(日rì)子,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样。上官哥哥,对不起,她有她的任务,她只有扩张了自己的实力,这才能完成皇帝老爹的密旨。

    次(日rì),夏菡之从(床chuáng)上起来,见石门大开,唤来秘儿:“秘儿,上官哥哥出去了?”

    “哎哟,我的公,你跟上官公子都成亲了,怎么还叫他上官哥哥呢,要叫驸马了。”秘儿喜滋滋的纠正道,她认为这是最好的结局。

    夏菡之淡淡一笑道:“以后,你可能会有其他的驸马,你光叫驸马,怎么区分是叫谁呢?”

    “公主,你说什么呢?”秘儿口呆的看着夏菡之,不敢相信刚才的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夏菡之不以为然的笑笑道:“没什么,开玩笑,上早膳吧。”“是。”

    用过膳之后,夏菡之换了一(身shēn)衣装,带着秘儿上大街溜达起来。见夏菡之出去,上官子域悄悄的跟随在她们的(身shēn)后。

    她们两人来到瑶池楼前便住了脚步,门前的莺莺燕燕让秘儿迷茫不已,她家的公主来这里干吗?这里不是男人寻乐的地方吗?正当她想问的时候,夏菡之突然向瑶池楼走去,秘儿急忙跟上。

    从她们刚踏进瑶池楼的门口,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看着外面这两位打扮不俗的姑娘,瑶池楼的老鸨笑嘻嘻的走出来道:“两位姑娘怕是走错门了吧,我们这里是爷们寻欢作乐的地方。”

    “小姐,我们走吧。”看到里面的(情qíng)景,秘儿差点羞的钻道地洞里。夏菡之从怀里摸出一锭金元宝放到那个浓妆艳抹的老鸨手中:“妈妈,我有事(情qíng)跟你讲,可有说话的地方。”

    “有有有,姑娘,里面请。”老鸨看着手中的元宝,乐的都合不拢嘴,急忙引夏菡之来到偏厅。刚落座,夏菡之就拿出一张银票放道桌子上:“这是一千万两,我要买下你这个青楼。

    ”

    话刚一说出,秘儿与老鸨全部吓了一大跳,老鸨愣神之后,收起媚笑,一本正经的说道:“姑娘,想做什么事(情qíng)都好说,独独买下这瑶池楼是不可能的,我们的正主不差这点钱。”

    夏菡之不怒反笑道:“是哪位正主这么有钱,可否请出来跟我一谈?”老鸨一拂袖道:“我也不知道正主是谁,但是一年前有个丫鬟送来银票,说她家的主子买了这瑶池楼,从一开始到现在除了那位丫鬟,我没有见过正主的面。”

    “那妈妈可知道这位正主姓什么?”呵呵,这个妈妈似乎很大嘴巴,就这样把正主给出卖了。

    老鸨细想了下道:“姓水。”“好,我知道了,这银两妈妈收下,今(日rì)的事(情qíng)也不用告诉你主子,就当我没来。”说完,夏菡之将银两收回来,给老鸨留下了三锭银子。

    她们前脚刚离开,一个人影闪进了偏厅,老鸨见了她急忙跪在地上道:“姑娘怎么突然来了?”

    “哼,冯妈妈,你越来越大胆了,竟然将主子的姓透露给别人。”她这么一说,老鸨才意识到自己在无意识的(情qíng)况下,将自家主子的姓透露给了别人。

    “紫儿,算了,去看看那个姑娘到底是什么人。”门口走进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这个叫紫儿的姑娘道了一声“是”便追了出去。可是为时已完,夏菡之与秘儿早已经不知了去向。

    “看来,我们要等的人已经出现了,再等等,她会再来找我的。”那名男子风度翩翩的走出来,微笑着上了一辆装扮华丽的马车,紫儿姑娘二话不说跳上马车,驱使着马车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章:瑶池楼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