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密旨何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菡之拍着自己的(胸xiōng)口,狠狠的瞪了秘儿一眼道:“臭死我了。”秘儿放下手中的东西道:“公主快来吃吧,这些都是你(爱ài)吃的。”

    她点点头,走到桌边,将秘儿按在位置上,自己坐在她的对面道:“你也一起吃,我想听你说说我不在的这十二年来,这个皇宫里有什么事(情qíng)生。”按现在的(情qíng)况来看,她不斗是不行了。既然要斗,那么就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秘儿点点头道:“我知道的不多,都是听别人说的。”

    “听别人说的也一样,把记得都告诉我吧。”夏菡之捻了一块糕点塞到秘儿的嘴里。

    秘儿将糕点咬了一口,开始说道:“自从公主您走了之后,你钦点的的胭脂姑姑就将我调了过去,做她的帮手,一开始一切都没有变,可没过多久,太后的懿旨就到了,让胭脂姑姑侍候美子公主,说她是外来的公主,怎么可以一直没有个人侍候。

    可是美子公主,有人伺候惯了,一开始无法习惯自己的(身shēn)边有个人跟着,老是不开心,后来也不知道沐世子跟她说了什么,她不再那么排斥胭脂姑姑了,时常还跟胭脂姑姑弄点小玩样出来……”

    “胭脂?这个丫头样子看起很精明,不愧是千金小姐出(身shēn)。”夏菡之悠悠的插了一句。

    秘儿接嘴道:“跟她一起这么久,我还是看不明白她的心思感觉她不会一辈子都做丫鬟人一等。”

    “如果是以前,她的确不做一辈子的丫鬟,可现在就难说了。”回想在王府里跟她打交道的那些(日rì)子,她明显的感觉胭脂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段,似乎想平平淡淡了。

    “看不尽然。”秘儿不屑的冷哼道,“本来美子公主出嫁,她是不用作陪的可她是自己求着去的,在别人眼里,她很是忠心,可我知道根本就是因为她自己。”

    “地意思。她想做沐轩地小妾?”

    “可打地就是这个主意。公主。您不知道。自从主子们长大后。胭脂对这个也嫣然一笑。对那个也嫣然一笑。这一笑是七分媚态分勾引。可主们都不上钩。只有沐世子对她十分之好。”夏菡之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说引出了这么一个八卦。心里偷偷地想到:嘿沐轩不会是想嫩草吃老牛吧?

    “我说秘儿。这胭脂至少也有二十八、九了勾引年轻地主子。这可能吗?”夏菡之一下子就将秘儿给问住了。

    秘儿撅着小嘴说道:“这个我怎么知道。估计是怕再等几年。自己就真地不行了吧。何况。前朝有个(奸jiān)妃。比皇帝大好多岁。照样把皇帝迷地七荤八素地。年龄不是问题嘛。”秘儿这话一出。夏菡之毫不给(情qíng)面将刚喝进嘴里地茶水给喷了出来。

    “咳咳。秘儿。你这个年龄不是问题地话是听谁说地?”古人能讲出这样地话。真是雷死她了。

    秘儿一边轻拍着夏菡之地背。一边回想。嘴里喃喃道:“好像太子妃说过。我是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只知道那时。她来到我们掬水宫。然后跟胭脂躲在胭脂地房内说着悄悄话。我经过她窗前地时候。听太子妃说。‘这有什么。年龄不是问题嘛。’当时我没在意是什么事(情qíng)。现在我知道了。估计就是勾引主子地事(情qíng)了。”

    呃,是阮碧凝那个家伙呀,看来胭脂跟她走的很近,嘿,这下真好玩了,本来是她的掬水宫,现在不仅成了一座没有人住的空宫,还有这么多八卦的事(情qíng)。难怪那天在沐轩的花园里看见胭脂与宁儿那样亲密的说悄悄话:“胭脂跟太子妃很熟?”

    “这不好说,太子妃那天来过之后就再也没有来了,只是她的丫鬟宁儿,常常跑过来,找胭脂聊天。”秘儿沉思了一下,又道,“对了,美子公主出嫁的前几天。我听见胭脂跟宁儿说‘让你们家的主子放心,我会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的,不会再一次放过机会了。’虽然不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我想估计就是陪嫁的事(情qíng)了。”

    “我说秘儿,你该不会一直监视着胭脂吧?”夏菡之笑着问道。被夏菡之这么一说,秘儿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道:“公主,我才没有监视她呢,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她们说悄悄话的时候,我总能撞见。”

    夏菡之放下手中的糕点,站起(身shēn)来道:“这世间的事(情qíng)就是有那么多的巧合,这些巧合是我们无法

    白的,秘儿,你派人去叫皇上他们吧,就说公主醒们,把这些糕点撤了,换碗小米粥来。”

    儿刚走出去,夏菡之将门窗全部打开,等秘儿走回来,看见这屋子门户大开的样子,急忙走进来,将门户关上,对夏菡之说道:“公主,你怎么将窗户全打开了,受了风可怎么办?”

    夏菡之不以为然的笑笑道:“你太大惊小怪了,你公主我没有这(娇jiāo)弱,吹这么点风就病,那可就不好了。”

    “就算不(娇jiāo)弱,也不能这么吹风,谁没有个万一啊。”皇帝的声音从门口响起,夏菡之也不行礼,直径的钻到皇帝的怀里道:“父皇吉祥,怎么想着来看筱儿我了呢?”

    “呵呵,朕的筱儿这话说的,把父皇我说的都没有良心了,连自己的宝贝女儿也不看了。”皇帝慈(爱ài)的摸着夏菡之的头。夏菡之(娇jiāo)笑道:“可不,父皇忙的连个人影都看不见,怎么会想到女儿我呢。”

    “父皇,女儿有话跟你说,走到花园里去。”夏菡之拉着皇帝就要往外走。可皇帝却不动步的说道:“嘿,父皇我刚从花园回来,怎么又要去啊?有话在这里说也一样嘛。”

    “好吧,秘儿把窗户都关上,后你和上官哥哥守着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我跟父皇有话说。”秘儿与上官子域走了出去。

    夏菡之上前门关上之后,转(身shēn)来到(床chuáng)边,从被褥里拿出那道皇帝给她的圣旨道:“父皇,你实话告诉我,那个落霞庵里的女人是不是我母妃?”

    “宝贝儿,你怎么这么问?那当然是你母妃。”皇帝乐呵呵的说道。

    菡之举起圣旨道:“父皇,你突然让我见母妃,只是给我这道圣旨是么?”

    “贝儿,你将圣旨收起来,不要给人看见了,这东西不仅关系到你的(性xìng)命,也关系你瑾瑜哥哥的(性xìng)命。”听皇帝这么一说,夏菡之将圣旨收起来,十分平静的说道:“父皇,我再问你一次,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我母妃?”

    “筱,你怎么就不相信父皇。”

    “父皇,不是筱儿不相信你,而是筱儿从拿到圣旨的那天起,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您突然让我见了母妃,女儿依稀记得女儿跟母妃是不能相见的,不然就会让泠国走向灭亡。可父皇一反常态,不仅让我知道母妃在哪,还见到了她,甚至我要将她带回来,您也没有出声反对过。你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那道圣旨么?”

    皇帝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的神色,哀叹了一声道:“筱儿,从小你就跟其他的孩子不一样,虽然,你离开这么久,但是父皇知道你不同凡响。”

    “父皇,你明知道瑾瑜哥哥是……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夏菡之实在想不明白,皇帝为什么这么做,传位给一个自己妃子偷(情qíng)生下的孩子。

    “筱儿,父皇可以保护你一段时间,但是无法保护你一辈子,所以等父皇我百年以后,希望有个人能来保护里,在所有的皇子里,只有瑜儿会去保护你。”听皇帝这么一说,夏菡之心中一怔,她没有想到,皇帝这么做的原因完全是为了她,那她该做点什么来回报他呢?

    夏菡之轻轻的依靠在皇帝的膝盖上:“父皇,为了筱儿就把江山拱手让人,别人说我是祸水,一点都没有错。”

    “筱儿不要胡说,你是泠国的福星,父皇相信你不会让泠国灭亡的,也相信瑜儿会是个好皇帝的。”

    “父皇,你不知道,在这皇家,有很多的事(情qíng),(身shēn)不由己,就像十二年前,您将我送出宫的时候一样。筱儿知道父皇有多么的不舍,但是依旧不得不将筱儿送出去。”说道这里,夏菡之感觉到皇帝的(身shēn)体一紧,心知自己说到了点子上。

    皇上站起(身shēn)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筱儿,父皇说是让你未来有个保护,却让你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但是筱儿,你要知道这个圣旨除了给你,我不知道给谁好。

    ”

    “父皇,我知道了。”夏菡之虽然知道皇帝的心思不会这么简单,但是看他那样子,她想也问不出什么来。

    皇帝深深的看了夏菡之一言,点头道:“女儿明白就好,父皇先回去了。”夏菡之轻轻的跪在地上:“筱儿恭送父皇。”父皇怜惜的看一眼夏菡之,转(身shēn)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九十七章:密旨何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