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怀孕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三哥哥,哎呀,我竟然将三哥哥忘了,该打该打。”下手中的羊(肉ròu),在宫人端来的水中净手之后,才拉住泠瑾枫入席,秘儿更是迅的命宫女拿凳子添碗筷。

    泠瑾枫刚坐下来,夏菡之就用刀割了一块羊(肉ròu)放到泠瑾枫的碗里。见夏菡之的表现跟先前不一样,泠瑾枫忍不住的打趣道:“筱儿妹妹先前还是那样没有形象的吃着羊(肉ròu),现在怎么这么柔和了?”

    夏菡之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三哥哥是个斯文人,筱儿哪敢做出那样的举动呀。”

    “三皇子,你不知道,我们这个筱儿妹妹一下子不认得你,所以不好意思了。”叶寒梦也出来打趣。

    “好啊,那我就恢复原来的样子,让那些礼数见鬼去说着,夏菡之撕了一块羊(肉ròu)塞在嘴里,然后用力的拍在泠瑾枫的(身shēn)上,顿时那件雪白的衣服上出现了一个油手印。

    泠瑾枫也不恼,开扇子,卷起袖子,同夏菡之一起用手抓着羊(肉ròu)吃,此时饭厅的气氛顿时达到了极点。酒足饭饱之后,夏菡之等人又跑到正(殿diàn)门口,一字排开的坐着,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今夜的星空真的好美啊。”知道谁出这么一声感叹,将其他的人不约而同的点头。

    “要是来个流_雨就好了。”夏菡之望着星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他人同时出惋惜的叹息声。

    悠田美子突然想到什么,看着夏问道:“泠筱,听说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就会实现是真的么?”

    “我也不知道的说,我从没有见过流星。”夏菡之望着星空说出自己的遗憾。悠田美子还想再问,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流星。”

    大家齐刷刷地看天空。可什么都没有见。正当他们失望地时候。又一颗流星划过天空次谁也没有喊。都对着流星许愿。待他们再次睁开地眼睛地时候。看见越来越多地流星划过天空。

    “哇好们说你们许了什么愿望?”夏菡之忍不住好奇心地问道。

    其他几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地回答道:“秘密。”夏菡之失望地低下头。可那只是一瞬间地事(情qíng)。随即开心地看着天空道:“希望大家地愿望都能实现。”

    次(日rì)清晨。掬水宫地宫女们吓了一大跳。一部分人叫醒在(殿diàn)门口睡着地各位主子。几个人急忙去烧姜汤。还有一部分人打(热rè)水去了。

    被宫女们叫醒地几人。还一脸迷茫地看着那几个焦急地宫女。秘儿扶起夏菡之道:“公主不让奴婢侍候您。您也应该进去睡啊怎么躺在门口就睡了。这大冷天地凉了可怎么是好。”

    “不碍地。你家公主我没有这么脆弱只是赶快熬了姜汤来给他们(热rè)才是。”夏菡之伸个懒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酒力未散。脚有点软。只能靠在秘儿地(身shēn)上。

    “你们赶紧扶主子们起来到屋里坐。”说着,秘儿直接将夏菡之扶进了内(殿diàn),嘴里还唠叨着,“公主不像以前了,上次的伤让公主的元气打伤,至今未恢复,现在怎么可以这么不(爱ài)护自己呢?万一烙下病根可怎么好。”

    夏菡之在美人榻上坐下,没好气的白了秘儿一眼道:“你越来越像画心了。”话一出口,夏菡之就晃神了。

    画心要是还在的话,估计已经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吧?她还欠她一份救之恩呢。这傻丫头,她都没有怪她,她干吗要寻死呢?她难道不知道她离了她就会很不习惯么?

    “公主,你怎么了?”秘儿轻轻的拍了一下夏菡之的肩膀。夏菡之回过神来,对她笑笑道:“我想再睡一会儿,你让人安排瑾瑜哥哥他们歇息,如果有人来访,就说我们都出去了。”

    “那如果让找呢?”秘儿侍候夏菡之躺下。夏菡之挥挥手道:“就说不知道去了哪里。

    皇宫这么大,总不能让你跑遍每个角落吧?”

    儿放下帘子遍走出去,刚踏出内(殿diàn),她就看见那几个主子都是一副未睡足的样子,她走过去道:“公主说各位主子喝过姜汤之后,都到自己先前住的屋子里睡一觉吧,至于三皇子(殿diàn)下就先跟十一皇子挤挤吧。”

    “筱儿她睡了么?”上官子域关切的问道。

    秘儿点点头道:“睡下了,昨夜尽兴,她倒是尽兴了,只是公主现在的(身shēn)子不大好,这么闹,她自然是累了。”

    “好,吩咐下去,都别打搅我们了,我们喝过姜汤之后,便去歇息。”泠瑾枫挥挥手道。

    儿屈膝行礼道,随后招呼宫女们将姜汤送

    ,便退了下去。直到这些个主子都休息了,她才带收拾起来。

    (日rì)子如流水,一下子就到了夏菡之要离宫的(日rì)子,宫女们进进出出的忙活着打点,而夏菡之却跟叶寒梦关在屋子里说悄悄话。

    “寒梦姐姐,你真的不跟妹妹我一起出去住么?”夏菡之拉着叶寒梦坐在(床chuáng)边开口问道。她就是不放心放叶寒梦一个人在这里,虽然平(日rì)里两人坐在一起说说话的时间不多,但是毕竟在一个屋檐下。

    “筱儿妹妹,你就放心吧,这里的人这么多,姐姐我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叶寒梦回握夏菡之,露出一个请放心的笑容。

    见叶寒梦依旧不跟她一起去,夏菡之只有站起(身shēn)道:“那妹妹走了。”叶寒梦点点头,眼里深深透着不舍。

    夏菡之刚走到口,忽的想到什么转头问道:“姐姐,妹妹还有一事问你。”

    “妹妹请讲。”

    “姐姐上次的葵水是什么候?”她见叶寒梦最近有点福,而且主要福的地方还是地方,平(日rì)里不怎么看的出来,可那(日rì)里她说自己有点福的时候,她不知道怎么的就往那方面想了。

    叶寒梦细想下道:“我不记得了,好像很久了。妹妹难道看出点什么了?”

    夏菡之深深的看了眼叶寒梦道:“(日rì)我让瑾瑜哥哥给你看看,你不能不看,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情qíng)。”说完,夏菡之也不等叶寒梦的回答,转(身shēn)走了出去。

    叶寒梦虽然不懂夏菡的意思,但是她知道这事(情qíng)严重了。难道是她的(身shēn)体出了什么问题么?难道是……不会吧,她的肚子有……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寒梦,这是不可能。

    叶寒梦的这个想法在次(日rì)便被证实泠瑾瑜和叶寒梦呆呆的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而夏菡之则坐在一边努力的思考着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这个问题不紧紧是娶与不娶的问题了。关系到皇家与南义王的脸面,他们要怎么样才能躲开太医的检查。

    “要不们这样吧,寒梦是女眷,太医来了,肯定不能在太医面前露面的,我们就让筱儿代替,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难,难的是你们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娶不娶,嫁不嫁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上官子域今(日rì)表现的十分尽心。因为她知道让泠瑾瑜娶了叶寒梦,那么筱儿就会将那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念头打消掉。

    闻此言,叶寒梦不安的看着泠瑾瑜,现在由不得她嫁不嫁了,如果她没有怀孕的话,那么只要她不说,泠瑾瑜不说,泠筱不说,她即使不能嫁人,名声还是好的,现在她怀孕了,诞下这个孩子的话,她的名声就不保,如果打掉的话,泠瑾瑜说了都三个月了,危险是有的,她不想死后还名声不保。

    “瑾瑜哥哥,你倒是说句话啊,这个责任你必须负起来。”夏菡之耐不住(性xìng)子了。叶寒梦都被他害成这样了,他还犹犹豫豫的,叫她怎么耐的住(性xìng)子。

    泠瑾瑜看看夏菡之,又看看上官子域,最后看了眼柔弱的叶寒梦,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走了出去。

    “瑾瑜哥哥,你去哪?”夏菡之正想追,却被上官子域拉住:“筱儿,你陪着寒梦,我去把他抓回来,这责任他就是不负也得负。”说完,上官子域就追了出去。

    叶寒梦见泠瑾瑜就这么走了出去,心知他是不会娶她的,如果他会娶她,那么她早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寒梦姐姐,你别哭,现在保重(身shēn)子要紧,我一定要瑾瑜哥哥给你个说法,他要是不负这个责任,筱儿来负。”夏菡之拍拍(胸xiōng)膛。

    看着夏菡之一脸认真的样子,叶寒梦拭去眼泪道:“你是女儿,我也是女儿,你如何对我负责?总不能让你娶了我吧?”

    叶寒梦这么一说,夏菡之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她是说的太顺口了,哪里会想到这个:“姐姐放心吧,上官哥哥已经去抓瑾瑜哥哥了,他就算不肯,我就让父皇下旨,看他还有什么折。”

    看着眼前这个天真的女孩,叶寒梦的心中有点妒忌,为什么什么不幸都生在她的(身shēn)上。而眼前的罪魁祸却能如此开怀,如果不是她,沐轩又怎么会选择悠田美子,不选她呢?就因为悠田美子的(性xìng)子跟这个祸相近。如果不是她,她怎么会被泠瑾瑜当成她得了去,从此成了他隐秘的(情qíng)人。对,她的不幸就是这个罪魁祸给的,现在假惺惺的来关怀她,哼,她不稀罕。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九十章:怀孕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