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成人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父皇,待女儿搬入府邸之后,让女儿悄悄的把母妃何?”夏菡之说的十分的平静,让人看不透她内心的想法。

    听夏菡之这么一说,皇上嗖的一下站起来:“不行。”眼前纵是自己的心肝宝贝,他依旧不能拿江山社稷开玩笑。

    坐在地上的夏菡之面不改色的看了眼皇帝的背影,她拍拍走,从地上爬起来,对皇帝屈膝俯(身shēn)道:“女儿可以不接母妃,但是还望父皇让女儿见母妃一面。”

    “筱儿,不是父皇狠心,这关乎到江山社稷,父皇也有父皇的无奈。”皇帝无奈的拍拍夏菡之的肩膀,叹息着离去。

    夏菡之站起来,看着皇帝离开的背影,嘴角勾出一丝嘲讽意味的笑容来:“秘儿。”

    “公主,什么吩咐?”

    “去把上官公子回来。”呵,好一个上官子域,想来个先斩后奏,好在皇帝老爹比较照顾她的想法。

    秘儿站在门口,似乎有什么要说,夏菡之见她没去就开口问道:“秘儿,你还有什么事(情qíng)么?”见主子问话,秘儿急忙跪在地上:“上官公子一早就出门去了,他只吩咐奴婢好生侍候着姑娘,并未告诉他去往何处。”

    “哦,你下。”夏菡之挥挥手,转(身shēn)准备进入内(殿diàn),忽的想到什么,急忙唤住秘儿,“十一皇子可在外面?”

    秘儿应了一声出去,夏菡之觉得内(殿diàn)不好(身shēn)来到(殿diàn)门口,将门大开,唤来一干的宫女,自己则坐在正位上出吃点心喝茶的休闲样子来。

    没有多久秘儿带着泠瑾瑜走进来。夏菡之急忙上前亲密地招呼道:“瑾瑜哥哥。请坐。妹妹我有话与你讲。”

    “妹妹请直说。”泠瑾瑜有点受若惊。似乎不敢相信先前地泠筱因为要与他拉开距离而爬到树上在对他却如此地亲密。不知她与父皇两人在屋内说了些什么。

    面对泠瑾瑜地迷惑。夏菡之当做没看出来。自顾自地说道:“妹妹我不在宫中地十二年里。想是生了很多地事(情qíng)。而这些事(情qíng)都是我不知道地。我想哥哥什么时候说个一二与妹妹我听。”

    “十二年来地变化……”泠瑾瑜刚开口面就有人来报。说是上官公子回来了。夏菡之还没来地及反应。上官子域已经走了进来。当他看见夏菡之与泠瑾瑜这么亲密地站在一起。心中燃起一股无名火箭步上前将夏菡之往自己地怀里带。

    “此哥哥跟彼哥哥真是没有办法比呀。生那样地事(情qíng)还能如此亲密。真是不一般呀。”

    听此言夏菡之心知上官子域是恼了。急忙理了他地怀抱:“上官哥哥话是怎么讲地?自从我们一同回来之后。你哪天不是同我一起进出地尔不在。也是有招有应。现在可好。一声不响地跑去跟父皇说要我。我是东西么?你说要就要。”说完。她一个转(身shēn)。进入了内(殿diàn)。不再理会外面地这些人。

    可上官子域毕竟不是什么呆子,自然听的出夏菡之不高兴了,急忙陪笑脸道:“筱儿妹妹这话可真是冤煞我了,妹妹可记得你曾经答应我,如果你要是再受伤的话,那就随我出宫去。

    ”

    “记得,可这与你求亲有什么关系?”夏菡之懒洋洋的躺在美人榻上闭目养神,可心依旧留意着上官子域的话。

    上官子域搬张凳子坐在美人榻前,对着夏菡之的便道:“哥哥知道筱儿妹妹不会就这么跟哥出去的,所以那唯一的办法只有将你娶了出去。”

    “呵,哥哥真是好心啊,可你问过我没有?”此一话便将上官子域问到语塞,夏菡之翻(身shēn)不再回应上官子域。

    他们两人的对话,如数的进入了泠瑾瑜的耳中,顿时他心中一轻,他真是枉担了这么多的心,还做出那样伤害她的事(情qíng)。固然筱筱不会在意,可他又怎么能这么厚脸皮的缠着她呢?

    看到泠瑾瑜若有所思的样子,叶寒梦走进来,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他不说话。泠瑾瑜失神的往外走,没有留意到门边的叶寒梦。

    见自己被无视,叶寒梦忍不住的喊道:“泠瑾瑜。”她这么一喊将泠瑾瑜喊回了神,也惊动了内(殿diàn)里的两人。

    他们隐(身shēn)在内(殿diàn)的门口,看着外面的两人,只见泠瑾瑜住了脚,转过(身shēn)来看着叶寒梦,叶寒梦也是呆呆的看着泠瑾瑜不说话。

    “寒梦妹妹……”泠瑾瑜(欲yù)言又止,他不知道如何跟叶寒梦说。他对不起筱筱,也更加对不起眼前的这个可怜的人。

    “十一皇子什么都不必说了。”叶寒梦笑笑,转(身shēn)入了自己的屋子。见她离去

    瑜也转(身shēn)离去。

    待外面无人时候,夏菡之同上官子域才从门后出来,上官子域纳闷的看着泠瑾瑜离去的方向道:“他这是怎么了?变的也太快了吧。”

    夏菡之是笑着看了眼上官子域,什么都没有说,转(身shēn)进入内(殿diàn)。见自己没有得到回应,上官子域深深的看了眼夏菡之的背影,喊来秘儿侍候着,自己便离去。

    七(日rì)之后,掬水宫迎来了第一个大(日rì)子——夏菡之的礼。一清早夏菡之便被人从温暖的(床chuáng)上抓起来,紧接着又是沐浴净(身shēn),又是梳妆打扮,尤其是那件昨(日rì)刚完成的礼服,简直可以用繁琐两字来简述。刚刚梳洗打扮完毕,便在嬷嬷的带领下,伴着一群的宫女太监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向金銮(殿diàn)走去。

    刚到金銮(殿diàn)的门口,总管公公伴着几个嬷嬷早已经在门口等候着,见夏菡之到来,两位嬷嬷急忙上前搀扶。将夏菡之带入旁边的屋子内,取出一条素净的衣服给夏菡之换上。

    “嬷嬷,你这是做么?公主穿这么素净的衣服上朝,怎么好?”秘儿一边帮忙换衣服,一边不解的问道。

    两位嬷嬷中的显老点的嬷伸手去拆夏菡之的头:“姑娘,你这就不知道吧,这礼就应该这样的打扮。”

    秘儿还什么,夏菡之却开口道:“秘儿,这两位嬷嬷是宫里的老嬷嬷了,还能错了,不得多嘴。”

    “公主无碍的,秘儿姑娘还年轻,自然不懂得这些,姑娘呆会儿就知道了。”

    “嬷嬷,我也不懂,时候出了错怎么办?”夏菡之脸上略显的紧张,嬷嬷握住她的手道:“公主莫但又,嬷嬷我会在旁边小声提醒您的。”

    “那就好。”夏菡之点点头,在两嬷嬷的搀扶下,进入金銮(殿diàn)。夏菡之抬头视之,只见太后于皇帝坐在正中间,两边坐着叶贵妃与一个夏菡之不认得的嫔妃。

    夏菡之在嬷嬷的搀扶下一步步的到中间,跪在地上:“叩见父皇,太后娘娘。”

    “行礼。”伴着皇帝一声洪亮的声音,金銮(殿diàn)的两侧传来柔和的丝绣之声。一个穿着厚重官服的年长女子从一边走出来,在一边的盆子里净了手之后,对皇帝、太后行揖礼,后来夏菡之才知道这个女子是丞相的夫人,正一品诰命夫人。

    紧接着一名打扮不俗的女子奉上罗帕和,诰命夫人走到夏菡之的面前,高声吟颂祝辞:“令月吉(日rì),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介尔景福。”

    语毕,她来到夏菡之的后面,伸手拆去双髻,为夏菡之梳头加。

    之后,夏菡之在嬷嬷的提醒下起(身shēn),对皇帝和太后行礼之后,慢慢的走出金銮(殿diàn),回到先前换衣服的屋子内。

    两位嬷嬷将配(套tào)的素衣襦裙给夏菡之换上,继而又搀扶着她回到正(殿diàn)。她再次跪下,行正规的跪礼。诰命夫人再次净手,接过钗,走到夏菡之的面前,又一次高声吟颂祝辞:“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

    在一旁的嬷嬷伸手去掉夏菡之头上的,诰命夫人为夏菡之插上钗。夏菡之起(身shēn),再次出去,换了曲裾深衣回来,之后跪下对诰命夫人行礼。

    诰命夫人再次净手,接过钗冠。复来到夏菡之的面前,高颂祝辞道:“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无疆,受天之庆。”嬷嬷去钗,诰命夫人为夏菡之加上钗冠。

    待夏菡之换了先前那(套tào)繁重的礼服再进来,她在皇帝和太后面前再次一拜。之后,嬷嬷挽起她的一只衣袖,诰命夫人在其(身shēn)上点上一粒朱砂。随后,她再次净手。接着跪在地上对皇帝太后一拜,皇帝宣布礼成。

    嬷嬷扶着夏菡之来到皇帝的(身shēn)边之后,满朝文武百官齐齐下跪下,高呼道:“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品香院摆宴。”一听皇帝还要摆宴,夏菡之差点就说自己(身shēn)体不适了,要是早知道有这么多繁琐的程序,她就直接说不要行礼了。

    一边的嬷嬷看出了夏菡之的心思,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公主莫急,这宴席也是礼的一部分,呆会儿公主要向长辈敬酒。”夏菡之瞪大了眼睛看着嬷嬷,她的长辈可是千千万万,这样喝下来她小命不知道还有没有。

    “公主也莫怕,除了皇上和太后,其他人都可以象征(性xìng)的喝下。”闻此言,夏菡之这才放下心来。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八章:成人礼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