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画心之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胭脂,你含血喷人。”画心指着胭脂大吼道,她这么一吼,完全失了她平时的形象。

    胭脂冷眼看着画心笑道:“若不是你心里有鬼,你干吗这么着急出来指责我?”胭脂这么一说,画心意识到自己的失仪,急忙跪在皇帝的面前不说话。

    “胭脂,你见圣上不跪,太无礼了。”总管公公一声怒喝,胭脂十分不(情qíng)愿的跪下来。

    皇帝不自在的看了眼胭脂说道:“你怎么证明这个瓷瓶是画心的?”

    “回陛下,一次奴婢路过画心的房门前,看见她正拿着一枚银针在这个瓷瓶里搅拌,出了这事(情qíng)之后,我才想起,说不定那枚银针就是画心验毒的银针。”

    皇帝用力拍桌子道:“画心可有此事。”

    画心用力一叩头道:“皇上,从来没有的事(情qíng),再说如果银针上涂了毒药,那怎么会不变黑,谁都知道银针遇毒会变黑。”

    “画心说的对。”门口传来夏菡之的声音,大家纷纷跪下行礼道:“太后吉祥,公主吉祥。”

    “皇上,听说你找到证据了,在哪?”太后做出一副很关心这件样子的来。夏菡之轻哼了声,将画心扶起来道:“父皇,我今(日rì)早晨就说过画心不可能就那样的人。如果她想弄死我,可以趁我还在襁褓时,就轻而易举。”

    看到自家的主子为自己辨白,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下来。夏菡之紧紧的拉着画心的手,对她来说画心是她最忠诚的、也是最佳的倾听者,不可能是害她之人。

    “现在虽然还不能说画心是下毒之人,但是有人指责她,不能排除她的嫌疑,筱儿别闹。”此时的皇帝不再对夏菡之露出溺(爱ài)的神色,而是同太后十分威严的看着下面的人。

    夏菡之将(欲yù)跪下的画心拉住,直视着皇帝说道:“这是我的事(情qíng),我宁愿在慈宁宫住一辈子,也不许大家怀疑她。”

    闻此言,(殿diàn)内一片哗然,而画心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公主,画心对不起你,只是画心不能伺候您了。”

    “画心,你不要说了,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不想追究,我只知道你是我的画心,为救我,留下体寒的后遗症。”夏菡之拉着画心,泪水不自觉的滑落下来。

    她此言一出,其他人惊讶不已,画心更是惊讶,羞愧不已:“公主,这是为什么?”

    夏菡之摇摇头道:“画心,也许你不知道,李道长告诉过我,为什么我想尽办法都遮盖不了容颜,因为我已经百药不侵,除非直接用内功将药气打入我的体内。在李道长告诉我这个信息之后,我意外的现,我竟然能靠尝出百药。很不可思议对吧?我想我就是一妖精。”

    “不,公主不是妖精,只是吉人,可惜画心错了就是错了,我不该害公主,无论有没有害到,画心只能以死谢罪,只是公主以后多加小心。”说完,画心将藏于袖内的刀子扎入自己的腹部。

    “画心!”夏菡之跪坐在地山将画心抱在怀里,“画心,你走了,我怎么办,谁来听我的知心话,谁来为办掬水宫的一切事宜,画心,我还要为你找个好夫婿呢。”

    这边夏菡之抱着画心的尸体喃喃自语,谁叫也不理,那边太后只是摸了下眼睛便道:“画心虽有错,但是也有功,功过相抵,赐予义婢的称号,送出宫去安葬了吧。”

    “太后娘娘,画心的死,你难辞其咎。”夏菡之将画心轻轻的放到地上,拭去眼泪,站起(身shēn)子,满眼怨恨的看着太后道,“太后娘娘,我都乖乖的留在慈宁宫了,为什么你还不放过画心。”

    “大胆,有你这么跟本宫说话的吗?”面对夏菡之的指责,太后气的不行。

    夏菡之冷冷一笑:“太后娘娘,你就以一个蔑视之罪将我杀了吧,不需要这么费尽心思。”此话一出,内(殿diàn)再次议论纷纷,而太后早已经变了脸色。

    “我知道太后娘娘不敢,因为我关系到国家的命运,如果明杀,泠国会亡,如果不杀,泠国也会亡,那如果我遭到什么不测呢?那就与泠国无关,但是太后娘娘,你真是天真啊,泠国亡不亡只是我的一个意愿,你就算能暗杀了我,我做鬼也让泠国亡给你看。”如果她不是穿越之人,她就不敢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现在她是,她就相信有鬼的存在。

    夏菡之一番言论吓的太后直说:“反了,反了,真是反了。”

    泠瑾瑜见太后气的不行,急忙站出来道:“太后息怒,筱筱还小,又受了画心死的刺激,所以胡言乱语,太后息怒。”还不忘暗拉夏菡之的裙摆,示意她跪下认错,可谁知夏菡之不为所动。

    未等太后开口说话,大(殿diàn)内的人全部跪了下来高呼道:“请太后息怒。”

    “好,我息怒,这事(情qíng)我不管了,皇帝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太后就带着她的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走出了掬水宫。

    她刚走远,皇帝就威了,拍案道:“泠筱,别以为朕平时疼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朕都要让着太后,你竟然顶撞她,真是大不敬。”

    “泠筱请皇上治罪。”夏菡之跪下来,但是脸上的神色一直没变。对于不服软的她,皇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留下一句“不许踏出掬水宫半步”之后便甩袖离去。

    皇帝一走,泠瑾瑜等人急忙拉夏菡之起来道:“筱筱,你怎么可以这样,太后皇上是为了你好,才彻查此事的。”

    “父皇为了我好才说的过去,而太后只是怕我不死罢了。”夏菡之复坐到地上,小手轻抚过画心如沉睡的脸蛋,心里默默的说道:画心,我不会让你白死的。太后,我本无意去犯你这河水,现在你来犯我,别怪我不客气。

    “宁儿。”“公主。”

    “你回去吧,你的主子这么维护你,你不会有事(情qíng)的。”

    “不,公主,别赶我走。”

    “你的主子已经知道你在我这了,我不好再留你,回去吧。”

    宁儿还(欲yù)再说什么,可看见叶寒梦对她摇摇头,她知道自己多说也无意,只给夏菡之磕了三个头,便起(身shēn)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十章:画心之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