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矛盾的太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太后威严的坐在上面,接过贴(身shēn)嬷嬷递来的茶,喝了一口,淡淡的对下面的鸳鸯说道:“公主最近怎么样了?”

    “回太后,公主近(日rì)里除了弹琴作画,便是吃饭睡觉,连房门都不曾踏出一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被关进来的第二(日rì)早晨,她们的小公主就嚷着要吃东西了。

    当时太后听见了还说了句“毕竟是孩子”。从那天后,这个公主意外的安静,该吃的该,该喝的喝,其他时间除了弹琴作画刺绣之外便乖巧的很。看那样子显然是很适应这样被关的生活。

    “太后,公主再什么聪明,终究是个孩子,闹一下自然就乖了,您就不要担心了。”太后的的贴(身shēn)嬷嬷低(身shēn)到太后耳边不轻不重的说道。

    嬷嬷这么一说,太后同意的点点头,便对鸳鸯说道:“好好照料公主,她到哪,你就跟到哪。”

    鸯应答了声便退了下去。她刚踏出慈宁宫的大门就看见她们的小公主――泠筱站在门口与人正在说话,那人一看衣服就知道是掬水宫的那个外番公主。

    鸳鸯快步走过去,只见那位外番公主和自家公主的中间放着一个大篮子,篮子里尽是一些干果蜜饯。她快步走上去,对两个人行道:“奴婢参见二位公主。”

    正在说话的夏菡之和悠田美子被唬了一跳,见是鸳鸯,夏菡之微笑的对鸳鸯说道:“起吧,美子公主送了一些干果给我,说我怕我在这里寂寞没的吃,太重了,你帮我提进去吧。”

    “是。”

    “美子,听说宁儿被父皇关进柴房了?”

    “是啊,她死也不肯承认自己下毒,皇上想把她弄进大牢的,但是那个碧凝格格说什么也不行,还说是泠筱你扣押她的人。”说到此,悠田美子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让夏菡之看了就想笑。

    “美子,回去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很好,说我很快就能回去了。”

    “真的么?”悠田美子看到夏菡之那满脸的笑容就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是还忍不住问一下。

    夏菡之点点头道:“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悠田美子跟夏菡之说了声保重之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慈宁宫。夏菡之站在门口目送悠田美子,直到再也看不见她的背影,还收起眼中的依依不舍。

    站在一边的鸳鸯看见夏菡之这样的表(情qíng),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她出生为公主,但是她的命运还是依然的这样悲惨,被(禁jìn)锢在这个小小的鸟笼里,渴望玩伴却得不到可许。想自由一点,(身shēn)后跟着一堆的人。

    “公主,门口风大,进屋吧。”柔柔的声音让站在门口呆的夏菡之回神,她默默的回头看鸳鸯。这个鸳鸯虽然不是大观园里的那个鸳鸯,可是她也是一个细心的人儿。她的画心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可现在她在这,她的画心却不在。

    夏菡之走到桌前,纤手轻轻的拂过那些干果道:“鸳鸯,挑几样干果出来,给太后送去。”

    鸯不知道从那里拿出几个盘子和一个托盘,她随意的挑了几样干果蜜饯,并用银针小心翼翼的一一测过之后,才端起托盘像太后所在的正(殿diàn)走去。

    趁鸳鸯走开的这一小会儿,夏菡之将篮子最底下的那包干果掏出来,如数的倒在桌子上,迅的找起来。她在其中的一个干果里找到了一张纸条,她展开纸条迅的一瞟之后将纸撕个粉碎放到茶杯里,用茶水泡过之后,从窗子里倒到外面。

    她刚完成这些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她急忙坐到桌边,开始吃她倒出来的干果。

    鸳鸯从外面走进来,她手里还端着一小盅的东西。看鸳鸯那笑盈盈的样子,夏菡之心想这东西肯定是那个老太婆赐的,于是不爽的开口说道:“鸳鸯,什么事(情qíng)让你这么开心呀?”

    “公主,太后让我转达她的意思说以后您想吃什么就跟她说,而且还让我把她最(爱ài)的雪燕窝给您送来,您看太后对您多好啊,奴婢自然是高兴呀。”

    夏菡之打开盅盖,用汤匙搅了搅之后道:“你放着吧,我现在还不想吃。”这个死老太婆,到底想干啥,把她关在这里,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当这是养宠物还是怎么的?

    “公主,这个燕窝凉了就不好吃,您还是趁(热rè)喝了吧。”见鸳鸯一副哀求的样子,夏菡之就没法招架了,谁让她心软捏。

    于是,她拿起汤匙,喝了两口便放了下来道:“太甜了,我喝不下,你还是端下去吧。”

    “公主,这可是太后赏的,如果你不喝,别人会认为你对太后不敬的。”鸳鸯试图游说夏菡之喝燕窝。

    见鸳鸯这么一再的请求她喝,夏菡之心里隐约的觉得这里面不简单,她将燕窝往鸳鸯面前一推道:“那就让他们说去吧。”说完,标准的打了个哈欠,转(身shēn)蹦到(床chuáng)上,躺下就睡着了。

    望着(床chuáng)上的夏菡之,鸳鸯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老感觉这个公主不简单。可到底不简单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夜深人静十分,当鸳鸯熄灭灯离开之后,夏菡之一股脑的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点了守夜丫鬟的睡,随后悄悄的从窗户出去,一路直奔掬水宫。

    掬水宫里的人今夜早给夏菡之留好了门,夏菡之刚一进院子,大家立即将她带进了正(殿diàn),刚落座,泠瑾瑜就紧张的问道:“筱筱,听说太后将您软(禁jìn)了,有没有吃亏啊?”

    “瑾瑜哥哥,你放心,太后是我们的祖母,她怎么会害我呢?不过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qíng)啊?”

    “我们找你,是想跟你研究下怎么样才能回到掬水宫。现在连皇上都管不了这事(情qíng),你说怎么办吧。”悠田美子急忙接话。

    夏菡之狠狠的向上翻了下白眼,很无奈的说道:“你们叫我出来,为的就是救我啊?”这世道哪有软(禁jìn)的人大夜晚的从软(禁jìn)地跑出来跟人研究救自己的办法的说?

    泠瑾瑜拍拍夏菡之的脑袋说道:“筱筱,没有父皇做靠山,我们哪里有能力救你啊,只能问问你有什么办法了,在那边又不好说话,只能把你叫出来了。”

    黑线,这世道哪有这样的事(情qíng)啊?太让人郁闷了,她还是回去窝那吧,反正她以前就是窝在掬水宫里,现在只是换了环境。其他的有什么区别。

    “我回去想想,你们要是想看我,就入夜了来吧。”说完,夏菡之嗖的一声离开掬水宫,飞快的赶往掬水宫,可她还未到自己现在呆的屋子里,远远就看见太后从外面回来,有直奔她住所的意图。她二话不说从窗户里溜进屋子,躺到(床chuáng)上装睡。

    “太后驾到。”这一声喊声在这么安宁的夜里显的格外的响亮,早已经被夏菡之解了道的守夜公主,急忙去开门。门刚被她打开,她就吓傻了,跪在地上不知道说什么好。

    “公主睡了?”太后才不理会这么一名宫女,边说边往屋子里走,看着夏菡之在(床chuáng)上睡的香甜,没有说什么就转(身shēn)离去。

    太后刚回到慈宁宫,她的贴(身shēn)嬷嬷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太后,您在担心什么?小公主是绝对逃不出去的。”

    “没什么,只是在想我这么做对不对,她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本来就失去母亲,现在我把她关起来,她该恨死我了吧?”太后拿起桌上的干果,心里十分的的不是滋味。

    嬷嬷看了一太后的脸色开口说道:“太后这么坐完全是为了公主好,而且太后您并没有将公主关起来啊,只要她愿意,就可以到处走,只是她喜欢呆在屋子里罢了。”

    “是么?”

    “是的,太后,您还是别想了,如果觉得不妥就将小公主送回去吧。”

    “送回去?不行,她再不调教,以后怕是要出什么乱子的。”太后否定了嬷嬷的说法。

    嬷嬷从柜子里娶出一件衣服放到(床chuáng)上,转(身shēn)帮太后腿下衣服,她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的这个太后就是这样,办了一件事(情qíng)后就开始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其实根本就是自寻烦恼。

    “嬷嬷,那个叫宁儿的宫女怎么样了?”太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嬷嬷没有反应过来,怔了一下,随后答道:“她还在柴房里,皇上本来想把她关到牢里去的,谁知格格去了说这个是她的婢女,不知道怎么的就在掬水宫了,死活不让皇上把这丫鬟送到牢里去。”

    “凝儿的丫鬟怎么会在掬水宫里?”这么错综复杂的关系,太后怕是要想一段时间了。

    “这个奴婢不知,只知道因为格格打了这个宁儿丫鬟,然后这丫鬟就到了掬水宫。据掬水宫的小宫女说这个宁儿丫鬟一直在掬水宫里养伤,待遇比姑娘还好,但是小公主却不曾去看过她。就公主的小狗被毒害的那天,不知道怎么原因,那小狗咬了宁儿一口。”

    听嬷嬷这番讲述,太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解了头,上(床chuáng)睡觉去了。看到太后这样的举动,连跟了太后这么多年的嬷嬷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八章:矛盾的太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