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软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被关在柴房内的宁儿至今想不明白为什么小哈会被毒死,她完全没有在燕窝糍粑中下毒,她这次给泠筱做燕窝糍粑的目的就是让她喜欢上这个,(日rì)后在糍粑里包裹上毒药,在不被人现的(情qíng)况下让她吃进去,就算查也查不出来。

    到底还有谁想加害泠筱呢?不行,她要想办法出去,她不能背这个黑锅,泠筱还没有死呢,她不能死。

    想到此,宁儿奋力的站起来,用(身shēn)子撞着大门,对着外面扯着嗓子高喊:“皇上,奴婢冤枉啊,奴婢没有加害公主。”

    “你就别喊了,皇上早走了,没有把你关到牢里已经很不错了。”守在门外侍卫的话犹如冷水泼了宁儿一(身shēn)。

    她滑坐在地上,心里一点主意都没有了,她怕是死定了。谋害公主可是杀头的罪,弄不好还会连累到格格。

    话说两头,夏菡之被太后带回到慈宁宫没有多久便清醒了过来,醒时看见自己不在原来的房间里,以为自己又穿了,当看到自己熟悉的宫衣时方才安下心来。

    “画心,画心。”虽然不知道自己在哪,但是夏菡之敢肯定是在皇宫里。在皇宫里怕是没有人敢绑架她了吧?

    房门被推开,进来的不是画心,而是一个十分清秀的姑娘,她走过来对夏菡之跪下道:“奴婢鸳鸯叩见公主。”

    “鸳鸯?画心呢?”她该不会是真的穿了吧?穿到清装的《红楼梦》里。

    “回公主,画心还在掬水宫,没有跟过来。”

    “那我在哪?”真奇怪,为什么我一醒来,什么都变了呢?最贴心的画心都没有来,到底生什么事(情qíng)了?

    “回公主,这是在太后的慈宁宫。”

    “啥,慈宁宫?我怎么来这里了?”夏菡之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吓的那个鸳鸯浑(身shēn)抖,意识到自己吓到这个小公主,夏菡之挥挥道,“起来吧。”

    “谢公主。”鸳鸯站起来,可头却一直是低着,似乎很怕见夏菡之一样。

    夏菡之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往嘴里一塞道:“说吧,我怎么会在这里?”真想不懂这个太后搞什么,趁她昏迷的时候,把她带到这里来。

    “回公主,太后娘娘说您以后就住在这里了。”鸳鸯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可还是惹来夏菡之的尖叫:“什么,谁说的?”

    未等鸳鸯开口,太后从外面走进来道:“这是本宫说的。”

    其他人都扑通扑通的跪下,只有夏菡之愤怒的看着太后,大声喊道:“为什么?”

    太后自顾自的走到一边坐之后才缓慢的开口道:“不为什么,就因为你掬水宫太不安全,为了你的小命着想,你以后就住在慈宁宫里。”

    夏菡之不屑的将头歪向一边道:“我是不会住在慈宁宫的,我要我的掬水宫,那里有母妃的味道。”

    “你母妃的味道?你母妃就因为太漂亮了把皇帝迷的七荤八素的,差点就荒废了朝政,你难道要做那样的祸水女人吗?”

    “太后娘娘,你看看我这张脸,我不是注定当祸水女人的命么?”夏菡之指着自己的脸蛋看着太后,嘴角勾出自嘲意味十足的笑容。

    这一句话,将太后给哄住了,她看着泠筱的脸蛋,想起了那个逝去的菊妃,的确现在的泠筱跟菊妃很像,别说是脸蛋,就连(性xìng)子都很像,倔强,却不(爱ài)表现自己,可是天生有张这样祸水的脸,注定她是祸水的命。她当初死的时候,虽然下葬礼仪很盛大,但是除了皇帝外,谁不是哀在脸上,喜在心里的。

    见太后不说话,夏菡之轻哼了声,转(身shēn)(欲yù)离去,但是却被侍卫拦住,先前的怒气没有完全的消去,于是她厉声喝道:“让开。”这么一声威严的喝声,对这群慈宁宫的侍卫却不管用。

    “筱儿,你就好好呆在这里吧,没有必要就别出去了。本宫会好好保护你的。”太后幽幽的声音从夏菡之的后面响起。

    “凭什么。”夏菡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意味的保护跟软(禁jìn)有什么区别?

    太后站起(身shēn),继续用那种懒洋洋的声音说道:“就凭你是我唯一的孙女,关系到泠国的国脉。”

    “你这是软(禁jìn)。”她就知道这个死老太婆没有那么好,对她自己会来个态度18o度的转弯呢。

    “你记住这是保护,没有不让你出门,但是你出去必须得有六名侍卫跟着。”太后冷冷的看了眼夏菡之,转(身shēn)离去。

    她后脚刚踏出房门,侍卫就将房门关上,站在屋子里的夏菡之只听见太后对那几名侍卫说了声“看好”便离去。

    夏菡之就呆呆的站在那里,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软(禁jìn)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差点被谋害了的人是她,可她却被软(禁jìn)了起来,说的好听点是保护起来。她该怎么办?慈宁宫戒备森严,她偷跑是没有希望的,那么就指望她的皇帝老爹来救了。

    正在夏菡之思考如何请求救援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先前那个叫鸳鸯的宫女带着几个宫女走进来,后面的宫女手中都端着各色的菜样,她们将这些菜摆满桌子后便退了下去。

    而那个叫鸳鸯的拿起筷子递到夏菡之的面前道:“公主昏迷了一天一夜,什么东西都没有吃,现在吃点吧。”

    “我不饿,叫人撤了吧。”夏菡之只看了眼那桌子上的菜,自己被软(禁jìn)在这里,怎么可能还有胃口吃东西。

    鸳鸯放下筷子,走到夏菡之的面前道:“公主,奴婢知道你被关在这里,心里很是不舒服,但是您想想,一时半会儿您是出不去的,在这里吃的好好的,说不定哪天就出去了,如果您不吃,那没几天您就横着出去了。”

    夏菡之白了鸳鸯一眼,躺回到(床chuáng)上,不理会她。谁信她的话,看太后那样子,她不死在这里就出不去,还不如饿的半死不活的好呢,说不定就出去。等她出去了,一定离开这个狗(屁pì)皇宫。

    她现在可算是明白了,电视里的那些公主表面那么的风光,背地里还指不定怎么样的凄惨呢。对了,要带上瑾瑜哥哥,他不是皇帝老爹亲生的,要是被皇帝老爹知道了,他就是死路一条,嗯,要带他走。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七章:软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