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考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公主快请起。”先生将夏菡之扶起来之后,站直(身shēn)子对大家说道,“皇子公主格格小姐请各就各位。”

    待大家都坐到位置上之后,先生又开口说道:“今(日rì)是公主上课的第一(日rì),在下闻听公主(殿diàn)下早已开始识读一些书籍,那么今(日rì)在下就考小公主一考。”

    一听到先生要考自己,夏菡之就紧张,天知道她是穿越来的,哪里会什么诗书啊,这个夫子是不是秀逗了,她又不是骆宾王,七岁能诗书,再说她现在才四岁呢,呃,好吧,她是穿来的,那古文她也不会啊。

    坐在夏菡之后边的八皇子似乎看出了夏菡之的害怕,微微俯(身shēn)过去,用夏菡之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筱儿妹妹莫怕,这是入学考,先生不知道新来的肚子有多少墨水,所以考一下,以后确定是从简易着手,还是直接入点深,不会很难的。”

    “谢谢八哥哥提醒。”夏菡之并没有因为八皇子的话而放松下来,她一个完全不懂古文的未来人能不怕么?

    坐在夏菡之左边的阮碧凝见八皇子与夏菡之这么亲密的交耳,心中万分的气氛,她虽然被这么多皇子包围着,但是这个温文尔雅的八皇子一直是她的目标,虽然她不行嫁给他,但是起码可以作为以后谈恋(爱ài)的对象。

    “我们今天换一种考法,让在坐的皇子格格出题。”先生话音刚落,阮碧凝即刻站来,对先生客气的说道:“先生,我来出第一题。”

    “格格,请。”

    阮碧凝对先生行了个礼,转(身shēn)微笑的看着夏菡之说道:“筱儿妹妹,姐姐出个上联,请妹妹对出下联。”

    夏菡之微笑着站起来:“姐姐请。”

    阮碧凝捡起放在她桌上的梅花,指着梅花说道:“一剪梅花三弄影。”

    “燕子两同心。”如此迅地对答上。别说其他人。就连夏菡之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句对子。她竟然是脱口而出。完全没有经过她地大脑。好像是别人帮答地一样。

    阮碧凝不敢置信地看着夏菡之。她什么都在行。就是对子不行。这句是她被((逼bī)bī)着塞到脑子里地。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才四岁大地小(奶nǎi)娃竟然能这么快地接上来。难道她真地像李道长说地那样。是个神童吗?

    “先生。你觉得如何?”皇帝地声音将大家从怔惊中拉回来。先生急忙回答道:“小公主天赋异禀。虽然句子不是很工整。但是能这么快对上。实属不易。”

    “哦。是么?”

    “回皇上。是地。李道长在小公主一岁地时候预言公主将是一个神奇地孩子。今(日rì)一见。果然不假。”听先生讲了一大通地话。夏菡之心底狂汗。难怪她地那几个哥哥品这么差。有这么一个睁眼说瞎话地先生。能好到哪去?

    “父皇。儿臣这有一上联。想请皇妹对出下联。”七皇子此话刚一出。所有人地视线都投向了他和夏菡之。

    皇帝深深的看了七皇子一眼,点头道:“准了。”

    “七哥哥请出题。”

    “傲骨梅堪当人表。”语毕,七皇子得意的看着夏菡之,好像他知道夏菡之对不上来一样。谁知夏菡之思索片刻,指着桌上用竹子做成的笔筒道:“虚心竹可为我师

    。”

    菡之话音刚落,泠瑾瑜就站起来拍手叫好。而七皇子的脸色十分的难看。

    皇帝微笑的看着泠瑾瑜:“瑾瑜,你说好,这好在哪里?”

    “回父皇,傲骨对虚心,梅对竹,堪当对可为,人表对我师,上联体现了为人不能没有傲骨,下联寓意了虚心求教。”

    “好,瑾瑜解释的好。”夸完泠瑾瑜,皇帝起(身shēn)走到七皇子泠瑾浩的面前,语重心长的说道,“瑾浩,傲骨当为,虚心亦有。”

    闻此言,七皇子先前的气势一下子就消失殆尽,他对皇帝作揖道:“儿臣受教。”表面虽如此,但是他的心里恨不得将夏菡之给吃掉。

    “父皇,女儿这有一对联,想请父皇读读。”为了缓解气氛,夏菡之想到了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看到的一副对联,据说很少有人会读。

    “哦,读对子?这个有意思,快快写来。”皇帝一脸不相信,但谁都知道他对夏菡之的对子生了浓厚的兴趣。

    菡之取一白纸置于桌上,拿起毛笔挥舞一阵之后,将纸交与皇帝的手中。皇帝接过一看,顿时秀眉都皱到了一起,夏菡之写的不是别的对子,正是那幅“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消”的对子。

    皇帝思考许久,嘴里反复的默念,都感觉不对,最后他选择了放弃,唤来公公将这幅对子展现在大家的眼前。当阮碧凝看到这副对联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怀疑的看向正在跟悠田美子窃窃私语的夏菡之。

    夏菡之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迷惑的抬头,正好对上了阮碧凝的眼睛,她心里大呼不好,她怎么把这个同穿的正主给忘了,这些古人可能不认识这对子,可这个同穿的大姐很有可能知道。哎呀,她怎么这么笨,把自己给暴露出来了。

    “泠筱,你在想什么呢?”与夏菡之讲了半天的悠田美子,得不到夏菡之的回应,抬头现夏菡之正在那里怔怔的呆。

    “啊,没什么。”夏菡之急忙恢复原貌,再也不去看阮碧凝一样,但是她不看阮碧凝,阮碧凝却看着她,那道意味复杂的视线让夏菡之浑(身shēn)上下都不自在。

    时间在大家思考那对联中一分一秒的流逝,谁也没有现下课的时辰已经过去,看大家那独自思考的样子,不用说大家都想在皇帝面前博个夸奖。

    在夏菡之犹豫要不要跟先生说下课的时间已经过的时候,悠田美子忽的站起:“皇上,(日rì)头将近午时,我们是要在学堂用午膳么?”

    “呃,下课堂的时间过了啊。好了,大家放了吧,如有谁知道如何读此对子,报来,朕有赏。”皇帝一脸惋惜,似乎没有在课堂上听到哪位皇子读出这个对联而可惜。

    夏菡之郁闷之,她的皇帝老爹钱真是多了,这个还有赏,那她去领赏行不行?

    ——————————————————————————————————————————————————

    谢谢亲们的支持,请用评论砸死我。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八章:考学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