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胭脂的过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夜已深沉,夏菡之独自站在门口望着天空,今(日rì)是十五,月儿已经圆圆的像饼,别人都说十五的月儿,十六圆,想来明晚的月亮会更圆吧。

    “公主。”漆黑之处有人在轻唤她,视线从月儿上移到漆黑之处,不含任何神(情qíng)的注视着。

    画心从黑暗之中慢慢的走出来,她额头的伤已经处理过,白色的纱布在刘海之下若隐若现,夏菡之不理会她,转(身shēn)走进(殿diàn)内。

    她的(身shēn)子刚出画心的视线,她的声音便传到了画心的耳里:“头上有伤,早点休息吧,明天再与我说胭脂的事(情qíng)。”

    还未等画心回答,(殿diàn)门被夏菡之推上,画心盯着那两扇合着的门许久,才轻叹了口气转(身shēn)离去。画心并没有回自己的屋子,而是去了胭脂的房间。

    她进屋的时候,秘儿正在给胭脂喂粥,见画心来了,急忙让开。画心对她挥挥手,她收拾下,端着碗筷退了出去,并将门掩上。

    画心在(床chuáng)边坐下,看着胭脂消瘦的脸,心疼的说道:“胭脂小姐,你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哼,凭什么他们为主,我为丫鬟,要不是你,我早就是这里的一个主子了。”胭脂怨恨的看着画心,那眼神似乎在说“你别假好心了”。

    “胭脂小姐,你可真是说笑了,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在这牢笼里散尽青(春chūn)了,你以为你家亲人被皇帝流放是因为我吗?”画心以同样冷冷的态度回视胭脂。

    “不是你,难道是我吗?”

    画心冷笑道:“当初如果不是你的任(性xìng),与人私奔,你的父亲也不会(情qíng)急之下将我送进宫中代替你做秀女。”

    画心满意地看着胭脂脸上地变化。继续说道:“当初你父亲施舍我一碗饭。我甘心做你地替(身shēn)。进宫为你选秀。在踏上马车地那一刻。我就跟自己说。我与你互不相欠。”说到着。画心停顿了下。但眼睛依旧是冷冷地看着胭脂。

    此时胭脂地脸上地傲气竟淡了不少。画心满意地继续往下说:“后来我被菊妃娘娘看中。跟皇上要了贴(身shēn)侍候。直到了菊妃娘娘地(身shēn)边。我才现你竟然也在宫里。但是你却装作不认识我。后来不小心听见几个太监在那里议论。我这才知道不知道谁告了你地父亲。”

    “不知道是不是侥幸。我居然没有被牵连到。到你进了宫做了宫女都不知道……”

    “不。是我父亲说他((逼bī)bī)你进地宫。皇帝才没有追究你地。”胭脂出声打断画心地话。此时她不再冷冷地看着画心。而是顺着眼睑。

    画心地表(情qíng)没有多大地变化。显然已经猜到她地安样是胭脂父亲将罪全揽了去地结果。

    静。两人都低着头。想着心思不说话。许久画心平静地问道:“胭脂。你是怎么到了菊妃(身shēn)边地。你一个带罪之(身shēn)怎么会侍奉菊妃娘娘地呢?”

    “我也不知道,在被带进宫的第二天,便被敬事房管事的带到了菊妃娘娘的住处,说从此以后,我便是菊妃娘娘的贴(身shēn)侍女。”同样是平淡的声音,想来画心的话起了作用,胭脂已经冷静下来。

    画心抬头看向窗外,意味深长的说道:“四年了,你病了整整四年,这四年里,你又什么想不开的?”

    “四年了?真的好久了,自从菊妃娘娘走了后,我就一直这么病着,没有想到这么一病就四年。”

    “胭脂,菊妃不是你害死的,你何必这么自责呢?”画心收回视线,回头看着胭脂,企图从她脸上看到什么。

    胭脂抬起头,视线越过画心,落在窗外,她脸上没有波浪,一丝冷笑忽的爬上她的脸:“谁说不是我害的呢,我家虽未书香门第,但是我母亲的娘家是医药世家。菊妃的血崩就是我造成的。”

    “胭脂,我在你家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知道你的母亲并没有学到医术,更没有将医术传授给你,她教你的都是女红。”画心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胭脂。

    “呵呵,你才在我家呆了一个月,你知道什么?我母亲虽然没有教我,但是我的姨妈却教过我识百药,我知道哪些药有什么作用。呵呵。”

    在胭脂得意的笑的时候,画心抬起手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你为什么要害菊妃娘娘。”

    胭脂捂着被自己的脸,恶狠狠的看着画心说道:“如果不是她突然回来,那天我就成功了。”

    “成功?难道一切都是你的计划?”愤怒已经占据了画心的内心,她怎么也想不到菊妃的之是胭脂造成的,她一直以为胭脂的病是自己想不开,而她想不开的原因就是皇帝在菊妃的寝宫里宠幸了她,让菊妃给撞见了,菊妃大怒,不小心动了胎气导致早产,也许是菊妃的(身shēn)子太弱,最后血崩而亡。

    胭脂放下手,抬起头,冷视着画心:“你以为呢?那次你被她派去办事了之后,我便称(身shēn)体不适退了下去,后来她被太后召唤了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帮我,她前脚刚离开,皇帝后脚就到了,那时候我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跟皇帝说你陪菊妃出去走走了,很快就回来。”

    “不出我的所料,皇帝坐下来等她回来,更让我兴奋的是他遣退了所有的人,独留我一个。我殷勤的为皇帝沏了茶,并在茶里下了准备已久的(春chūn)药,之后便生了你知道的那幕。”

    “你下了药,为什么最后皇上都没有追查?”画心越来越感觉眼前的这个人有多么的邪恶。

    “我一口咬定是皇上不知道为何突然抱住我,然后强行要了我的(身shēn)体。而且我将自己的衣服全部撕碎,并将原来的茶杯放起来,重新换了杯茶在桌上,然后轻轻的回到(床chuáng)内抱着被子在那里哭泣。”胭脂越说越得意,似乎非常满意自己的计划。

    “那你为什么要害菊妃,如果你不害她,说不定你现在已经是妃了。”画心在心底不断的提醒自己要冷静。

    胭脂的眼睛里换上了怒意,她怒视着画心说道:“这就是我走的最错的一步棋,我以为这时候让她死掉,我的富贵路就会少点阻碍,没有想到皇帝竟然为她的死将自己封闭起来,从此再也不纳妃,对于我这个害死菊妃的人更是只字不提。”

    “老爷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女儿,我真替老爷哀伤。”画心不再看胭脂,起(身shēn)离去,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站住脚说道,“明(日rì)你记得到正(殿diàn),公主年纪虽小,但是却比任何人都狠,别惹她。”说话,画心毫不迟疑的走出屋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

    新的一周开始了,继续打劫票

    亲们多评论,偶是耐你们的。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章:胭脂的过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