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彼岸之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夏菡之感觉右肩的疼痛慢慢的消失,(身shēn)子开始轻飘飘起来,睁开眼睛,她看见了自己那小小的(身shēn)躯静静的躺在(床chuáng)上,画心握着她的小手趴在(床chuáng)边,在画心的旁边趴着两个小小的(身shēn)影,不用细看就知道是泠瑾瑜与沐轩。

    哎!又死了,她的命怎么这么衰,不仅不惹事,见事还躲,没想到因为一时(身shēn)体不受控制,她就毙命了。

    夏菡之留念的看了自己的小(身shēn)子一眼,飘((荡dàng)dàng)着往外走,外面的天刚蒙蒙亮,新的一天似乎快要到来,新的一天有个新的开始,她要开始当孤魂野鬼了。

    “夏姑娘。”一个洪亮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放眼望去,夏菡之隐约看见有个(身shēn)影站在黑暗之中,不知道是人还是鬼。

    “什么人?”夏菡之的声音有点抖,她在世最怕两样东西,一样是蛇,另一样就是鬼。

    “夏姑娘,在这个世界里知道你的存在的人,除了我还有谁?”隐藏在黑暗中的人缓慢的从黑暗中走出,夏菡之这才看清这个人竟然是李道长。

    看清来人是人不是鬼之后,夏菡之的心就放了下来,她“走”过去,对李道长说道:“道长找我何事?”

    “姑娘随我来。”说完,李道长转(身shēn)就往黑暗里走,也不理会夏菡之,似乎心里认定夏菡之会跟上。

    夏菡之跟随着李道长来到一个遍地红花的地方,放眼望去血红色的花在白色的烟雾里缭绕,显的十分妖娆,微风一过,花朵摇曳,就如同一个个穿着火红着衣裙的仙女在跳舞。

    “道长,这是哪?”夏菡之不解的看着李道长。

    李道长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微笑,看着那片花海,不急不慢的说道:“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花吧?”

    “花?”夏菡之放眼望去。这才现这片血红色地花竟是同一种花。地确她知道这是什么花。

    如被鲜血染红地龙爪般地花朵下没有任何地叶片。这个无疑就是那传说中地彼岸之花——曼珠沙华。一种开在黄泉路上地美艳花朵。

    相传彼岸花只开于黄泉。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地接引之花。彼岸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地路。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地花。彼岸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地记忆。在黄泉路上大批大批地开着这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地地毯,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地风景与色彩。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地种种。曾经地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地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佛曰: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qíng)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李道长虚无缥缈地声音飘进夏菡之地耳内。

    夏菡之(情qíng)不自(禁jìn)地跟着念道:“佛曰: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qíng)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她停顿了下。继续说道。“道长为什么要带我来看这花?”

    “想知道这是哪吗?”李道长不答反问。

    夏菡之转头冷冷的看着李道长,坚定的吐出三字:“黄泉路。”她似乎明白李道长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姑娘,这不是黄泉路,这是三千弱水河畔。”李道长伸手指了一下前方,这下夏菡之才看见有一条河在花海在中若隐若现。

    当看到这弱水的时候,夏菡之的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继而轻轻的念出:“三千弱水只取一瓢。”

    “姑娘,似乎想什么。”

    “应该是道长似乎想告诉我什么吧。”这里跟她有什么联系吗?刚刚的画面是什么?她为什么会念出刚刚那句话,这话好耳熟。

    “贫道给姑娘讲个故事吧。”叩头似乎在寻求夏菡之的意见,但是他并没有等夏菡之回答,便开始了自己的故事:“贫道相信姑娘听过很多关于彼岸之花的传说,而贫道要讲的故事,是姑娘没有听过的。”

    “相传,千年之前,冥王有一儿一女,儿子叫做沙华,女儿叫做曼珠,对于这对儿女,冥王疼(爱ài)有加,细心呵护,从来不限制他们的自由。也许是命中注定吧,这两人渐渐的互生(爱ài)意,虽说冥界不同于人界,但是兄妹之间的恋(情qíng)一样是不被(允yǔn)许。他们偷偷的相(爱ài)了几百年都没有被人现,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在一次他们偷偷的来到这弱水河畔幽会的时候,被人撞见。”

    “顿时冥界流言四起,冥王震怒,将兄妹两分开关起来。三天后,本来紧张气氛笼罩着的冥(殿diàn),忽的,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的景象,经一打听,大家才知道,冥王要将曼珠嫁给蛇王联姻……”

    “曼珠抵死不从,自杀而亡化作了这彼岸之花是么?”夏菡之淡淡的出声打断李道长的所说。

    这样的故事,她一听就知道是编的,这样的(情qíng)节在很多传说中都看过,无聊到家的(爱ài)(情qíng)的故事,相(爱ài),棒打鸳鸯,配婚,自杀,化作花,多么美的(爱ài)(情qíng),可是听多了,就感觉十分的无聊。

    李道长看了夏菡之一眼笑道:“不,曼珠并没有抵死不从,而是一口便答应了,并且是欢欢喜喜的上了花轿……”

    “呃?那么她逃了?”夏菡之并没有被李道长的否定震到。

    “也没有,她嫁给了蛇王,并为蛇王生了一女。”

    “道长,应该还有下文吧。”这样一个故事并不会这么快就结束,因为还没有到结局。

    “是,还有下文,在曼珠的女儿十八岁的时候,她意外的来到弱水河畔,这时候的弱水河畔就如同现在一样开满了血红的花,与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这些花开的时候是有叶的,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色衬托着,开得格外妖冶美丽。”

    “曼珠的女儿十分喜欢这花,开花间呆了很久也不肯离去,这时一个老婆婆朝她走过来,对她说道:‘姑娘喜欢这里的花么?’她点点头问道:‘老婆婆这是什么花,为什么我从没有见过?’这位老婆婆告诉她,这花叫做彼岸花,只有这弱水河畔才有。曼珠的女儿回去之后便一病不起,在临时之前只说了一句:佛曰: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qíng)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便逝去了。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这事(情qíng)。后来曼珠想来冥界带回女儿的灵魂,但是得到的答案是她的女儿未死。”

    “未死?”这下夏菡之讶异了,明明死了的人,现在说未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道长弯下(身shēn)摘了一朵彼岸花交到夏菡之手里说道:“该走了。”他手中的拂尘一挥,夏菡之只感觉眼前的景色在快的变化,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

    抱歉,昨天有点事(情qíng),所以断更了,今天双更,下更在21:oo左右更新!

    谢谢亲们对小絮的支持,有什么意见可以表评论,小絮会努力改进的。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五章:彼岸之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