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威严的上官子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走到绣庄的门口,夏菡之转(身shēn)对送出来的欣怜道:拜托夏老板了”“好说好说。”欣怜笑着点头,她心里巴不得将夏菡之送走,她总觉得她这次来不是为了看账这么简单。

    想到账,欣怜忍不住的看向那名丫鬟手中的账本,夏菡之看到欣怜似乎有点不安的样子,顺着她看过现她在看怜书,她笑着对怜书道:“怜书,将账本收好,晚上我要看。”

    书福了福(身shēn)回答道。夏菡之满意的点点头,转(身shēn)在秘儿的搀扶下上了车,上官子域也跟着上去。

    秘儿与四个丫鬟对欣怜福了福(身shēn),便走向夏菡之这辆马车的后面。上官子域从马车里探出头看向后方,见秘儿等人上了车,抬起手一挥道:“走。”

    一声令下,车夫驱使着马车慢慢的离着马车离去的方向,欣怜更加的有点不安了。

    她总觉得这个主知道什么,不然不会在她看那丫鬟手中的账本时候,便对丫鬟吩咐。

    欣怜的丫鬟从里屋走出,对欣怜道:“姑娘,进屋吧。”她自然是明白欣怜在担心什么,但是她很清楚,就算她问了也没有什么主意,还不如不问。

    怜点点走进屋子,现在就算担心也没有用,再说她那本假账说的十分的精妙,有时候连做了十几年生意的人都不一定能看出来,想公主这种没有做过生意的人看的出来才怪呢。想到这里,欣怜温馨的一笑,心中的石头也放了下来。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夏菡之(身shēn)边有个十分精明的丫鬟是那个捧着账本的怜书。当然怜书是个精明的丫鬟除了夏菡之跟上官子域,便是那五个丫鬟了。

    这不,刚一上马车书就迫不及待的取出账本随意的翻看着。进了公主府之后,一向与怜书要好的惜棋见她这样,笑着说道:“怜书急什么,你没听那个夏姑娘说这账不急么?”

    怜书从账中抬起头道:“就因说不急。我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想想竹庄每(日rì)都有生意。多少不论。这账总要记地吧?虽说迟几(日r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不可能不急地吧?”

    听怜书这么一说儿认同地点点头道:“怜书说地是有道理。但是也不急在这一会儿。车里这么颠对眼睛不好。”

    听秘儿这么一说。怜书放下手中地账本道:“既然姐姐都开口了。那怜书回去再看。”说着将账本收了起来。

    秘儿笑着道:“这就乖了嘛们都得记得一点。先照顾好自己地(身shēn)子样才能侍候好公主。如果连我们都病歪歪地怎么能将公主侍候好呢?”

    “是。奴婢谨遵姐姐教诲。”四丫鬟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儿先是愣了一下。见四人在那里哈哈大笑。用手指戳了每个人地额头一下道:“你们哟。”

    一片笑语声从后面地马车里溢出来。(身shēn)处在前面马车里地两人。伴随着这样地笑声。心中十分地开怀。夏菡之趴在上官子域地怀里道:“看来这五个丫头相处地不错呢。”

    “我挑的人,你还满意不?”上官子域笑着低下头,那张俊俊的脸上有掩藏不住的温柔,夏菡之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脸蛋道:“满意,不过我不了解她们,但是有不想看你写的那些东西,你说该怎么办?”

    “嗯~”上官子域想了一下附到夏菡之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夏菡之的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娇jiāo)羞的从上官子域的怀里爬出来,(娇jiāo)羞的道:“没正经。”

    “我没正经?嗯?”看到上官子域眼中的坏笑,夏菡之急忙转移话题道:“驸马,我们现在去哪里?”

    夏菡之的话题转移的这么明显,上官子域忍不住的低笑了一下道:“我要去刑部如果公主不介意的话,可以随我一同前往。”

    刑部?国家最高的执法地,嘿,去见识见识也不错。夏菡之点头道:“也好,反正没见过。”

    上官子域伸手捏了一把夏菡之的小脸,对外面的车夫道:“不用回公主府了,直接去刑部。”

    “是,驸马。”

    夏菡之摸着被上官子域捏的地方,气恼的瞪着他,没有想到这家伙这么记恨,她只是随手捏了他的小脸一把,现在就然就报仇了。

    看到夏菡之嘟着一副气恼的样子,上官子域,心中一动,趁夏菡之毫无防备的时候,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夏菡之惊的往后缩了一下,上官子域伸手将她拉回到了自己的怀里。

    夏菡之正想打上官子域的时候,车停了下来。夏菡之只能将打改成了怒视。可上官子域却没事人一样,笑着下了车,并转过头来对夏菡之说道:“公主请下车。”

    “秘儿。”谁知夏菡之瞪了上官子域一眼,对站在那里的秘儿轻声的唤道。看出夏菡之眼中的不快,急忙上前搀扶。

    上官子域见夏菡之生气了,可是碍于在刑部外,又不好去哄她,只得站到一边去,夏菡之在秘儿的搀扶下,稳稳的下了马车,刚站定的时候,夏菡之对轻声的对上官子域道:“驸马,这里是刑部,你扶我下车成什么样子。”

    上官子域惊愕的看着夏菡之,没有想到她唤秘儿并不是因为生气,而是给他保留面子。细细想一下也是,驸马本来就是倒插门的女婿了,如果在这些刑部的小人面前亲自将公主扶下车的话,纵使他们会怕他,那也是因为公主,而不是因为他自己。

    上官子域点点头,先行走了出去,夏菡之由秘儿搀扶着,慢上官子域半步的跟在他的(身shēn)后。两人还未踏上台阶,刑部的严大人已经走了出来,跪在台阶之上:“臣严复叩见公主,驸马。”

    见严大人行如大礼,夏菡之抬头看了上官子域一眼,上官子域摇摇头算是回答了她的问。夏菡之轻轻的抬抬手道:“起吧。”她虽然知道她这么开口显的威严十足,会让人心里产生一种误会的想法。

    刚刚询问了一下子域,子对自己摇摇头,显然是在说他每次来办时候的时候,严大人没有这么对他行礼。这样不用多说都知道这个严大人叩拜的对象不是上官子域,而是她。

    如果这时让官子域做回答,那就显的他越权了,哎,做驸马的就是命苦呢,公主在的时候,自己一点威严都没有。

    “公主,里边请。”严大人对夏菡之做个请的动作,夏菡之点点头,看了一眼上官子域。

    上官子域接收到夏的信息,动(身shēn)走了进去,夏菡之也慢慢的跟着走了进去。这时,严大人才从地上站起来,跟在夏菡之的(身shēn)后面,一路将引进了前厅。

    此时前厅早就跪了一群人,菡之上前一步道:“都起来吧。”“谢公主。”

    夏菡之做到椅子上,淡淡的说道:“本宫只是陪驸马来办事(情qíng)的,你们都不用管我,有事就跟驸马说。”说完,夏菡之便坐在哪里,慢悠悠的吃起茶来,对旁边的人和事一概都不管,完全当他们不存在的样子。

    那些人见夏菡之居然悠闲的吃起茶来,想必真的是陪驸马来办事(情qíng)的,于是也不打搅夏菡之,但是每个人都显现出勤快的样子。夏菡之虽然在吃茶,但是将他们的表(情qíng)都看在了眼里,除了在心底暗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严大人,上次我要你查办的事(情qíng)查的怎么样了?”上官子域坐在三尺公案前,威严的看着下方的人。

    如此威严的他,夏菡之忍不住的眯起了眼睛,真没有想到从小在山上长大的人有这样的一面,就好像达官显贵家里出来的贵公子一样。

    一想到这里,夏菡之猛然的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一件(身shēn)事(情qíng)。低头思考了一阵又抬头看了一下威严的坐在那里的上官子域,一句话闪过夏菡之的记忆里。夏菡之盯着上官子域的小脸,心里纳闷道:他好想是南义王妃妹妹的儿子吧。

    怎么说也是一个达官显贵的人家,但是从她与他相处开始,她貌似从来没有听他提过家里人,而她潜意识的将他认为是一个孤儿也没有想起去问他的家里人有谁。

    如果不是看到他这么威严的一面,她似乎不会想起这个问题,看来等晚上要好好的问问他,成亲这么久,也该回去拜拜他的亲人了,真是失了太大的礼数了。

    见夏菡之盯着上官子域呆,惜棋附到怜书的耳边悄悄的说道:“怜书,你看,公主跟驸马真是恩(爱ài)呢。”

    “惜棋,这里是公堂。”怜书轻声的提醒惜棋。惜棋对她吐了吐舌头,便不再说话。

    夏菡之人虽然在呆,可是对于两丫头的小动作还是清楚的看在了眼里,她看向怜书,对她招了招手,怜书急忙上前一步,轻声道:“公主。

    ”

    “账本先让我瞧瞧吧。”怜书应了一声是,便将账本拿了出来交到夏菡之的手中。夏菡之接过账本,慢慢的翻看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三十二章:威严的上官子域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