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夫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廊桥天涯 书名:血符
    <---凤舞文学网--->

    他是神吗?

    此刻这森蚺感觉到自己像是干巴巴地被慕含在脸上重重打了一下然后自己还眼巴巴地把脸伸过去再让慕含教训一般!

    羞辱!从来没有过如此被羞辱的!

    可是它无能为力它施展出丹田深处的全部金色毒雾已是透支了。--凤舞文学网--ook然而竟对眼前这人没有一点伤害!

    尤其是这人上一种强烈的火力量似乎根本不会熄灭一般。刚才脸部、七寸被火辣辣的一击迄今依旧是火炙烤一般的疼!

    它感觉到慕含是如此的不可战胜!

    它自然不知道慕含的三昧真火修炼到“息念为养火含光为固济”的“不灭”第三境界甚至那连金玄龙鳞龟都会燃烧成灰烬是何其的强大。

    若非它特殊的绝地能力---护体使得魔法、斗气无效化的能力极为强大只怕早在一个照面下就受了重伤了!

    三昧真火似乎是不属于这个世间的神力一般纵横驰骋纵然是绝地武士魔兽也无法匹敌!

    燕子秋是楼兰大陆上唯一修炼三昧真火的人却也不过一成境界而已。而且他极少和其他人纷争这三昧真火的名气只是神秘其他人却根本不知道是如此的强大。

    慕含修炼到三成境界已经如此若是以后再继续修炼下去的话……而这森蚺此刻其实已是心生去意高阶智能魔兽对于不可知、不可抵抗的对手往往会临阵脱逃。这是楼兰大陆上这些高阶魔兽的特

    而便几乎在这时。周围忽然传来一阵带着麝香地气息。极浓极浓地。让人简直想要漾地那种……

    那森蚺闻到了这种气息。顿时似乎兴奋起来。整个蛇都盘旋起来。

    皖溪夫人失声说:“这是母森蚺地气息……”

    雌森蚺。每年有三个月地期。会散出无数地麝香气息。甚至能吸引周围数千里外地森蚺前来交尾。而那些雄森蚺一旦闻到这种气息。--凤舞文学网--就会放下手里一切地事。前去碰面。

    即使有再好地美味大餐在面前。它都会弃之不顾。

    而往往一只雌森蚺。会等到条雄森蚺前来。于是便会组成“交配集团”。分次和雌森蚺交配。每次交配往往长达一时间。而前后连绵不断。几乎会有一个月前后。母森蚺忙得不可开交。然后其他两个月是产卵期。往往会生出十多只稚嫩地小森蚺来。在没有老森蚺地照顾下。开始等待命运死生地审判。

    所以闻到这种气息这森蚺盘旋着吐着蛇信子对着慕含一下然后转而去。似乎意思是说:今天暂且放过你……

    其实也是落荒而逃地败者强行挽住面子的说法了。

    慕含见到在自己带三昧真火的宝剑数百次攻击下。竟没有大损不免也对森蚺心下称奇。知道自己若想完全击败森蚺势必要使用元婴影像术不可。一旦施展又势必劳心劳力而且未必能一下子成功。当下慕含也不追击看着森蚺消失在远方。

    便在这时那皖溪夫人却是轻轻福对慕含:“多谢公子相救!”

    能在森蚺神祗般存在的魔兽面前救得她命使得她此刻还恍然如梦一般。

    而皖溪夫人则一定要请慕含去茅舍小居。慕含刚才那般狂乱施展三昧真火也不免有些倦了加上体也是初愈不适合继续赶路。便答应了。

    和皖溪夫人在一起慕含连续感受到皖溪夫人本的善良。如同当初她被森蚺困住时还用眼色让慕含逃命一般。此刻她几乎将最珍藏的魔兽皮毛给慕含作为垫位取出珍藏已久的魔兽熏然后还将关于附近魔兽知识、附近有哪一些珍贵的药材的羊皮书恭敬地给了慕含。

    黄昏时分慕含吃着皖溪夫人特制地香粥竟觉得美不可言。

    皖溪夫人微微一笑:“我女儿可是最喜欢这香粥呢!”

    慕含笑笑。

    皖溪夫人和慕含接触交谈了一个下午对于慕含早升起许多好感来。这种类似亲人的好感根源于慕含的格淡柔、大度、平等地态度上。

    他似乎将自己摆放在一个晚辈的地位上。恭敬地对皖溪夫人说话一点都没有贵族的脾气以及王者高手的架子。

    谦和有礼。

    皖溪夫人再看慕含的容貌气质时几乎已是失神了----天下之间竟有如此完美的人物啊!

    当夜慕含在睡塌上从来没有睡得如此之香。

    在这皖溪夫人上他也感受到那种类似易夫人的亲、温婉来。

    便在次凌晨他准备告别的时候现皖溪夫人言又止慕含不由微微一笑:“夫人有什么吩咐指教。请告知晚辈。”

    皖溪夫人迟疑着。还是轻轻地说了:“我有一个女儿如今是在天月城。”

    慕含一怔:“我对天月城也算有几分熟悉的……”

    “真地?”皖溪夫人喜不自。随后说:“我知道我的要求很为难……如今我的女儿在天月城那边据说是在一个贵族豪门里当侍女。她经常来信说她很幸福那豪门大公子极为照顾和怜她……可是我却觉得她一定是在安慰我。在豪门贵族里哪个大公子会对侍女怜呢……我想其实真正的原因只不过是她对那公子的慕、一厢愿罢了。而也许等到她年老后这才会觉得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而那豪门贵族也必是一个纨绔子弟十分粗滥想必留恋在无数花丛里游戏……”

    慕含静静地听着听着一个母亲关心护女儿的心声。

    “若是能遇到公子这般气质、温之人小宛她能服侍一辈子绝对是最大的幸福了!”皖溪夫人喃喃自语着却是低声说:“若是公子有暇去天月城希望能帮我去看一下小宛的景。假若她很受其他人欺凌的话我希望公子能帮我来一封信告知一下。”

    慕含听到“小宛”时已是心下一震此刻则问:“那不知小宛她所在地豪门是……”

    “易府!”皖溪夫人缓缓地说:“我记得很清楚……”

    慕含却是根本没想到原来这皖溪夫人正是这小宛的母亲。

    此时皖溪夫人却是声音有些轻泣着:“小宛她每个月都会寄一些财物回来。信上她说只是寄了一些多余的而她上一般都会留百分之六十作为己用……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将全部的都寄回来不会为她自己留一点点……”

    慕含心下莫名升起了一股温

    “她就是这样一个女孩。怜惜母亲她只是想多赚一些钱多买一些衣物回来给我可是她却根本不知道我最希望的是她能呆在我边幸福……只是幸福关于婚姻生长在这里我根本没办法给她……”

    慕含听了良久后才轻轻叹息一声:“她以后肯定会幸福的。”

    “谢谢。”

    慕含重新回到了房间里当下写了一封书信密封起来随后将他边的所有碎银子也取出走出去交给皖溪夫人说:“夫人小宛她幸福不幸福其实只有您自己去看了才最清楚……”

    便在这时皖溪夫人失声说:“是啊!我……可是……”

    “这些碎银子当作是路费吧到了天月城或者紫丁城假若您遇到麻烦你就直说您是销愁的亲人就不会有人来为难您的。”

    “销愁?是公子您地名号吗?”皖溪夫人轻轻地说:“我想公子肯定是名动天下地人呢!”

    “不过是在紫丁城、天月城小有名气罢了。”慕含微微一笑:“到了易府您就把这封信给易夫人就行了。相信她会好好对待您的。”

    “嗯。”皖溪夫人此刻已是哽咽了她已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任何感激地话语都无法表达此刻她的念头。她将信捏在手里却像是拿着珍贵的价值连城的财物一般。然后她将那些碎银子递给慕含:“小宛每个月都会寄银子过来那些已够路费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