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解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廊桥天涯 书名:血符
    <---凤舞文学网--->

    此刻的他一时忘记了自己和大汉的修为差距一想到自己行走江湖的第一路便是扶危救弱就全沸腾!

    自己这般少年英俊人物救得这少女使得她芳心颤栗暗许一生为侍女每乖巧地服侍自己……

    这大汉斜斜瞥了一眼厥业冷冷地说:“你是什么人?”

    “本爵爷乃是玲珑镇……”厥业还没说完却是大汉冷冷地说:“爵爷算什么!楼兰国的皇亲国戚也要在老子面前让步三分你少在老子面前碍眼滚出去!”

    “你……”厥业气得全抖:“好大的口气!本厥业今天就为民除害……”

    慕含却心下一动这大汉言语之中竟满不在乎楼兰国的皇亲国戚难道他是其他国的特使之类?

    这大汉目光冷冷扫了一眼猛地体前倾飞掠而出。--凤舞文学网--

    他度快疾这厥业眼睁睁地看着他扑来竟闪避不开口已被重重印了一掌体旋转如同五爪章鱼一般飞旋而去重重摔在一根柱子上。

    而那书童和管家则连忙上前扶起面色惨然。

    此刻那个少女已站起几乎哀求着对大汉说:“求求你原谅他们吧!”

    “小妮子跟了我几天就胳膊向外拐了!是不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这大汉森森地说。然后一把抓住少女地襟将少女提了起来:“我最讨厌你替别人求了!”猛地一把摔出。

    少女体本来就瘦弱此刻在大汉盛怒之下。这般扔去必难免受重伤。

    而这时少女的方向刚巧落在慕含旁边。

    慕含看的分明当下伸手轻轻一探在这个空间境界里他轻易地捕捉到少女地位置然后卸力后撤便将少女扶住。让她安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这一招即使是有金冥斗气级别的人恐怕也难以做的像他如此轻松。

    这一气呵成竟是出自一个没有斗气的少年之手不由让周围人看呆了!

    这大汉目光凛然缓缓地说:“想不到这山野之地竟有高手在场!”

    这少女犹有余悸但是在慕含边不知为什么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温馨。竟觉得有强烈的安全感。此刻的她讷讷着便不敢说什么了。

    慕含淡淡地说:“阁下做这这焚琴煮鹤之事我自然瞧不过眼。”

    慕含施然走出负手面对大汉。他自从和那君天宫一战单人杀败许多金冥武士内心自然有了那自信之意单单一个金冥斗气的大汉显然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

    这大汉见到慕含笃定竟是峙如渊岳之气度。不由心下暗暗吃惊----只是他依旧想不通对方上居然感受不到斗气而自己地金冥斗气分明立在不败之地对方为什么有这般自信?

    此刻。这个大汉企图运用体内的斗气旋转控制气势顿时整个空气变得窒息起来。

    原来这大汉是海狼国的一个特使海狼国向来凶残又是在隔海外的一座岛屿经常在楼兰大陆上烧杀戮掠。而因为一种特殊的方式他们可以在月夜下变成海狼实力增加。

    而这个特使从海狼国的一个绝地武士那里学得了一种控制空气、气势的办法。一旦施展出来。往往可以让别人不战而为之屈服。

    可是在这个特使这般施展后却现----自己竟感觉到慕含如同空灵一般。根本无法查探到他在空中的痕迹。

    而相反自己感觉到窒息那自己所控制的空间在不断膨胀着可是却始终找不到对方的所在!

    压力恐怖地压力在整个空间里几乎将他压垮了!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说……眼前这个人拥有真正的绝地武士修为?只有这样才能完全隐匿掩饰自己。而看不出他上有斗气的原因是因为对方用特殊的方式隐匿了!

    大汉渐渐额头缓缓渗出汗水他过度透支了体内的力量使得全疲惫酸软无力疼痛压抑竟在空间里被锢了!

    此刻慕含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面对绝地武士的空间压力他已然不惧而这金冥斗气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空间能力在他眼里太微弱了一触可破!所以他很轻易地进入空灵的境界。

    而同时仿佛像浪潮一般慕含轻易地破开对方空间的破绽用一种难以言说出地气魄反将对方迫。

    这大汉汗涔涔一步步向后退面色惶恐之极!

    其实这大汉全然不知道他此刻的表现更多的是因为内心的恐惧若是大汉不惧怕只要护住体气息根本不会被慕含所动。

    所以说这大汉完全是被他自己击败了!

    完全失去空间力量地大汉全忽然间瘫软施展斗气过度的他反而被反噬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然后慕含动了!

    一直到现在慕含经历了太多的战斗每一次都表现出与众不同的惊艳但是每一次的战斗慕含都是落在下风而奋起反击的那种。而只有这次对方此刻已没有防守之力于是慕含感觉到从来没有如此的轻易和轻松。

    轻轻屈还有意识地空中旋转使得动作更加华丽旋转的更加疯狂。

    敌人既已受伤自己就绝对不能放松这个机会。乘他病。要他命!

    然后落地足尖轻轻点在地面上只听脚步“碰隆”一声。慕含借力双腿腾飞侧旋转双腿如同虚幻地影子一般连续踢出!

    慕含地度一点都不快没有斗气的他便缓缓地飞翔到了大汉面前可是大汉却根本没有反抗地力量就这样失神地被慕含完全击中!

    慕含的双腿连续弹出。踢正大汉的口而大汉马上被撞飞一米开外!

    没有斗气的慕含显然把对方踢飞一米已是极限了!

    但这已足够了。周围的无数人已完全被慕含震惊了:他是多有气质啊!

    大汉体内郁结此刻被外力一冲猛地吐出几口血来他抬起眼睛惊恐地说:“你不能杀我!”

    慕含淡淡地说:“为什么?”他其实对这个大汉并没有杀意。--凤舞文学网--

    “因为海狼国是强大的国家你若杀了我势必遭到海狼国铺天盖地的追杀!”大汉一面说着。眼神狰狞起来:“前几天我们为了俘虏海啸佣兵团的副团长便将著名地海啸佣兵团整个给覆灭了!”

    慕含忽然间一个失神:海啸佣兵团?

    副团长?

    记得在易销愁的那一页纸张上不是写着“十月:海啸佣兵团副团长”的吗?

    这个人正是自己的手下!

    慕含沉声说:“你们为什么要俘虏那个副团长?”

    难道易销愁的秘密被现了?

    大汉哈哈大笑:“那是海狼国的一个秘密!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慕含淡淡地走上前并没有举措可是上忽然间蔓延出一种杀机来使得这大汉竟吓得一颤。

    经历了无数次血战的慕含上自然有这种真正的杀戮之气。

    慕含目光凌厉地说:“只要你告诉我这个秘密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这个大汉心下一颤----眼前这个人绝对不可以惹对方显然有绝地武士的修为海狼国惹上这么一个强敌也绝对不智。而自己就更危险了……于是他颤声说:“我要是真说了你就放了我?”

    慕含冷冷地说:“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相信。”大汉受不了慕含地那种气势压迫低声说:“她上有特殊的血适合炼成鬼傀儡。”

    慕含顿时明白了。瞳孔猛地收缩:“那你们准备什么去炼?”

    “明天……明午夜!”大汉连声说。

    慕含撤去那种控制空间的能力和气魄然后缓缓地说:“你可以走了……”

    这大汉捡的一条命只觉得欣喜之极。此刻感觉到那种压力一松侧就走临走时头都不敢回不仅不敢去看那个青楼少女而且连他的兵刃都不敢去捡。便落荒而逃了……

    而此刻。那个厥业已是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

    自己之前还蔑视这个绝美少年还让他去和那些粗俗山人坐一起!顿时。他无比的后悔---原来真正行走大陆的英雄便是像慕含这般气质绝美修为绝高而为人豁达而当别人遇到困境的时候轻轻出手震撼天下!

    此刻的他当真是呆若木鸡想上前说他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可是却始终无法迈动脚步他感觉到自己在慕含面前是那么的渺小……

    而这时那个青楼女子更是心在激越。在她心目里慕含是完美地少年完美无暇让自己根本不敢去接触:自己世飘零地位卑微……她又痴迷又是难受。

    而慕含甚至没有看他们两人一眼便缓缓走出了小店。

    在小店里无数人看着慕含走出很久后依旧没有回神过来每个人脑海里还印着慕含的惊艳招式。他竟让那个大汉没有半点防守之力……

    此刻这个厥业忽然间幡然醒悟感觉到以前的幼稚。回神之后轻轻扶起了那个青楼少女他带着一丝的歉意决心好好照顾这个少女而不像自己之前所想地。让自己主宰这个少女一般。而能被这个厥业所怜对于这个青楼少女来说其实已是十分幸运了!但她总是觉得内心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失落。久久越怅然若失。

    慕含偷偷跟着那大汉走着。

    慕含用空灵的方式隐匿了空间里地自己所以并没有被大汉觉察这般一直跟了三个多小时一直到初夜时分终于到了一处山林间的宫

    富丽堂皇的宫

    慕含没敢贸然进去在旁边观察了一会绕宫走了一周。现没有偏门不由犹豫起来。要是他拥有斗气自然可以轻易腾飞到宫墙壁而上此刻没有斗气的他只能从正面突破经过正门了。

    用心神控制空间感觉到宫大门后似乎有人在护卫。

    于是慕含只能静静地在旁边的树荫草丛边等机会了。对于慕含来说到明午夜时分这么长时间里必然会属于自己地机会。

    不多久后。慕含便听到一阵嘈杂地声音随后门开了为的便是那大汉而他后则跟着一行人尤其有一个高只四尺地人目光带着幽幽绿光上披着绿色衣服而衣衫无风自动飘洒飞扬气势迫压人。让慕含心下震惊。

    这类似侏儒之人竟是绝地武士的修为!

    慕含连忙让自己进入空灵的境界里使得对方毫无察觉。

    这么一行二十多人便从慕含的边经过了。而这幽幽绿光眼神之人忽然间手法一动。猛地手臂忽然间出一团光芒来。而后这人念念有词好像在念动着异次元空间顿时那光芒猛地散出一只魔鹏出来!

    魔鹏是一种极为凶残又警觉的金冥斗气上阶魔兽。

    这绝地武士缓缓地说:“有它在护卫纵然被偷袭也能全而退到时候便可以随时通知我们所以不必惧怕此地被偷袭。而它便守卫正门大门你们最好别让它看到此物太过凶残高傲。非我不能制。”

    那守门的人都唯唯诺诺称是。

    而绝地武士手上的魔鹏猛地一个展翅。后跃到了正门。便已隐匿其后。

    而本来守门的两个护卫顿时吓得胆战心惊连忙侧离开一直进了大里离得远远的。有这样一个魔鹏在护卫他们只顾自己去喝小酒便可。

    然后绝地武士目光冷冷地盯着那大汉:“你是说那少年拥有绝地武士的修为还可以隐匿气息?”

    “是。”大汉垂说。

    “哼完全隐匿气息只有绝地武士上阶地人才能做到而整个楼兰大陆又有几人能达到绝地武士上阶的修为?更何况是一个少年!他有戴面具吗?”

    顿时这大汉汗涔涔而下:“卑职没看清楚应该没戴面具。”

    “蠢材!”绝地武士骂着然后冷冷地说:“快带我们去看看。方圆百里之内都给我搜寻一遍!”

    “是。”众人应道。

    一直到那些人走了一盏茶时间慕含这才松了一口气了。此刻四周无人只有那魔兽当真是给他最好的机会!

    魔兽最为高傲只要自己先之以弱……

    这次去紫丁听香小筑慕含有随携带着蜀弦秦曾给他的青钢金银剑。这把宝剑比起一般宝剑要锋利的多。

    到了门慕含感受着空间的气息缓缓抽出宝剑而出。宝剑一出必带着杀机自己是无法隐匿的。

    便在那瞬间猛地那门后的魔鹏呼啸而来!

    慕含早已有所准备一个影飘飞内心清灵一片猛地向左跨出一步然后弹而起左手施展宝剑出十几朵剑花从腰间飞舞而出。

    而自己接着腰部力量的一扭体猛地侧空旋转宝剑顿时获得更大的力量前行。

    魔鹏地灵觉天然灵敏它感觉到慕含的修为薄弱所以也不以为意径自法一转体向上一拔再向前俯冲轻易地避开慕含这绚烂地剑法。准备这一下就杀死慕含然后好好享受这顿人大餐!

    人影飘飞里慕含猛地手上一颤。剑法顿时变化便施展出花月之术来但见无数花月影影绰绰又带着呼啸之力。

    在变化里慕含的剑法仿佛天边地月色融合剑光如水倾泻而出由下向上。竟密布了魔鹏地全

    这魔鹏若是强闯势必会被剑所击中。这魔鹏自然不肯吃亏体一顿向后飞跃而目光尖锐地望着慕含。

    此刻它没有出警告声是因为它本觉得慕含太弱但是此刻慕含的表现已激了它的凶它的目光**地在寻找慕含的破绽。

    便是在这时慕含故意剑花一错剑芒纵横之间已故意露出肋下的一个破绽。但是极为隐蔽、细微。

    便正因为这破绽难寻所以魔鹏现到慕含的左手肋下一缓便觉得机不可失便张开双爪狂舞乱扬顿时四面八方起了无数狂风呼啸而去随着这一爪抓出慕含眼看着就要被伤!

    这些自然都在慕含地意料里。但是他没想到魔鹏带起了滔天魔兽斗气竟迫得慕含呼吸急促、连连后退。不可抗拒地力量顿时让慕含这一着失措。

    此刻慕含这才明白原来自己一直如履薄冰没有斗气的自己终究难以和对方抗衡!

    现在想来。和那无数君天宫地门下绝杀今和那金冥武士的一战胜得都极为惊险!

    人有害怕、恐惧之心自然可以利用所以慕含用精妙的剑法屡战屡胜!

    而魔兽不一样像魔鹏这种高级的魔兽完全不同于冰蚕它们弱强食懂得捕捉任何机会。而每一出。则是全力而!

    那风力将慕含的剑法击偏慕含圆转的剑法再也没办法施展。那十几道剑花被魔鹏这么一冲击竟全部闪灭而魔鹏已抓到了慕含前。

    慕含猛地体一错向前蹬腿人飞后退魔鹏这势在必得的一击让慕含内心直冒寒气!

    金色的魔兽斗气已刺破慕含地前肌肤破体而入。纵然慕含退的再快也是不及魔兽的!

    这瞬间猛地慕含全闪起了青光气旋光芒里猛地护体在慕含的上。

    这时便是新月公主曾给慕含的两个贴瞬卷轴的最后一个自动动又救了慕含一命!

    这瞬间卷轴制作极为困难珍贵之极新月公主这些年来也不过拥有三四个便一下子给了慕含两个。

    这时慕含脑海里已对新月公主极为感激。是她间接救了自己两次的命。

    魔鹏这一招抓出竟被莫名其妙的力量所阻挡大为惊诧又恼火还想继续攻击可是慕含冷笑着此刻借着对方失神的机会便已出手!

    局面逆转而慕含的宝剑闪出光华如同梧桐树上地凤凰闪影瞬间像是整个天地都亮了!

    因为这危机后使得慕含体内的凤凰之血又一次爆融入了慕含的体内。慕含顿时觉得体内气机饱满全力量充盈说不出的淋漓畅快!

    短暂时间里慕含体内地力量斗气都恢复了一半。但是仅仅是一半便已经够了。

    便在那时刚巧有一轮月儿在树梢上偷偷探出头但在慕含的剑光光华里忽然间变得暗淡起来。

    破空的力量盈满慕含微微一笑长剑破开长空一剑西去。

    这里是慕含所表演惊艳的舞台这里是慕含再一次施展奇迹的时候。慕含的左手在黯黑的夜色里闪着玉色轮劈而去。

    血战沙场并没有他这般柔雅的微笑气质!

    缠绵反转太极并没有他这般地傲然凌云!

    慕含用一种独特地气魄融入了他的淡雅之中却又让整个地方感觉到肃杀!

    这仅仅是一个眨眼地瞬间慕含的度却变得越星空如同大雁展翅反击而出!

    魔鹏不可置信地看着慕含地宝剑接近。快到极点又霸道又柔雅的一剑竟让它心神颤栗多年的魔兽生涯所训练出地桀骜。竟被慕含的柔雅所刺激一时反应慢了一拍。

    而后慕含的长剑已轻轻刺入魔鹏的体里然后宝剑还出七彩光环便正是体内无边无际的凤凰之血力量使得这些色彩交织在魔鹏上带出一篷的血雾!

    这样还远远不够一击既出。必要绝杀!

    魔鹏重重地呻吟着猛地被长剑缴入然后慕含松开宝剑左手猛地探出在魔鹏的巨大翅膀重重向下一撕。

    魔鹏应声而重重被慕含撞向地面沙土飞扬。而沙土上满是魔鹏的血迹!

    翅膀都几乎裂开!

    重伤!

    此刻魔鹏才想着警报可是慕含已看地分明反手一抓双手已顶住魔鹏的一张嘴。然后还缓缓向两面撕开!

    魔鹏要呜鸣可是疼的四处打转起来!它的嘴……

    便在它的挣扎里慕含随同它一起落在地面慕含沉沉吸了一口气体猛地用腰部扣抵住魔鹏的体双腿踏压在魔鹏的翅膀上双手继续用力顶着魔鹏的嘴。

    慕含在魔鹏的巨大挣扎里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给魔鹏带来最大的伤害。

    魔鹏挣扎地力量何其之大反复旋转。慕含的体也被反复拉扯。

    但是慕含有坚毅的毅力在坚持着。

    此刻那宝剑还刺在魔鹏的脖颈处血还在向外溅慕含知道只要自己坚持一小段时间便能杀死对方。而且还可以让对方不出警报!

    魔鹏垂死之间猛地翅膀高高扬起将慕含弹飞开去!

    慕含被弹飞到空中却丝毫不惧怕乘着这个机会到了高空猛地踢中一棵古松然后体折叠。反着劈落而下!

    顿时。慕含带着呼啸的风声体一屈。猛地张开吞噬着天地之间所有的力量一般左手高高举起。

    像是托起天边的月亮一般慕含的手变得是那般君临天下!

    而后如同雷鸣一般慕含的左手顺势重劈在魔鹏的头部。刚巧还击中了魔鹏体内地宝剑猛地宝剑也随之下斩!

    “嘶……”

    猛地从魔鹏体溅落出无数血来!

    而魔鹏体顿时被这一劈变得萎靡!它要出垂死的声音可是眼前这个可恶的慕含还在这时猛地用力探出手用不可思议的度和精准抓住了它地双颚让它竟不出一点声音。

    魔鹏体在急颤栗着---此刻它终于明白慕含的怎么样的强者了可是却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只怪这个可恶的对手刚才隐匿修为!

    慕含冷冷一笑借着体内凤凰之血力量还没消失的时候反转手撕开魔鹏的嘴!

    魔鹏的脸部倾斜了开体在萧瑟地寒风里强烈颤抖着却只是出呜呜地声音。而它的嘴唇被撕去全已都是血。

    终于它左右晃动着挣扎着还是归于尘土。

    慕含终于松了一口气却心有余悸。

    这次战斗显然自己太过自信了若非是魔法瞬卷轴若非是体内凤凰之血地爆使得斗气瞬间恢复一半只怕自己……

    便在这时慕含现自己全已都是冷汗。此刻杀得大敌慕含的精神放松竟一个虚脱便坐在地上全酥软。

    慕含知道自己的精神刚才已绷紧到了极限了此刻苦笑着知道自己已无法动弹了。

    时间淡淡的过去。慕含心下紧张着生怕此刻宫里有人出来。

    幸好因为这魔鹏的威慑所以一个小时里也没有人出来走出一步。而慕含也缓缓恢复了精神此刻他边灵药之类都已用光只有那一百零八种天材地宝慕含自然不敢轻动。

    一个小时后慕含终于站立起来然后便在附近找了一处井水将魔鹏放置在旁边废置的沙堆里而后取一些井水去洒开将那些血迹稍微掩饰了一下。若在远处不注意看自然不会留意到此处有血迹。

    慕含知道时间紧迫毕竟一旦那绝地武士回来马上可以感受到这里的血腥和气机所以慕含当下继续利用自己的空间灵觉隐匿了体内气息继续向大走去。

    夜色里某个像死神的影掠入了这座宫。宫里四角屋檐肃穆烘染。

    蓦然星月争辉一般某点寒芒猛地出现在空中。在暗淡的夜色里那寒芒一闪而逝而后落在地上晕迷过去的则是正在喝小酒的守卫。

    慕含将守卫上的枝条暗器取出来他所击中的是晕这守卫已晕迷过来暂时失去斗气而在六个小时后醒来斗气则自然会恢复。

    慕含不想杀死对方否则敌人势必会对伤口进行查探这样就容易现自己的秘密。

    便这样一路而走慕含已用偷袭的方式利用手机关的强烈力量击中没有丝毫防备的人使得他们晕迷。

    在正里转了一圈慕含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先后静气凝神将大里二十一个人干脆利落地“解决”。而这时慕含已从一个偏角里现有一处祭祀的暗道慕含知道这应该是束缚逯萍雨的地方。

    慕含沉思了片刻然后选择在一个守卫上用宝剑划出伤痕然后用对方的血在大的地板上写着“给尔等的教训!”

    血迹鲜明却又森惊恐。

    制作疑雾让别人猜不着自己的目的和份!

    慕含当下便一闪掠入了那祭祀侧

    狭隘的暗道里慕含一直观察着现这个暗道是有一种奇特的机关十分的精巧而危险怪不得整个暗道里慕含没看到守卫的存着。

    慕含仔细推算了半天终于确认无误这才小心翼翼地前行。在经过二十米的距离里慕含起码躲闪开了三十一处机关。

    然后慕含便了一处囚牢。而慕含此刻则看到在囚牢边有一个衣衫破旧面色苍白的老人五十岁左右正伏卧在桌上睡觉。

    慕含感觉到对方没有斗气心下松了一口气----这不过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人。

    然后慕含将暗器推出准确地让老人晕迷。

    到了牢边慕含利用老人上的钥匙打开了房间便现那牢狱里犯人是一个女子气质不凡可是面色却苍白。

    任由慕含怎么推搡这女子都是不醒。

    慕含此刻没有斗气没办法施展三元针灸这下当真是束手无策了。

    应该是她被某种特殊的方式给控制了此刻慕含可不敢贸然带这女子出去。

    没有斗气的他携带一人逃离太危险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