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黑玉麒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廊桥天涯 书名:血符
    <---凤舞文学网--->

    明终是知道此事难违冷笑一声:你凭着修为高又能如何他终有一天我会将你击败!然后返就走。--凤舞文学网--

    可是慕含冷笑一声天阳魂剑闪动然后出一道华丽的光辉便在手里弹出然后猛地穿越过所有学生的边径自落下像雷电劈闪一般轰隆一声重重落在明的前!

    那瞬间天阳魂剑插过明的耳畔那种凌厉的风几乎要把一切刮断一般甚至让明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还在?

    猛地天阳魂剑猛地炸落明面前的地面重重刺了下去剑完全没入地面!

    明只觉得全冰冷再也不敢动弹----这辈子到现在第一次尝到了那种死亡来临之前的恐惧。他简直都崩溃了!

    气氛瞬间凝固!

    谁都看得出来他们没那么容易走!

    良久明涩然说:你想怎么样?此刻他完全低下了头听任慕含安排了。

    这一切其实刚才都已在慕含筹备之中。从这些学生出现的第一时间里慕含的内心就在犹豫:一旦说出这些少女被掳掠势必影响她们的名声而若不说恐怕自己辛辛苦苦营造出的名气就一下子化成乌有了。慕含并不担心名气但却担心易夫人听到这些事后必会悲痛绝。要知道易夫人一颗心都放在自己上即使在天月城里也天天关心着自己而自己和刺雄比斗之类进入名人榜之类易夫人必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而若不想败坏自己的名气又想保密慕含便想到了一个很恶魔的方式。

    那种方式此刻在慕含内心疯狂浮动着。惑着慕含做出。

    他向来格高傲却又淡雅。所以为人处世一直表现很淡泊的样子可是刚才看到明的那副嘴脸又想起那个沦落为青楼少女的邻家姐姐他忽然间愤怒了!

    慕含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最缓慢的度用最淡然的表说:我要求你们在场地所有人今天所见到地任何事全部保密若泄露出去一点。不仅是你。包括你的亲人。我势必也会追杀到底!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面色惨白!慕含的威胁是那般的**

    听到这句话顿时有个男生不怒反笑:替你保密?哼。我天生就是孤儿你来杀我死去多年的父母吧!

    慕含淡淡地看了那男生一眼便在瞬间男生感觉到慕含全有一种杀机在酝酿顿时全僵硬瞬间感觉到背心冷飕飕的……

    慕含保持着语气的平淡说:你没明白我的话。我是指。今天的事假如有人泄露了一点。不仅是你和你的家人你们在场所有学生和你们所有地家人。都会以一种外人无法觉地方式死去。也许是败名裂地那种也许是犯了某种过错而被抄家而没有任何线索会扯到我易销愁上你明白吧?

    无数人全部惊呆了。

    便是这般残忍的手段被慕含如此平淡地说出而且像是天经地义水到渠成一般的那么容易……

    眼前这人是比恶魔还恐怖的恶魔!他杀人是那么简单那么云淡风轻让众人只觉得全一股冷气全流窜竟全不由颤抖起来。

    而听到慕含地话甚至连那跟在慕含边的女孩都觉得全一震。

    在场的那些人有些家族拥有极为显赫的地位这次聚会以明所相交的人自然都是有点名气之人。他们纵然有心不惧怕易销愁可是听易销愁的那种口吻杀人不眨眼若一旦易销愁真的开始报复恐怕结果不堪设想!

    若自己的一个亲人受了点伤即使后打杀了易销愁那也是得不偿失地。

    没有人会拿这个开玩笑!会拿这个来冒险。

    慕含地目光缓缓地扫过众人却是从所有人的脖颈上看了过去。

    场面变得僵硬所有人全部不敢出声甚至连扭动一下脖颈都不敢----仿佛一动弹就会被慕含地目光扭断脖子一般。

    此刻的他们已明白慕含绝对拥有那种强大的实力所以连刺雄会败在慕含手里而自己刚才的合围若是慕含想杀了他们恐怕他们现在已变成尸体了。

    实力委实相差太大……

    明从来没有这般惧怕过一直没遇到什么波折的他刚才就在生死之间游走了一遍那时何等的惊恐那般的万念俱灰何等的懊悔……此刻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好像还在……

    慕含淡淡地说:我要你们一个个誓不得透露任何一点关于今天的事。你们不用准备在誓言上做什么手脚反正若是今天事泄露出去一点我就当你们违誓。明你第一个来誓。此刻的他已完全适应了这个恶魔般的角色他一点都不介意给这些人这样的威胁。

    此刻的明看到慕含的眼神就觉得全颤抖!他被慕含吓怕了此刻连话都说不出来又担心自己哪里做错慕含会先拿自己做下马威当真是惶恐之极……

    所有学生感觉到战战兢兢但终究他们还是屈服了。明犹豫着咽了咽口水可是两腿却依旧强烈地打着摇摆。

    便在这时忽然间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

    那请问易销愁我是不是也要誓?假如我泄露了你是不是要将我的姑妈易夫人我的表哥易飘零一起杀死呢?

    夜萱冷冷地从学生人群里走出目光像杀人一般盯着慕含。她从来没想到慕含会是这般人会用这般手段!

    原来那些子慕含一直在做作。而一直到今天。他才露出了真面目。

    慕含没想到夜萱也会在这里不由怔住了。

    明看到夜萱在边不由面色一喜此刻终于找到救命的稻草也不顾风度连忙走到夜萱边轻声说:夜萱小姐帮我和你表哥说一下今天我太冒犯了我誓一定不将这个事说出去。--凤-舞-文-学-网--让他放心……此刻的他。根本不敢面对慕含。

    极度担心死亡的他。已是心神不属所以没听出夜萱的反话。

    夜萱厌恶地看了一眼明理也不理他。

    那些女子听到这些话顿时面色一变----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是易销愁地表妹。而显然又是因为自己又让易销愁被误会了!

    顿时便有许多女子心下升起懊悔来。此刻地她们一想到是慕含从那些恶魔手里将她们救了回来而慕含却要替她们受这些委屈终究忍不住了一起走了出来。

    为的那个女子对夜萱说:这位小姐你误会了!我们本来都是被尸狼佣兵团所掳掠了的。而易公子在关键时刻解救了我们。杀死了全部的尸狼佣兵团中人。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就像触电一般怔住了。

    夜萱不可置信地说:这是真的?

    嗯易公子然后就一路护送着我们。眼看着就要到紫丁城本来决定是在前面处我们和易公子就分开的没想到遇到了你们……

    尸狼佣兵团全部被易销愁杀了?夜萱露出疑惑的表她自然知道这个佣兵团是个无恶不作的佣兵团烧杀戮掠最喜欢做人口买卖生意但是有两百多人修为高强怎么可能被易销愁一个人所杀?

    所有女子都一起点头然后带着仰慕的表说:易公子剑法无敌已将他们全部杀死!

    夜萱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脱口而出说:听说凡是被她们掳掠的女子都是赤**……

    她刚说完便觉得这句话不妥。

    而便在同时面前所有地女子都一起低下头面色羞惭而愤怒。而为地那个女子便是那个女谷草轻轻咬牙说:正是。因为担心我们地名誉所以易公子刚才一直替我们隐瞒……

    夜萱看到眼前所有的女子都默认了这件事不由失声了----原来是这样!

    自己误会了易销愁!

    此刻的她忽然间觉得脸上火辣辣地可是忽然间她灵光一闪想到了刚才易销愁威众人的事若是……

    于是她咬着嘴唇说:就你们和他在场吗?有证人吗?

    有是一个绝美地像天仙地少女也认识易公子她一开始也误会了易公子结果便和易公子交手起来后来误会解释清楚了她便给了我们衣服我们上的睡衣都是她的……她心下仰慕慕含自然不会说出慕含被击中一掌的事

    顿时众人明白了为什么大部分女孩上都是睡衣……

    夜萱转头看着慕含慕含淡淡地说:那人你也认识。她是紫浅嫣。

    啊?夜萱失声说。此刻的她已知道慕含绝对不会撒谎了紫浅嫣和她背后的实力仙女祭慕含又怎么能威胁的了?

    而以紫浅嫣的格她必不会替慕含隐瞒地!

    这时夜萱已确认了来龙去脉嘴角懦懦着终究没有再说什么缓缓退到了一边去。

    而听说事真相原来是这样那些学生也松了一口气看来慕含也不是那般穷凶极恶之人刚才况恐怕是他们迫才会这样地那自己这样就没什么危险了。

    然而慕含的目光还是冷冷地扫过他们:我说地话一向有效今天的事尤其是她们被掳掠的事我若听到一点风声到时候别怪我手下无

    嗯。顿时便有许多学生自行誓了他们此刻对慕含的看法改变了加上慕含是替这些女子着想。不由佩服起慕含来。心下也没有什么愤懑的绪了。

    明这回当真是苦笑。自己刚才在夜萱面前露出那样自己现在都有些讨厌起自己来。向来是天之骄子的他原来在死亡面前是那般地脆弱。

    便在这时他目光不经意里掠到了那些女子里地一个人然后他失声叫了出来:妹妹!

    月刚才一个激动便站了出来没想到被明现了当下怯怯地从人群里走出来。此刻的她穿着一袭睡衣。手臂却还是露着。满是被捏伤的瘀青。

    明看到这一幕全不由颤抖起来他虽然一直心狠毒辣可却是非常疼妹妹的。此刻的他。声音颤抖地说:月儿难道易销愁刚才所说的……

    他说的都是真的。月轻轻地说着脸上已满是泪痕:若不是易公子恐怕我已经被……

    月的手可是月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直觉地把体缩了一缩。

    看到明便知道她肯定受了许多苦头。

    此刻的他不知从哪里来地勇气。猛地对慕含说:那你……她们被你解救地时候。是不是都还穿着衣服?

    慕含此刻不由有些同起明来无论是谁。自己妹妹受了这种委屈都会这样失态。此刻他只是沉默着。

    却是边地月低垂着头:没有我们都被那些人给脱了……既然刚才都站了出来为慕含说话了她也不在乎别的了。他为了自己等人受那么多委屈……自己这些人早就应该承认一切了。

    明几乎愤怒地说:你……他此刻想重重一巴掌打在月脸上。

    此刻明这般咆哮着和刚才卑微的样子大不一样其实是非常正常的。刚脱离生死之外而自己地妹妹又在众人面前受辱那种感觉简直像疯了一般!

    天之骄子的他一直没受到过什么打击而这时不仅自己丢脸而且妹妹也这样……此刻的他想到刚才自己是那般的懦弱不由越想越气整张脸几乎都扭曲了。

    慕含苦笑着缓缓地回自行向远处走去已把女孩子送到这里目的也差不多完成了他也没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明几乎失去了理智一般猛地对慕含嘶声吼着:易销愁你不要以为你的剑法很厉害就认为你是最出色的青年俊杰三天后我找一个剑法比你更高地少年和你约战!他既然现慕含并非恶魔刚才只是吓唬他们地而已所以开始不惧怕起来加上又被这件事刺激整个人完全失态所以迁怒在慕含上。

    慕含不由一怔----听明口吻一个少年的剑法不在自己之下?

    慕含当下淡定地说:好三后我便和那人约战!

    那你就等着战书吧!明泄着怒气。

    慕含淡淡地向远处而走一直走了一百多米左手忽然间轻轻地向后一缩然后天地之间猛地一道黑光闪过却是那插在地面上地天阳魂剑自行地飞掠一直落在慕含手中而后慕含再也没有回头径自离开了。

    这一幕端得冷酷震慑。看到慕含这一手刚才那些学生顿时失声慕含的控制技巧竟已这般出神入化了!若是与他为敌的话……他们几乎都不敢想下去了。

    而看着他的背影早有许多女孩子哭泣出声了。而几乎同时她们里的一个人猛地跪在地上遥远地对着慕含的背影。而受到感染一般那被慕含所救出的其他少女也渐渐一起向他跪了下来。

    漫天黄沙无数少女跪下远处一袭少年华服飘飞。慕含隐约感觉到后少女们的行为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有回头悠然远去。

    慕含回到宿舍因为体上的疲惫不堪一觉沉沉睡去。一直到次凌晨才醒来。

    向竞技场走去。正是上早课的时间而周围那些学子见到慕含都在窃窃私语:这个易销愁真厉害才来没几天旎露就来找他两个人一起失踪然后向来乖巧都会上课的旎露到现在还没来上课……旎露尚且如此要是别的女生随便给他过目一下估计就会被俘虏了……

    慕含一阵苦笑:旎露。旎宛彤。两个影在他内心里变幻着。记得和旎宛彤相拥时。那种忌的快感;而和旎露在一起却是感觉到温馨想保护她的那种感觉……割舍不下却难以两全……

    忽然间。慕含内心有了那种想法:如果她们都……自己是否可以接纳她们呢?

    在楼兰大陆上平民大都是一夫一妻制但那些高官贵族三妻四妾是正常不过地事

    但若是母女同侍寝……

    慕含连忙按捺下自己地想法不由怪自己思想龌龊而便在这时他已到了竞技场了目光一扫。却是紫浅嫣甚至连新月公主都不在。而众多学生见到他的眼神更加暧昧。

    ----原来这个易销愁的花花名气不是在采花。而是在无形里惑女孩被他俘虏……

    下课后慕含缓缓在学院里散步沿着溪流先是感受到迎面的寒风而后寒风变得越来越温暖。

    此处已是空无一人了。

    忽然间眼前一处花丛自行分开让出一道道路来慕含诧异下便闪入了这片花林;然后见得溪水畔无数落花而下漫天飞舞美丽非常慕含越走越深乍然回头现来时路竟已不见!

    而自己竟已处在枫红柳绿之地。

    这如此仙境般的地方必然是被魔法师所改变了季节。而此处慕含竟找不到出口的方向这又究竟是怎么样的阵法?要知慕含自从华平那里学得技巧对于阵法有所涉猎而此刻却是一脸茫然。

    慕含凝目向前看去那是一处烟雾缭绕之地再探近好像……有人。

    躲在一株苍枫的后面慕含侧目望去。

    却见平湖秋菊一棵冬枫下一个女子斜斜地倚靠着慵懒地目光迷离地看着远处。

    那个女子……慕含在漫天花影里只见到了她的那双眼睛空灵地像花露一看之下竟让慕含完全迷恋甚至忘记了周围的任何事物。

    那种魔力般地眼神仿佛亘古来就是在等待着慕含一般然而慕含却感觉到那双眼睛并不是在等他而是在等待另外一个人。那双眼神带着一抹藏在心神里地悲伤让慕含感同受。

    这是怎么样地一个女子如此的动人明艳又拥有这般梨花带露灵慧般的眼神。

    比起慕含所见过的学院四大美女之三这个女子拥有着独特地气质那是一种穿越了时空的成熟任何人在这般场景下见到她看到这个慵懒样子的女子都会觉得心乱神迷。

    她的指尖轻轻掂起瞬间一抹花朵落在手上而她的食指和中指夹杂着那朵花的样子竟和燕子秋拿花的样子一模一样。

    慕含简直失声了呼吸忽然变得急促。

    便在这时忽然间那个女子乍然惊觉:什么人?

    慕含知道已是无所遁形了没想到这女子警觉这般灵敏当下缓缓走了出来。

    这个女子第一眼看到是紫色的披风人如玉再看到慕含地面容不由轻呼一声:燕子秋?甚至还没看仔细慕含地容貌她的形已乍然飞舞猛地漫天花瓣密布而下而后这女子便已在花瓣里不见。

    慕含顿时失神了。伊人已不见唯独漫天花瓣落在慕含地肩膀上仿佛还有女子那种慵懒姿态里透露出的香气……

    她和师傅燕子秋有什么关系?握住花瓣的样子竟是完全一样的……

    慕含向来时路回头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已清晰地出现一条小道指引着慕含离去而在慕含到了原来的溪水湖畔边乍然回头却已无法看到那入口了。慕含试探着去按记忆里的位置走走却现一处坚硬的岩壁挡住了自己。

    这究竟是梦。抑或魔法阵型?

    此刻只有回去问华平爷爷。说不定他知道这种神秘的阵法。

    慕含当下便向郊外华平的地方所去。而一想到华平他忽然间一阵歉疚华平传授了那么多东西给他可是自己竟没为他置一处房子这个绝代老人华平便还住在那种偏僻地竹屋里。

    慕含一路走去一直出了紫丁城却丝毫不知道远远地后十几个黑衣人一脸仰慕---易大人太厉害了如此轻易地搞定旎露而现在连娜娜那个**都不放过……

    只是他们内心里都有了极大的歉意。之前慕含和那佣兵团大战的时候。他们认为主人是无敌的。所以没有上前。而到慕含被紫浅嫣攻击的时候。却又是根本来不及救援而等到遇到那学院学子的时候他们准备出手了可是慕含却用几招就马上震慑了那些学子……看来他们这些人的确帮不上一点忙……不过也好。就当他们不存在吧……

    慕含到了小屋前却现小娜娜正在练习着一些建筑技巧而华平正在旁边教导。

    看到慕含来了小娜娜兴奋地叫了一声如同燕归巢一般猛地投入了慕含的怀里:哥哥来了呀好几天没来看娜娜了……

    慕含笑笑单手把小娜娜抱起。笑笑:哥哥现在不是来了吗?小娜娜够着了慕含的脸。然后轻轻吻了一下慕含的额头。

    慕含把小娜娜放下笑着说:孩子气。然后走到华平面前:爷爷。

    华平一脸慈地看着他:平时有空多来这里走走。你不知这两天里。娜娜不知道念了你多少遍。

    慕含微微一笑当下将刚才自己所见到地魔法阵场景告诉给了华平。

    华平越听面色越凝重一直到慕含说完华平这才深深吸一口气然后目光看着天边用很有力地口吻说:这是天莲魔法阵可以开辟出一个空间地天莲魔法阵啊!

    慕含呆住了。

    开辟空间就如同储物戒指一样异次元空间里取得另外一个世界空间的联系可是竟有如此瑰丽的美景如此宽阔的花园空间?

    华平轻轻摇头:这空间是随着主人地心随意转变幻位置的但是距离却局限于一处。也就是说她会出现在紫丁香学院的任何一处地方众人寻她千万度却是难觅踪迹啊!想不到你竟有如此机缘。

    慕含一怔:就是说这天莲魔法阵只是在紫丁香学院周近所有?

    不错。天莲魔法阵和储物戒指的方式不同储物戒指是随时破开空间而这天莲魔法阵被限制在一处方圆十里的地方。而外人若要进入这天莲魔法阵第一种方法是特殊的密钥第二种方法是华平沉吟着缓缓说:是对方已同意了你进去。

    慕含苦笑:可是她一开始并没现我一直到我走到她面前她蓦然飞掠而开。此刻的他并没有说出关于对方轻呼燕子秋的事

    所以这是我最大地疑惑。华平苦思着:或者你地气机和另外一个她已许进入的人一模一样。

    假如有外人进入她是不是一定知道?假设她陷入沉迷地状态。慕含忽然间想到了那个女子慵倦的样子。

    这是自然。她所开辟的地方任何人驻足她都知晓。华平肯定地说。

    慕含已经隐约猜到燕子秋必是被这女子开通进入的可是为什么自己进入后这女子却丝毫没觉察呢?而且她见到酷似燕子秋的自己后竟飞掠而走不敢正视……

    想不到在紫丁香学院里有神秘魔法阵这种秘密。

    华平看着慕含的这般样子沉吟着终于说:销愁你是不是对这种魔法阵感兴趣?

    慕含点点头他不仅仅是感兴趣而且也因为这事和他师傅有关系他自然想一探隐秘问个清楚。

    那我推荐你去一个地方里面才是真正的魔法阵之源只有在里面你才会学得破解天莲魔法阵的秘密。华平沉声说:但是具备着无比的危险而我上瘫痪这么多年便是因为那个地方!

    慕含心下震惊:在哪里?

    紫丁香学院的地。华平一字一顿地说:地大月牙门后那神秘的洞

    慕含失声说:难道便是那铁索桥后面的地方?

    华平面色大变呼吸变得急促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慕含:你竟也知道这秘密?

    慕含正要将自己所经历的事说出却是华平摆摆手蓦然重重叹息一声:你到了铁索桥后见到桥下的那魔兽是什么?

    黑玉麒麟?慕含试探地说。

    华平眼神依旧是那一片震惊:你竟去过?他沉吟着终于缓缓说:我上的伤便是拜这黑玉麒麟所赐。

    慕含静静听着。

    当初他看到黑玉麒麟时总觉得对方不是死物并没有那么简单甚至那麒麟好像还要自己联系一般。

    而华平却还以为慕含早知道这黑玉麒麟会伤人不由苦笑着说:你看来知道很多秘密。心下对慕含更加惊奇。

    随后他轻轻叹息着说:唉可惜当初我什么都不懂我刚到那里就觉得麒麟上有一种杀机仿佛在警告我若再上前一步就要诛杀我。

    慕含心下一震----当初麒麟好像只是试图和自己联系并没有华平所说的这么严重。

    华平继续说:我执意上前最后行走这铁索千多米又感受到这黑玉麒麟的警告但我依旧前行最后黑玉麒麟吐出一种黑色液体猛地带着无数河水径自飞行数千米上来将我前后方位都包围住。

    慕含也不由乍舌----千多米的河水竟在黑玉麒麟这一喝之下便席卷上来可见黑玉麒麟有多恐怖了。只怕已有绝地武士的中阶能力水准了。

    然后华平说:然后我拼命施展斗气抵抗却还是被那种无可抗拒的力量所席卷下去摔进那深河之中而后黑玉麒麟吐出一种液体在我上我便晕迷过去。醒来后自己已在紫丁香学院一个荒落的河边小谷我现自己全修为皆被封闭经脉都错乱开之后强自提气离开到自己的住所服下保命灵丹却还是无用之后便全瘫痪只能一直这样勉强生存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血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