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进攻樊城(2)

    (大文学 .dawenxue.net)    敌不动,我不动,便这时,城门处,一片平静中。

    平静下,我当下却是气喘吁吁了。原来,经过这段段几分钟的厮杀,我竟是有些用力过度。这时停下手来,方才感觉自己的手臂有些发麻了。

    这时,我静静地全(身shēn)感觉一下,并未发现有任何不适之处,想必也并未受伤。如此,我暗道侥幸不已。

    时间,便这般悄悄流逝,也便此,这样一来,我却是正好将城门给护在了自己(身shēn)后,使得眼前这诸多曹兵再不能试图关上城门了。便就因为这么一耽误,我所带领的(身shēn)后两千兵士,眨眼间就已经杀到。

    我军大队人马进城了,接下来,曹兵自是惊慌而退。此时,手下众军士,自是直向着曹兵追杀了过去。

    这时,一名我军士兵忽地从地上双手捧起一顶头盔,至我(身shēn)前恭敬言道:“将军,你的头盔。”

    回头瞧了一眼那军士,复又瞧了瞧其手中的头盔,当下我便有些好笑了。原来却是厮杀中,我猛冲猛打,连自己头顶上的头盔掉了都没有发觉。当下,我却是笑应道:“你拿着吧,我现在用不到。=小 说 5 2 0 首 发==”

    可是那军士不从,执意要将头盔交到我手上,口上急言道:“将军,战阵之上流夭甚多,不可不防,将军还是将头盔戴上吧!”

    我笑了笑,转头又道:“不必。将军我已不会再上前撕杀了。这点曹兵,还用不到我亲自出手。”

    言罢,我招呼过来几名士兵。言道:“走。随我去城守府!”说话时,我确实又瞧了眼被自己所带兵士杀得到处乱窜乱跑的曹兵,忍不住摇头冷笑了一声。

    其实我会冷笑,并非因为我目中无人,实是刚才那片刻的撕杀已经叫我瞧了出来,这樊城城内的守军,战力实在是太低了一点。

    可不是,此时这樊城内曹兵,大多是老弱病残。想必当初曹仁从此地出兵时。早便将一些精锐之士带走了。如此,只留下一些战斗力不强,而心理素质更是有问题地曹兵守住这樊城,倒真是让我感觉走好运了。

    便刚才那一阵厮杀,我周围躺着一地尸首,全是我手刃地。这。可不能证明我的武力有多么过人!相反,只能间接证明了这些死去的曹军兵士的战力确实低于一般兵士。*****

    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当然自己心里有数了。别说是夏侯、张合那类人我看见了要跑,便是遇上了曹仁,我怕也不是对手。却说上次,我拼死要两败俱伤,也才堪堪((逼bī)bī)平那曹仁。

    以我自己现下的武力,我敢说。虽然就算围上来的是曹((操cāo)cāo)的精锐军团士兵,他们很难伤到我,。但是像今(日rì)这般,杀人好似砍不会抵抗的草人,眨眼间就砍死几十人的(情qíng)况,以后正面与曹军交锋,怕是应该是不会再发生了。

    当下,我平心静气地分析眼前之局势。自是感慨我军时机来得正是恰到好处。

    不多时。我引兵径直寻到樊城城守府,一眼望去。但见人去楼空,守将满宠早已逃去毫无踪影。

    待进府去看,也只见屋内布局依旧,与当初我穿越初来乍到时见过地并无二样,这城守府,依旧还是那般摆设。这里物品不见分毫动乱,想必那满宠逃跑确是也来不及收拾一下便仓皇而去也。****

    我叹了一口气,深深为自己错失了一条大鱼而惋惜,当下却也不死心,急令军士出去传令我军,拿下城池后立刻封锁四门,务必不得是尚未出城地曹军将领一级人物逃出城外。

    这边安排下来,我便径直入了府中大厅,坐于旁座,只等张飞大胜归来。

    而随后所发生的(情qíng)况,也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不多时,张飞大嗓门便传进府来。

    “伯虎!”人未见,声先到,张飞豪笑吼道:“四门定了!”

    我见张飞,故意不给好脸色看了,只是怎问道:“方才夺城之时,(身shēn)为我军主将的张飞张翼德将军,不坚守在指挥岗位,却是跑哪里去了?”

    张飞闻言不喜道:“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

    其实我也并没有想要小题大做,不过开个玩笑而已,先使得这张飞地气焰下去。

    闻言,我打个哈哈,便不再提此事,只是问起战事(情qíng)报。如此,当下我二人便对此番攻取樊城交换了一下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想。=小 说 5 2 0 首 发==

    时张飞言道:“今番樊城如此轻易拿下,有如此几个原因。一是我军勇猛,敌军不济,二是我军作战有方,敌军将领麻痹大意,指挥失当,三自是因为人数对比,我军占有绝对优势。如此,拿下樊城,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点点头,赞同张飞的观点。

    这时,张飞再次将此番战事的经过详详细细讲过。本来,两千曹兵在城防高固的才(情qíng)况下守城,只面对我方四千人马,不到两个时辰便宣告失手,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且说城上城池,那自是没什么好说的。可是,一场攻坚战,夺取城墙是最关键的。毕竟,城墙失守了,作为守军,完全可以再夺回来。城墙反复争夺战,便正是攻守双方最关键地一处。而今(日rì)我军攻樊城,却并非如此。张飞引着人马攻上了城墙后,曹军并未阻击有效的反攻,相反,却是纷纷后退。如此,不得不再次涉及到士气的问题上去。

    张飞,却是极为清楚和感叹这一点。\\\\\

    原来,其实樊城守军,并非当初我所认为的那般不堪一击。便我在城门口相遇的那些曹兵,不过只是专门被派来守城门的一小部曹军。也就是说,两千守军中,曹军并非其中没有一线精兵。而此番之所以出现前翻我见到的那状况,完全是因为满宠兵力配置便是让精锐把守城墙,而后老弱战斗力差一些的兵士纠集在四门处地结果。

    本来,那满宠这般兵力配置也并不算错。只是,意外发生了,他满宠肯定没想到,居然我军初次正真攻城,便有小股地兵士突然突破了他自己布置在城墙上的坚固防线冲到了城下,进而冲了到城门处,使得老弱也要面临惨战。而他更没有想到,城门失守了,其中最大地责任,还是在那些军中精锐士兵的(身shēn)上。因为,城墙失手,他们有直接责任,而城门失手了,他们却也不抵抗,又不下城协助夺回城门,反只顾奔命,就更有责任了。

    这便是士气!

    我想,作为曹军的一线主力精锐,在自己稳固的后方,却是忽然遇见敌军大举来袭,然后即刻便惊慌失措,士气全无,实在有损于其盛名。

    战事告一段落。不多时,许仙便在我和张飞正探讨问题之时忽然来到,交上战报。我结果战报,略眼一看,便只盯在一处数字上发呆。

    降兵,一千三百人!

    一千三百人啊!想想吧,这樊城总共也就两千曹军把守,其中一千三百人就这么投降了!我不知道,那曹((操cāo)cāo)在竟陵战场上若是得知这消息,会不会当场气得吐血!

    不过可笑归可笑,笑完了,自然要计划接下来我军的下一步举动。

    我当先言道:“我军拿下樊城,此事不久必会为周围曹军知晓。然我军兵少,此地自是不宜久留,当下,应早思良策。”

    许仙道:“将军曾有言,说此番我军西进,便可直捣宛城,用以搅乱曹((操cāo)cāo)后方。今樊城一下,明(日rì)我军便可动(身shēn)往攻城,而后直((逼bī)bī)宛城城下!”

    闻言,我却是连连摇头,言道:“不可!”

    “不可?”许仙当下不解道:“为何不可?当初计议便是这般,莫非将军又做他想?”

    我点点头,旋即言道:“为将之道,领兵在外,便在于变通,一切视实际(情qíng)况而定。眼下,我军留在樊城自是不可,然出樊城,却也只有两条路。一是继续北进,按当初所想,彻底做出震动天下之举动。可是我思虑再三,怎么也觉得这未免太过冒险。便我军北进,不久四周曹军必是纷纷而来,到时我军陷入四面包围,乃是与寻死无异。第二条路,便是继续西进。我的意思,不知登天可明白?”

    许仙听完即言道:“莫非将军想去新城与张任将军会合?”

    我大笑道:“然也!”

    这时张飞闻言却也明白过来,一脸恍然,却是极不解气道:“不若再乱他一番,而后再退回新城不迟。反正,我军多呆这曹((操cāo)cāo)势力范围内一天,他曹((操cāo)cāo)便一天不能安宁….”

    见张飞如此说,当下我急是阻断,苦笑道:“虽说他曹((操cāo)cāo)一天不能安宁,可是我们呢?可不是也不能有安全?便看看这一路吧,到此时,可还剩有多少人马?”

    许仙却也是在旁言道:“我军回至新成了,难道张将军还担心会没大仗可打?”

    张飞遂不语。如此,事宜定下,我随决定,夜深之时便即刻秘密大军开拔,离开樊城,直奔汉水。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