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血战(3)

    (大文学 .dawenxue.net)    当下联军大营四面涌现无数曹兵,犹如从天而降,(情qíng)势危急,这时我号令全军突围,忽地脑海里灵光一闪,计上心头,我岁对张飞言道:“今四面被围,眼下当集合全部人马往一面突围….”

    张飞忍不住插嘴问道:“却如何敢顾其他三面不顾?”

    我笑道:“此事易耳!可将军营其他三面引火,我全军直奔西门出击!”

    听闻要放火,张飞脸色一变,急道:“放火必烧却我军颇多辎重,如何使得?”

    我咬咬牙恨恨道:“今危急时刻,顾不得许多!辎重没了,等杀出去便可想办法。今番突围,自当亲装而发,何能带去辎重?”

    张飞无语,当下却也不迟疑,旋即令部下在营内三面放火,阻拦曹兵掩杀。而我,自是整合人马,喝道:“众将士听命!今我军已无退路,后方便是无穷大火,前方便是无尽曹兵,可敢与本将军杀将出去乎?”

    部下将士厚道:“如何不敢!”

    我点点头,喊道:“大军出西门,迎战曹军!”

    立时,万马奔腾,我军一鼓作气呼啸杀出西门。\\\\\

    却说西门外,我再次遇见老熟人曹彰,这厮正引着兵马突击而来,见我军杀出,当下摆开阵势,单枪匹马出阵大笑道:“你军已入绝境!还不下马受降!”

    我军杀出,见曹兵列阵以待,我亦是下令摆开阵势。

    忽地,我军背后火光冲天而起,硝烟处,一将快马而出。正是张飞。张飞谓我言道:“营寨尽皆点燃,大军可速速突围!”

    我闻言,旋即点点头,表示会意,而后转(身shēn)为(身shēn)边众将士言道:“背火一战。眼下,众将士均须齐力向前,但有后退者,杀无赦!”

    众人闻言叫道:“愿遂将军决一死战!”

    偏这时,对面曹彰见我军无意投降,乃举枪大喝道:“在下等候已久,赵风匹夫速来交战!”

    我闻言大怒。正要上前。那张飞见了,急制止道:“伯虎约束军士,我去战便可!”言罢,急是杀奔曹彰而去。

    那边二人枪矛交加战作一团。我私下谓赵丰言道:“便只等我一声令下发动全军突击,你可引侦察营速速突围,趁机向东寻到子龙将军,约于枣阳相会!”

    赵丰点头,自是懂了意思。\\\\\

    吩咐完,这时我目光即刻转移到阵前。便只等适当时机,发起全军冲锋。

    却说阵上,那曹彰枪起处风声嚯嚯。毕竟也是未来天下闻名战将,此时虽是无声之辈,功底确实不浅!阵上张飞交合一阵,见这般架势,如何不明白这曹彰亦不是泛泛之辈,但他天生神力,一生又征战无数,正所谓猛虎出笼。天下所有英雄都不在眼里。更何况是这小小一个年纪轻轻的无名小子曹彰。当下,张飞自是抖擞起精神与其大战起来。

    交战不到十数合。此时张飞无论武艺和经验都远在曹彰之上,再加上我军危急,必要速战速决,如何不使出全力,一时间,只见曹彰被张飞处处压制,尽处下风,空只有招架之力!

    我正要高兴,幻想曹((操cāo)cāo)手下虎子就要还未出名便命丧沙场之时,担心的事(情qíng)终于发生了。原来,平(日rì)里与张飞相处,我早便知道这张飞是个武痴,但见有几分本领的人,便(欲yù)领教一番。却说着曹彰武艺,如何能差?偏他又年纪轻轻的便有如此武艺,张飞如何不好奇心大起,又如何不想尽知这曹彰一(身shēn)武艺。^^首发 小说 ⑸⒛0 ^^如此,占据忽地发生变故,竟是张飞沉溺在与高手过招的乐处当中,招招留手!

    我心下自是暗自着急,正想着要不要发起全军突击。

    忽地便在这时,战场之上,只见张飞猛喝一声,故漏一个破绽,曹彰经验善浅,不知是计,见此(情qíng)景,自是举起长枪朝张飞地前脑刺去,还大笑道:“贼将,学艺不精,死罢!”

    场上张飞自是早已料定曹彰定要举枪刺来,笑应道:“小子学艺不精,竟是忒狂!”大笑间,张飞却是疾忙圈转马头,立马那曹彰便刺了个空,此时如何不知道张飞的用意,忙收回长枪转(身shēn)(欲yù)要招架张飞后招。

    不过,即便曹彰反应够快,此时却也是晚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这张飞是何人,用的如何又是一般武将使的长矛?其神速非凡,便眨时间,张飞的矛尖就已经要当顶曹彰天灵盖下。

    (情qíng)势危急之际,那曹彰犹自想稳稳当当地回(身shēn)招架,不料眼梢上看到丈八蛇矛矛尖一闪,来不及看清,无法招架,慌忙将(身shēn)体向左边一偏,让过了第一刀!奇迹啊!竟是能够逃过张飞这一矛!

    远处我见了,心下估量,自知这要是换做我,怕是难以招架了!

    不过感叹归感叹,我视线继续留意场上。\\\\\说实话,曹彰能((逼bī)bī)过张飞一招,已经是极不容易的了,而那,自是因为他本(身shēn)有一流名将的潜质,是以能幸免于难。若是稍慢一点,定是尸首分离!便此时,曹彰如何不吓出一(身shēn)冷汗,神(情qíng)极度惊慌?

    却说张飞一矛拍空,矛尖在曹彰(身shēn)子的右面不到一尺之遥顿住,矛尖一侧,却是早已对准了其腰间,这时但见张飞双手翻舞,丈八蛇矛即刻似旋风般的横扫了过去。这时,只听见张飞大笑道:“小子找死!”

    且说张飞这瞬间转换的一招,明眼人看去,非但手法奥妙,令人捉摸不透,而且速度快得惊人,一举一动全在稍瞬之间。再看那曹彰,避无可避,此时又自然来不及招架,惟有闭目待死。

    我正要狂喜!

    忽地,这时,曹彰大军中飞出一矢劲箭,直奔飞张飞脑门!

    战阵之上,张飞何等人物,岂不会眼观四方?然这时他自己却也没意料到事(情qíng)竟会突变,为了保住了自己的(性xìng)命,他不得不回矛搁挡暗箭!便如此,曹彰却也趁机侥幸逃脱。*****

    眼见曹彰逃出生天,张飞如何不大怒?便只要追赶!这时,忽地曹军中杀出一队人马,当先一员大将,叫道:“郭淮在此!张飞匹夫,速来与我一战!”竟是郭淮饶营而来了!

    “杀!”见时间便耽误如此一刻,曹军已然要聚集在一起,再不走,我军真是前无去路后无退路了,危急时刻,我果断下令,立马掩兵冲杀。

    郭淮到来,虽是援兵,却也少不得乱了原先曹彰所站住阵脚,便此时,可见曹军一片混乱。我军忽然杀出,曹军始料未及,急往后退!

    见曹兵往东南而退却,我如何敢追?便在那边,说不得夏侯、曹仁兵马便在!如此,我急下令大军不顾一切,直往西而进。

    行进之中,我寻到张飞,急是骂道:“三将军忒糊涂,怎地不杀了那曹彰再说!”

    张飞闻言却是傻乎乎应道:“原来那小子叫曹彰啊!”然后,就感叹道:“果是江山辈有人才出!”

    “他可是曹((操cāo)cāo)地亲生儿子!”我不得不郑重地告知他。

    张飞闻言,立马自然面色通红,当下自是后悔不已。

    我不理他,只是言道:“三将军断后,不要让曹军追上来咬住我军!”

    他自个犯了错,当下如何敢不应,便二话不说,招呼(身shēn)边军士,就负责断后而去。

    我军一路向西,自是严重地出了曹军所料。要知道,西面便是曹((操cāo)cāo)地腹地,可是他们的地盘。曹军抵挡不住我军冲击,便东南而走,自是想与其他军会合,而后阻断我军回竟陵之路。他们错了,可是,战阵之上,曹军的指挥官们反应如何会不快?便我军杀出营寨直望西走,曹兵已经追杀上来。

    我军中,多时步卒,而反观曹军,此时可是在他们的地盘,那曹彰人马,几乎清一色的骑兵。便不多时,就已经和张飞断后的不对绞杀在了一起。

    突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军根本不占优势,是被人追着打!随着时间的迁移,我军士兵只是死伤惨重,人数一点一点被蚕食掉!难道,我还能率领部下两万步卒,去迎战曹军的精锐骑兵?不!我没有选择!

    当下,我只希望奇迹发生!后面有张飞引兵断后。张飞是谁?当初长坂坡一吼,曹((操cāo)cāo)百万大军具不敢向前的猛人啊!此时有他断后,倒是可以拖延一时。

    却说我军且战且退,为了稳妥,我令精锐中精锐部队随我一同往后接应张飞,而大军,自是在赵正、许仙地带领下,一路向枣阳方向急进。

    退却过程是如何惨淡,根本是无法用数字能形容的,便时间推移到了夜幕降临了,战事方才有了停止迹象。

    也不知我军往西跑了多远,总之,此时我不下将士,几乎个个筋疲力尽,便是像张飞这样体力强悍的家伙,一路地战斗过来,此时却也气喘吁吁,脸色难看。是也前队赵正等人在前方一山谷扎下营寨,我与张飞齐入营内,张飞依旧苦苦叫道:“这般跑,终究不是办法!”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我应道:“但愿天不亡我军!”

    张飞急问道:“当下该当如何?”

    我又应道:“不打退曹((操cāo)cāo)追兵,什么都不可能。所以,我在等…”

    “等什么?”张飞急切问道。

    我目光望向西南,缓缓道:“等援兵。”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