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白衣渡江(2)

    (大文学 .dawenxue.net)    当下,我即刻下令,命赵丰引五百士兵佯装我军主力,往夷道方向搞一些障眼法,比如说脚印之类的迹象,做出我军西依的假象。而后,又令许仙孤(身shēn)一人前往夷道向诸葛亮军师报告此番我的作战计划。再令赵正前往长沙通知赵云,让其好些应对接下来的荆南乱局。

    计议已定,我与徐庶又交换了一下意见,最终决定,我军突袭江陵。

    五千人渡江突袭江陵,这将是史无前例的战略决策。我怀疑,怕是历史上邓艾那厮偷袭成都,也无法与我此番行动可疑相比勇气了!

    众人各自离帐而去,纷纷忙碌自己的事(情qíng)了。

    安静下来,我一个人,再次来到了江边,坐在一块大石上遥望对面江陵城方向,心中一片遐想。

    黄昏时分,天空中万里无云,夕阳西下,印照江面一片余晖。彩光中,水如平镜,也被镶上美丽的金边。

    此(情qíng)此景,我(身shēn)居乱世,心中感触颇深。

    正遐想间,后面有人来到,失去警觉(性xìng),我却也没有察觉。一人忽地按着我的肩膀,一同坐在大石上。我一侧头,却发现正是关凤!

    我无端地想叹气。

    关凤见状,问道:“又怎的了?”

    我无语。

    关凤言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我点点头,笑了,应道:“我知道。”

    关凤不(禁jìn)问道:“大战在即,风哥哥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发什么呆作甚?”

    我淡淡地应道:“我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

    关凤笑道:“冒险,是男子汉应该的。”

    我笑,却无语。

    二人说话间。远处。我又见关兴和张苞二人沿着蜿蜒曲折的河堤信步走来,他们走的极慢,边走边激烈地讨论着什么。当下,我急是起(身shēn)。

    待那二人走近,争论声立马停止。关兴急是笑道:“姐姐和指挥官大人正在谈(情qíng)说(爱ài),我们到来。倒是有些不合时宜了。”

    那张苞直是大大咧咧叫道:“什么指挥官大人啊,改天就是咱姐夫了啊,哈哈!”

    被他这么一说,关凤脸上当即浮起片片红晕,骂道:“乱讲!”

    而我,则是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见状,关兴也不笑嘻嘻了,认真说道:“也不知父亲怎的想法,为何如此刁难指挥官大人。”

    他这般说,自然是要替我说好话了。

    大战在即。竟是此时要谈论我地私事,我想着也知道不合适。当下也不理其他了,直问那二人道:“你二人方才在争论什么?”关兴嘴巴快,抢先道:“还能争论什么?便只是为谁当先锋了!”

    那张苞说得慢,被抢了话,当下好不郁闷,这时急对我求道:“指挥官大人,你也知道,这关兴老是喜欢欺压我一头。这回咱啥也不说了,只一句话。希望指挥官大人让我当先锋,先带队杀过这江去!”

    我还没来得及应话呢,那关兴就和张苞又抬上杠了,直叫道:“我怎地欺压你了?”

    如此,又争论起来。

    见我们在谈论正事,当下关凤觉着不适应,也便随即告辞而去。

    关凤一走,这关兴、张苞二人立马便不说话了。却也瞪眼相向。我直感好笑不已。

    见我笑。这二人当下更是不敢声张了。

    我言道:“要渡过长江,首先需要战船…”

    闻言。二人会意,关兴又抢先一步道:“战船没有,但是一般渔夫小船,包在小将(身shēn)上,我一定可以弄来!”

    我当下很满意,于是笑道:“如此,此事便拜托你了。”

    关兴闻言大喜,急要告辞准备去了。

    临走前,我自然不忘嘱咐,严肃叮嘱道:“切记不可豪取强夺,要用民船,须险要征得百姓同意,没有办法了,你便买来即可!”

    关兴点头,当即头也不回便乐呵呵去了。这时(身shēn)边只站立着一个木讷的张苞,一直在那里郁闷不已。

    见状,我笑道:“我与三将军那般交好,你若是想要立功,我怎么不(允yǔn)?”

    那张苞闻言,急是大喜,还问道:“此话当真?”

    “我指挥官还能骗自己的属下?”我白了他一眼,而后说道:“方才你们不是争论谁为先锋吗?那好啊,此时关兴有任务了,便就你空闲了,如此,我只能派你当先锋了。”

    闻言,张苞一脸恍然,脸上立马喜笑颜开。

    我又郑重地言道:“来(日rì)兵发过江,你为先锋,切记不可走漏行踪。待过江后,立马引兵悄悄灭了对岸烽火台上的士兵!你可是要给我记住了,到时若烽火台上我还看见有烟雾起,小心我法办了你!”

    张苞闻言,不以为意,笑道:“小将记住了!若指挥官大人不放心,小将愿立军令状,到时若杀不尽对面烽火台上的曹兵,或是走漏了行踪,愿纳项上人头!”

    乖乖啊!砍张飞儿子的脑袋?谁敢啊!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笑应道:“如此最好,你便立下军令状,方才出兵。”言罢,随即引着他回营帐办正事了。

    便这一(日rì),我随即传下话给各军首领,要各军好好休整,养精蓄锐,五(日rì)之内便要准备渡江,直取江陵城。众人得知后,无不惊讶莫名,但此番指挥官是我。我是谁?小兵们地骄傲啊!又是校长,又得刘备以及帐下所有军师的看重,向来算无遗漏,他们自然知道这般攻击行动大有玄机了,何敢有人当面议论?如此,将领们各束部众,静待指令,士兵们,却也整装待发,精神抖擞。此一番行动,自是秘密进行。

    次(日rì)清晨,关兴便来帐中复命了,直言船只准备充足,可够我五千军士一次(性xìng)全部过江!

    得知如此,当下我急是大惊,真是感叹自己想不到,关兴却有如此能耐,能在一夜之间便准备好近千艘小船!待细问,方才明了,原来却是离此处不远,有一荆州造船富商,如此多船只,便几乎全部是从那里要来的材料造就的。

    古代造船的效率,自是不言而喻,肯定快不到哪里去。可是如今既非要的是战船,所以,造一般的小船,倒是不难。便我荆州学生中,都基本知道如何早简易船只。

    为了打好渡江一战,我和徐庶商议了许久,最终定下了完全之计。此番,不仅我要亲自出马,参与渡江作战,更用考虑到了用几艘小船先载上百余精兵,由张苞做为大军渡江的先遣队,悄悄过江向对面烽火台的侧后迂回,只要发现那里防守空虚,便立刻摸进烽火台,暗暗将守卫解决,牢牢控制住烽火台。,而后再派人过来亲自通知我军。

    另外,在张苞先锋出发之前,我更是早已经命令手下其余将士上船做好准备,便只等消息来,随即大军前进。

    而至于关凤、徐庶。他们二人自保能力自是绰绰有余,唯一要他们的做地,便是作为监督官,(禁jìn)止渡江时士兵喧哗。

    不过二(日rì),许仙回归,带来了诸葛亮书信。我打开书信去看,看完,急是大喜。此番,诸葛亮也极度赞成我突袭江陵的计划,直言道:“甚妙甚妙!”这,自然便是他的批语了。

    同时还从许仙口中得知,便此时,荆州,呃,也就是江陵城内,诸葛亮早已安排了内应,其人,正是郝普!差不多便此时,郝普也该接到诸葛亮的密信了,想必此时,已然开始准备好里应外合。

    再过一(日rì),长沙、夷道方向,赵丰、赵正也全部归来,各言准备妥当。

    据报,赵云已经秘密引军回到武陵。原来却是他在洞庭湖发现文聘虚惊一场,曹((操cāo)cāo)水军分明按兵不动,料想留下文聘便可独自应付,遂放心而回。如此,武陵曹真要想打破,还得问问赵云同不同意先了。

    至于夷道方面的伪装,赵丰已经全部做好,不信哪曹真不信以为真。赵丰更是临时(性xìng),流言至公安,说明如今诸葛亮的意图,正(欲yù)包围江陵。至于司马懿,则早被诸葛亮用计大败了。诸葛亮对阵司马懿,大胜!那曹真敢不信以为真?便声望何言,这司马懿才刚出头,这曹真何能知其实力?如此流言一出,他不上当就是奇迹了!

    五(日rì)时期已过。

    这(日rì)深夜时分,果然不出我所料,长江之上,大雾缭绕。而更幸运的是,此时天空中,正好明月当照!

    便此时,我军将士,早已个个里面穿着黑衣,外面(套tào)上了白衣,在月光下,正是极大的伪装,远远看去,根本察觉不出任何异状。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