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实战?演习?(3)

    (大文学 .dawenxue.net)    当下,虽然我还想不通此番急是山地战实战演习,陈到为什么会选择在公安西北方向的平原的构筑工事,但我几乎可以确定陈到军的行踪了。当下毫不犹豫地,甚至也不愿再理那五名失去联络的斥候了,直接下令全军回(身shēn)直奔公安那些工事处而去。

    关兴作为前队斥候长,已经犯错,按律即被革职,此时便又张苞接替,再引十五斥候先行探明(情qíng)报,而后,我自引大队紧紧跟随。

    人马正行间,(身shēn)边关兴忽地跑过来喊道:“指挥官大人!”

    我听见了,一回头,好奇道:“有何事?”

    “小将想起一事来了!”趁着我的迟疑,这时关兴快马跟上,言道:“前几(日rì),小将在那里确实发现了一些异状。”

    “异状?”我一惊,当即问道:“却是何等异状?”

    关兴道:“乃是发现确实有打斗的蛛丝马迹。”

    “打斗?”闻言我更是一惊,大惑中,我怒了,骂道:“此等(情qíng)况,为何不早说?”

    那关兴急道:“小将当时只以为,那便是我不下斥候与陈到军交锋….”

    不等他解释完,我慌了,急是叫道:“里面大有文章啊!你险些误了大事!还不快速速讲明,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关兴闻言不敢怠慢,急言道:“那(日rì)我引部下到了那地之后,发现地上丢弃了一些兵器…”

    “是我军的兵器吗?”我当下急问道。

    “不知道。”关兴言道:“那些兵器不过是军中常见的一把长枪以及几把朴刀而已,我想,那必是陈到军与我军斥候打斗时丢弃的…”

    长枪?朴刀?这。怎么可能!

    我疑虑道:“此番演习。我军与陈到军皆是用地木制或竹制武器,何来长枪、朴刀?”

    我这一说,关兴立马惊慌道:“如此说,那些武器,不是陈到军丢弃地?”

    我也疑惑,这时不耐烦道:“你问我,我怎的知道?”这时回头,我当下急下令道:“全队人马加速前进,直奔公安!”

    如此,我军开始急行军。

    背后关兴跟随。问道:“指挥官大人,我们难道不去西北的工事了?”

    “去个(屁pì)!”我当下有些惊慌。应道:“老子担心公安这会是否真出事了,此便正是去公安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那傅士仁派了人马出城!”

    我先前便断言不久会有曹((操cāo)cāo)大军进犯我荆南的举动。今时今(日rì),距离我当初预言之时,早已过去了两三个月,这也就是说,此时。很有可能,曹((操cāo)cāo)此时很可能已经对荆南有企图了。

    过去的两三个月里,整个天下一片安宁。在汉中方面,曹刘相安无事,便是扬州、徐州,孙曹也相安无事。这,很罕见了。

    整整一年的时间里。孙刘两家安心发展。那曹((操cāo)cāo),也在安心发展?

    是啊。刘备安心发展,那是被迫的,两地新得,不发展,那是不现实的。可是曹((操cāo)cāo)呢,治下早已尽皆被其牢牢掌控,如何有继续发展的道理?便前翻,刘备自称汉中王之时,也不见曹((操cāo)cāo)兴兵问罪,便如此,已经够奇怪了。这曹((操cāo)cāo),不是在搞(阴yīn)谋还是在做什么?

    将心比心,便此时,若我是曹((操cāo)cāo)的话,肯定要兴兵南下荆州,以图尽雪前耻!

    公安城外异状出生,而且还惊现长枪、朴刀!这等武器,我荆州军有,曹((操cāo)cāo)军队中更属平常!

    我第一疑惑,这陈到哪里去了?不在公安,又不在夷道地!他能去哪里?

    整个公安四周,我引着本队人马直寻了好几天,几乎寻遍了,依旧找不到陈到人马的踪影,这能说明什么?况且,先前地十一次演习,历经的天数绝对不会超过一周,也就是说,我荆州学生军地侦查工作,便演习后不到第二天,基本就能确定战场在哪里。可是如今呢,难道陈到会不顾及这种潜规则?

    我第二大疑惑,便是关兴!关兴的能力毋庸置疑。相比张苞,关兴算是继承了他父亲关羽善于思考的脑子。如此,本来让他担任斥候长,此番演习应该在侦查工作方面做得尤其好,可是,如今关兴去了夷道一趟,回来便说没有发现陈到军。这,我能怀疑?不!我绝对相信关兴的话是真实(情qíng)况的反应!

    当下,我只是可恨,未能在演习之前,通知赵云时不时地向我提供一些荆州各地地(情qíng)报,以至于眼下,我带着人马来演习,却对荆州所有的(情qíng)况一无所知,新近发生了什么,根本不可能知道。也便此,竟是变成无头苍蝇了!

    此时时值十一月中旬,大冬天,荆南未雪,大路上却也干枯土燥,不能察觉丝毫蛛丝马迹。若人马行过,便小心翼翼,绝不可能究其动向。要探明(情qíng)况,于斥候而言,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所幸陈到当初在侦查教育时,方方面面讲解透彻,我荆州军斥候自然能力非同一般了。可即便此,又能如何?还不是看不出状况来!

    人马狂奔,夜幕降临。

    深夜三更时分,终至公安城下。

    早已传报改道的张苞早已引了人去叫开城门,而此时,我引着大队,却是停在离公安西城门两里之外静候消息。

    不多时,张苞快马而回,言道:“守将傅士仁,不肯开城门,当如何是好?”

    我怒道:“我是平东将军,与子龙掌管荆州一切军事行动,那傅士仁,何敢不开城门?”

    那张苞怒道:“小将亦曾说了是指挥官大人要亲自入城,怎料那傅士仁便就是不肯开城门,如之奈何?”

    这时关兴闻言急道:“如此(情qíng)况,想必公安真是出事了,我等….”

    那张苞听了,脾气一上来,当即喝道:“莫非他傅士仁还反了不成?如此,小将愿领人马,此刻便杀开他城门去!”

    关兴慌劝道:“不可!”

    张苞不理,谓我道:“请指挥官大人下令!”

    我正在想事(情qíng)之中,被这二人吵闹,好不烦心,这时张苞来问,我急是怒了,反问道:“攻城?攻自家城池?你当演习啊?”

    那张苞急道:“那傅士仁反了!”

    不到最后时刻,我如何敢相信傅士仁反了?

    不错,历史上,这傅士仁反过关羽,最后投降了东吴。可是如今,他还会反?为什么反?他若反,只可能投降曹((操cāo)cāo)。这般说,他真还要投降曹((操cāo)cāo)了?

    当下张苞喋喋不休,直要请命攻城。我见了,怒道:“攻城个(屁pì)啊!难道就现在我们这三百不到的荆州学生军,便要打破城墙牢固的公安城?”

    此言一出,张苞立马无语。他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立马便撤了他的斥候长之职!

    这时关兴又问道:“那么此时,我们又当如何去处?”

    我需要沉思。

    这时张苞恨恨道:“今夜便不攻城了,我们屯扎此处便可。待明(日rì)天明,再无叫城不迟。那时,(情qíng)况自然明了。”

    当下我下了决心,乃喝道:“传我将令,实战演习取消,所有人马,且与我一道,先回武陵再说!”

    命令一下,谁敢异议?如此,人马顾不得多停留了,便直奔回武陵而去。

    此一行,大队绕过了公安城外西北的土筑工事,我只派了关兴引十五骑斥候前往查探。派张苞?我没那个魄力!

    此一次实战演习,被我半途中断,乃是不得已。不二(日rì),回到武陵,岂料城下早有赵云闻讯在城下等待相迎。

    二人见过,赵云急是叫道:“伯虎你总算回来了!”

    我疑呼道:“莫非还真出了甚大事?”

    赵云道:“此处不是谈话地方。元直先生已经回到武陵,你我可先去军师那里一同商议。”

    我点点头,旋即将人马交给张苞,令其带回学院,而后,自语赵云直奔武陵县衙而去。

    一路上,赵云表(情qíng)严峻,并不曾与我说话。我当下心里忐忑,也是若有所思,如今,安静中,便行至诸葛亮居所。

    进府衙,长驱直入,至后院,这时诸葛亮引徐庶而来,众人相见。

    便此时,我惊讶地发现,此番随徐庶一起来武陵地,竟还有赵丰、赵正、许仙、高沛四人。

    当下众人相见,自是各怀欣喜。此时却也不答话。

    诸葛亮言道:“且先进厅内说话,商议军(情qíng)!”大文学 .dawenxue.net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258章 实战?演习?(3)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