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军校建设(1)

    (大文学 .dawenxue.net)    当下我之所以联想起要建立荆州军校,便正是因为当初和诸葛亮谈建设荆州学院问题时诸葛亮建议的。

    却说那(日rì)我将自己如何建设荆州学院的想法说出后,诸葛亮等人听了,直是惊讶不已。可是后面诸葛亮说了,当下荆州学院要培养的学生,便是以军事为主,至于全面的人才,又要学文又要学武的,花费的时间着实过久,大可直接并入普及教育方面去。

    这也就是说,诸葛亮心中的荆州学院,实际上便只是一所军校,单纯地只从军事这个角度上去发展。这,自然是形势所迫。

    我忽地将如此请求告知陈到,不想陈到当下却是一脸欣喜道:“伯虎急是请我,到如何敢不从。”话说到这里,陈到却是有些心疑道:“子龙将军便在伯虎(身shēn)边,为何伯虎却反倒想起我来了先?”

    我对陈到笑了,道:“军校一事,子龙何能袖手旁观?”

    那陈到反应过来,大笑道:“原来子龙早答应了此事啊!”

    那赵云听了,应道:“此本为云分内之事,如何能不应承?”

    陈到最后言道:“如此,明(日rì)我三人便一同拜见军师,商议军校建立何(日rì)开始之事。=小 说 5 2 0 首 发==”

    我急是点头道:“如此最好!”

    陈到笑着,随即告辞而去,与马良一道,先往驿馆歇息了。

    望着那二人背影消失,这时回过头来,我问赵云道:“郡主和马云禄是否都已经歇下了?”

    赵云点点头,旋即一手攀着我的肩膀,搭了过来,笑问道:“今(日rì)伯虎去军师那里,又商议到了如此时辰,却不知今(日rì)又谈了一些什么?”

    我撇撇嘴。叹道:“别提了,要谈论许多许多的事(情qíng),估计十天半个月我都要这般忙碌了,而且,还不一定能玩,真是累杀我也!”

    赵云笑着言道:“那自是因为伯虎你(胸xiōng)中所学太过丰富了!要不然,军师不叫他人商议,却是每(日rì)都教伯虎你去呢?”

    对赵云此言,我只能一笑再笑。苦笑而已。

    说话间。二人脚步却是不慢。便是相互搂腰搭肩地。**小说520 XS520.coM***已经进了客房大厅。

    这时二人坐下,赵云随即命人搬上酒席,言道:“多(日rì)烦心,不曾与伯虎共饮,便今夜你我在此醉一番,如何?”

    我犹豫道:“明(日rì)还要与叔至一道前往军师那里商议正事。这….”

    不等我把话说完,那赵云一见我要推辞,当下便急道:“伯虎这说的什么话?好似喝醉了,明早便起不来了…”

    我苦笑道:“子龙你闷酒喝多了,自然酒量上来了,便是一醉,你明(日rì)照样能起来。可是我赵风…”说起这事。那赵云当下便哈哈大笑了,言道:“也不知伯虎你怎的了。记得当初和三将军一起,你我三人共饮,你酒量看上去却也不差,如今,却不敢拼酒了…”

    我急是辩解道:“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qíng)好了不?子龙莫要忘了,自从风一路追随主公到了西川,然后再到汉中,又回荆州,最后定下汉中,我可是一直呆在军队里。军中(禁jìn)酒,子龙又不是不知,都好几年了,一直未曾安心歇息过,便此时,想要酒量不减,都奇怪了还。=小 说 5 2 0 首 发==”

    “好好好!”赵云听了这话,有些不耐烦了,言道:“今(日rì)便适量而止。你我二人只用酒杯,不用大碗便是,若如此还不行,莫非就是伯虎连饮点小酒的兴趣都没有了。”

    见赵云这种话也说了,我当下自是不敢再推辞,遂应道:“如此,便只用酒杯,莫用大碗了啊!”

    赵云闻言只是好笑不已。

    不多时,下人上了酒菜。我二人你一杯我一杯,便开始小饮起来。

    酒过三巡,我两色有些发红,想必真如自己所说的那般,多(日rì)未饮酒,便今(日rì)饮来,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地便莫名其妙地将酒瘾给戒了。当下,我心中急是一番感叹了。

    这时又和赵云干了几杯,赵云忽然叹道:“想起先前有三将军在之时,我们三人经常便在其府上共醉。如今,三将军在益州(身shēn)系重任,而我又远在此荆州….”说着,又忽然断了,旋即感叹了一声,而后苦笑道:“三将军地酒量,却不知怎么样了。”

    赵云有些怀念张飞,说实话,我又如何不是?便是这么想着,我也想起来,便是这几年中,我见过张飞的次数,也就来此荆州时,碰见寥寥数次而已。^^首发 小 说 5 2 0 ^^而每次碰面,说话也绝对没有超过十句…..

    感叹中,我眯着眼,看了赵云一番。其实也怪神奇的,别人都说人喝醉酒了,意识会变得模糊。可是现在我才发现,我是醉了,可是,我的意识反而更明晰了。

    便为此,我看见赵云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赵云请我喝酒,这已经很奇怪了。话说我和他在一起,也算有不短的时间了,先前并未见赵云这般行为过,今(日rì)却忽然来此一出,看来大有深意啊!

    如此,这时我晃了晃脑子,问赵云道:“子龙今夜,莫不是有什么特别话说?”

    赵云闻言很是迟疑,旋即却又笑了,笑着,便仔细瞄了我几眼,忽地问道:“伯虎,你醉否?”

    我很是迟钝地点点头,言道:“有那么一点了。”说完,反应过来,极是惊奇地问道:“子龙问这个干嘛?”哈哈!”赵云一听便高兴了,先前若隐若现的郁闷,忽地烟消云散,很神秘地问道:“伯虎可知云今(日rì)为何要与你共醉么?”

    “我醉了,貌似子龙可以(套tào)我的话了不是?”我小心翼翼地猜测道。^^首发 小 说 5 2 0 ^^

    哪料赵云闻言,急是点头,说道:“正是!所谓酒后吐真言,想来此时,我问伯虎什么事(情qíng),伯虎都该实言相告了吧。”

    我一愣,一想,又一惊,急道:“莫不是子龙想问我赵风的(身shēn)世吧?那个….”

    赵云急是好气道:“伯虎怎地怀疑我问你这个?”

    他这一说,又让我糊涂了,当下急问道:“那子龙想知道什么?”

    赵云当下饮了一杯酒,而后才说道:“我便只想问伯虎,你与凤儿,如今究竟是什么状况了?”

    他问得突然,我更是丝毫没有心理准备,乃道:“子龙有此疑问,为何不问凤儿,却来问我?”

    赵云不答,当下只问道:“那么云便想问伯虎一句心里话,伯虎是否真有打算娶了凤

    我闻言,当下想也不想便应道:“那是当然想了…”说完,又长吸了一口气,叹道:“只是,关将军那里,似乎不太好办了。”

    “好!”赵云听了前半段话,便已经这么喊了。

    听了后半段,赵云笑道:“关将军那里,不用过于担心,云自是保证,他(日rì)便和三将军一起,跟二将军解释一番你们地问题。”

    我急是欣喜道:“如此,便拜托子龙了!”

    赵云道:“如今,伯虎和凤儿既是两(情qíng)相悦,那么,便由我这个三叔做主了,你们趁早办理喜事。至于(日rì)期么,择(日rì)不如撞(日rì),便与云地喜事,一道办了吧!”

    和赵云同年同月同(日rì)办喜事?这敢(情qíng)好啊!当下我急是一阵猛点头,应道:“好好好!全由三叔做主!”

    一声三叔,只把赵云笑得不像人样了,东倒西歪,好一阵才克制住。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赵云今夜为什么忽然狂(性xìng)大发,要和我饮酒了,如果没猜错地话,肯定是关凤在他面前撒(娇jiāo)了几把,好说歹说,劝说赵云来探明我地心意,并催促赵云直接做主…

    这关凤,倒是有能耐啊。只不过,我这时还在犹豫,不知道,赵云这般做主,会不会与关羽闹一些矛盾…

    二人又喝了一阵,我勉勉强强的,不甚多。伴随着,二人又说了一阵,却是大多研究接下来婚事的问题。至深夜,两人方才迷迷糊糊撤了酒桌,各自回房间去休息了。

    这一夜,也算醉得七荤八素了,全是因为心(情qíng)大好。本以为次(日rì)早上起不来(床chuáng),结果,却是很早便起来了,想必,此便是心(情qíng)大好的缘由吧。

    见过赵云之时,我更是惊讶发现,酒醒以后,我的头也没有一点裂痛的感觉,相反,一大早,我便神采奕奕。

    赵云见了我如此精神,急是好笑不已。不多时,陈到亦至。如此,三人回合到了一处,当下也不多说了,便直奔武陵县衙而去。

    时诸葛亮见我三人同时而来,急是有些惊讶,问我道:“伯虎带二位将军来,是何道理?”

    我答道:“便是今(日rì)所要谈论地话题,与子龙、叔至二位将军有关。”

    诸葛亮闻言恍然笑道:“想必昨(日rì)人才选拔的事(情qíng)未能谈完,今(日rì)伯虎又要与亮谈一谈荆州学院的事(情qíng)了吧。”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