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二女争夫(3)

    (大文学 .dawenxue.net)    本来那些下人只是要叫来孙尚香和马云禄的,可是谁曾想到,关凤居然恬不知耻地和孙尚香窝在一个房间里。于是,这会一同来的,自然还有她。

    我心里那个叫晕啊!人家孙尚香都睡觉了,这关凤还和她泡在一起,这算哪门子事(情qíng)?要是赵云忽然推门而入…。乖乖,这还得了,赵云睡关凤,关凤,我未婚妻也,赵云…。

    无语了。

    当下看了看赵云,也是一脸铁青,貌似在生气。莫非,他以为孙尚香今夜要将他拒之门外?

    这时三女出来,急是对诸葛亮行了一礼。

    马云禄当先叫道:“军师来此,可是为了我与云哥哥之事?”说着,(屁pì)颠(屁pì)颠地就跑上前去,好不(热rè)乎。

    那边孙尚香见了,一脸不屑,哼道:“军师来了也不顶用,休想抢了我的云哥哥!”说着,直奔赵云,树状缠绕在了赵云的(身shēn)上。

    这二女行动了,关凤却也忽然对诸葛亮言道:“军师既然这么喜欢牵红线,索(性xìng)将我和赵风这小子的事(情qíng)一块办了吧…”

    如果我是诸葛亮,当下我不头痛死,那便是出奇迹了!

    可惜,奇迹出现了,诸葛亮当下一点不适应也没有,当下面容一肃,言道:“混闹!都是胡闹!”

    此言一出,三女各自稳定下来,急是整理衣衫,乖立在旁。^^首发君子 堂^^

    这时诸葛亮走向孙尚香,非常严肃地问道:“郡主是否不同意子龙娶妻?”

    孙尚香刚要答话,那边马云禄便狠狠道:“她敢!”

    孙尚香闻言瞪了马云禄一眼,而后应诸葛亮道:“本来香儿也不敢这么霸道的。云哥哥乃是当时英雄,(身shēn)边三妻四妾的,我便早有准备了。不过…。”说着。只是瞧了瞧对面的马云禄。

    马云禄被瞧得不舒服,气道:“看什么看?莫非你还要反悔了不成?”

    孙尚香言道:“我孙尚香是会反悔的人么?我只是说,你要嫁给云哥哥也行,我做大,你做小。嫁过来后,先做我几个月的丫环…”

    “什么?”马云禄眼睛都听圆了,征得大大的。笑道:“你大我小?还要做丫环?”

    赵云急是谓孙尚香道:“不得胡闹!”

    见赵云如此。孙尚香晕了,骂道:“好啊!她还没嫁过来,你便帮他说话了。等真来了。那还了得?”

    赵云是何等不知风(情qíng)之人,待那时话一出口,便意识到了不对,当下急是赔礼道:“香儿,我哪有那个意思啊。”

    这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这倒好,我和诸葛亮以及关凤就在这里看他们三人演义家庭戏了。^^首发君子 堂^^

    诸葛亮看得想笑,当下却也忍住了。言道:“既是郡主不反对子龙娶妻的话,这事就这么定了,改(日rì)便举行大礼就是。”

    闻言,马云禄急是大喜。

    那边孙尚香闻言有些疑虑,乃道:“也行!不过有一件事要先规定了,先来后到,我做大。她做小。”

    马云禄闻言不服。言道:“按年纪,我大你小!”

    一时间。二女又争论起来。

    最后,孙尚香来气了,争道:“你再说,我便不让云哥哥要你了!”

    马云禄岂是怕他人威胁之辈,叫道:“主公那里都谈妥了,你敢!”

    孙尚香道:“看我敢不敢!”

    我靠!真是闹翻天了。\\\  诸葛亮自然当下也有些无语,只是等二女说完,两个人搞得面红脖子粗地,这才开口言道:“且听亮一言!你这二女,有必要这般为大小争论不休么?既然都是子龙的妻子,事事自当为子龙着想,这般胡闹,子龙他(日rì)在家里,何有安宁可言?你二人更是姐妹,自当好些相处了!”

    那二女不语。

    这时诸葛亮又道:“此本是你等家事,亮何用来管?要不是担心子龙因你二人搞得(情qíng)绪不稳定,怠慢了大事,亮何会来此?今来此,你们何不各退一步,看我军师(情qíng)面,好些商议?”

    孙尚香、马云禄齐道:“谨遵军师教诲。^^

    诸葛亮当下也懒得说了,最后言道:“此事太麻烦,亮还有诸多事(情qíng)要做,便眼下,亮决定来(日rì)便尽快替子龙安排婚事,不得异议言罢,遂头也不转,便直逃出赵云府上了。

    我靠!诸葛亮也怕了这二女!我为赵云祈祷先。

    这时诸葛亮忽地闪人不管了,厅内立马陷入安宁。这安宁也便持续了一小会,马云禄终是哈哈大笑道:“军师说了,来(日rì)便举行婚礼…”

    不等马云禄高兴完,那边孙尚香先是鄙视了一番,笑道:“怎么着,你也不过是个小的…”

    马云禄心(情qíng)大好,当下也懒得跟孙尚香废话了,急是奔向赵云,一手缠住那厮胳膊,笑嘻嘻地讨好道:“云哥哥,想我了不?”

    我彻底歇菜。

    迷茫与困顿中,两个老虎级别的女人,一左一右便驾着四虎上将军之一的赵云闪人了。而这时,远处依旧传来二女地争吵声。

    “回你房里去!”孙尚香的声音。

    “我就要跟着去,你怎么着?”马云禄不屈不饶。**

    我看着关凤,小声问道:“咋办?”

    关凤不解,好奇问道:“什么咋办?”

    我脸一红,乃道:“今晚…。”

    “今晚我困了,先去睡,你自己回房间歇息去吧,我今晚先放过你…”关凤如是说道。说完,便独自奔出厅去。

    望着关凤的背影,我直在想,这关凤咋不明白我地意思呢?

    苦笑着,我遂也朝着自己放箭走去。

    这一夜,因为一路劳顿,我疲惫不堪,是以睡得无比舒服。^^

    次一(日rì)一大早,我便听见门外有人敲门,待起来打开门一看,却是赵云。

    赵云睁着两支熊猫眼对我说道:“先提醒一下,今夜我便与伯虎睡一块啊…。”

    我不仅问道:“那昨夜…”

    赵云叹道:“香儿和禄儿又大打出手了,直在院里折腾到了现在,才回去歇息了。”

    我言道:“先进屋再说。”

    赵云点点头,随即进门便躺在(床chuáng)上。

    见状,我失声笑道:“子龙也算享受了齐人之福了。”

    赵云眯着眼睛,无精打采地苦笑道:“这也算福气,换伯虎来试试。^^首发君子 堂^^”

    “晕!”我当下急忙摆手,言道:“我还要多活几年呢!”

    这时又想起来什么,遂问赵云道:“子龙却是何时看上了那马云禄地?”

    赵云闻言立马起(身shēn),站立起来,拍着我的肩膀小声言道:“没办法,主公的命令。”

    我一愣,旋即又笑道:“子龙休要自欺欺人,哪里这般简单?我看啊,子龙倒是真有些喜欢这马云禄了。”

    这时赵云又转过(身shēn),重新倒在(床chuáng)上,闭着眼睛说道:“随你怎么说。”

    看着这赵云疲惫不堪严重失眠地样子,当下我心里直是感叹不已。如此,也不愿再打扰了,赶紧地退出门外,合门后,也便直往诸葛亮处而去。

    见到诸葛亮之时,早见他在县衙堂上批阅一系列文件,当下见此,我眉头紧皱。

    诸葛亮见我来,急是招呼道:“伯虎来了,可于一旁稍作,亮处理完此些事物,便与伯虎详谈。”言罢,又专心开始批阅文件去了。

    实在不忍心打断他的工作,我遂坐在原地四处张望,不断出(身shēn)。

    过不多时,诸葛亮忙完事物,便走进过来,对面而坐,问道:“伯虎今(日rì)来,必是要接着昨夜的话题来说了,可对?”

    我笑笑,应道:“对!不过,谈那话题之前,风有一言,愿先告知军师,希望军师谨记!”

    诸葛亮奇道:“莫非伯虎此来,乃是有私下事要亮帮忙?”

    我摇摇头,当下说出一句话来:“(身shēn)体,是革命的本钱!”

    “(身shēn)体是革命的本钱?”诸葛亮细细地嚼着这句话,半响笑道:“伯虎好意,亮明了。”

    这诸葛亮的(性xìng)(情qíng)以及习惯,又怎是一句话便能使其转变的。当下我急是劝道:“军师如今镇守荆州,责任重大,若连自己(身shēn)体都不注意,倒是忽然病倒,岂不大大坏事了?还望军师少((操cāo)cāo)劳一些。”

    诸葛亮应道:“伯虎既知如今事物繁忙,亮深受主公众人,安敢偷懒?事事皆小心谨慎处理,方才放心也!”言罢,遂撇开如此话题,乃道:“昨(日rì)听闻伯虎关于土地一事,你尚未讲完,便今(日rì),你我研究一番,我荆州此时,土地改革当如何进行。”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