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阳平关(1)

    (大文学 .dawenxue.net)    夏侯渊退却,往西南直奔阳平关而走,而后,关羽即刻下令兵发阳平关,以雪前耻。

    大军行进,不半(日rì),忽有人来报,言马超有消息来。关羽看完书信,大笑道:“夏侯渊便近在眼前!传令,速加速行军,务必入夜时与马超人马会合!”

    是夜,我军行至前方马超大寨,入见主将。

    却说马超一见关羽,急是白脸见红,惭愧道:“未能堵住夏侯渊,特向关将军问罪!”

    关羽大惊,遂细问之。马超便道如此如此。

    原来却是夏侯渊退兵时,先遣人马探路,约一千人,打着自己旗号,冒充主力,一路向前,正中马超埋伏。因为不知(情qíng),马超竟是中计,实力全部暴露无遗,尽斩夏侯渊先锋千人。如此,夏侯渊知(情qíng),直在后面堵住大队人马,就地安下营寨。马超大意之下急是以为夏侯渊要准备长久留在此地与自己对立,是以也便就近夏侯渊对面山前安下营寨。而事后,便是这夜,马超很是果断地带着人马趁黑三更半夜劫营,而此时,竟是发现夏侯渊人马早已走了多时!

    空城计!夏侯渊上演的空城计,竟是让马超错过了与夏侯渊决战的最佳时机。

    也就是因为拖延了半(日rì),马超得知夏侯渊兵退,急是引兵顺着人马的脚印去望定军山这边追,结果却又发现中了计,原来又是那一些人马脚印,竟是夏侯渊派出了一支数百人的人马刻意为之,再是冒充了一次主力。

    此时两方人马背道而驰。马超想要再追夏侯渊,却是发现夏侯渊早已经直奔阳平关去了,再追,已然来不及。

    关羽当下却也不怪罪马超,两军回合一处,随即启程直奔阳平关。

    不二(日rì),直阳平关不远处,探马又来报,言前面魏延人马,亦是未能阻住夏侯渊。让其入了阳平关。

    如此,五万大军会合一处,屯扎在阳平关下,关羽随即召集众人商议破关之事。

    时关羽的脸色非常不好,极度不好,商议前,见了众人,便只是不言语。

    这时众人坐定,关羽叹道:“定军山之战,夏侯渊狼狈而逃。竟是连续突破我军两道防线,如此人物,是个人才,为兄长大事,当早图之!今某必要拿下这阳平关!”

    这时法正言道:“今阳平关上,对主公汉中有威胁的,何止这夏侯渊一人?便是那曹洪,亦是难缠之对手。”

    这时魏延言道:“夏侯渊、曹洪皆是武将,对我军拿下阳平关形成不了威胁。反倒是如今曹((操cāo)cāo)手下大谋士程昱亦在关上,其人足智多谋。乃真是关键也!”

    帐下,我并不说话。相反,我只是想静静地看着诸公地反应,从他们的嘴中,更多地了解一些阳平关此时双方的实力对比。

    夏侯渊是败了,败得很惨,很狼狈,一路上草木皆兵,仓皇得很,可是说来说去,夏侯渊还没有死呢。他能逃到阳平关上,已经算不小的奇迹了!如今夏侯渊上了关,伙同曹洪一起,说不得过不了几天徐晃也到了,加上一个程昱在,此时阳平关上,曹((操cāo)cāo)在汉中的精锐。可算聚齐了!这自然是在说。如今这阳平关之战,无异于曹刘两家在汉中的一次决战。

    如今阳平关上。曹((操cāo)cāo)人马足有四万,而我军只有五万,这样的对比,考虑到曹军是守,占据险隘关要,而我军士兵战力及经验又略显不足,所我可以这样肯定,此战,我军并不占优。

    这时会议一开始,多人便已经探讨起了双方领兵将领及军师的对比,或许在这些人眼里,战争的决定因素也就在于这个方面了吧。

    这时关羽想了想,言道:“我军方才夺了定军山,如今汉中之地皆以平定,此时当趁势急下阳平关。”

    法正道:“曹洪占据天险,若急攻,恐我军伤亡惨重,须用计引曹兵下关来战,方是正理。”

    关羽闻言哼了一声,言道:“如今这夏侯渊逃至此,前番大败,此时必是保定决心死守关隘,如何肯出来?”

    法正闻言应道:“不然!阳平关如今已经被我军包围甚久,正料想其关上粮草已然维持不了多久,若再困守,便是自寻死路了。”

    法正此言确实是事实。曹((操cāo)cāo)此番进取汉中时,带来的粮草,大多屯在了南郑和定军山两地,可是如今,这两地都已经落入到了我军手中,也就是说,曹军地粮草被我军夺了,此时这阳平关上,一群蚂蚁似的窝了近四万人,这粮草自然成了他们最头疼的问题。

    关羽见法正如此说,当下也明了,却还疑问道:“依孝直所言,我等便将此围住不打就是了?

    法正笑道:“依正看来,如今我军宜避免与曹军决战,相反,那阳平关上的曹军,却是急于和我军速战速决的。”

    关羽惊疑道:“孝直此言何解?”

    法正捋了捋胡须,这才笑着言道:“正如此说,便是因为如今这阳平关已成了曹军的绝境也!关将军莫要忘了,此时在汉中,曹军的势力范围,不过是只有阳平关、略阳等这一些地方,而若是此时主公与三将军人马,忽地出箕谷,继续西进,那么….嘿嘿!”说着,他却是卖起了关子。

    不过,法正话说到了这份上,也无须他再说,便此时,知道汉中形势的众人,也纷纷能猜到他背后的意思了。

    曹((操cāo)cāo)放弃定蜀中,而转移目标对荆州发起忽然攻击,荆州他得了荆北,算是大有收获了。可惜,有得必有失。从汉中调去人马突击荆州,必然导致了汉中曹((操cāo)cāo)人马的不够用,也就让西川地刘备捡了个便宜,趁虚定下了汉中大片土地。而此时的(情qíng)形,本来说,只要夏侯渊还能守住定军山,那么曹((操cāo)cāo)在汉中有一些机会,可是如今定军山都丢了,就彻底该让曹((操cāo)cāo)彻底掐断对汉中的幻想了。阳平关,地势险要,可以说,是雍州进汉中的一个关键口,可是放在如今,却也是曹((操cāo)cāo)最后的一道防线了。

    正如法正所说,如今刘备引着张飞等大将都进兵到了箕谷,这等消息,若是传到了阳平关守将曹洪的耳朵里,他会做什么猜想?便是刘备继续西进,那么留在汉中的曹军,算是回雍州的后路都被人阻断了。到时,阳平关可真是被我军四面围死,孤立无援,便只能任人宰割了。

    给众人留了一小会反应的时间,这时法正续道:“此时我军,不仅不该急着攻打阳平关,相反,我军还应该作势退兵。”

    关羽道:“孝直此为何计?”

    法正道:“便分出一军,诈称攻往略阳便是了。”

    闻言,关羽当下便有恍然之色,大喜道:“此计甚妙!”言罢,关羽遂谓众人问道:“不知何人愿领兵前往协助定军山张任人马,前往攻取略阳?”

    此言一出,队列下竟是呼啦啦直跳出来来一排人。关羽一看,却是黄忠、严颜、马超、魏延、于(禁jìn)!

    关羽有些惊疑道:“便是协助张任攻打略阳,又是副将,怎的众人都愿请命?这确是有些让某奇怪了。”说完,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个个都言道:“末将愿往!”正不知道派谁去好。

    这时关羽又瞄了我一眼,见我未有出列,急是好奇道:“你小子怎地这回不与众人一齐请命了?”

    我应道:“今有关将军留在此阳平关,众人自是知道不能沾得功劳而已,如此,他们自然希望争取去略阳分一份功劳了。我不出列,便正是不(欲yù)与众人争功劳也!”

    关羽遂不再问,这时问法正道:“孝直以为,当派何人前往?”

    法正言道:“便严老将军罢!”此言一出,又见其他几人怒目而来,法正皆是又解释道:“严老将军与张任将军相识已久,在一起必定配合默契些….”

    那几人便无话可说,老老实实地退下了。

    这时关羽随即下令严颜引本部人马五千,急速赶往定军山,令张任一道攻取略阳而去。

    黄忠一走,法正这时看了一下方才郁闷的几人,笑道:“诸位将军不必烦恼在此未有立功机会!”

    说完这话,法正又对关羽言道:“若不出正所料,便是张任将军与严老将军发兵那几(日rì),此阳平关曹军定有动静。”

    关羽亦是笑道:“此是必然。却不知那曹洪到底是要退,却是还要攻。”

    法正点头道:“将军所言不差,若是那曹洪得知了略阳危急,自然便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撤离阳平关,解救略阳,要么便是得了(情qíng)报,知道我军兵动,要趁虚急攻我军。但不管如何说,依正看来,我军当早做准备,应付曹洪忽然下关来袭。”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