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突发事件(4)

    (大文学 .dawenxue.net)    却说我听闻关凤开头之言,立马便打断,问道:“凤儿你此来,北面可是还留了守兵?”

    关凤闻言一愣,旋即言道:“路口上并未留守军士。凤儿看见山上火(热rè)一片,所以把士兵全带上山来了…”

    不等她说完,我急是失声叫道:“不好!徐晃有突围的可能!”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我急是拍马前行,下令道:“速速上山,截住徐晃!”

    这定军山北面也有道路,这时我没有想到的啊!我更是想不到,关凤本来就是在北方起到震骇的作用,不让徐晃、夏侯渊从那个方向突围,结果倒好,关凤竟是弃了任务,跑上定军山来了!

    却是我引着人马奔向山顶,见了张任,急是问道:“徐晃何在?”原来却是我们上山时,已然发现战事平息了。

    张任言道:“被我杀退了。”

    我又问道:“往西边去了?”

    张任道:“正是!”

    闻言我不免失望,急是叹道:“张将军为何不拖住那徐晃一阵,让他跑了呢?”

    张任闻言应道:“此山上四面皆是山道,如何能阻止得了徐晃逃跑?”旋即却又笑道:“况且,逃下了定军山,这徐晃也未必能逃得过张将军之手啊。”

    我闻言一愣,问道:“张将军?莫非是翼德?”

    张任笑道:“正是!此时张将军与主公人马,正在箕

    我苦笑道:“只怕那徐晃出了定军山。走的那条道路,我等都有所不知了。”

    张任道:“定军山已经拿下了,这徐晃还能走哪里?不是绕道回阳平关,便是走箕谷了。”

    我应道:“眼下(情qíng)形,不出意外,徐晃可定要去阳平关向曹洪告罪了。可是,便是走阳平关,也有多条道路,未必能遇上马超人马!徐晃如此谨慎。若我是他,必定先途径略阳,而后下阳平关!总之,在定军山上不能生擒徐晃,确是我等罪过了!到时,我等如何向军师交代?”

    此言一出,众皆不语。

    时关凤却道:“拿下定军山就是大功一件了。那庞统何敢问罪我们?”

    我白了关凤一眼,气道:“这边就是你之过错!其实要拿下定军山,有你父亲便足够了,谁人不知?军师派你引兵来,目地会是这个吗?凤儿你不过是负责阻住去路罢了。你倒好。学会了急功近利,这下好看了,军师的计划全部落空了!你,还有马超那边,全是白忙活了,使得军师多此一举了!”

    这话我说得明明白白,量关凤如何傻,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罪过了,当下眼睛一红,便深(情qíng)地望向我。问道:“那这般了,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张任亦是问道:“要不,我便此时带人去追?”

    我头痛了一阵,这时问张任道:“徐晃手下还有多少人马?”

    张任一愣,却也答道:“尚有近万兵士。”

    我闻言竟是有些吃惊了,叹道:“不想竟是还有如此多人马!怎敢去追?去追,怕是要中计了!不得不防啊!”

    张任遂无语。

    我便言道:“事(情qíng)的结果也便就这样了。既然捉不得徐晃。也不要在懊悔什么。此事,还是回山下见了关将军再作商议吧。”

    安排一番。留下关凤、张任引本部人马守住定军山,我与于(禁jìn)便引着人马急速往山下而去。

    却说我和于(禁jìn)来到山下,那里的战事也已经停歇了。当下军马会合,关羽随即在山上扎起营寨,引众人至帐中汇报战事(情qíng)况。

    时关羽脸色着实比较难看,此番竟像是大了败仗一般,在上首坐着,我一看,便知道又出了什么篓子。

    果然,这时黄忠忽然狠狠地长嘘了一口气,恨恨道:“着实可恶,竟是让那夏侯渊就这么跑了!”

    闻言,我急是大惊!忍不住便问道:“怎么可能?这夏侯渊如何跑了?望那边跑了?”

    黄忠听了,更是脸色难看,这时却也不说话了。

    时关羽叹道:“事发突然,某引人马下山时,那夏侯渊便已经奋死突围了。”

    我失声恨道:“这仗怎么打成了这样!”

    众人闻言,无不羞愧不已!

    可不是!数倍于敌人的兵力,将定军山团团围住了,到了此时,定军山拿下了,竟是夏侯渊、徐晃都跑了!而且,据说还是带着大队人马逃跑的!这….实在让人有些无语。

    我想,若是此时庞统知道了这里的战报的话,肯定失望之极,要气得吐血了!

    那么周密地计划,那样四面包围,一夜间,夏侯渊却是和徐晃分道扬镳,各自引着部下大队人马突围而出了。这,谁之过失?

    当下帐内众人,各自不语,都在沉思这场战事。

    事发突然么?是啊!太突然了!

    关羽的计策不能说错了,派兵袭扰定军山的敌军,待其精神萎靡,随后四面未定,进行强攻,自然能稳稳地拿下定军山,甚至让夏侯渊和徐晃不能逃脱一个的!

    可事实上,无巧不巧地,便是沃俊杰要袭扰定军山的敌兵同时,夏侯渊和徐晃却也约定了几乎同样的对策。只不过,人家二人商议的计划是,让夏侯渊引大部人马直接偷取对山,而留下徐晃在定军山上守寨。

    这样地结果导致,夏侯渊引着人马下山,悄悄地下山,结果遇见了黄忠、于(禁jìn)等人的埋伏!又看见定军山上本方的大寨起火,他还能怎的?自然知道定军山失了,自然要选择逃跑!

    于是,夏侯渊就这么跑了!

    相同,这边徐晃也是够走运啊!知道我军也会同时袭取他的营寨,是地,他早料到了,所以会有伏兵。结果他想不到地事(情qíng)出来了,正是徐晃他准备将来犯定军山的我军通通消灭干净的时候,关凤和张任忽然从北面杀上来了,趁虚夺了定军山本方的大寨,而同时,徐晃更是看见了山下夏侯渊中了埋伏,如此,他能怎么做?自然也是赶紧逃了!

    夏侯渊要逃,被((逼bī)bī)的!徐晃要逃,也是被((逼bī)bī)!甚至,他们逃跑的方向,也是被((逼bī)bī)的!而事实上,被((逼bī)bī)之下,却是当前他们最正确的做法!

    这….如何不让人感叹,如何不让我等陷入沉思?

    巧合,一切都是巧合!而巧合之下,我军的谋划便白费了!

    毋庸置疑,关羽有错!天大的错误!可是谁人敢说,换做他人,不会犯这样地错误?

    这一切,都是谋略惹的祸,或者说,只是天意弄人!

    沉默片刻,这场战事的(情qíng)况汇报,还得继续。

    今夜定军山一战,我军损失了几百兵士,基本上是山腰那边的。而曹军遗留下的尸体,有几千,逃跑时被我军追击留下的。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军有曹兵地俘虏。那些俘虏,也不能说意外,他们便是郝昭及其部下九百余人,以及夏侯德及其部下两千余人。

    如果所欣慰,这便是今夜我们一干人等,最能填补失望地事(情qíng)了。

    这夏侯德、郝昭,不走运,或者说,他们没有徐晃和夏侯渊走运,谁叫他们被夹在定军山腰呢?他们被包围了,往上退,被我和于(禁jìn)、张任、关凤人马阻截,逃不过被俘的命运。往下退,关羽人马已经在哪里严阵以待,更逃脱不得。

    当下看着关羽有些失落,表(情qíng)无限地失望,我自然不欢喜,所以我言道:“郝昭是个人才!”

    关羽闻言却只是苦笑道:“和徐晃、夏侯渊比,这郝昭还是个人才么?”

    话题绕来绕去,今夜都不得不绕到这里了,我有些无语。

    相对于徐晃和夏侯渊,在关羽眼里,确是不值一提。

    这时,黄忠命人押了郝昭、夏侯德上来,听候关羽的发落。

    那二人,被士兵推搡着押了进来,按着跪在了地上。

    关羽看也不看一眼,便问道:“既已被擒,可愿降了?”

    那二人闻言一脸冷笑,忽地同时喝道:“要杀便杀!休要劝我等投降!”

    关羽正在火头上呢,闻言,当下更是不假犹豫地喝道:“推下去,斩了!”

    如此,郝昭、夏侯德就这么斩了。在营帐中,谁都不敢劝一句关羽。因为众人心里都清楚,劝了也没用。

    我知道,郝昭是个人才,或者说,还是个了不起的人才。对于这样的人才,我想来很看重。但是我知道,这种人,自来很忠心,不费一番口舌,不花一些时间,很难劝降的。而此时的关羽,又如何有着耐心?

    我知道,关羽要爆发了。便在接下来的战事。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