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突发事件(2)

    (大文学 .dawenxue.net)    听完张任此言,众人无不惊疑。关羽遂问道:“马超人马不是针对阳平关去的么?怎的也加入到了拿下定军山的计划中了?”

    张任言道:“其实魏延将军只是打着马将军的旗号去攻阳平关而已….”

    不等张任说完,关羽却是先一步恍然大悟了,言道:“原来却是这般。先是庞军师命马超为主将攻打阳平关,实际上,马超此番却是和魏延在行军途中忽然兵分两路,魏延主攻阳平关,而马超则是早已经受了庞军师计议,在此定军山西面攻击定军山!”

    这时张任闻言笑道:“关将军所猜的,确是有几分接近庞军师的计划了。”

    闻言,关羽不免又有些惊疑道:“莫非庞军师计划还有一些某所未知的?”

    张任只是笑而不语。

    而这时,我想了一想,便问张任道:“莫非士元军师先前的计划中,攻阳平关全是假的?实际上,魏延与法正亦是针对定军山来的?”

    张任大笑道:“正是如此!”

    靠!一见张任点头,我立马便明白如今这庞统在搞什么(阴yīn)谋了!

    照如今这形势看来,定军山上的夏侯渊、徐晃二人,真是死定了!什么关羽,什么马超,什么关凤张任,什么严颜,这所有人的部队,实际上都是先前庞统布下的局!说简单点,不过是让定军山的曹兵成为我军的瓮中之鳖罢了!

    庞统可算是看得起那夏侯渊和徐晃了,一次,他便动用了如此多的将领和士兵!

    先是令关羽带着我等引军马三万,充作主力,作势攻取定军山,几番交战,各不能胜。为此。关羽这军的任务,不过是要牵制住定军山的曹军不动撤军的想法了!

    而后,令马超、魏延、法正引军两万,打着攻打阳平关的旗号,实际上,他们不过是在定军山与阳平关之间,布好局等到时夏侯渊和徐晃逃兵来钻罢了!他们地任务,不过是彻底断绝两地之间夏侯渊和曹洪的联系!

    而关凤在北,亦是有万余人马,定军山战事不利。那夏侯渊知了(情qíng)报,如何敢望北逃?

    如此,竟是四面埋伏!庞统的意思很明显,便是此役。一定让曹((操cāo)cāo)要损失这两名手下得力的大将!

    也难怪张任一来便直说庞统怕关羽对徐晃念及昔(日rì)友谊,妄动妇人之心了,原来竟是庞统要置徐晃死地,担心关羽心有不忍!

    不过我却是在想,这庞统如何知道关羽这几(日rì)拿不下定军山呢?若是关羽打胜了,咋办?打输了,咋办?庞统的所有安排。岂非都白费了啊!庞统竟是如此早就预料到,如今这定军山会一定是对峙之局!怎一个牛字了得?

    当下经过张任一番解说,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事(情qíng)的始末了,而此时,我去看关羽,却也只见他一脸的平静。

    徐晃这次死定了,没啥说的,庞统的意思很明显,徐晃不降就得死,因为他地出路都被阻住了!而考虑到徐晃的忠心。可以说,徐晃这次很有可能,极有可能,或者说,一定,逃脱不过一个死字!

    徐晃死,关羽心(情qíng)会这般平静?我有些不敢相信。或许,关羽平静的表(情qíng)下面,一定暗藏着心虚的波涛澎湃!

    张任没话可说了。该说地,也都说完了。我也没话说了,该懂的,这里人都已经懂了。所以,帐内主将保持安静,便只等关羽做决定,何时对定军山发起攻击!是的。总攻!

    平静中。关羽长长吁了一口气,而后重重地在桌子上拍了一掌。忽地喝道:“众将听命!”

    我等闻言,俱是应道:“在!”

    关羽从桌上令旗罐里抽出一令牌,叫道:“赵风何在!”

    我闻言,急是出列道:“末将在!”

    关羽道:“命你今夜三更时分,引兵三千,直往定军山曹军营帐劫营放火!”

    我略一迟疑,旋即便接过令牌,言道:“得令!”完后,却于一旁站立,看后面关羽的安排。

    关羽又取出一令牌,叫道:“黄忠何在黄忠闻言急是出列道:“老将在此!”

    关羽道:“命你于四更时分,引三千兵士前往定军山曹兵营寨劫营放火!”

    黄忠闻言也是迟疑,却也应道:“老将得令!”接过令牌,也在我(身shēn)边站定。

    这时关羽再是取出一令牌,叫道:“于(禁jìn)何在?”

    于(禁jìn)出列道:“末将在!”

    “命你引本部人马三千,于五更时分前往定军山曹兵营寨劫营放火!”

    “是!”

    关羽的命令觉得算得上去够让人呆疑,一阵安排下来,帐内所有大将几乎都是清一色劫营放火的任务,没有埋伏,也没有相应的主将挑战。

    关羽安排完,随即便一挥手,示意众人前去准备。

    出了关羽营帐,于(禁jìn)还在问我:“关将军如此安排,是何道理?”

    我猜测道:“唯一一种可能,所谓地劫营放火,便是教我等去定军山扰曹军安宁而已。”

    众人闻言各是思虑了一阵,旋即不断有人赞同道:“也便就是这种对策。”

    这时黄忠言道:“众人如此领兵前去劫营,伯虎第一个倒是容易些,可是伯虎打草惊蛇了,我等后面去怕少不得困难,不若众人协商安排如何?”

    众将皆道:“正有此意。”

    黄忠这时言道:“众人各引兵马往定军山上屯扎,伯虎先去,我等就山地埋伏,以为策应。如此一次轮流,如何?”

    众将又道:“此言甚善!”

    如此,各人又说道了一阵,旋即拜别,各自准备而去。

    是夜,众将各引本部人马下了对山,偃旗息鼓,于定军山下会合。眼看时辰将至,黄忠言道:“伯虎可引人马先上,我等在路口接应。事若成,伯虎亦要速去速回,不成,便放他一阵火箭,敲锣打鼓便回就是。”

    我应道:“便依了老将军之言。”言罢,随即引了赵丰、赵正等人,带着三千人马便悄悄望定军山摸去。

    大军前行,前方哨兵忽地来报,言道:“前方发现敌(情qíng)!”

    我不以为然,令大军继续前行。至山腰,又有哨兵来报,言道:“捉住山上一名曹军细作!”

    我笑道:“叫赵正自作主张。大军不得停留,继续前行!”

    如此,大军不多时至曹军营寨前。

    这时前锋赵正来到,问道:“卑职观这曹营内一片寂静,纵有火把,想必亦是埋伏,当下我军如何行动?要入营乎?”

    我笑笑,随即下令道:“令我军打上火把,你先引一千人呐喊冲杀望曹营去,切记,不可入营,一到寨门口便乱放火箭,但求烧了他几座营寨便可,随即撤退!”

    赵正领命而去。

    忽然,便是我军人马通通打上火把,将我军行踪暴露无遗之时,耳边立马响起一片喊杀声来。我微微一惊,自然,这喊杀声不是出自赵正手下那一千人之口,却是四面有曹兵杀来。

    “我们中了埋伏了!”这时赵丰人影显现,急是在我面前言道。

    我当机立断,喝道:“速教赵正引兵退下山去,不可恋战!”

    我对山人马调动,想必那夏侯渊、徐晃早有察觉,搞个什么埋伏的,实属正常,我岂能预料不到。

    却说这时曹兵从四面八方杀来,正不知道有多少,我急令兵士往山下冲去。正行间,忽地便见山下也杀成了一片!

    这下我就有些纳闷了,怎的黄忠、于(禁jìn)也跟曹兵打了起来?

    正迟疑间,又见两面山腰杀出来一队曹兵,当先一员曹军大将,正是郝昭!

    我急是下令道:“全军听我将令!不可恋战,往山下杀去!”言罢,我遂提枪直迎郝昭而去。

    二人相见,郝昭大笑不已,叫道:“无耻小将!你中我计矣!还不速速下马受降?”

    我冷笑,全力刺出一枪,直抵那厮面门。郝昭何敢大意,急是闪躲,而后砍出一刀,直超我腰际而来。他确是想要将我拦腰斩断。

    我急是回抢相抵,只听铿锵一声,结结实实接住!这时背后赵正杀出,喊道:“将军速退!”说话间,已然一枪迎向了郝昭。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