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强攻(4)

    (大文学 .dawenxue.net)    关羽看着营内惊慌失措的军士,皱起了眉头,叹道:“大哥如此派兵,着实为难了众人!不过众人亦该体谅大哥的无奈。”

    我遂道:“当下此些事(情qíng)且不必说了,等汉中定了,再建议军改便是。”

    正是这说话间,训练有素的我部下白耳兵已经杀到了曹军之中,而这时,已然看见了对面曹兵后阵那一架架的投石车轰然倒塌。

    投石车没了,我营内上空瞬间也便安宁了。没有了乱天的飞石,立马,关羽就喝止住了士兵的惊慌。

    便是赵丰、赵正引着人马急奔回营来的时候,这边,我局的弓箭手已经各自站在了岗位上。

    白耳兵撤退,少不得伤亡,看着他们的死伤,我当下眉头紧皱。当下忽地感觉有人一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去看时,原来却是于(禁jìn)。

    于(禁jìn)笑着言道:“那些是伯虎亲自训练出来的士兵吧?”

    当下我轻轻地点了点头,继续看着自己的部下。

    于(禁jìn)叹道:“果然是好兵。”

    闻言,我有些伤感。好兵,自来都是在危急时刻上阵,替友军解围,而后付出自己生命的。

    赵丰引着人马退回来时,原本一千多人,此时只剩下不到一半。毕竟,曹军的士兵,也不是这么不堪一击的。我对部下下令道:“全部在后面整顿歇息。保持队形!”

    赵丰得令,引着几百白耳兵急速退下。这时曹兵已然追到了我军营寨前。当下关羽传下号令:“弓弩手退后准备,弓箭手先上,给我瞄准了(射shè)!”

    闻言,数百名弓箭手齐齐地发起了连番乱(射shè),呼呼呼声中,无数羽箭飞向了前面密密麻麻蹒跚而来地曹兵。几乎是顷刻之间,箭雨(射shè)入曹军阵中,挽起片片血花,不间断地看见有曹兵中箭倒下。

    这边。旗手一直在叫着:“第一队。(射shè)!第二队,(射shè)!第三队,(射shè)!….”

    那边,曹军亦是喊杀声不断,渐渐地((逼bī)bī)了上来。

    看着曹兵悍不惧死,关羽有些动容,当下却是笑了笑。道:“弓箭手退下!弩箭手上!”

    弩箭手,顾名思义,是弩箭。那,自然是前翻我在培关时谋划出来的,后来也不知道是谁,无端端地透露到了荆州诸葛亮哪里。自然,诸葛亮凭借着自己的指挥,进行了简单地改装,而后。推及到了荆州学院,效果不错,又推及到了关羽的荆州军队中。据说,关羽很是看重这种兵器。因为,它是连(射shè),因为,它杀伤力巨大。因为。它任哪种人都能用….唯一的缺陷,(射shè)程比我预想得要差弩箭(射shè)出。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当先冲过来的一队曹兵全军覆没!可是,后面依旧源源不断地有曹兵补了上来。

    众所周知,弩箭最耗弩箭,便不多时,弩箭全部(射shè)完,以飞蝗般的一阵乱(射shè),耗费了所有弩箭的代价,我军只是延缓了一下曹兵的行进速度。

    这时关羽又笑了笑,下令道:“标枪手出击,二轮投(射shè)!”

    得令,千余我军投手奋力抢至寨前,手持投枪,奋力呐喊,将其狠狠(射shè)出。

    轻飘飘地标枪瞬间撕开空气,划着一道完美地弯月曲线,铮鸣着落入曹军阵中。强大的俯冲力毫不费力的将敌军的铁甲贯穿,穿透脆弱的人体,带起漫天的血雨。

    便此时,视线所及,投枪的巨大威力穿过曹军士兵(身shēn)体后余力犹似未竭,巨大地惯(性xìng)将贯穿后的人体带的仰面栽倒滚下山去。更有甚者,竟有百余曹军兵士竟被投枪硬生生地刺穿钉死在地上。

    这时候我才发现,关羽此时军中的标枪,不再是我当初设计的那般简单,因为,我分明瞧得清楚,那木制的标枪两端,都加上了铁原料。

    便是二轮投枪过后,我军寨前百步之内再无一名可以站立的活人,鲜血瞬间染红了大地。

    标枪不是弓箭,因为,标枪就是用来放血的。凡是标枪所伤,伤口之大,都足以让人失血过多而死。眼看鲜血在地上横流,曹军见了,怎不惊慌。如此,先前悍不畏死的曹兵,此时也震撼了,竟是忽然间有人控制不住地自己的惊恐,带头后退。随之而来,便是后面曹军纷纷撤退。

    是了,曹军退了。夏侯渊此一番强攻,便在山腰,我军寨前,留下了千余士兵的尸体,便落荒而逃。

    他们逃,却也只是在(射shè)程外就停下来了。我自然知道,夏侯渊,不甘心!

    视线所及,曹军退下,瞬间便在不远处再次集结。此次,夏侯渊竟是尽弃所有步卒,全部先锋哗啦啦地就使用骑兵在山下列阵,各执盾牌,准备进攻。

    关羽看着夏侯渊的安排,微有诧异,与众人笑笑道:“此夏侯渊(欲yù)以骑兵之速度优势来破我阵!众人可有退敌之法?”

    我却也笑笑应道:“素闻夏侯渊擅长突袭,今(日rì)看来,果然他要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了!其实骑兵并不可怕!先用弓箭(射shè)之,而后弩箭(射shè)之,再以标枪(射shè)之,无不是骑兵所怕遇到的对策!”

    关羽闻言却是苦笑道:“然此时我军中羽箭、弩箭、标枪皆以差不多用尽,又当如何?”

    我笑道:“这些东西没有,长枪总有吧?长枪兵,可也是骑兵的天敌啊!”

    关羽闻言疑道:“此言何解?”

    我答道:“命令长枪兵密集列阵,士兵蹲下(身shēn)子,双手紧握长枪,待曹军骑兵来,岿然不动,那曹军何以能近(身shēn)前?”

    关羽闻言想了想,遂大喜道:“此计甚妙!某观之,如此一来,只怕骑兵不怕,那马儿再往前冲,怕是立马被刺出一堆窟窿来!马一死,骑兵死矣!甚妙!可速速为之!”言罢,遂即刻传令长枪兵于寨前列阵!

    部将得令,数千长枪兵士急奔而出,在我军寨外列下阵势阵前,准备迎敌。

    却说我军如此行动,山下夏侯渊如何不见?便是我军这边阵势一列好,那边曹兵便有了退兵地迹象。

    时黄忠见了,言道:“夏侯渊既是要走,我等岂能轻易放纵?不若便由老夫引兵前往追赶,若何?”

    关羽言道:“夏侯渊此番退兵是真,退却时未有断后那排亦有可能。然某却担心那徐晃得了今(日rì)对山战报,会以为接应。如此,黄老将军去,亦是不能全大功也。既非全功,又何必为之?”

    黄忠遂不语。

    关羽又言道:“今番我军乃是示弱也,便就让那夏侯渊以为我军只是固守此山,以助其傲慢,待来(日rì),某便与老将军一拨军士,偷袭定军山去,不知老将军敢否?”

    那黄忠闻言,如何不大喜,当下急是言道:“老夫数次战败,揪心不已!若关将军能给老夫戴罪立功地机会,何敢不为?”这边感激完,那边又急是问道:“却不知何时可以出兵?”

    关羽不答,这时却忽地望向我来,谓黄忠道:“此事,可问他。”

    王平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黄忠听了关羽之言,此时便笑嘻嘻地走近过来,扯住我一肩膀便问道:“何时出发?”

    “这….”我一时间不明白关羽的深意,当下便只能应道:“且让我仔细想想。”

    黄忠硬是重重地拍了拍我地肩膀,喝道:“那还不快想!”

    我只是唏嘘不已。

    当下众人说笑着,也便回到了关羽帐中。

    这时关羽忽然提起了今(日rì)所见的问题,当先问我道:“部下兵士一遇(情qíng)况便如此慌乱,不知你可有何对策?”

    我言道:“兵士不经战事,初一上阵,慌乱在所难免,又有何对策?要解决如此问题,只须从长计议方行。”

    闻言,关羽急是失望道:“一直如此下去,这(情qíng)况对某来言,着实让人揪心不已了。”言罢又道:“今(日rì)众将皆以劳累,且各回去歇息,来(日rì)再来商议。”

    见关羽有挥退之意,我等何敢多留,便如此,众人旋即告退。

    走出帐外之时,我犹在猜测那是关羽之言有何深意,碰巧这时黄忠又来烦我,直问道:“伯虎啊,快说啊,趁当下无人,速告知老夫,何时可以发兵?”

    我只是头大不已。

    想着历史上黄忠在定军山是要砍了那夏侯渊人头的,便因为此,黄忠后来才能当上蜀国五虎上将。可是如今这形势,忽地冒出来一徐晃,代替了原本的张合….

    这武艺吧,张合和徐晃相比之下,不好说,可是论(性xìng)格,这徐晃可是谨慎又谨慎的,要想用奇谋,难!非常之难!

    我倒是想,要是诸葛亮此时在(身shēn)边就好了。依他诸葛亮的智慧,再牛((逼bī)bī)的人,免不了也得吃上一亏了。

    这时我哭脸看向黄忠,一时间又忽然想起了法正。不错,当时确实是法正协助黄忠斩了夏侯渊的。如今法正便在阳平关,莫非关羽的意思,是要阳平关拿下了,方才是夺下定军山的时候?

    思及此,当下我便谓黄忠道:“估计还要等些时候了。老将军今(日rì)亦是劳累,先回去歇息吧。相信我赵风吧,倒是定军山上,黄老将军必有必会斩了那夏侯渊首级的!”

    如此劝说一番,黄忠方才退去。而后,我亦是回至营中,歇息而去。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