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局势明晰(1)

    (大文学 .dawenxue.net)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事(情qíng),以至于有些呆疑,直到(身shēn)边的赵正摇了摇我的肩膀,说道:“不想将军力道如此之大,我军中弓箭手若都想将军这般,守城有望矣!”我才警醒过来。

    敌兵造出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着实出了我的意料。急是造了一个,自然难免会造第二个。只不过看眼前这些曹兵的架势,显然他们不愿等那么长的时间了。眼前的曹军,可是急求立马拿下宛城!

    我知道凭眼下的实力,我今(日rì)怕是保住不了宛城了。我只是可气,到了此时,我依然不知道打败我的对头是谁。曹军的领军人物是谁?人家攻城时没有大张旗鼓,我如何能知道呢。

    曹军如此,不过想保密,怕外界知了曹军的分布。

    从投石车看来,我一度以为此番曹军的军师便是程昱。可是,我旋即也想到,这曹军打仗,并非只带一个军师,况且,三国能人辈出,特别是是如今,也并非就只有程昱能设计出如此恐怖的攻城武器。

    当下,自然没有给我多思考的时间,因为,曹军已然开始驾着云梯攻城了。

    我的忽然神威,虽然运气成分大在,可是已经鼓舞了南城守兵的士气。此时,士兵纷纷反应过来,各伍人马纷纷忙碌起来,分工明确,各自奔走。城墙上一片忙乱,搬木石的上下而来,守城的左右乱砸,负责推到云梯,负责顶盾遮住城下箭雨的,总而言之,有条不紊,极有效率。

    便是我南城门前只剩下不到百人,也必定让攻城的曹兵付出惨重的代价!

    方才一番折腾,我的气力几乎用尽,便此时。我无可奈何,只能寻一安静地坐下,闭目养神,聆听这滔天的喊杀声。

    我如此,引来赵正一阵担心。急跑过来问道:“将军可是出事了?”

    我疲惫地睁开双眼,苦笑道:“累了。是真的累了。”言罢,遂继续闭目养神。

    赵正走了,自然,我要休息,他和忍心打扰,况且。我不去指挥士兵,重担自然落在了他的(身shēn)上。

    时间,便在这迷茫中过去,一切,似乎都已经与我无关了。我不是铁人,三天三夜没有合眼过,又经过刚才一番心惊胆战。我真地保持不住了。

    也不知过了多时,直觉渐渐消散之时,忽地有人就猛地拍我的肩膀,我急从迷糊中惊醒过来,睁开眼,便正见赵正。

    赵正见摇醒了我,急是叫道:“将军!咱突围吧!”

    闻言我猛地站了起来。问道:“什么?突围?”

    赵正惊慌道:“其余三门,已经开始守不住了恍惚中,我笑道:“是啊,守不住了,呵呵。”

    赵正急是一阵迟疑。而后又极为担心地扶住了我(欲yù)倒的(身shēn)子,关心道:“将军,你病了!”

    我借助赵正的双手,站定(身shēn)子,言道:“别跟我说话了,我好累,好困。我意识模糊了。这里…你自己做主张就是,无需问我。”

    是的。刚才一歇息,反而坏事了,此时猛地站起来,我只感觉头晕目眩地,站不住(身shēn)子。我不知道,我是病了,还是累成这副德行的。

    赵正这时急是叫来两名士兵,吩咐道:“扶将军下城歇息!”

    如此,我只见两名士兵强行地将我架下城去。

    我喊道:“我不下去。”纵然是喊,声音却是莫名其妙地变得很小….

    士兵领了赵正的命令,已经对我的命令置若罔闻了,因此,我反抗无力,便只能被两名士兵抬进了完成太守府里。

    一名士兵将我小心地安置在了榻上,另一名,却是急匆匆地去找大夫去了。

    此时,我岂会在意这些?我心里只在想着南城门,想着城下的曹军….

    担心中,我渐渐地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我眼睛已久红肿,想必是几天未睡,此时醒来,该有的结果吧。意识到此时(身shēn)边还有人在动静,我当下自然不愿继续死睡,便强行睁开眼来,结果一看,我立马有些糊涂了。

    “怎么你在这里?”我一看到赵正,便想问他为何不留在城上。

    却不料赵正见我醒来,急是惊喜道:“将军醒了!”

    这两句话,几乎是我二人同时说出,一碰撞后,各自无语。

    我愣愣地要坐直(身shēn)子,而后瞧瞧了外面地天色,惊讶道:“都白天了啊!”

    赵正闻言喜笑道:“将军这一睡,倒是够舒畅了。”

    我哪有心思开玩笑呢,当下便急问道:“城防如何了?”

    赵正言道:“方才不久曹兵刚退。”

    我有些惊喜,道:“不想这样都还能守住!”

    赵正闻言心有所思,言道:“卑职也认为曹军此番退得有些莫名其妙了,眼看便要城破…”

    当下,我猜测道:“怕是曹军开始顾及自己的死伤了。”

    赵正闻言想了一阵,旋即点头道:“这恐怕也是唯一的解释了。”

    大战之后,人紧张的神经忽然松弛下来,后果却是相当严重的。就比如,我军已经连续奋战三昼夜有余,此时曹兵一退,我全城守兵往地上这么一坐,保准立马要进入梦想。而等到曹兵再次忽然攻城,纵使我军士兵发现,从睡梦中醒过来,那时的状态也可见一斑了,如何能与昨夜相比?士气必是难以再短时间内鼓舞起来的。

    思及此,当下我想起了昨夜赵正所提之事,于是问道:“突围地准备做好了没有?”

    忽然被我这么一问,赵正急是一愣,旋即应道:“昨夜将军忽然病倒,卑职忙于指挥,哪有空闲安排这个….”

    他这么一说,我立马便感觉头脑胀痛,叹道:“想必我染了风寒了。”这边叹完,那边我急是吩咐赵正道:“当速去准备!”

    赵正应诺,旋即也便告辞安排去了。

    我用手抹了一把脸,旋即强打精神,从(床chuáng)上爬了起来。

    正值关键时刻,却忽然病倒,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苦笑着,我命人端进来一盆冷水,准备清醒一下自己。

    出门的时候,我一到大街上,便听闻城外一片的喊杀声,如此,又是曹兵复来。

    至南面城门不远处,我早见此时曹军已经攻上了城墙,我军士兵正是且战且退,慢慢退下城来。

    赵正此时却是老远也看见了我,急奔过来,面无表(情qíng)地说道:“城门失守,准备来不及了。”

    我点点头,道:“知道了。”又对他说道:“将防守进行在大街小巷之中便是。”

    赵正应了一句:“是!”旋即便抄起大刀,复往城门下而去。

    这边有赵正扛着,有人指挥了,我自然不必担心,急是奔西门而去,组织人马,退入民居之中。

    最坏的局面便是眼前这样了,我只是一脸麻木。城破了,早在预料之中。望着汹涌入城而来的曹兵,当下我心里只在想,如何才能保全大家一部分人的(性xìng)命?

    此时我军士兵,便西门处逃出来的,才不过百人,这么一支小部队,恐怕不多时便要被曹军地海潮席卷,消失殆尽了。我想到,要想活命,莫过于乱中逃命了。

    其实根本不需要我发命令,便是我引着人马逃离西门的时候,宛城内已然又各处住宅燃起了大火。这,自然是曹兵先是发的火箭,当然,也有可能便正是我手下这些老兵临危之时故意放的火。

    如今,我什么都不管。引着人马,沿着大街一路东走,正巧遇上南门来的赵正。两批人马回合一处,此时方才止有不到两百人。

    有些事(情qíng)是不需要我吩咐地,早有二三十人被赵正命来断后。那些都是老兵,负责断后,自然有他们的办法。

    大队奔向东门时,才发现,东门早已经是曹((操cāo)cāo)人马的天下,哪里还有多少我军人马!举目去望时,只能看见还有星点的你我厮杀,自然是幸存的几个士兵被大部曹军包围在了一起屠戮了。

    快,太快了!才段段不到十几分钟,宛城便全面失手。

    这时我心里何敢有其他想法,便只能引着部下继续往北门而去。

    却说我军刚没走几步,回头便看见此时城中到处是大火,百姓争相逃窜,人马慌乱。瞬间,我军便被埋没在了人海之中。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些胡乱跑动的百姓,心道:“这些人跑什么?”

    宛城本来就是曹((操cāo)cāo)旧地,便就算有战事,曹军何会拿他们开刀?如今,不过是我等军人的事(情qíng),哪里会关及到他们!

    正迟疑间,赵正却是急言道:“北门失守了!”

    我一惊,后又问赵正言道:“百姓皆是我军士兵故意轰出门来地!”

    闻言,我急是震惊,旋即也解了方才我地不解。

    当下,我哪里能怪罪士兵滋扰百姓?他们这般做,不过是想给友军创造逃命的机会而已!这是战争造就给他们地经验!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