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守城(3)

    (大文学 .dawenxue.net)    夜色来临,南城楼秋风吹过,我一阵哆嗦,忍不住的寒意。

    赵正望了望城下汹涌而来的曹兵,终是叹了一口气,对我言道:“将军,该换你歇息了。”

    我言道:“我不累。”

    这样的话,今天我说了十几遍了。

    赵正急了,劝道:“这么下去,便是铁人,也支持不下去啊!”

    我笑笑,看着城下攻城曹军,而后问赵正道:“这是地几次进攻了?”

    赵正叹道:“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

    我强忍住倦意,晃晃头,集中精神,说道:“也就是说,这已经是曹军第九次对我宛城发起攻击了。”

    赵正沉重地点头。

    我苦笑。如今的曹军也学会车轮战了,每(日rì)上午、黄昏、深夜必是要发动一次攻击,时间视(情qíng)况而定,总之一(日rì)三次,教我全军不得有片刻安宁。往往我军齐心协力,打破曹兵的一次进攻,正要抓紧时间休整片刻,说不得曹兵整顿之后又复来。我哪敢休息?

    眼下的(情qíng)况,曹军耗得起,我,可是耗不起的。

    我宛城守军几番惨遭围攻之下,已然直剩下才过半数的士兵,眼下只有不到两千人,如何能轻易分批守城?如此,我军又如何经得起曹兵这连番的攻击?

    城楼下,堆满了曹军的尸体。我守城军士尚且损失千人,这曹((操cāo)cāo)损失又岂能少?便是如今,城下血流成河,鲜血都染红了护城河水,尸体都把护城河堆成一条道路了。曹((操cāo)cāo)不是全心的进攻,死伤何止上万。

    然而,攻城就是要有损失的。

    这时曹兵又来攻击了,上千人的攻击,也是密密麻麻的,黑夜中。分不出虚实。

    有人来报:“将军,西城门请求箭支增援!否则,怕守不住了啊!”

    赵正闻言,分毫不为所动,喝道:“没有!要是守不住。那你的人头过来就是!”

    那名小校反驳道:“没有箭支,你教我等如何守城?”

    赵正骂道:“那就拆了城楼用石木去砸!”

    小校言道:“早拆了,何须将军吩咐!”

    赵正一愣,旋即咬咬牙,道:“那边拆了城楼下附近的房子。去!立马去!”

    小校应诺,急领命转(身shēn)而去。

    如此扰民,我不阻止。不是因为我没有说话的力气,而是,我明白其中的苦衷。紧紧三天,所有准备地好的收成器具,都已经无用了。

    我只是笑,苦笑,或是冷笑。

    曹军是疯了。不顾一切要拿下宛城,他们越是这般疯狂,我就越感觉有守城的必要了。

    可是,只怕今夜,我军便要在城楼上展开近(身shēn)战了。

    三天三夜不曾好好休息,我自然明白接下来对我军会有多么不利。

    此时“嗖”地一物飞上城头,洞穿了一个站在我(身shēn)边的兵士(胸xiōng)口。

    我一见。立马惊立而起,喊道:“小心!趴下!。”

    我怎不惊讶?便此时,(射shè)来的居然是一只五尺余长地标枪,这一枪从城下掷来,少说也有百步之遥。威力竟一强如斯。这曹兵,居然也有人学会了用标枪?!

    士兵纷纷闻言趴下,而这时,我却是一个人站(身shēn)起来了,瞧瞧移过去,就着城墙的凹口,往下去看。这时。我才发现。城下竟是有有一队的曹军标枪兵。便眼下,移近的那一队枪林已散开。是齐整几十排(身shēn)负标枪的兵士。一排枪发出,第二排又出,一时天空黑压压的被枪雨遮没。

    我惊讶回看城上的(情qíng)况,更是忽然发现,只要有我军兵士躲得稍慢,就被标枪透(身shēn)而过,更有以盾遮挡地,九分厚的牛皮盾,却经不住标枪一击,惨叫声此起彼伏!

    这是什么(情qíng)况?这到底是什么(情qíng)况!我分明记得,前几(日rì)这曹兵还没有掌握此种武器的使用,怎的今夜,却忽然派上来了?我自然猜测,曹军懂标枪,必是在南郑时受了我军的刺激,活学活用了。难道,曹军又增援了?

    这….怎么可能?汉中曹兵,难道还能几(日rì)飞到宛城来?

    当下我不敢多想,朴刀在手,伏(身shēn)不动,对倾泻的枪雨视若无睹。我自然知道,标枪过后,曹军马上就要攻上城来。

    赵正抓了一个死伤兵士丢掉的大盾护住(身shēn)子,提高了声音冲我喊道:“将军!再不想办法,敌军就借着标枪掩护攻上城来了。”

    而这时,我自然无动于衷,空着地一手屈指默算数字,城头在枪风呼啸中,几乎找不到容(身shēn)之地,我这会只见满眼血(肉ròu)横飞,一时以为到了阿鼻地狱,困惑此时城下有什么人居然还能这样的战阵中显得(身shēn)手,貌似标枪连掷了七轮呢!

    这时势头稍减,我自然知道曹兵标枪都投完了,于是,我立马大喝道:“捡起标枪!还击!”

    说话间,我早已拾起了地上散落的一根标枪,站(身shēn)而起,瞄准了城下敌阵中的一名曹兵,狠狠掷去!

    一声惨叫,自然是那人命归黄泉了!

    这时,闻令下的我军生还者,也早已各自捡起城上散落的标枪,狠狠地往城下密密麻麻的曹兵头上扔去!立时,城上标枪飞蝗而下,似隼翼,画了无数道弧线,疾落入枪兵阵中。那曹军枪兵头上先时只顾带来标枪,本无庇护,这一击之下刈草般立刻成片倒下。

    我连番出手,结果了好几名曹兵地(性xìng)命,已然投空了周围散落的标枪,正待去寻,蓦地城下一枪迎面(射shè)到,快到让人不暇反应。我本能(身shēn)子一震,手中朴刀运转,挥刀便斩,刀枪撞击,铿锵声大作,悠悠不绝,标枪直被撞变了方向,疾(射shè)向我(身shēn)边的赵正。那赵正初时急是一惊疑,这时却反应不慢,急是拿盾牌一格,标枪穿透了盾牌,差点打到他心坎。

    赵正急是惊呼道:“将军(欲yù)加害于我!”

    我只是微笑。自然,我知道他是在说笑话了。

    而这时,我自然也知道,我城上守兵将标枪还给了曹兵,曹兵此时务必也是又要送上城来的。这般打法,着实看着有些可笑了。

    如此,当下我又急下令道:“停止往城下投掷标枪!”当然,换命的事(情qíng),我可不愿意干。毕竟,我军这点人数,哪里经得起这般瞎折腾。

    当下也感叹,这标枪地威力实在太大,着实不应该带入到这个乱世里来,心里又是感叹又是后悔。

    城下羽箭标枪仍在城头上纵横乱飞,当下,我却是偷偷又巡视了一下城下曹军的动静,只见其枪兵队伍已然缓缓散开。而这时,曹军后方忽然散开道来,后面有人推出一件形似绞盘的庞然大物来,被枪林环绕着,仿佛是远古以来就蛰伏在山冈上的一只怪兽,在张着巨口喘息。几十条赤着上(身shēn)的曹军汉子,用尽全力推着绞盘,似乎他们所有的气力都注入了怪兽的(身shēn)体。见状,我突然僵硬了(身shēn)体,喃喃道:“如此大地投石车,想必足有五百米地(射shè)程了啊!”

    几十条汉子气力已用到了极限,陡地全被一股巨力甩出去,一声类似霹雳的震动从大地上扩散开来,然后城上所有人就看到一块巨石被从山冈上抛过来,远远地划过羽箭和标枪地上空后,撞到了一个角楼上,半个角楼全然塌陷,人声惨叫中,砖块雨点般落下。

    这一幕,便正是当初我在电影里看好莱坞大片才能见到的场景….

    城上的我军兵士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竟是都忘记了行动,傻傻看着那曾以为牢固到永不可破的城墙,此时逐渐有些塌陷。

    这时又见城下那几十条赤(身shēn)的汉子重新开始拉拽绞盘。我的表(情qíng)绷得似铁板,冷冷喝令(身shēn)边人道:“弓来!”

    有士兵闻言一愣后,旋即反应过来,递上了一张五石强弓。

    接过大弓,我从地上拾起一支标枪,使尽气力,挽弓如月,一枪直劈空飞出,直奔绞盘中心!却是对面忽然迎来一箭,半空中枪箭撞个对着,箭落地,枪却也改变了方向,下坠中,正中投石车下一赤膊汉子。自然,那厮(身shēn)体被刺穿,已经一命呜呼。

    大叫可惜,我又断喝一声道:“枪来!”

    赵正闻言,急是寻了一枪过来,递交于我。此时,我所幸将夹在腋下的朴刀放了,全(身shēn)心投入到了瞄准投石车那关键部位的绞盘处。

    而就在此时,曹军投石车下的汉子们再一声吼,第二块巨石发出,飞擦过城墙,竟是掀翻了几乎我(身shēn)后整个城楼。

    与此同时,我枪已(射shè)出….

    就在这时,投石车绞盘的最关键部位忽然散落开来,庞然大物轰然塌陷,巨响震天!手下兵士一阵发愣后,旋即发出如山的“将军神威”欢呼声。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