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城围(2)

    (大文学 .dawenxue.net)    这时我再一次望着那面的小山头发呆。这一幕,自然落在赵正的眼里。赵正此时,也一同望着那边凝神。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数百人的叛军逃过那山头之后,山头上弥漫的烟尘,也渐渐呈现出了衰减的迹象。如此,必是曹((操cāo)cāo)大军得知了我宛城守将不中其(奸jiān)计的(情qíng)报,此时此刻,定是停下大军,一群将领在筹划接下来的安排。

    他们还能谋划出来什么?不过是要今晚发动突然袭击罢了!

    我倒是敢问一句,他们拖得起吗?关羽大军已然回荆州去了,而此时,曹军要攻打宛城的(日rì)子既然来得如此之早,竟是比我预料的要提前许多,可见,荆州那边曹军(情qíng)况不够理想了。

    他们如此快地就要重新夺回宛城,可不是在告诉我,曹((操cāo)cāo)要向许昌这边集结人马了?若是荆州进展顺利的话,此时的曹((操cāo)cāo),应该一门心思南下,又怎会这么急地拿我这宛城一座孤城开刀呢?

    我笑了。当然,我是因为知道荆州(情qíng)况有好转而笑了。我不知道,是关羽大军的忽然回归,让曹((操cāo)cāo)不得不重新部署战局,还是上庸方面,赵云搞出了什么名堂….总而言之,曹((操cāo)cāo)的计划已经被人打乱了。

    当然,我不敢奢望荆州此时完全在诸葛亮的掌控之中。毕竟,又是叛军又是地主豪族人的帮助,这曹((操cāo)cāo)往荆州这么一添乱,要想平定下来,只怕不是一年半载就可以解决的事(情qíng)。

    宛城这座孤城,在曹((操cāo)cāo)眼里,压根算不得什么卡在他喉咙里的针刺的。既是有人想出了要用关羽之名来诈城,自然说明关羽大军的动向,已经掌握在了曹军的手中。如此。曹((操cāo)cāo)如何会不知道此时宛城的空虚?

    曹军这番来,我只能当做,曹((操cāo)cāo)此番要在许昌这边集结军队了。

    他为什么要集结呢?这宛城为什么会有如此厉害关系到他地计划呢?我自己想不出来,所以,我压根不愿去想。

    眼下,即将面临的战事,方才是如今的重点。

    这时赵正从远处收回目光,无端端的叫了句:“这敌兵果然够声势浩大啊!”

    我狠狠地等了他一眼,骂道:“少给老子动摇军心。”

    赵风闻言急是唏嘘不已,而后忽然言道:“将军可否想过趁敌军疲惫之时。我军出城先劫他一次营寨?”

    我想了想,笑道:“这是幻想,不实际。”看着他疑问的样子,当下我也不能继续让他迷糊,于是继而解释道:“曹((操cāo)cāo)生平行军打仗最喜欢干的两件事,一是劫人粮草。二便是劫营。他既是善于如此伎俩,可想而知其必是精通此道,又则能不防他人对他如此?这且不说,如今我宛城之内,兵马不过三千,你以为,我若去劫营。能带去多少人?百人么?”

    说到这里,我忽然又想起甘宁,想起他百骑偷袭曹((操cāo)cāo)营寨,悉数而还的故事。如此。我自然不得不承认,曹((操cāo)cāo)也有如此吃瘪的(情qíng)况,更是不得不感叹,甘宁如今没这出戏可演了。如今这甘宁,在扬州那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情qíng)况呢。

    小小一个张辽,就挡住了东吴的大兵压境。这里面,有学问啊。

    这时赵正见我否定了劫营的想法,且说得条条是道,当下自然不再提了。如此,我二人自是不再说话,又各自陷入到了对前景地迷茫之中。

    正在这时,城下忽然又跑上一小兵来报。言西城门外有曹兵大队人马过来。

    闻言。我急是一阵惊讶!这西门,就出现了曹军人马?

    顾不得疑虑。我急是引着赵正便一同前往查探。

    不多时,至西城门城墙上,放眼城下,我心里一阵震撼!

    距离宛城西门不足三里,也就是一千五百米不到的地方,我已经看见了曹军的先头部队了!是的,先头部队。便是小兵发现的时候,(情qíng)境估计差不多和我现在看到的差不多。

    曹军停了下来,他们,在一阵忙碌。我知道,那是在安营扎寨。便是我视线能看见地,所谓的曹军先头部队,在我的眼里,也如同蚂蚁一般地分散蠕动,密密麻麻,正不知道有多少…

    我开始猜测,眼前这支出现的曹兵,就有成千上万的人马。

    我震惊,而此时,惊恐的表(情qíng),也已经浮现在了西城门这些守兵的脸上。这里分布地才五百人,与眼前那部曹军想必,简直微不足道。

    我是已经经过了南郑那番被大股敌兵兵临城下的阵仗了,对于眼前这些士兵的反应,我自然心知肚明。这,看来是眼前这些士兵的第一次了。

    望着有些(身shēn)子微抖地兵士,我叹了一口气,喝问道:“你们怕吗?”

    士兵们吸了一口冷气,纷纷将目光向我看齐。

    这一刻,我笑了,问道:“你们看我,看我这个将军!你们说,我怕吗?”

    士兵们无人敢语。

    我使劲地晃了晃脑子,喊道:“请大家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仗还没打,我们就已经输了…”

    有个不识趣的声音轻轻传来:“这仗,还有的打吗?”

    我怒了,狠狠地望着说话的那名小兵,咆哮道:“这仗没法打?那什么仗有得打?”

    那名小兵自然不敢应答了。我偏得理不饶人,指着那厮鼻子骂道:“亏你还是一个军人!还是关将军手下的军人!还是征战过十余年的老军人!怎么到了此时,居然胆颤心怯了?”

    那士兵自然依旧是无语了。我地话,自然不好听,眼下,他的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我尽力地回复自己的(情qíng)绪,按耐住自己的冲动,朝着那名小兵走了过去,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你怕死吗?”

    那家伙,初闻之下,一阵低着头猛点头,而后抬起头望着我,又摇了摇头。可是,依旧不说话。

    我说道:“我也怕死。”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惊疑,纷纷再是凝视在了我的(身shēn)上。

    我叹了口气,说道:“又有谁不怕死呢?”

    没有一个人回答,这时偏偏赵正言道:“我便不怕死!将军!卑职愿与此城共存亡!”

    他,倒是说得豪言壮语的。

    我满意地点点头,旋即巡视四周,说道:“若是大家都能像赵正一般,我便高兴了。”

    话说到这里,我忽然话锋一转,言道:“这种人是百年难得一见地啊!极品啊!说句老实话,这话说出去,谁信呢?”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言。

    我笑道:“我也怕死啊!我这个将军也怕死!大家知道么?我赵风今年才二十四岁不到,如此年轻,让我面对死亡,我会甘愿吗?”

    没有人回答,依旧没有回答。我,本来就没希望他们吱声。

    我笑了,说道:“可是,我怕死,有用吗?”

    众人闻言茫然。

    我笑道:“怕死地人,到了今时今(日rì),只怕会死得更快!知道为什么吗?”

    这一次,我倒是希望有人来回答,可是,依旧没有。

    于是,我愤怒了,我咆哮道:“因为,只知道怕死的人,没有骨气!一个连腰都直不起来地人,看见敌人就手脚发抖的人,要在战场之上与敌兵厮杀,他还能活吗?”

    说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而后续道:“我也怕死,但是,我并不是只知道怕死!至少,我知道有什么死法,可以让我选择!古语有云,人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毛之别,人终究有一死,我岂会选择如此沉寂地死?要死,我也要死得轰轰烈烈!人,活着为了什么?难道只是知道吃喝苟活于世?虚度光(阴yīn)?等死?不!绝对不是这样的!我若要死,也要死得要有价值!我要用我的死,还换取其他人更好的活着!便是如今这紧要关头,我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了,可是,我依旧站在这里。为什么?因为我在为刘皇叔守城!刘皇叔心系天下千千万黎民百姓的生死!我若能因此换取天下太平的(日rì)此早些到来,那么,我宁肯死!便是今(日rì),我更是要死在战场上!(身shēn)为军人,我自从参军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作为军人,最好的死法,莫过于马革裹尸,死在沙场之上!是啊!我怕死,但是我选择军人光荣的死法!可是现在,你们看看你们自己,都成什么样了,啊?”

    我话说完了,气也出了,当下,也不敢奢望他们人人都抱有我一样的想法。

    可就在这时,众人的沉静中,赵正忽然有话了,他说道:“我敬佩将军!所以,所以将军死在这里,卑职亦要跟随!”

    “我亦愿与将军共生死!”这时,先前那名被我斥责的士兵也忽然开口说话了。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