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许昌事(3)

    (大文学 .dawenxue.net)    却说伏完要引我见献帝,忽然遭到侍卫阻拦,当下我心急,初闻那厮狂言,心中无名火便旺旺燃起,也不由得分说,冲上去一脚便将那厮踹倒,右手夺了其佩刀,左手却是瞬间将伏完拉近宫廷,一边言道:“速速带我面见天子!”

    这一系列的动作,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我一气呵成,便此时,伏完依旧惊魂未定,半响无语。^

    这时,那倒地的侍卫滚地而起,哎呀呀大叫道:“来人啊!有人闯宫,速速保驾!”说话间,便看见宫廷小院里蜂拥而来许多(禁jìn)军。

    我见了也不怕。如今,这国丈便在我手里,便是本人再不济,打不赢眼前这些皇宫侍卫,好歹咱手里还有他这么一张牌。我偏不信,这帮人能把如今皇后的老爸怎样!

    思及此,我心宽慰,也没想着自己此番惹祸的程度到底有多大,只是提刀在手,叫道:“好歹不分者,该杀!”这边又在此提醒伏完道:“速速带我面见天子!”

    那伏完终是反应过来,可接下来一句话,差点没把我气死。

    “赵将军这岂不是造反了!”伏完拍着(胸xiōng)口惊道。

    我哪里有时间跟他胡扯啊,便这时,早有侍卫冲杀过来,我大刀一挥,((逼bī)bī)退进犯者,又是一脚揣在先前那个发号施令的侍卫(身shēn)上,只把那厮又踹出宫门之外。之后,我不由分说,直转(身shēn)拉着伏完就往内宫里跑。

    这是献帝的寝宫,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太大了!我才拉着伏完跑出十来步,一转弯,便看见一间密室。不用说,那密室之中,必是当今天子的卧榻!

    (情qíng)急之下,我直横刀而入,而后面,自是尾随来大队(禁jìn)军。

    却说我挑开门帘进入献帝卧室,冷不丁地就听见有人喝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闯入天子寝宫!”

    我一抬头,然后就惊讶了!

    “怎的是你!”说这话的,自然是我了。原来,那大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rì)白天随我一同进城的陆仁!

    “他怎么会在这里?”初时,我只是一阵怀疑。可是瞬间,我却也反应过来。我早就猜到了这陆仁是代表江东孙权来许昌,却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孙权竟是派他来面见天子!

    不用我多猜了,这献帝如今能想起联合我荆州一同抗曹,又怎么不可能同时下诏东吴外援呢?

    却说那陆仁喝了一声之后,已然也见了我的面容,自然大惊,亦是疑道:“怎的是你!”

    同样的话,我二人几乎同时说出。

    便这时,我猛然间还发现,这皇帝的卧室之内,还不仅仅就这么一个陆仁,居然藏有四五人!其中一个中年人,穿的衣服正是龙袍,这戏里我见多了,看年纪,我自然知道那便是献帝无疑!而其他还有几位(身shēn)着汉朝官服打大臣,我却是陌生得紧。

    我闯进来时,那几个家伙,一直挡在献帝面前,一脸惊慌,想必是先前听见动静了,正保驾呢!

    当下我(屁pì)话也不敢乱放,急是一摆手,就将伏完拽了出来。

    伏完尚未吭声,后面的进军已经进宫杀到。

    献帝喝道:“全部退下!”

    进军中有人应道:“有人硬闯进宫,我等特来保驾!”

    献帝厉声喝道:“尔等太放肆了!说过无论发生任何事,皆不得入内,还反了不成!”

    如此,(禁jìn)军退下,合门而出。

    当下,我急言道:“刘皇叔帐下偏将军赵风参见圣上!”我行的,自然是军礼,哪会三扣九拜呢。

    当下我心里却是在想:“世人皆言这献帝多有才智,如今看来,所言不假!”

    可不是,便是从我与陆仁不经意地两句对白中,他献帝就没有追加我的罪过。有如此魄力,且能瞬间明辨是非之人,又岂是凡人!

    这时献帝对我不置可否。我正惶恐中,这时陆仁却是对着献帝耳语了几句。

    那献帝闻言一边点头一边脸色随着变化,最后,竟然是微笑着问我道:“赵风你可是从荆州而来?”

    当下我急是应道:“末将正是自新野江陵太守关羽处而来。”

    献帝忽然道:“如此,这里皆是自己人了,大家可一同商议要事。”言罢,又谓伏完道:“国丈何时与荆州有来往了?”

    那伏完当即言道:“启禀陛下,老臣与赵风将军,纯属巧遇,先前并未有过碰面。”

    献帝道:“国丈可有助曹贼之心?”

    这一句话,却是问得突然。

    那伏完听了,只是一阵哆嗦,而后跪地言道:“曹贼意图篡夺汉室江山,老臣誓死难从!昔(日rì)乃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故而忍辱偷生,望陛下明察!”

    献帝又不置可否,只是言道:“国丈请起。”

    这时,问完伏完,献帝又忽然问我道:“你便是赵风?”

    我一听这问话就惊讶了,难道,如今连这献帝也知道我的名字了?

    心里虽然急是感叹,我嘴口却也急忙应道:“末将正是赵风,赵伯虎!”

    献帝闻言笑道:“好一个赵风,好一个赵风啊!”

    而这时,自我入宫以来,就一直对我察言观色的陆仁却也忽然发出一句感叹道:“不想如今名扬天下的赵风,就是你啊!”

    先是伏完,后是献帝,此时又加上一个陆仁,当下我急是一头雾水,暗道:“这算哪门子事(情qíng)?我赵风何时变得名扬天下了?”

    心下虽然有疑问,当下却也不是我能问出问题来的,如此,我只是默然不语。

    这时献帝又道:“赵将军既来,曹贼可灭矣!”

    他倒是看得起我了。我心里听这话,也不知道有如何想法,好感叹啊。

    接下来,自然该商议正事了。

    首先,献帝自然是向我介绍了室内其他几个人的姓名。一个耿纪,如今在朝中为中少府。一个是韦晃,朝中的丞相司直。还有一个便是金祎,乃是汉朝名相之后。

    这不介绍不打紧,一介绍,我脑子一激灵,就将这些人全部都从记忆深处挖掘出来了!不错,历史上,献帝搞(阴yīn)谋,在曹((操cāo)cāo)(身shēn)后有小动作,这三个人,便正是带头者!

    而后,献帝忽然问我道:“却不知皇叔兵马如今是否已抵达宛城城外?”

    我答道:“实未知。”

    献帝疑道:“赵将军何以不知?”

    我笑道:“末将此来,历时(日rì)久,途中并未探查过关羽军下落。不过,以末将看来,若时间不差的话,怕是已离宛城不远矣!”

    献帝言道:“如此甚好。宛城之内,寡人已安排有心腹,关将军事成之时,许昌也会相应起事。”

    我只挑重点儿问道:“陛下为何想要在许昌起事?”

    献帝道:“莫非有不妥?”

    我应道:“末将一路走来,到许昌城外,亲眼见到曹((操cāo)cāo)多派有军队驻扎。这许昌之地,依形势看来,尽在曹((操cāo)cāo)掌控之中,若起事不成反败,倒是岂不祸及陛下?”

    献帝闻言不语。

    不料那耿纪却是怒道:“我等尚未起事,你怎就言我等必败?如此扰乱我心,居心何在?”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