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忙碌(3)

    (大文学 .dawenxue.net)    “嗯。虽然你回答并不正确,但是你能说出这一点,教官我也算满意了。”我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示意他回到自己本来的位置上。

    待那厮抹了一把冷汗回到位置,我旋即清了清嗓子,又道:“我现在来告诉你们,对于一位自豪、骄傲的皇叔手下的军人来说。你们要给我牢牢地记住,军人从军营第一课就是要学会服从,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军人首先最应该记住的就是服从命令,绝对的服从命令!这是军人最基本的职业素质,看看你们现在这样子,你们有吗?告诉我!”鼓足了全(身shēn)的力气,最后那一句,我却是暴喝一声。

    “是….是服从….服从命令。”底下白号人的回答拖拖拉拉的。

    见状,我怒了,骂道:“这像是军人的回答么?”底下无声。我踱了几步,转(身shēn)停下,站到了队伍跟前,再起高声问道:“现在告诉我,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报告教官!是服从命令!”都已经知道这个词了,还成,可惜不整齐,没一点气势。

    “大声一点,整齐一点,再问答一次。”

    “报告教官!是服从命令!!”

    “我听不清楚,再大点声,你们都是娘们?没有吃饱饭吗?!”我装模作样地掏掏耳朵,试图以此来刺激起他们的气势,果然,没让我失望。

    这句话加上我的动作与表(情qíng)带来的激励效果看样子远远出乎我的预料,一百新兵气的差点疯了,红着眼珠子,鼓起腮帮子怒吼的声音甚至震得地面的尘土都扬了起来!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特别说在这个男人的三国时代。

    “很好,这才像军人嘛,”我很满意地点点头,这才是军人该有的气势,我叉开腿,很军阀,很统帅的气势,说道,“继续训练!”

    一位校尉接过了竹哨。满怀豪(情qíng)地高声喊道:“准备步伐练习!”竹哨塞进了嘴里。我^看随着哨音的吹响,“左右左右”的齐步声再次入耳,这一次,比起刚才来,步伐整齐多了,虽然还是有人左右不分,但至少走出了气势。滚滚地烟尘翻卷,亦无法影响他们整齐的脚步。

    十多分钟的齐走步后,我当下看了又是连连摇头,旋即便示意解散。不行,不能养成左右不分的习惯,这不是队形好不好看的问题,而是直接牵扯到作战命令能否执行下去问题。当下我宣布了今天的训练到此暂时结束,明天开始,本将军决定要想方设法彻底解决手下士兵这一毛病。

    我坐在上位,陷入苦思。这时解散的士兵,纷纷过来点头致敬,旋即告辞。

    我一一点头回应,望着士兵带队回去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了一问题。是的,军服!

    着那些士兵们走路时那飞扬的大裤腿,立马反应过来,现在虽然有裤子,可这些裤子都是很宽松的,简直就像是后世的女人穿的裤裙,裤管过于肥大松散,必须要在脚弯处束上一根带子,脚髁处也要束起,若是绑腿一松,裤脚立即飞扬起来,甚至有人露出了毛茸茸、黑漆漆的大腿,瞧得让人恶心,再说了,裤带皆是布制,活结好打,死结难解啊。经常夜间紧急集合的时候,都会有一帮子提着裤子的士兵从军营里窜出来,这样子,别说是跟夜袭的敌人对抗了,能不光着(屁pì)股逃命就算不错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古代战争夜袭战成功率高的原因!

    思及此,我立马联想到了后世的服饰!不错,当下(情qíng)形,自然应该将后世的服饰搬用过来了。

    我倒也郁闷,想当初,我给孙尚香设计内裤的时候,怎的就没有想过连所有穿着都设计一番呢?晕!

    如此,当下我便直奔回府,开始挖心思设计适合此时军人穿的服饰去了。

    这一夜,我思来想去,不眠不休,一夜((操cāo)cāo)劳。首先,我自然想起了扣子问题。后世的扣子用什么制作的?现在如果用扣子的话,我该怎么做?铁扣子么?还是木扣子?其次,自然是皮带的问题。没有皮带,还怎么能说是后世的服饰?而这时我却也忽然意识到,我的盔甲上就有这样类似于皮带的系带,可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到用这玩意来扎裤子。真是……这些东西,咱们早就都有了,可为什么就是没人愿意变换一下思路来使用?靠!

    这扣子问题和皮带问题解决了,当下上衣和下裤自然就好解决了。我这次准备来次大大的改革,索(性xìng)里里外外地都来一次革新算了。什么内裤内衣啊什么,全面退出就是!

    说干就干,我即刻命人送来针线。这针线活是裁缝干的事(情qíng),我自然大手大脚了。不过也是啊,什么剪刀的自然不能少。裁不了,用小刀修改扣子,这一夜过来,时间正好用完!

    我见天色已经不早,即刻便(套tào)上自己设计的服装,快速往校场而去。

    裤腿窄细,有裆,裤腰上有六个裤扣,前裆处还有开口,上面钉了一排木扣子。前面还有一块布挡着。衣服的样子也很简单,长袖,袖口处也有木扣子,领口为立领,节约了前(胸xiōng)一排扣眼和扣子。腰上自然要扎一条皮带。我自然知道拉链的好处,只是目前的(情qíng)形,这等工艺,怕是天下之人不能有人造的出来了。

    这(套tào)衣服往外面一(套tào),我立马感觉自己回到了现代,心(情qíng)自是感慨万分。

    却说我行至军营,一入校场,立马引来无数惊疑目光。我先前早便建议过搞什么军队的后勤部门,是以刘备军营里,也有类似于服装厂的机构,专门用来制作士兵统一的服饰。要推广起来却也不难。

    与手下百人见过面,大家面面相觑中,我忽地就笑问道:“你们可是发现,本教官与昨(日rì)有何不同?”

    某人道:“更英武了。”

    某人道:“教官憔悴了…”

    ………

    不等他们七嘴八舌乱说完,我怒了,骂道:“怎的连老子的这(身shēn)衣裳都忽略了?”

    士兵被骂得个个闷不吭声了。我却是知道,不是他们看不到,只是没法好意思说。

    当下我废话懒得说,问道:“你们中,那个人跑起来速度最快,快站出来。”

    闻言,立马在士兵们的推推搡搡中,走出来一人。

    我笑道:“咱们比试赛跑。”

    废话,事实胜于雄辩,我就要让大家看看,我这(身shēn)一副有什么好处。

    话说这一场比试,立马引来了全军大多数的人的关注。结果不用说了,肯定我赢。若是我穿着和其他普通士兵的衣服一样的话,我如何敢和我军中第一飞人比赛跑啊?可是穿上衣服后,自然就是我赢了。

    古代军服那些弊端我且不说了,对比一下,我更是发现,如今我这(身shēn)衣服啊,居然比这时候士兵(身shēn)上穿的一副服饰用料上要减少很多。也就是说,跟着我比赛跑的那人,(身shēn)上衣服的重量要比我重好多。

    一场赛跑下来,立马在军中涌起了无数个话题。当下我也懒得多说,便直言道:“此种服饰,来(日rì)推广全军士兵穿着!”随即就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军训。

    当然,我一夜未睡,方才又死命跑了一阵,当下自然要回府歇息去了,至于教官,自然抓一个负责就是。

    却说我兴高采烈地回府,路上却忽然迎面碰上糜竺。那糜竺直言诸葛亮找我。当下二人不敢客(套tào),便直往诸葛亮府上行去。这诸葛亮来找,怎么无紧要事?

    却说我与诸葛亮一碰面,那厮急事不说,倒先注意我这一(身shēn)行头了,开口便问道:“伯虎这(身shēn)着装,又出自哪门子心思?”

    我便应道:“这是军服。军师且看,风这(身shēn)着装若是推及到了我军中,让所有士兵都穿上的话,其好处,以军师明眼,又怎会看不出来?”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