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赌一场(3)

    (大文学 .dawenxue.net)    第152章赌一场(3)

    见张卫如此疑问,当下我却也不能心怯了,便直高声应道:“正是!”

    这时张卫闻言,却是有些迟疑,旋即忽然问道:“这般说,前翻那人说得不是谎言?”这话问得让人有些呆疑。

    那人?何人?莫非….我急问道:“莫非张将军前翻已经见过我派来送信的人了?”

    张卫闻言笑道:“赵风你急是如此说,足以证明你先前所说不假了。”言罢,旋即便谓(身shēn)边众军士道:“还不退下?”士兵闻言,纷纷闪过一旁。

    如此,我自是更上前一步与张卫说话了。

    张卫道:“某唐突了,还请将军勿怪。”这一句话却是说得教正式了,如此一来,可见他算接受了我的(身shēn)份。

    我正大喜间,张卫又道:“还请将军入城再说。”

    我点点头,旋即便随着张卫进南郑而去。

    路上,张卫言道:“二位,虽然卫已经明了你们的(身shēn)份,但却也无法作主,只请二位先到义舍休息,待我见过兄长,一切事宜待我报与兄长之后看兄长意思才能定夺。”

    我点头:“便当如此。”然后便和赵丰一起在张卫士兵们的护拥下前去南郑城中的一处义舍。

    所谓义舍,我倒是有些了解的。这张鲁在汉中,一向主张**,这义舍,便是给路过汉中的一些外人住宿的。‘义’字,不过是说明他张鲁仁义,路过之人,包吃包住不用付钱的。想到这,我却也不得不再一次为张鲁感叹一番了。

    而此时,虽然说我下定决心要大干一场,就凭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要劝张鲁投降刘备,可这一路上看着那些兵勇对我和赵丰的一脸警戒之色,又想着难测的将来,我的心却还是忐忑不安。我这完全是在赌博,如今,可是连自己的(身shēn)家(性xìng)命都搭上了啊!万一那张鲁不降刘备,到时却降了曹((操cāo)cāo)的话,那么的我的结局,自然逃不过被曹((操cāo)cāo)俘虏蹂躏一番了。

    不多时,行至义舍。待我进去,却也发现这个义舍不算奢华,但很高大,主体是木头购建,有一种朴素的美。坐下之后,三五个强健的张卫兵卒守在旁边,其余人散在院子里。

    这一等便是一个多时辰,其间自然有不少人来来往往这里,其中多是过客,待一见院子里这阵势,立马便绕道而去,也不敢多管。而期间,我自然却也看见了有不少病人不间断地往这边跑,瞧那些人的样子,就似得了伤寒之类的病(情qíng)。我大惊!极度震惊!我何曾料到,这瘟疫,竟然传播到了汉中!

    自然,眼前那一个个路过的伤寒患者,实际上都只是初期病状,完全是可以治疗好的,便只用我知道的那种艾草熏疗法即可!而至于蒿草术,我却是没有把握。这时又联想起张机来,也不知道荆州那边,这张机研究出什么结果来了没有。

    而这时,我自然好奇这些病人跑来这里,是怎么接受治疗的了。我忍不住去看,一看之下,我险些就要晕倒!原来,便只是张鲁手下的一个祭酒,随便弄些符水给他们,然后要他们去河边谢罪就万事大吉了!

    符水啊!什么东西,我还不知道?前世我看电视看多了,却也怎么都不相信这鬼玩意有什么用!纯属是骗人害人的!正巧这时,我又看到一个得了流感的人,脸色涨得通红,目光虚浮,脚步蹒跚往这里来。那祭酒一样让他给他一道符水,然后去河边忏悔。我大急,这人得的只不过是普通的感冒而已,一个小病,几味药材下去,发发汗就能治好,但是如果像他这样来回跑,到处招惹寒风,闹不好,很可能病(情qíng)加重,以至于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几乎要冲出去。但是赵丰拦住了我。他向我摇头,示意我不可以轻举妄动。

    我反应过来了,这是在汉中。张鲁的治下,病人都是这么治病的啊!我倒是忘了,五斗米教的教义上就有这么一条,得病的人,不用吃药,只要喝了符水,再去向河神忏悔,并就会好了。可笑啊,这和后世的发什么的**邪教组织,有何差别?

    赵丰是好心提醒我了,但眼前,这可是一条人命啊,我想坚持。可是我知道在一个人和汉中数十万人之间,我必须选择,现在,如果我这做了,就等于我反对五斗米教,如此,可不就是就等于是与汉中为敌!这后果可想而知了,眼前这张鲁,如何会给我好脸色?

    如此,当下我只能昧着良心,不发一问,傻傻地看着。

    选择就是这样艰难,但我无可奈何,如果我真要出声,到时张鲁得知,一定会大怒,那我的全部计划就都要泡汤了。

    我辞去了祭酒,急又无奈地回到了院里,坐在庭中慢慢地与赵丰无聊地喝着闷酒。也便此,时间流失的飞快,就在我有些不耐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马蹄声,我正迟疑间,许仙却是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不待我问,许仙却是先开口惊讶问道:“将军怎么来了?”

    我不理他,便直问:“你可见到张鲁了?”

    许仙摇摇头,惭愧道:“张鲁何能说想见就见的?”

    这,却是我疏忽了。许仙不过一无名小卒,眼下,张鲁正忧心着东面曹((操cāo)cāo)的入侵呢,何有时间理会他啊!

    我却是更在思索,那么我呢?作为刘备的一个偏将,说什么我在西川这边,多少有些入耳张鲁了吧,那么,他会见我吗?我,不知道。

    这时,许仙却是忽然说道:“将军,你不该来的!”

    我惊疑,问道:“为何?”

    许仙急是叫道:“这里,有敌人….”

    他话未说完,我这时就忽然看见义舍门口一阵(骚sāo)乱!大惊,我急是拔出战刀。而这时,赵丰、许仙却也是早已经兵刃在手。

    这时,张卫手下就站在我(身shēn)边的三个士兵见状,一个家伙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说道:“在我们义舍,你们何必这样一惊一乍的?我….”他边说边向外走,一转头,迎面就忽然一支羽箭飞来,将他下半句话钉在喉咙里。

    “迎敌!”见同僚已死,旁边的另外二位却也反应过来了,急是大声喝道。

    如此,院中其他的三十余士卒,此刻便纷纷往义舍门口冲了过去。这时赵丰忽然一个向前把我一把抱住,然后就滚到小亭桌子底下。

    一头撞在桌脚上,七荤八素,我正要大骂赵丰,话未出口,我就猛然间发现义舍外面羽箭顷刻间如雨(射shè)向这边而来!

    这时赵丰将我扑倒,随即便大喝一声,提着大刀冲着门口跑去了。我反应过来,急也是((操cāo)cāo)起风之刀,愤怒地跟在其后,杀将出去。

    却说赵丰先一步冲出门外,我在后面,已经听见外面乱作一团,兵刃撞击声和惨叫声接连传来。

    待我冲去一看,我已经看见眼前此时足有上百人在一起混战了。而远处,我自然瞧见了一队的弓箭手。

    我震惊,是的,极度震惊!因为,厮杀着双方,他们穿着的都是一样的军服!而眼前,是敌是友,我如何分得清楚?

    打起来了,是啊,打起来了!负责保护我安全的张卫守兵,已经和外面这些想谋杀我的人杀在一起了。张卫那些士兵自然知道哪些是敌人,哪些是盟友了,他们杀的,可不就是不认识的家伙!可是我呢?

    当下,我只能冲着赵丰喊道:“杀持有弓箭的!”

    赵丰会意,随即随我朝着远处那一队弓箭手杀了过去!

    是的,上百人混战中。我们这边三分之一,对方三分之二。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