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早图汉中(2)

    (大文学 .dawenxue.net)    却说我终于知道了张嶷的(身shēn)份之后,心里又是感叹又是惊喜,所幸张嶷并未察觉什么,如此,一路上也便再无诸多话语。行至我的营帐,时关凤却早已守候多时。我一入帐。她一见我,便叫道:“我也要跟你去成都!”

    我急忙反对,言道:“我去去便回,你跟着作甚?不如好好呆在这边,陪着郡主不好么?”

    关凤道:“我只是想念大伯和三叔,回去看一下不好么?”

    我笑了笑道:“我可是为你好。去成都之路漫长,崎岖而难走,不想让你辛苦而已,况且,你说想见你三叔?翼德现在(身shēn)在何处尚未可知呢!”

    关凤嗔道:“我的心思你怎的还不明白?”

    她的心思我不明白?我心里苦笑。当下便再是劝道:“先前你我有约定,随我来葭萌关之后,一切都听命于我。且看看你前翻的诸多作为,我没说你罢了!怎的?你好真说话不算话了?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让我去了!”

    见关凤(欲yù)再言,我急忙又道:“此番我与张嶷将军二人轻装直奔成都,事(情qíng)紧急,容不得你跟着胡闹!”

    如此,关凤不语。这时,张嶷却是忽然问道:“将军说便只是我二人一起直奔成都,将军之意,可是过广元,奔培城,而后至成都?”

    我正是如此打算,见他问得忽然,只觉好奇了,当下也便应道:“正是!怎的?”

    张嶷道:“若走此路,怕是会有诸多麻烦。”

    我便问:“有何麻烦?”

    张嶷道:“今主公新定西川,并未有时间派兵剿灭川中流匪。将军所选这条道路,多是山路,自来山中乱匪甚多….”

    我闻言便笑道:“便你我二人同行而已,哪有这么多顾忌!张嶷你还怕那些小贼不成?”

    张嶷道:“如此,将军之意我已明了。”

    此事就此打住。张嶷复又建议道:“将军若是急着赶回成都,何必非要等明(日rì)?且今(日rì)午时便出发即可!”

    我闻言,愣了一下,旋即也便笑道:“如此甚好!”旋即便收拾行装,安排了一些琐事,也懒得知会关中诸人,随即便与张嶷踏上了回成都之路。

    却说我们这次所走之路,便正是当初我引兵前来救援葭萌关时所走之路,如此,无异于原路返回。那次我领一万军士随行,自是未见得半个山匪,而此时,一路上张嶷只是好生戒备,直一面走一面担心路上遇了贼人。

    我自是大笑不已,言我与张嶷不过是两个人男人,随(身shēn)又没有带甚多钱财,这山匪怎的还会为难?

    那张嶷只道这山匪不劫钱财,却难保劫人!我问这是何意,那张嶷解释一番,我便明白,原来他是担心山匪抓壮丁!

    我一听便笑了,试想我和他此时均是一(身shēn)将服,这一般山野小贼,何敢前来为难?他们见了我不跑就算奇迹了,还跟刁难我们?

    便是行了几(日rì),犹未见得半个贼人(身shēn)影,这张嶷方才安心下来。我见他样子,自是极为感叹了,这张嶷小小年纪便如此小心谨慎,也难怪将来会被诸葛亮看中!他这种人,可不是符合诸葛亮的(性xìng)格啊!

    培关已经(身shēn)在眼前,如此,我二人自是一路不愿停息,便只想到了培关再说。却说行至这(日rì)中午,也就是离培关不到三十里地的地方,这时进入一山谷,眼前忽然便出现了一队人马。

    我一惊,那张嶷却是先反应过来,问道:“救还是不救?”原来,此时这山中之匪,正围住了一辆马车,看样子却是我们碰见了正在打劫的山匪了!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见死不救?当下我即刻便((操cāo)cāo)起手中长枪,叫道:“如何不救!”言罢,不等张嶷反应过来,我便早已经冲了上去。

    却说这时打劫的山匪人数只有不到百人,我人未到,声先到:“滚开!”话未落地,当先那一枪过去,我直是将一贼人的(身shēn)子刺穿,使劲一甩,便扔出去许远!

    这时贼人们反应过来。一首领模样的人直冲着手下人喊道:“杀了这厮,为兄弟报仇!”话刚说完,早有半数贼兵向我包抄过来。

    而这时,(身shēn)后张嶷却也杀到了,举手只见,只听见数声惨叫!这张嶷武艺也不错啊!

    (身shēn)边已经围满了贼兵,我略一迟疑,便看见那些人砍不到我,却也纷纷举刀提叉要来弄伤我坐下好马!怎敢犹豫?说时迟、那时快,我急是一枪扫圆,((逼bī)bī)退纷纷而来的贼人,旋即便跳下马来,拔刀冲杀进去。

    正是这会,我又听见前方几声惨叫,正杀间,眼睛一瞟,便只见中央有一七尺来高的壮汉,手持朴刀,骁勇一场。我也见那汉子(身shēn)下布满尸体,其中多是贼兵打扮,却也有许多平民服饰之人,料想此便是贼兵杀害的那汉子家人!

    我见那汉子(身shēn)手不错,能在包围中尚自存活,武艺怕是不弱,当下便提刀一阵砍杀,往那人(身shēn)前靠近。眼前这区区一些毛贼,安能当我去路!

    不多时,我便靠近了那汉子。我却也惊奇,我方一到,那汉子就知道我是自己人,急是谢了一句,旋即又顾不上许多,直是朝着此时溃散的山匪追杀上去。原来此时张嶷不知怎的杀了先前山匪的首领,此时群龙无首,山匪自是纷纷逃窜。

    见山匪逃窜,张嶷也不追,急拍马过来责问了我一句:“将军也太鲁莽了!怎可轻易陷入敌围!若有损伤,我如何向主公交代?”

    对此,我只能一笑而过。而这时,我的目光却落在在前方追杀毛贼的那汉子(身shēn)上。于是便道:“上去看看那人!”

    张嶷遵命,即刻拍马奔向那人。

    却说山匪熟悉山野地形,不一刻便分散开来,直是四下逃脱了,任是那汉子追了一阵,却也没逮杀到几个。

    我正要上马,张嶷却是早已经领了那汉子回来。

    壮汉见我便道:“多谢将军救难!”他却是也看出来我是一个将军了。

    当下我便笑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必言谢!”这时又问道:“却不知这位仁兄今后有何打算?”我见他随从啊家人啊什么的差不多都死于这次匪乱了,是以有此一问。

    那人言道:“某姓王,名平,字子钧,本(欲yù)北上…却不料在此遭此劫难!…”

    不待他说完,我一听他姓名便已经惊得呆了,待听闻他此番却是北上!北上干嘛?不就是投曹((操cāo)cāo)去啊!思至此,我当下却急问道:“却不知子钧何以去北上?莫非投那曹((操cāo)cāo)而去?”

    我此言一出,王平急是对我一阵打量,毋庸置疑,待他翻醒过来,确是已经看出了我是刘备手下的将军了,即刻便有些惊疑,却也应道:“正有此意!”

    我自是问道:“子钧兄弟自是已经看出我之(身shēn)份,恕我直言,兄台为何不投刘皇叔,而要北上投那曹((操cāo)cāo)?是何道理?”见他不答话,顿了下,我又道:“如今这西川已尽入我主刘皇叔之手,加上荆襄之地,如今亦是一方豪强矣!”

    王平此时却也直言道:“将军所言不差,但恕平直言,如今刘皇叔虽然尽取西川及荆襄。然其境终究比不得曹公之地!刘皇叔无论是兵力,治下人口都无法与曹公相比。且川中虽然粮产丰富,却因川中地形而不利运输,如此,粮食优势也无法发挥出来。再有,刘皇叔若(欲yù)北上,必取汉中,然曹公又如何不知,(欲yù)进西川亦当先取汉中?而从目前看来,刘皇叔刚定西川,短期内必无力进兵,想来这汉中,也必叫曹公夺去。若到那时,则西川危矣!”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