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马云禄(4)

    (大文学 .dawenxue.net)    却说我才说一句话,便惹怒了马岱,那厮当即要跟我见真功夫,可把我给愣住了,心说好歹也得多聊几句吧!便这么一想,我当下便喊道:“岂有如此道理?我乃大将,念你前番一路辛苦而来,费了诸多体力,且让你安歇片刻后待气息平和,你我相斗未迟!”

    那边马岱闻言,急是傻眼了。想必我的话吓到他了吧!可不是,我如此言语,便是摆明了此时他不是我对手。

    过了一阵,我见马岱犹自无语之中,旋即便忽然喝道:“尔等何故犯我疆界?”

    马岱不语。旁边的那另外一位女将却出马笑道:“将军乃是刘季玉帐下?”说话时,声音动听。光从声音判断,此女相貌应该不差。

    便这么想着,我定眼望去,便仔仔细细上下打量起了那女将。只见伊人黑衣黑甲,一(身shēn)小号将服,将(身shēn)子裹得严严实实,又戴了顶头盔,直是遮去了半边脸,让我无从判断此女相貌如何,可惜!

    不过,这紧(身shēn)军服之下,倒是将伊人曼妙(身shēn)材给彻底展现出来了。我仅仅是远远看去,便见她(身shēn)躯玲珑,丰满可人,若是近了,我都不知道会有如何效果。而这时,我自然联想到了关凤。那小女子跟眼前这人有得一比啊…

    “啪!”我急是忍不住扇了自己一耳光!妈的,这是在战场,眼前那女子是敌人啊!我怎么能够胡思乱想!若是对方使出美人计啊的什么,我岂不是彻底死定?要知道,我此时可是葭萌关正牌守将啊!

    当下我收回思绪,便直问道:“你乃何人?”

    那女将道:“我是马云禄!怎的,怕了?”

    她这回话,我一听,直有傻了。想来方才我走神了,她还以为我心虚呢!真是可笑。当下我便大笑道:“你一女子,何故装模作样地学着我们大男人上阵杀敌呢?还不快回家绣花去!好不知耻…”我这话尚未说完,便听见背后关凤朝我冷哼了一声,于是立马打住不说。

    那马云禄闻言,却是大怒,反问道:“你竟敢小看我女子?”

    我直感好笑,不自觉便神态毕露。

    这一幕自然落在马云禄眼中,此时她已气极,旋即喝道:“好目中无人!且吃我一枪!”言罢,便拍马赶来。

    如此,自是要战将厮杀了。见状,我自是准备挥枪迎上去,不了这时只听(身shēn)后有人言道:“让我去!”

    待我反应过来,那关凤却是早已经拍马出阵,提枪冲向了马云禄!

    却说关凤与马云禄方二人斗到一处,我与马岱手下兵士便于(身shēn)后呼喝呐喊,以助其势。如此场景,着实让人感慨万千!

    任谁都没想到,于万人面前,最终两军出战的却是两个女流之辈!如何不让人惊叹!

    关凤的马上武艺我自是知道,便只是略微比我差那么一点,我尚自不为她担心。毕竟,这个时代能是我赵风对手的武将,那也是少之又少,便不是我所知的名将,如何能是她的对手?

    岂料我正这么想着,待那儿女杀了一阵之后,我立马便傻眼了!

    原来女人中厉害,不止关凤和那孙尚香啊!便是眼前这马云禄,看上去与关凤单打独斗起来,竟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正惊讶中,二人缠斗了四五十合,不分胜负,那马云禄却忽然虚晃一枪,勒马退至本军阵前!关凤自是准备转马回阵,却听那边马云禄喊声:“这位妹妹姓可否留下姓名?”

    关凤勒停战马,回首答道:“我叫关凤!”

    马云禄闻言道:“妹妹功夫不错!”

    这边关凤亦道:“姐姐功夫亦是不错!”

    言罢,于万人面前,马岱以及我两军阵前,那儿女却是忽然一阵哈哈大笑。如此场景,直让众人惊讶得张开了嘴巴!

    这时马云禄停下笑容,转而大声喊道:“妹妹可敢与我再一战?”

    关凤闻言,亦是停下笑容,扬了扬手中长枪,应道:“如何不敢!”

    如此,儿女交加,便又杀在了一起。这一杀,直杀得天昏地暗!一方面,儿女不分上下,你来我往短时间内不可能有胜负,另一方面,我却是气得不行了。这回可真是丢人丢大了!想必对面的马岱也有同感吧。

    我急是认认真真地看了看那马岱,此时也是惊得在马上呆住了。便这时,我望,他却也望向我。我急是眨了眨眼,那边马岱却也朝我眨了眨眼,如此,算是我们商量好了?

    我即刻下令鸣金收兵!

    果然,那边马岱也鸣金收兵了!

    闻声,儿女直是犹自酣战之中,对此不闻不问了。我大是气恼,急叫道:“关凤,回来!”

    那边马岱此刻亦是气恼喝道:“姐姐,回来!”

    便就是我二人各自喊了,儿女最后叫了三合之后,方才依依不舍地撤下阵来!

    待关凤一脸不高兴地回到本阵,急要冲着我发火的时候,我却是先怒了,喝道:“若再不遵军令,以后别想我再带你上战场了!”

    我一怒,这边关凤便老老实实了,急是小绵羊一般地往后拍马走,边走还边小声问:“赵风你不会说真的吧….”直让人头大!

    此刻,我忘了一眼对面,(情qíng)形却也差不多。如此,当下我却也懒得再理关凤了,便拍马上前,喝道:“马岱,可敢和我决一死战!”

    那边马岱闻言,当即便应道:“来就来,谁怕谁!”言罢,便出马提刀而来。我自是急急迎了上去。

    两马交合之时,我一枪刺向马岱小腹,那厮却也一刀就着我脑袋砍来,我勒马相左,他亦如此,却皆是稍稍闪过。

    勒转转(身shēn),我复迎马岱而去,马岱亦是朝我杀来。此时马不提速,如此,我二人便勒定战马,于场中原地不动真刀真枪地干了起来。

    我不停地刺刺刺,他挡挡挡。他不停地砍砍砍,我挡挡挡。便过不多时,我愕然发现,原来我两也旗鼓相当了。

    战场之上,实力相当之人如何能分神,便是我自感自(身shēn)武艺确是大涨之时,那马岱却是忽然改变先前的打法,一刀砍来,我一枪去挡,却不料他此次使得力气太大,刀枪交接到了实处,尽力充分转移,如此,我竟是差点跌落下马来!

    便这时,马岱忽然的一击被我挡住,旋即便在马背上一个转(身shēn),竟是反手一到向我砍来!

    来得突然,我自是大惊,急想也不想便斜地倒下马去!如此,一声嘶鸣,马岱一刀却是直砍在了我的马(身shēn)子上!

    反手招式,冲击劲力之大,众所周知。便如此,我何必悲哀自己的战马!我赵风无马,你马岱又如何能在马上安坐?

    便是我倒下马来,一只脚顺着马镫勾住,稳地下地,旋即在地上打了个滚,便也是回手一枪急速刺向马岱坐下马匹肚子。这一招快如闪电,马岱如何能放,便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坐下马匹却也是一声嘶鸣,高高跃起前蹄,直让马岱坐立不住。如此,马岱亦是被迫飞(身shēn)下马!

    他(身shēn)形未定,我便从马(身shēn)上拔出长枪,极快地又刺向马岱。马岱反应奇快,便忽然转(身shēn),以手便夺住了我的长枪!而这时,他另一只手中的大刀却也忽地向我砍来!我急是双手交叉,便只听“铮”地一声,他的刀便被我手中长枪挡住。如此,劲道微弱,不等他反应过来,我却是先一步向前握住了他大刀最上方的刀杆!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