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活捉张任(1)

    (大文学 .dawenxue.net)    接连几(日rì)皆是难得清闲。这(日rì)刘备又招招众人商议事(情qíng),刘备先言道:“孔明军师已令翼德、子龙二人引两万人马奔陆路往我培关而来。然陆路皆有刘季玉势力之阻拦,恐要费些时(日rì)。如此,培关当下却是极为紧要关头,故招众人前来商议对策。”

    庞统亦道:“今我军坚守培关不出,(日rì)久,张任必来攻,须早做准备。”

    刘备闻言,道:“军师有何妙计?备本待守至我荆州兵马来,而后再出兵。军师若有对策,我亦不愿再死守下去。”

    庞统寻思片刻,道:“若此计成,张任可除。张任一除,雒城唾手可得矣!”

    刘备闻言大喜,遂叫庞统将计道来。庞统谓众人道:“张任屯兵于雒城之外,便是为图培关。今见主公久守不出,定是料得我军人马不足不能出战,如此,其定会趁此良机图我培关。”

    众人闻言,皆知庞统必有后文,尽皆不语。果然,庞统从袖中掏出蜀中地形图来,以手摊开,续道:“彼若来攻,必走此路。主公可先令人陈兵于此,但见张任兵至,莫要声张,放其兵过。”说话间,自是给一旁刘备指点。而后庞统又道:“待其兵到,再由一上将领兵出城迎敌。此时,山中伏兵尽出,如此两面夹击,可破张任!”

    刘备闻言大喜,接过庞统手中地图,仔细观摩一阵,旋即便道:“此计甚妙!甚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shēn),这张任如何省得!“说完又见庞统微笑,刘备却是反应过来,急是问庞统道:“如此安排确是可破得张任,然军师先前言可除张任,怕此计并非如此便算完了吧?”

    庞统旋即笑道:“主公果然猜到了!”此言一出,众人自是知道后面还有下文,遂侧耳继续倾听。

    庞统见状,继续言道:“此等伏兵,顶多可将张任打得败退而回,若想除了张任,尚需再派一大将,出北门,绕至西门,夹击张任。张任见三面尽敌,必望南而去。”庞统自是边说着,自己手指边顺着口中之言,指点着地图。

    便这时,庞统向刘备解释了一番之后,旋即便问众人道:“诸位可有去过城南郊外者?”

    众人纷纷无语。而这时,我自是应道:“风这几(日rì)去看过了。”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惊疑。庞统问道:“莫非伯虎已然料到统之对策?”

    我汗颜道:“便只是和军师想到一块去了。”

    庞统道:“伯虎如此有心,确实省却统诸多烦恼。如此,伯虎既是去过城南,可知那里地形如何?”

    我当下便道:“若张任败兵至此,必为我军生擒!”

    “哦?”庞统闻言,确是大喜,遂急招我上前于地图上解说。

    我细细看了一阵,便用手指往图上一小桥处道:“便是此处!一路皆是芦苇,极是有利我军伏兵。若张任退至此来,预先拆了此桥,断其归路,其必无可遁形!”

    刘备闻言,遂喜道:“若如此,最好!”他见张任文武双全,早生了(爱ài)才之心,今闻有计可生擒此将,自然心中愉悦。言罢,遂要军师下令安排。

    庞统遂喝道:“魏延何在!”魏延闻言出列。庞统命令道:“令你引三千兵,于山中埋伏,见张任领兵至,放其全军过。只待得培城这边响起炮声,即便领兵杀出。不可教张任从你那边而过!”

    闻言魏延笑道:“手下败将,安敢从我手中走脱!”遂领命安坐。

    庞统又对黄忠言道:“老将军可五千军屯于北门,只待炮响,即出北门,绕至西门。我料张任见了老将军,必会逃走,到时老将军可一路追杀,((逼bī)bī)迫张任往南而走。”

    黄忠应诺,接过将令也便安坐。

    这时庞统又吩咐于(禁jìn)道:“我军之军,便只有黄忠、魏延二人可敌张任。如此,令我引兵五千,只待张任兵至,即刻引军出战,便只管拖住张任便可。”于(禁jìn)应承而下。

    如此,庞统又令刘封引军一千至城南之桥北岸屯兵,谓道:“可断了此桥,而后于岸上多设营寨,虚张声势。若张任败退至此,可随即引兵冲杀,不可犹豫!如此,却是不求杀敌,只求吓退张任!张任若退,亦不可追!切记!”刘封自是应诺退下。

    这时,终于轮到我这个小兵了。庞统言道:“伯虎可引三千军,尽埋伏于芦苇之中,务必将那张任活捉了,可有把握?”

    我应道:“军师放心,风定不负所托!”

    如此,庞统吩咐完毕,众将皆下去准备了,刘备却是笑坐于关上,便只等张任兵马复来。

    众将一切就绪。这几(日rì),刘备便加强了探马去侦察消息。正如我先前我建议的一般,如今刘备对于探马的重视程度提高了许多,便如此,直成立了专门的部队。而实在有些让人琢磨不透的是,这支部队的长官一直空着,训练怎的能起来?未经过训练便急派上用场,可见刘备心中焦虑了。

    这几(日rì)无事,是不是我自是还能被关凤缠着,享受一番乐趣。而这天,我却更是忽然发现,此次负责探马回报消息之人,便正是关凤!

    一惊之下,我旋即便想到那(日rì)关凤所言,要我成为他手下之兵,如今看来,却也是暗含道理啊!试想,当初正是我向刘备言明要成立侦查特种部队,要真是成立了,其中免不了要我去((操cāo)cāo)劳一番。按理说,刘备现在可不是以为我擅长的便是这个,要不然,干嘛我先建议?而关凤,这么一个女子负责军队的侦查任务,刘备这用人魄力,却不是一般可以想象的了。

    等了许多(日rì),据关凤所言,雒城张任一直未有动静,众人自是无不焦虑。也便这(日rì),终于有探马来报,直言张任得到了我荆州援兵即将到来的消息,于是趁着我军人马未到,不得已便引着人马出了雒城,正往培关赶来!

    张任敢攻向我培关,其中道理,只怕不仅仅如此。我更是料定,张任这个时侯出兵,必定是受了刘循的责难而来的。前翻阵前黄忠、魏延演得一出好戏,可是当着双方数万将士的面,刘循要不知道,那怎么可能?既然知道,又如何不起疑心?正是我不经意地想着要收服张任这种想法,既然造就了这个可惜的局面,却也让人叹息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闻,我军探马探到的(情qíng)报。而事实上,谁知道这又是不是张任故意散播出来的假消息呢?对于张任,我军自是不得不防了。只是,此番张任的的确确是出兵了,而且规模不小。据人马来报,此番,张任直率领了培城三分之二人马,也就是三万川兵,引着吴懿、张翼等将,便只有一(日rì)行程,便可抵达我培关前寨。

    如此,刘备闻讯,当即下令手下即刻按原计划行动。我自是引着三千人马往城南小桥芦苇处埋伏去了。

    而这一次,我更是有些微微吃惊的便是,此番我指挥的这支部队,竟是当初我和赵云夺取南郡的那一支!众士兵见我,犹自高喊:“教官好!教官好!”如此称呼,对于我这个小兵来说,可不是最好?

    行过小桥,我当即便再次望见眼前那风吹一片倒,却只有一般人(身shēn)高那么高而严密的茫茫芦苇。我下令众人,分左右埋伏,待张任军来,便一齐杀出,持长兵器者,负责攻击马上之人,短兵器者,自是只管砍着马腿!当然,对于如何砍马腿,这帮人自是未有见过,如此,我只能详细解说,并而亲自演示了一番,众人方理解而去。

    这(日rì)入夜,我军早早便埋伏于此。便是我军一过桥,后面刘封便引军在对面安下营寨,随即断了小桥。

    此刻,众人皆是判定,张任大军要攻击我培关,只是明(日rì)之事,如此,我方伏兵,少不得要于夏夜,在此熬上一晚。岂料正是这么想着,忽然有士兵来报,言我培关西门城外张任大军已到,正要攻城!

    -----------------分割线-------------

    ps:走人!约会去!第三更到!!嘟嘟哒哒!大家加油啊!告别单(身shēn),便在今(日rì)!

    大家支持一下哈!嘎嘎!如果凌晨我还有力气,我还更!没有,也希望大家谅解啊!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