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诈死(1)

    (大文学 .dawenxue.net)    庞统死了!

    闻言之下,我心里一阵悸动!怎么可能啊!不就是手臂中箭了么?这样庞统都能死?难道…庞统后面遇伏还受了伤?

    一惊之下,当下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便直往庞统府上去探听(情qíng)况了!

    我打死也不相信,这庞统无缘无故就死了,简直他他娘的耸人听闻了这消息!

    不多时,行至刘备府上,早见刘备正在笑嘻嘻吃着晚饭。

    见刘备打了败仗依旧如此喜笑颜开,我自是惊疑了,却也想不通,便直是惊讶得望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那刘备见了我前来寻他却又嘴巴蠢蠢(欲yù)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当下却也笑问道:“伯虎如何来了?”

    他这一问,却正好提醒了我。我自是急问道:“听闻军师已死,可是真的?”

    那刘备笑而不语。

    我再问:“主公你便说就是了!”

    刘备这才站起(身shēn)来,却不理我,反而冲着(身shēn)后内屋喊道:“军师!军师!伯虎来了!”

    见状,我急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如此,我却是知道庞统是安然无恙的。要不然,这刘备在喊鬼啊!

    果然,刘备这么一喊,只见后屋的门帘一卷,庞统便露出一头来,大声笑道:“呵呵!伯虎怎的来了!”

    我急是一阵无语。过了一阵,却也应道:“还不是听闻军师你云游仙鹤去了,把我吓过来的!”

    那庞统和刘备闻言,均是哈哈大笑了。庞统道:“却未想到这般竟然能瞒住你赵风!”调侃完了,却也眼神会意刘备,道:“如此,看来此计可成!”

    那刘备闻言亦是赞同道:“既是连伯虎都能瞒过,如此,我军其他人自是不在话下了,就更别提那张任…”

    刘备如此说,却是让我恍然大悟了。妈的!这庞统诈死,也不知道要搞什么(阴yīn)谋。

    果然,这时刘备便问我道:“伯虎可曾用膳?若没有,可与备一起在此畅饮一番,顺便谈些事(情qíng)!”

    我点了点头,刘备随即命人加上酒菜。如此,三人围圆,也便开始合计(阴yīn)谋了。

    谈起正事,当下刘备的嬉笑也便黯然不见,便这时,急是叹了一口说道:“今番出师未捷,反倒折损了我诸多人马,那张任着实可恨!”

    我自是赞同道:“那张任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将才,若能为主公所用….”

    话未说完,那庞统却是笑道:“好你个赵风啊!这战事尚未有定数,你却倒好,居然惦记了人家将才,啧…”

    庞统如此连名带姓地喊我,确实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如此,可不是当我不是外人了。

    话说,我第一马上扑倒,救了关凤,第二次扑倒,救了庞统,看来,将来还得继续扑倒才是啊!那时,几乎所有人都对我有好感…嘿嘿。

    Yy之中,刘备却是说道:“这张任自是应当为我所用!如此,当下自该商议如何拿下雒城才是…”

    庞统闻言便道:“听闻张任受伤了,如此,便是大好时机!今番我军出动,张任早有埋伏,是以我军败北。若明(日rì)主公再兵发两路,奇袭雒城,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心里直骂了句“我靠!”这庞统真是太喜欢弄奇谋了吧!张任大功之下,如何能算得到我军新败,却依旧要夺取雒城?我倒是明白了这庞统的心思。

    如此,当下我却说道:“万万不可!”

    那刘备亦是明白庞统说的含义,此时见我反对,遂问道:“是何道理?”

    我便解释道:“此番张任伏兵,却正是表明,此时雒城守兵,怕是不下于五六万之众,如此,我军仅以眼下兵马去攻,却如何能拿下?便是奇袭,又如何能成功!”

    我言一出,那二人自是呆住了。

    如此,我却也有些想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却是为何没有想到呢。

    这时,庞统便道:“如此,我军便只能引张任人马出雒城来了!”

    刘备却也一唱一和道:“如此,便宜速将军师(身shēn)亡之消息传到那张任耳中….”

    他二人自是各自商议一阵,却又像是说给我听的,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期间,我却是精神恍惚,确是因为两(日rì)未曾歇息,是以如此状况下,便没注意那二人都商议了一些什么,只是打不起精神昏昏(欲yù)睡。

    末了,那二人说完,刘备便忽然叫了一句:“伯虎?”

    如此,我即刻便惊醒过来,急问道:“作甚?讲完了你们?”

    此言一出,立时引来而来一阵嬉笑。我自是急扰扰头,表示自己的尴尬。

    这时刘备言道:“伯虎劳累,不若且先回府歇息,来(日rì)再与我商议如何?”

    我自是脑子机灵,当下也便道:“如此甚好。若是主公有所任务,明(日rì)来告,风必定竭尽全力办到。”

    如此,辞了庞统和刘备,我便直歇息去了。

    次(日rì)天明,我一起(床chuáng)入了军营,便发现手下之人几乎个个在小声议论着庞统阵亡的消息。如此,想必昨夜刘备就已经将消息散播出去了。

    入了营帐,我自是见到了魏延、于(禁jìn)和黄忠三个人也在那里小胜议论着什么。待我走过去一听,却也是在一轮庞统死了的消息。如此,我却是惊讶了,这事居然连他们也被瞒住了。

    见我进来,黄忠当先便道:“伯虎你总算来了。”

    我问:“作甚?有事么?”

    黄忠沉重道:“军师已死,主公决意返回荆州,莫非伯虎不知?”

    我一愣,旋即便点头道:“竟有这事?”样子却是装得无懈可击了。

    那旁边魏延道:“主公也太乱做主张了!岂可因为军师死了,便要放弃进取西川的大业!”

    于(禁jìn)亦是叫道:“退便退了,却为何还要我等亦是回荆州?如此,这一年我们不是白干了!”

    闻言,我却是听出意味来了,便问于(禁jìn)道:“主公是要我等退兵回荆州?”

    那于(禁jìn)还以为我如此问,也是有了抱怨,当下便慨然道:“可不是!不若伯虎便随我等一起前去面见主公,请求收回成命?”

    我自是急推脱道:“不去!”

    那于(禁jìn)便纳闷了,直问:“伯虎确是也赞同主公做法?”

    我想了想便道:“主公如此做,实是迫不得已。”

    于(禁jìn)道:“却是为何?伯虎且说说道理。”

    我自是言道:“昨(日rì)众人也便见了,这雒城兵马远多于我军,如何能轻易拿下?便是如此相持不下,却是颇耗费我军人力物力,有何益处?况且昨(日rì)一战,军师(身shēn)死,士兵士气低落,此时不走,又在此何事?”

    我却是说得明明白白,其中自是也有些道理。

    闻言,那三人却是未再言语了,却都是各自叹了一口气。

    如此,众人又是讨论一番,旋即也便解散。魏延自是赶着奉命去集合人马宣布命令去了,而黄忠、于(禁jìn)亦是如此。也便只有我一个人落得悠闲。

    此番刘备怕是要把戏做真了!

    正这么想着,忽然便有一小校冲进营帐中向我报告道:“探马来报,言雒城守将张任昨夜因箭伤暴死,此刻雒城群龙无首,已然乱作一团!”

    闻报,我急是一阵惊讶。

    待小校退却,我急是有了迅速向刘备报告商议此事的想法。

    便这时,我却忽然想起来,这庞统能诈死,难道就规定这张任不能诈死了么?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