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赤壁大火(2)

    (大文学 .dawenxue.net)    进得舱来,我遂与诸葛亮面对面坐着,心里却是感觉羞愧不已。而这时诸葛亮一边饮酒,一边却是一直在听闻外面的喊杀声,时不时还会透过窗帘,朝外面的夜空探望一番。因此,我的羞愧才得以掩藏下来不被他发觉。此时,倒却也直有兴趣好生观察着眼前这个牛人。

    诸葛亮这时偏又注意到我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遂微笑道:“伯虎心中可有疑问?”

    我暗叹好一个能知人心的家伙啊!当下便只说出自己的心中疑惑道:“伯虎确实好奇军师为何能在二十多(日rì)前就料到今晚会有东南风起?”

    诸葛亮饶有兴趣地不答却反问我道:“不知伯虎以为,明(日rì)却是如何天气?”

    闻言,我随站起(身shēn)子,探头往船外天空以往,只见火光之下,天空万里无云,便随即做了回来,答道:“伯虎以为明天清晨必有大雾,而后却是晴天。”

    诸葛亮闻言神色只是微微一变,旋即却笑了,再问道:“伯虎请细言之。”

    我当下便具体解释道:“天空无云,必有霜冻,仅是十一月时节,自是有大雾,又观东方火亮处稍有迷彩,而西方无云片朵,故以认为是晴天。”

    “伯虎竟是有如此见识,着实不错!”诸葛亮称赞了一番,旋即话锋一转,便道:“伯虎之言,便是其中道理。”

    我不免惊疑道:“然则仅是从如此景象判断,也仅仅能断定后一二天的气象,不能确定长远的天气吧?”可不是,天气变幻莫测,光看风云,也只能推断来(日rì)的天气,却怎么可能推断得到二十多天后的天气呢?

    诸葛亮道:“这便只是你我的不同罢了。”

    我听不明白,自然便问道:“何为伯虎与军师之不同?”

    诸葛亮小饮了一口酒,才笑道:“此皆是因伯虎懒惰,不敢用功夫所致!若是伯虎能尽心研究,自是也能料定长远之(日rì)气象。”言下之意,却是在指责我平时不肯努力了。

    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说就说呗,我可不在意。见诸葛亮如此说了,我便直问道:“其中道理是何玄机,还望军师名言,伯虎愚钝,尚难自解,就望军师磨难为难伯虎了!”

    诸葛亮闻言却只是不语,端自一个人只顾喝酒吃菜了。我再问,他才道:“他(日rì)伯虎有上进心思再来请教,亮自详细说与你听!”

    此言一出,我却直愣住了!他什么意思啊?好像实在说如果我肯努力的话,他便收我为徒?不会吧!难道要我代替将来的姜维?

    这么想着,我一下子便傻了。我现在才明白,为何去江东时候,诸葛亮肯带上我了,原来却是有心想传授些知识给我,收我当他的学生啊!这可是大事件啊,百年难得一见的好事啊!即便是我能学得诸葛亮一半本事,只怕来(日rì)我也肯定风光天下了!

    出名,谁不想啊!我自然也想出名啊,只不过,又让我读书,而且还是面对这个让我头大的诸葛亮,我还真是有点犹豫啊!

    正说间,二人两耳不闻船外事,竟连战事发生了转变也未知道,直到船帘忽然被人打开,诸葛亮目见赵云一脸笑意地走进舱来,我们才发现,江东战船的呐喊声渐渐远去。

    “军师!我将那丁奉徐盛等人赶跑了!”赵云一时高兴,竟忍不住说出这样话来,若非我深知他为人厚道,当下便要以为他这是在请功来了。

    “怎的如此之快?”诸葛亮闻讯自是有些惊疑。

    江东士兵只怕不会少于我方,又是有大将随行,偏我们调转船头,耽误了时间,难免被他们追上了,如此,战事一开,为何如此之快便结束了,确实有些出人意外。

    赵云闻言却豪爽笑道:“云便只是一箭(射shè)断徐盛船上的帆绳,使其战船拜帆坠入江中,也便如此,那徐盛便不敢在追了。

    我忍不住忽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诸葛亮却笑嘻嘻道:“子龙果然好手段!”

    诸葛亮一向说话话里有话,其深意让人摸不着头脑,只是我一次我却知道。以赵云的箭法,他既然能够(射shè)中远处徐盛船上的帆绳,又知道那船主将是徐盛,若要(射shè)死徐盛自是不在话下的。诸葛亮这话却是在夸赞赵云没有去(射shè)东吴大将,股权了大局而已。

    周瑜忍不住要动诸葛亮,确是违背了双方的友好结盟,可是诸葛亮却依旧尽力维护两方结盟,如此深谋远虑的想法,当下却也让我惊叹。

    赵云的忽然到来确确实实地给我一时间的尴尬解了围,他一来,诸葛亮自然就不会跟我谈论有关学识的问题了。

    我见赵云也在旁边坐定了,便自私地开始转移话题,只是问一些诸葛亮在周瑜那边最近发生了一些什么值得耐人寻味的事(情qíng),这便也是赵云有兴趣的,所以赵云自然也不反对。

    鉴于我口才比较好,偏有想法多,问问题也尖锐,所以当先也便只是我问,赵云也便听着。我关心的自然就是周瑜到底让没让诸葛亮草船借箭,那个周瑜和黄盖是不是搞了什么苦(肉ròu)计诈降曹((操cāo)cāo)这两件事了。

    诸葛亮听闻什么草船借箭,一时反应不过来,直问我道:“何为草船借箭?”

    他问话一出来,我便断定,诸葛亮草船借箭的事(情qíng)是子乌虚有的事(情qíng)了,要不然他不可能问我。见他问我了,我却又不能不答,便只能简单说道:“趁着大雾,以疑兵计策派出草船,前往敌营,敌人见大雾必然不敢迎战,便只是在岸上放箭。如此,箭落在草船草人之上,运回本军便也能用,便可视为草船借箭!”

    闻言诸葛亮只听得有兴趣,直赞叹道:“此确为一个好计谋,伯虎真是时不时教亮刮目相看啊!”

    我自然只能红着脸说道:“此皆是书上所有,并非伯虎能想得到的。”

    诸葛亮两研发两地直问道:“却是何本兵书?”

    我一时窘迫不已,便只能说道:“却是忘了。”

    见我不肯回答,诸葛亮却也不再问了,我却也分明瞧得他有些微微失望的神(情qíng)。

    我便再问周瑜黄盖的事(情qíng)。诸葛亮这时却是点头了,说道:“确有此事!”

    “这么说,今晚便是黄盖往曹营诈降方的大火了?”我自然而然地接着问了。

    诸葛亮闻言却叹了口气道:“若非如此,亮岂能受此险境!”言下之意,便是自己看穿了黄盖的诈降计,便又预言东南风成真了,遭了周瑜的猜忌。

    不过说回来,诸葛亮虽然叹着气,可是说到底他心(情qíng)还是很爽的。这时望着江上赤壁那边的通天火光,谁会不高兴呢?

    众人自又是一番欢喜言论,罢了也就各自好歇,以为来(日rì)进取南郡蓄足精神。

    顺江而下,战船扬帆,行进速度之快,也便可想而知,原本花了两天多的时间方才赶过去,此时回来,却也只是用了一昼夜。

    三人谈笑着下得船了,这时诸葛亮却忽然站住不动,拉着我低声问道:“伯虎,此番战事,你可愿独当一面?”原来却是还有心栽培我。

    我自己算哪根葱我会不知道?当下我只能谢绝好意道:“只怕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军师也秀再想着让伯虎跑上战场丢人。伯虎以为,还是跟着赵云将军呆一起更有些前途。”

    闻言,诸葛亮却是再次叹气了,说话间,摇着头便走了。

    我和赵云自是跟在他的(身shēn)后,而我们行进的方向,自然也就是刘备早已在夏口设立的军事大营!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