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怂恿(3)

    (大文学 .dawenxue.net)    这(日rì)黄昏起开始跟诸葛亮研究大事,由于诸葛亮大事办妥,这心(情qíng)大好,说起话来便一发而不可收拾了,直谈到深夜,我和赵云方才能够离去。回来时,我才发现我将大事给忘了。本来还想跟诸葛亮谈谈人家赵云成家的事(情qíng)的,有他诸葛亮做主的话,赵云自然不敢不从,也省却N多麻烦了。这倒好,诸葛亮空自只研究大事,我一直也帮着瞎谋划,一时间竟将这事忘了,真是无语啊!

    诸葛亮用激将法使得周瑜下了决心要引领江东人马誓死跟曹((操cāo)cāo)拉开架势打一仗了,孙刘两家联合便势在必行。于是次(日rì)清晨,便早有人穿诸葛亮往孙权府上与众人议事去了。这一回诸葛亮倒是仗义,还没忘将我和赵云两个无聊之人一齐拉上,前去凑(热rè)闹了。路上我却一直想着等下肯定有(热rè)闹瞧,却也没心思跟那诸葛亮瞎侃,倒是赵云就不一样了,路上居然还在和诸葛亮研究昨天的话题。我只想吐血啊,这可是在人家孙权地盘上,也亏他们两个牛((逼bī)bī)哄哄的,这么大的事也敢在大街上谈论,也不怕人家孙权知道。牛,不是一般的牛!

    就这么感慨着,不知不觉,便已经来到了孙权议事的大厅。进得厅内,我们三人自然先行礼拜见孙权。孙权客气一番后,诸葛亮也便于客座安坐,依旧的,赵云在左我在右站在孔明(身shēn)后。我瞧着这议事厅倒是很大气的,此时孙权座下左边文官张昭、顾雍等三十余人,右边武官程普、黄盖等三十余人,皆是衣冠济济,剑佩锵锵,分班侍立,俨然就像朝廷的文武百官,不(禁jìn)感叹这江东的人才何其之多,要是挖几个给刘备该多好啊!

    我正奇怪我们都来了,为何孙权还不发话,进行大事协商呢,便在这时,只见有一人快步往厅内赶来。其人(身shēn)材健硕,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待走近一看,却是眉清目秀,一脸俊气。我忍不住就感叹,果然是一代风流的周瑜啊!

    “见过主公!”周瑜是有特权的吗?居然连自己称呼都不报,只是微微行了一礼。

    那孙权见周瑜来到,立马喜笑颜开,道:“不必多礼!”末了,等周瑜在堂首站定,遂于周瑜道:“今有曹((操cāo)cāo)檄文,还请公瑾一看。”言罢,即有人持书交予周瑜。

    周瑜结果曹((操cāo)cāo)檄文,只是粗略一看,便大笑道:“老贼以我江东无人,敢如此相侮耶!”

    孙权见周瑜如此反应,却依旧问道:“公瑾之意若何?”

    周瑜不答,反问道:“主公曾与众文武商议否?”

    孙权叹道:“连(日rì)议此事:有劝我降者,有劝我战者。吾意未定,故请公瑾一决。”

    周瑜笑道:“谁劝主公降?”

    孙权据实答道:“张子布等皆主其意。”

    周瑜听这回答,随即步出队列,几步近(身shēn)张昭,问道:“愿闻先生所以主降之意。”

    见周瑜有问,张昭遂道:“曹((操cāo)cāo)挟天子而征四方,动以朝廷为名;近又得荆州,威势愈大。吾江东可以拒((操cāo)cāo)者,长江耳。今((操cāo)cāo)艨艟战舰,何止千百?水陆并进,何可当之?不如且降,更图后计。”

    周瑜闻言,勃然大怒道:“此迂儒之论也!江东自开国以来,今历三世,安忍一旦废弃?”

    堂上孙权闻言自然大喜。可不是,将自己父兄基业拱手他人,他能赞成?周瑜言下之意,自然也是反对了。孙权遂道:“若此,计将安出?”

    周瑜当下平复心(情qíng),缓缓而道:“曹((操cāo)cāo)虽托名汉相,实为汉贼。将军以神武雄才,仗父兄余业,据有江东,兵精粮足,正当横行天下,为国家除残去暴,奈何降贼耶?且((操cāo)cāo)今此来,多犯兵家之忌:北土未平,马腾、韩遂为其后患,而((操cāo)cāo)久于南征,一忌也;北军不熟水战,((操cāo)cāo)舍鞍马,仗舟楫,与东吴争衡,二忌也;又时值隆冬盛寒,马无藁草,三忌也;驱中国士卒,远涉江湖,不服水土,多生疾病,四忌也。((操cāo)cāo)兵犯此数忌,虽多必败。将军擒((操cāo)cāo),正在今(日rì)。瑜请得精兵数万人,进屯夏口,为将军破之!”………………

    一时间,周瑜在厅内陈词激昂,动静好不(热rè)闹,我只是大感佩服不已。只不过,我们三人就这么一直被人扔在一边,却是也有些无语了。诸葛亮脸上微微而笑,对厅内众人的言论却是充耳不闻,反倒是只顾着自己喝酒。而(身shēn)旁的赵云,则也是一副愁样子,像也是听厌烦听别人吵吵闹闹的。只不过人家有耐力,忍住了只是站立纹丝不动。而我呢,站了老一会,早就觉得有些累了。

    我忍不住晃了晃腰,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就再是有些无奈地继续朝着大堂里里外外四处乱瞄。忽然在这时,我眼前一亮,发生新鲜事(情qíng)。

    我悄悄碰了碰赵云的胳膊。赵云侧头问道:“干嘛?”

    我笑了,道:“子龙,你看看那边!”

    顺着我视线的方向,赵云一眼望去,顿时也呆住了,嘴里却忍不住有些惊疑道:“她怎么也会在这里?”

    可不是!在这孙权议事的大厅一侧小门旁,正站着昨天我们在大街上遇见的那无理取闹的女子呢。这时,她却是直对厅内众人的言论入了迷。

    我不(禁jìn)在想,她,是谁?便在此时,我脑子一机灵,一个名字忽地窜出我的脑海!靠!不会是孙权的妹妹,孙尚香吧!

    我忍不住对赵云轻声说道:“子龙,你麻烦大了啊,她好像是孙权的妹妹啊!”

    “哦?”赵云有些惊疑,旋即却很豪气地说道:“怕她作甚?管她是谁呢!”

    我直晕,心想这人脑瓜子怎么这么不开窍啊。我好心说道:“子龙啊,这可是人家的地盘的!据说这丫头连孙权都怕,她要是整你,你死定了!”

    赵云愣了一愣,旋即问道:“她有这么厉害?”

    “废话!”我只能好好跟赵云解释一番了,说道,“你知道孙权很孝顺吧?孙权可是对吴国太的话言听计从啊!可是你知道么?这吴国太最是喜(爱ài)那丫头啊,几乎那丫头要什么,吴国太就给什么!前翻你惹恼了她,今番她要整你,你能不死定?便是军师也救你不得了!”

    赵云闻言脸色大变。

    可我还是没有住口的意思,我说道:“子龙你祸闯大了你知道不?你昨天弄得人家孙权妹子不高兴,如果孙权妹子告状的话,很可能会影响主公和孙权的联盟!”

    闻言,赵云更是大惊了!急道:“这该如何是好啊?”

    我看了他表(情qíng),忍不住就想笑了。不过当下我却卖关子了,说道:“办法倒是有一个。”说着,我故意停下了。

    赵云果然急了,骂道:“伯虎,你有话倒是快说啊,想急死为兄啊!”他这话倒是亲切!

    “泡她!”我见他太过老实,只能将办法说出来了。

    “泡她?”赵云不明所以,急问道,“什么意思?”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词他听不懂,于是只好解释道:“就是要子龙你去追求他,娶她当老婆的意思!懂了没?”

    赵云闻言直傻在那里了,也不置可否。而我,只是笑嘻嘻好生有趣地观看他的表(情qíng)。

    就在忽然之间,我想起了昨天那些事(情qíng)的具体细节。就这么细细一想,我忽然有了一种感觉。昨天赵云那么对那孙尚香发脾气逆来顺受的,不会是赵云一早就看上了人家吧!我靠!

    就着想着,我忍不住再回头望向了那边的孙尚香。嗯?她居然也把目光瞧在了我们这边!那一头,此时正又竖着兰花指指着我们无语呢!

    看了,我只是嘿嘿直笑,脸上表现出来的,却只怕是一脸的坏笑了。

    这时赵云却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看见那丫头直指着我们,还像是有火的样子,却也忍不住再次有些惊慌失措,呈现一副眼神混沌的样子了。我细细一看,赵云居然还脸红了!

    没错没错,有意思有意思!赵云居然对孙尚香有(情qíng)意了。

    -------------分割线-------------------

    ps:因为心(情qíng)大好,就将存稿先发出来了。今(日rì)第五更。

    另外,肯定有人在想,为什么我要安排赵云和孙尚香有这么一段故事?希望大家理解,赵云(身shēn)份低下,白衣出(身shēn)。其中玄机,大家自然也能知道。顺便提一下的是,本书肯定会有赵云独当一面的时候,那么,后面的(情qíng)节就很难预测了。

    既然选择写赵云,我自然支持刘备统一了,但貌似路漫漫啊....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