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太火了

    (大文学 .dawenxue.net)    从刘备住处走了出来,此时外面天色大亮,却依旧寒风刺骨。由于一夜长谈,一直费尽心思,如今放松下来,便直感头晕脑胀,(身shēn)上的一(身shēn)盔甲也变得沉重无比。无语之中,我只能迅速狂奔至自己的那艘船上。费了一(身shēn)气力,却依旧没能跑出汗来,感慨之中,尽得船舱,赵云却早已睡得熟了。我不便打扰,便直寻得一(床chuáng)被褥,沿着(床chuáng)脚处躺下,卷起被子就是一阵猛睡。

    这一(日rì)清晨大队便开拔,刘备留下关羽守住夏口,而自己则引着众人往江夏而去。船只摇晃不已,船外也是风声肆虐,却丝毫影响不了各位(身shēn)心皆已疲惫的将军们各自好睡。如此一切风平浪静,路上也再无什么大事,行了数(日rì),众人终于到达了江夏。

    一到江夏,刘备与诸葛亮徐庶自是住到刘琦的府上,而张飞,赵云,糜竺,简雍以及我等数人也遂被刘琦一起特意安排在了一座大别院里住下。这可把酒鬼张飞乐的够戗,几乎天天要拉着众人一起喝酒,直让人有些无语。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说老实话,这江夏名义上的主子还是刘琦,就算人家至多在我们眼里像刘备的傀儡,但是人家江夏的事(情qíng)刘备也不好得意思去插上一手。如此一来,江夏军队方面自是有刘琦原先的手下将领管着,而文官方面,诸葛亮徐庶排在那里,简雍糜竺等人也几乎没啥事了。

    如此这般,除了陪陪张飞喝酒,这大白天的没事干,众人也就只能在江夏城里四处招摇了。以糜竺,简雍等文人为一队,我,赵云以及张飞为一队,经常结伴游逛。这每(日rì)无事,便在江夏城中走走,大家皆是愕然发觉,这江夏城里百姓们似乎对曹((操cāo)cāo)即将打来这事并不在意。我是一点奇怪也没有,可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当然,赵云也除外。赵云那夜听闻了我的观点,此时也早便理解了,眼前这江夏百姓,自然都觉得曹((操cāo)cāo)便是占了江夏,他们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所以生活节奏保持如昔。

    初临江夏,刘备也没再拿亲卫队说事了,却也忙得可以,也不知在忙什么,总之是来了之后,就没再见过面,也省得我劳心,而江东预料中的使者也还没来,所以,我这无聊的(日rì)子,也就这么继续着。

    便在这(日rì),我又出门游街去了。正走着,突然见前方围着许多人,似是在看着什么。我忍不住就好了奇,便快走了几步,于人群中站定,向里打量了起来。一望,这才发现,原来是几个汉子在里面卖艺,周围的却都是过往的百姓,见了好看,停下了瞧个(热rè)闹。

    此时只见场中有个大汉,虽是满脸横(肉ròu),却穿得像个道士,嘴里正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当下第一反应便是暗道:“不会吧,还有黄巾?”可不是,疑神疑鬼的不知道说什么,听着却也是天灵灵地灵灵的东西,简直就是在搞迷信嘛!

    正想着,那汉子嘴里忽然一停,便伸出一手,往旁边大石上的一个火盆子里抓了进去!随后便看见他丫手着火了,而他却脸色如常,一点痛苦的反应也没有!

    众人见了,纷纷大声叫好!便在这时,那汉子嘴巴一吹,将火熄灭了,便合手向众人做了一个罗圈揖,再把卖艺的那(套tào)词又搬出来说了一遍,显而易见,这是在求看官给钱了。观众看的高兴,倒是也愿意掏些钱财,不时见人把银子扔得咣咣直响的。

    众人齐声喝彩,有人大声喊道:“再表演一个!再表演一个!”那汉子一会收了不少的钱,这时喜滋滋直笑,见观众要求了,自然愿意再露一手。

    我正寻思这几个汉子前翻为何火烧手都居然没事呢,这时见那汉子忽地又抬出一口小锅,锅里正是冒着水汽看上去已经沸腾的油,我便立马反应过来,原来实在玩这种把戏!看来古人的脑子也确实不笨啊,居然知道用这种学识(性xìng)的东西来赚钱。先说那火烧手,那手不烫,肯定是燃源有问题,对人不够威胁的呢,除了白磷,就是其他什么的磷,总之燃点很低。而眼前这把戏,肯定就是又用手探进那貌似滚烫的油里去。

    我便正这么想,那边就只见汉子果然迅速将一只手放进小锅里,来回搅动(热rè)油,约莫十到十五秒的时间内,也便将手拔了回来。站定,那汉子将手举起,教给众人去看,却是分毫未有损伤,立时引来给位观众更(热rè)烈的掌声了。汉子见状,肯定又立马招呼众人奖赏了。这一回,银子自然更多了。平常百姓多不知道油里加醋后再加(热rè),貌似沸腾,而实际温度顶多也就是三四十这么一件事,他们只是看见有人不惧火(热rè),所以为之惊奇。为之喝彩,同时高兴了好为之贡献自己的一份银子。

    这样的当街卖艺确实是极少见的,也不管他算不算坑蒙拐骗,便冲着观众这份(热rè)(情qíng),我凑着,那也叫(热rè)闹啊!能与民同乐,本来就是一件无比开心的事(情qíng)了。便是我在这时,也忍不住想要赏些银子给那几个汉子了。只可惜,当我的手摸进自己的怀里,才发现,我居然忘了带钱了。于是,只能傻笑了。

    也便在这傻笑间,我目睹着别的观众扔着银子好玩,陡然间我却眼睛一亮。靠!居然还有扒手!我随即注意到那只手的主人,急喊道:“有小偷!哦….有贼!”

    那厮见自己行动暴露,吓了一跳,急松开手,在人群中立马选择跑路。(身shēn)为领先N个时代的正义先锋,我岂能眼睁睁看着犯罪分子从我的眼前消失?废话,我当然是去追了!

    于是,江夏城里最豪华的也是人最多的一条大街上,他跑,我追,好他妈不过瘾。那小子不错,这个路口,直跑到那个路口,追了两百多米,老子才追上他来。小贼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却忽然大声喊道:“救命啊!有人要杀人啊!救命啊….”我直吐血!

    我最恨恶人先告状的那种瘪三了,见他狗(日rì)的胡说八道,立马愤怒了,便准备一脚踹过去,力量之大,死了拉倒!便眼看那厮要被老子教训了,却忽然听得一声(娇jiāo)喝:“住手!”话音未停,又见一条细腿横空出来,挡住了老子踢向小贼的一脚。

    ((操cāo)cāo)!当时我就愤怒了,待抬头一看,却愕然发现,好管闲事的居然是一个女子,很年轻的女子。可是,女子又怎样?女子就可以不讲理么?当然不行!我当时就气糊涂了,也没仔细去看那女子,却直接绕过她,愣是爽爽快快地踢了那小子一脚。小贼哀嚎,道:“出人命了啊…”

    老子就看你再装!我当时就直嘿嘿直笑。便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后面劲风袭来,吓了一跳,(身shēn)子急急向左散开,待回头,却只见是那女子打过来一拳。那女子见我躲过攻击,眼里一丝惊讶一闪而过,随即却没给我反应的机会,紧接着又是一脚踹来!我忙只是一阵慌乱闪避,见那丫头始终没头没脑地向我攻击,我急了,连喊道:“住手!住手!住手!”嘿!她丫还真是卯足劲了,硬是不停下来,看来我不出手还不行!

    不得不说,眼前这女子还是略有武艺的,要不然怎么也不可能把我这么一个高大汉子((逼bī)bī)得一阵狼狈啊。只可惜,她丫太小看我了,见我只是躲避,还只道是我怕了她,这时却早已只攻不守,而且攻击起来还气势十足的。我靠!我跟她有仇么?下手这般狠,还是个女子!

    我怒火中烧了。谁说男子不该打女人?遇见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人,咱就是该好好教训教训!那女子攻击越狠,拳头被我避开过去后,(身shēn)体的重心就愈发不稳,瞅准时机,我一个转(身shēn),双手扶地,长腿横扫,只听噗通一声,那女子便倒在了地上。我急冲过去,按住她双手,坐在了她(身shēn)上,骂道:“你有完没完!”

    “你….”女子终于开口了,却是一句痛骂,“无耻小贼!”

    “小贼?!”我怒了,松开一只手,指着旁边方才我追的那厮道:“他才是小贼!你别冤枉好人!”

    “呸!无耻!恶人先告状!我打你不过,认栽了…”说完,那女子便不发一言了。我略一错愕,却只见她脸红红的,眼睛争得大大的,我正打量呢,他眼睛忽然一红,却流出来眼泪了。

    女人最恐怖的武器,就莫过于眼泪了。我当下便反应过来,我骑在她(身shēn)上的举动,实在有些不雅,难怪她直说我无耻小贼了。于是急忙松开双手,站立起来。岂料她一站起来,就愣是趁我没注意,‘啪’地一小巴掌就甩在了我脸上,只感觉火辣辣地疼。打完,那丫头梨花带雨地便跑了,边跑还边叫道:“给我记住,我不会饶过你的….”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