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一夜长谈(4)

    (大文学 .dawenxue.net)    刘备听得众人言论,随即暗自沉思,像是在回想当初自己是否是这么做的一样。

    便在这时,诸葛亮话题一转,忽然对我问道:“是才伯虎言主将若败,或突然战死,会造成兵士一片混乱,关于这点,伯虎可有何良策?”

    我当时只道是今天谈论到这里也便该结束了,却不料诸葛亮忽然之间又提到了关于指挥系统这个问题,顿时心下困顿,却也只能回答道:“这便是指挥系统不够明确,权利分派不当所造成的恶果。”

    诸葛亮闻言一愣,却道:“伯虎竟知原因,必已有对策,就请快明说!”

    眼见推辞不得,我只能挖空心思,联想一番,才道:“我观大汉军制,行军号令,布阵指挥皆靠领军主将,令出一处自是好事,然此将如有个闪失,此时再没个大将压住阵脚,则大军立时土崩瓦解,不堪一击。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很困难!”

    “哦?”众人闻言,倒都是来兴趣了,急问:“如何解决?”

    思虑再三后我方才道:“只须要将军中的上下级明确划分。主将若亡,或不能继续指挥,则有副将接替,若副将失,则再下级接替,以此类推!而且此命令随时生效,不需主将或者其他主事人另行任免。但是这个方法,便扯到了低级军官的素质问题。这却需要仔细进行培养了,上到校尉,下到伍长,都要具备一定的指挥能力,否则大军陷入混乱时,这些个低级指挥官带头逃跑,那些兵士见了,又如何会拼死而战?”说完,我的心便又是一阵拔凉,靠!怎么又扯到低级军官的培养问题上了!若是诸葛亮揪住不放,那该如何是好?我这不是没事找事!

    这时,我忍不住抬头一看,却直见诸葛亮一双慧眼盯着我,其中暗藏笑意,吓得我急摇头不已。诸葛亮见了,直笑出声来,道:“哈哈!伯虎…..算了,不为难伯虎,还是继续正题吧!”

    又过得片刻,赵云与刘备各自将先前我之言消化了,刘备便开口感叹道:“如伯虎之言,若是要建成一直好的亲卫队,确实是需要从很多方面下苦功夫的啊。”

    他话未说完,旁边赵云却硬是一顶高帽戴在了我的头上,笑道:“伯虎如此能说,主公将事(情qíng)交给他办,尽可放心了啊!哈哈!”说完,看着我脸色发青,觉得有趣,立马便大笑初声来了。

    诸葛亮见状,只是含笑不语,也不知道为我开脱。

    话题寻如切入实际,诸葛亮言道:“亮以为,筹建亲卫队一事暂且不提也罢,毕竟非一朝一夕所能办成。我观伯虎确有见地,不如现在顺便讨论一下江东的事(情qíng)。”

    刘备点头赞同,说道:“军师不是一直认为江东一行艰难万分吗?不若就教伯虎与你一起前往若何?….哦,对了,子龙也一起前往,可以照应。”

    诸葛亮笑道:“若如此,却再好不过。”

    我乍一听问,马上就翻白眼了。看来,这一段时间,诸葛亮有得时间来欺负我了。

    时间流逝倒是真快,转眼深夜已过,眼看天也快要亮了。四人继续聊了一些战争的事(情qíng)后,看天色不早,也该各自散了。而这下,也该轮到赵云舒心了,熬了一夜,他脸色苍白了都,见主公也有意歇息而去,作势直接要走。

    临末,诸葛亮还忘不了夸赞我一番,言道:“一夜长谈,伯虎使亮于战争对于士兵之依赖有了全新的认识,实在让我佩服。”

    刘备亦大笑道:“不想伯虎竟有如此大才,实是备之幸也。诚如所言,备必当重视兵卒素养!”说完,再无可说,也不客(套tào)了,直接宣布散席,便自去了。

    过不多时,赵云也便告退。这时,也只剩下诸葛亮与我二人。

    诸葛亮望着赵云是去的背影,当下却忽然感叹道:“子龙,真虎将也!”

    这无端端冒出的一句话,却让我大吃一惊!这不该啊!印象中,历史上诸葛亮对赵云还是有些偏见的,要不然刘备死了那么多年,诸葛亮执掌蜀中大权,多次伐魏,却硬是没能带上赵云几次,眼睁睁看着赵云大才就被埋没啊!此时我却听见诸葛亮夸他,真是神奇了。

    我忍不住问道:“军师认为赵将军可以堪当大任么?”

    “那是当然!”诸葛亮随口便道,随即却又反应过来,问我道:“伯虎为何有此疑问?”

    我当下便将心中压抑良久之言相告道:“赵将军如此人才理应让他在战场上叱咤风云,而非….仅仅是当主公的一名亲卫将军。”

    诸葛亮自然明白我话里有话,道:“主公心(爱ài)子龙,故常伴为左右,非是不知其能力。”

    听闻此言,我不由得叹气,旋即却请求诸葛亮道:“军师也知我等习武之人,一生荣誉便在这战场之上,还望军师以后多给赵将军这样的机会啊!”

    诸葛亮闻言笑了,嘻嘻哈哈的,便想才神秘地问道:“伯虎却只知道为子龙说话了。那么。伯虎你呢?你的荣誉在哪里?”

    听闻诸葛亮之言,我立马陷入沉思。是啊,我的荣誉在哪里?我压根就不属于这里的人啊!我能有什么追求?

    看着诸葛亮一脸笑意,我叹了一口气,道:“伯虎个人倒是无所谓了。军师你要清楚啊,我这个人,武艺不行,其他方面就更别说了,只希望军师以后别嫌弃我就是了,何谈拥有自己的荣誉?”

    “哦?”诸葛亮倒是惊疑,半响摇头笑道:“伯虎不可妄自菲薄,不可妄自菲薄啊!”

    对于他这句话,我只能笑笑。这会,两人陷入冷场了,也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

    我望着眼前自己曾经崇拜的偶像,忍不住还是好奇地问道:“军师昨夜一夜未曾歇息,何不回屋?”

    诸葛亮叹了口气道:“事(情qíng)太多,一时间倒也忙不过来。哈哈,伯虎你还是先行下去歇着吧。不几(日rì)前往江东,亮可不想见你一脸疲惫啊。”

    闻言,我心里多的,便只有感动了。

    “军师今(日rì)还有何事?”我依旧问道。

    诸葛亮道:“只等天亮便要遂主公回江夏了,夏口这里有些事(情qíng)还需要和关将军说道一番。怎么?伯虎为何对亮这么感兴趣来了?”

    我当即认真地说道:“我只是关心军师而已。我希望军师明白一件事(情qíng)。”

    “何事?”诸葛亮问了。

    “我希望军师有必要试着大胆地去信任自己的部将,并非事事都要自己((操cāo)cāo)心。”历史上诸葛亮就是这么累死的,如今我在了,能早一些劝导最好不过。

    岂料这时诸葛亮闻言却微微一愣,误会了我的意思,道:“伯虎此言似乎暗藏深意啊!”

    我一听,立马就快歇菜了。怎么解释?我想啊,再怎么解释,恐怕他也听不进去的,还是算了吧。

    诸葛亮见我没说话,立马也反应过来他的话有些说得不合适了,所以立马便转移话题到了江东事(情qíng)上。诸葛亮忽然问道:“伯虎以为,孙权若是迎战曹((操cāo)cāo),胜算几何?”

    这不废话!肯定曹((操cāo)cāo)大败啊!这可是历史注定的事(情qíng)!心里这么想着,我嘴里却不敢这么说了,于是说道:“胜败之数,实难预料!”

    “哦?”闻言诸葛亮却是有些吃惊,旋即笑道:“伯虎不认为孙权必败,确实没让亮失望啊!”

    我笑了,随口说道:“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会这么认为的,军师未免过于看得起我了。”话一出口,我便反应过来,自己说得有点过了。

    果然,诸葛亮当即便问道:“伯虎确实如何看的?”

    无奈,我只能说道:“曹兵虽多,却皆是北方之人。如今要进军东吴,主要战场便是在长江之上。要决出胜负,必须跨过长江,如此一来,水战是唯一战法,曹((操cāo)cāo)要避免也不行。曹((操cāo)cāo)士卒来自北方,不习水(性xìng),遇见江东精锐水军,纵是兵马再多,只怕到时也无用武之地了。伯虎正是如此看法,不知可对?”

    诸葛亮只是点了点头,却含笑不语。

    我见了,心里只是在想自己要尽快离开,要不然搞不好还得出乱子,于是当下便告辞去了,空自留下诸葛亮一个人在那里想着事(情qíng)。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