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一夜长谈(1)

    (大文学 .dawenxue.net)    是夜,刘琦专门为刘备设了晚宴压惊。众人经历过大败之后,心(情qíng)也确实很是不爽。当前的形势万分危急,虽说刘备已经逃出生天,但是难保曹((操cāo)cāo)会一路趁胜追击。刘备席上大是感叹自(身shēn)征战沙场有数十载了,如今好不容易在新野这么一块小地盘上建立的基础,却又毁于一旦,自然要长吁短叹一番。众人见状,却也无计可施。是以宴会之上,少了以往欢快的场面,众将一个个地,都只是暗自独饮,借酒消愁。如此一来,这宴会却是气氛不同,变得异常安静不已。

    逃出来了,也该为下一步刘备该如何走做出打算。诸葛亮随即便道:“主公脱险,曹((操cāo)cāo)若知,必急下江陵!”说完,又是一阵感叹。

    我见众人默默无语,心里很不是滋味,又听诸葛亮之言,当下忍不住便接道:“只怕江陵现在早已落入曹((操cāo)cāo)之手了。”

    “哦?”诸葛亮闻言却是微微一愣。但是我说的,他如何心里又不是一清二楚的呢。于是,当下我只看见诸葛亮不愁反而面露笑意对我问道:“这却是为何?”

    为何?这还用想吗?我当下便道:“曹军势大,江陵守将比不战而降罢了!”说完,我却在心里有心揪心,为何古人老喜欢打不赢就投降呢?他们不打,如何知道肯定会输?!

    便在这时,厅外随即有人来报,道:“荆州治中邓义、别驾刘先,得知知襄阳之事,料不能抵敌曹((操cāo)cāo),遂引荆州军民出郭投降。曹((操cāo)cāo)今已经入城、安民已定,释韩嵩之囚,加为大鸿胪。其余众官,各有封赏。”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刘备脸色发青,惊愕不已,半响才道:“若如此,江夏危矣。”

    众人闻言只是不语。这时,左首徐庶确实脑子清晰,当下便分析道:“荆州不战而降,若是江东孙权亦闻风而降,左右夹击,主公只怕….”说着说着,竟是哽咽不语了。

    闻言,众人又是一次震惊,唯有诸葛亮谈笑自若,端自饮酒。

    见诸葛亮如此,刘备难免心怡,遂问道:“众人皆知大事不妙,何以军师确实如此不以为然,莫非可有良策?”

    见主公问话,诸葛亮自然不敢不答,当即笑而解惑道:“元直之言不无在理,却是有些危言耸听了。亮不才,便早已料定江东方面,必不肯甘心降曹罢了。”

    言毕,众人议论纷纷。关羽言道:“只怕孙权未必有此决心。”说完,却是一脸傲然,看上去只以为便他一个有这魄力了。

    当下徐庶却眼睛一亮,目视诸葛亮,道:“莫非孔明早有妙策,教那主公联合东吴,一致抗曹?”

    诸葛亮闻言只是微微一笑,旋即便道:“亮岂有妙策?只不过我观孙权此人,年经却极有抱负。如今危难之际,必能铤而走险,不惜代价,与那曹((操cāo)cāo)决一雌雄!”

    听闻此言,众人却多是不解。

    刘备却只是问道:“孔明以为孙权为人如何?”

    诸葛亮笑道:“且不管其为人如何!孙权如今坐领江东,皆是得其父兄所致。孙坚骁勇善战,早为世人所闻,其兄孙策亦有‘江东小霸王’之称,如此将门家世,孙权如何不曾感慨自(身shēn)不能出人头地?如今危急时刻,其必(挺tǐng)(身shēn)而出!”

    古人有云,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闻诸葛亮之言,倒是他把孙权的为人及处境分析得一清二楚了。正如他所言,孙权坐领了东吴,却全是靠家人打下来的基础,自(身shēn)却是未有半点功劳,只怕早有闲言碎语,令他坐卧不宁了。

    众人闻言,深以为然,半响却又忘了该如何继续说下去了。纵有孙权愿与曹((操cāo)cāo)决战,只怕刘备也联合他不上。

    刘备叹道:“却不知该如何与那孙权取得联系。”

    诸葛亮闻言笑道:“主公勿忧,亮料定不久后,江东必有使者至。”言罢,便不发一语,只是继续独饮。

    众人就算不信,却也不好再问,至此,宴会再次冷场,安静无比。

    我一直坐在战云(身shēn)边,和他把酒,直至夜色朦胧,刘琦宣布散席。众人闻言纷纷走出帐外,我和赵云也便如此。这时,却忽然听得诸葛亮站立而起叫唤道:“子龙,伯虎,且慢回。”

    闻言,我和赵云俱是一阵迟疑,慢下脚步,回头吃惊地去看那诸葛亮,却不知还有什么事。

    只见诸葛亮从堂上盈步而来,站于(身shēn)前,面含微笑。我见见他不语,遂急问道:“不知军师有何事?”

    “无他。”诸葛亮笑道,“只是前翻闻伯虎造得奇巧之物,亮亦对此极感兴趣,便是让二位将军留下细说之。”

    连番劳累,也不得歇息,赵云已经是疲惫不堪,困顿之意明显,闻言当下便道:“既是为此事,却也与我无关,皆是伯虎一人构思,末将困倦,不若告辞了吧。”

    我见赵云真的有些吃不消了,迫切需要歇息,便也道:“就让赵将军先行回去歇息吧。”

    诸葛亮却道:“子龙慢行也无妨,待问完伯虎,我尚有事(情qíng)吩咐于子龙。”

    见诸葛亮有事差遣,赵云等下也只好站立着了。

    诸葛亮道:“此处不是说话地方,不若就在后堂再说。”说完,就引着我与赵云赶往刘备住所而去。

    路上,我却忽然惊觉,这诸葛亮必是不单单为此事,却更像是有什么大事相商,要不然也不会去见刘备。难道刘备找我和赵云有事?这诸葛亮也忒喜欢拐弯抹角,干嘛不把话说清楚呢!

    正胡思乱想着,见过刘备,果然,刘备开口就言道:“今番请二位前来,却是备的主张。”搞得如此神神秘秘的,就更让我摸不着头脑了。

    我忙问:“主公找我等,何事?”

    刘备道:“备见伯虎构思那马镫马蹄铁之物实在奇巧,故叫来商议这装备士兵的问题。备今番脱难,妻小却险些遭遇不测,故才想起,备何不训练一支亲卫军,便引二位而来相商。”原来竟是要提前搞白耳兵部队了!

    赵云闻言,当下道:“主公莫非是想让云和伯虎统领这支亲卫军?”

    见赵云如此回答,刘备立马笑了,道:“正是为此!此事还需你二人劳费一番功夫啊!”言下之意谁都清楚了,这白耳兵的建设现在是一穷二白,影儿都没有,看来是要我和赵云全权负责打造了。

    只不过,我稍有疑惑,这刘备干嘛这个时侯忽然有这种想法?难道是那几位夫人的事(情qíng),给他警醒了,还是….

    我自是暗自狂想不已,这时赵云却不呆立,即刻便领命道:“云必会竭尽全力!”

    刘备见我不言语,只道是我不愿意当他的亲兵统领,于是问道:“莫非伯虎不愿?”

    此言一出,我立马惊醒过来,想了一阵,便道:“主公吩咐之事末将定当执行,只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让主公明白一件事(情qíng)。”

    “哦?”不仅仅是刘备,就连诸葛亮也有些吃惊了。

    刘备问道:“却是何事?”

    我随即言道:“主公以为,若是训练亲卫,当以何种标准来衡量?”

    刘备笑了,道:“自然是训练有素,并且,备更希望他们的装备能比其他士兵要好一些了。”

    他这话倒是适合我切入正题了。我随即又问道:“那么主公以为,这战争之中各种因素,什么起到了决定作用,是装备的问题吗?”

    我这一问,倒是让刘备有些兴趣了,他呵呵笑着答道:“自然是。”

    “难道不是吗?”赵云这时也忍不住插嘴了一句。我看得出,前翻长坂坡遭遇曹((操cāo)cāo)虎豹骑,那些人的装备就比曹((操cāo)cāo)其他士兵的装备好上许多,赵云亲(身shēn)经历,吃过亏了,自然这么认为。他倒是看出来我接下来肯定会说不是了,所以才忍不住问了我一句。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