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战神赵云(5)

    (大文学 .dawenxue.net)    此时我已经昏昏沉沉,脑子迷迷糊糊地有些不清晰,只听得赵云这一句,于是本能地就催动座下战马。虽然我脑袋不清醒了,但却还记得务必要紧跟住赵云,那可是唯一的希望所在啊。我不想死,更不想就这么窝囊地死!

    我强打精神,开始极限运用注意力转移**,尽量忘却自(身shēn)的疲劳以及伤痛,努力睁开眼,理清思绪。这时,只见前面赵云白皙的(身shēn)影如此明晰,不由得更是信心大增。有道是逃出生天,这喜悦的刺激可不是一般鼓舞可以相提并论的啊!

    赵云一马当先,早已为我和糜夫人扫清了道路,见我们出来了,自己却又(殿diàn)后去了。我此时意识开始有些觉醒,于是引着糜夫人一路狂奔,上了另外的山头。待上了山头,我忍不住就有些欣喜了!天啊!我居然远远地就看见了当阳桥,而那张飞,可不正是在望向这边!

    正高兴间,偏偏此时,山坡下又转出两支军,当先二将一个使斧,一个使戟,见了我便喝道:“来将还不快下马受缚!可饶你不死!”

    这一声大喝,直把我几乎又要吓晕过去了,却也被后面追赶而来的赵云给听见了。我见赵云快马及时而回,心里大是放心了,于是便随手将自己手中的铁枪递了过去,言道:“马上厮杀,宝剑怎能适用?还是用我的长枪吧!”

    赵云不傻,自然知道我的深意,于是只是接过长枪,二话不说便有一人向前了。我看得清楚,经过前翻几次厮杀,赵云丝毫筋疲力尽的迹象也没有,反而越战这信心确实越强了!此番当阳桥在望,赵云则更是威风不已,直有于万军从中去那二将首级的念想了。

    山坡下那使大斧的曹将见我们没有丝毫下马投降的意思,还见赵云冲了过去,于是立马忿怒,即刻挥着斧头冲了上去,转眼间便与赵云斗到了一处。两马相交,来回兜转了不到三合,那厮就被赵云一枪刺中前心,从马上跌了下去。而此时,旁边那使画戟还在云游梦境!赵云焉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只是冲上去一枪,便将那傻子刺落下马来。

    这时,那些部下将卒将二位主将战死,自然便是乱作一团,四散逃开了。便在此时,后面曹((操cāo)cāo)虎豹骑的追兵便又快赶到了。

    见到赵云斩了二将,我毫不犹豫,立马便急催着糜夫人快马加鞭,随着赵云继续冲下坡去。不成想刚奔上一阵,突然听闻侧后又喊杀声震天响起,我被这喊声吓的一激灵,那又复迷糊的脑袋反而清醒了过来。回头望去,却是一员曹军大将领着诸多兵士杀了过来。

    幸亏不是埋伏在前方,要不然腹背受敌,那就玩完了!于是心里忍不住就有些暗自侥幸。

    这时,却忽然只听前面赵云道:“是文聘!伯虎,快走!”说完,又急急的催了几下战马,回(身shēn)过来(殿diàn)后。

    形成直线队形,我在前,糜夫人在中,赵云断后,我们便一路望着当阳桥狂奔。只可惜从昨夜到现在,我们一直骑着马来回冲杀,人没休息过还有精神,可是这马也没半刻的歇息,纵是有那马蹄铁省了不少力,此时却也有些跑不动了。而(身shēn)后的文聘人马却不一样,是以,我只能感觉(身shēn)后文聘领着大军越追越近,却是没半点办法。

    便在这时,一道影子忽地便映入了我的视线,原来却是张飞来迎了!

    我即便高声喊道:“三将军援我!”正喊间,当阳桥只在百米开外了。

    张飞见我一(身shēn)血红,衣衫甲胄凌乱不堪之外,又见后面赵云衣衫破烂,座下马匹行动迟缓,早就知道(情qíng)况紧急了,于是立马先一步来迎。此时闻言,便对我和赵云说道:“子龙与伯虎速行,我来抵挡追兵!”

    赵云这时却停下马来,言道:“伯虎且护好主母,先回去见过主公,我便与三将军一起守着这桥,看谁人敢过!”

    张飞闻言大笑,道:“如此甚好!且让伯虎先待嫂嫂回去,我便与子龙杀他一阵!”

    闻言,我唯有从命。当下却忽然想起一事来,便即刻言道:“二位将军若是退走时,切记万勿断了此桥!切记,切记!”

    张飞闻言一阵诧异,只问道:“这却为何?”

    说话间,我却见赵云一脸笑意,想必他可能知道深意了,也便不再详细说了。

    那张飞就是这么个人,脾气暴躁得很,对事(情qíng)的好奇心又强,见我只是不说,当下便说道:“伯虎不说,我今偏要断了此桥!”听这话,我头都大了。

    当下,我只能简单地说道:“不断桥,只为疑兵!”

    “疑兵?”张飞挠挠头,表示不理解。

    “不理解算了。”我说道,“反正赵将军知道就行了,切记,不可断桥。”说完,我也不理张飞了,直带着糜夫人及阿斗,赶往当阳桥另一边去寻刘备了。

    一路疾驰,直奔了二十余里,方才看见刘备的部队。此时我已经是丝毫气力都快没有了,只感觉头晕晕的,(身shēn)上的伤痛反倒不觉得了。便在这时,我眼睛忽地一亮,居然望见了在一旁树下歇息的刘备。

    “主公!”我当即下马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对着刘备单膝跪地拱手道:“末将赵风将糜夫人及阿斗带回来了!”

    闻言刘备愕然抬头,急去望糜夫人及阿斗,见安然无恙后喜色便即刻刻在了脸上,这时方才开始注意我。他见我(身shēn)上多有创伤,急忙招呼人大喊道:“快叫大夫!快叫大夫!”

    大夫过来,立马便给我看伤,片刻便下了结论,道:“赵将军解释伤在皮(肉ròu),并无大碍,主公勿忧!”

    闻言,刘备倒是更加欣喜了。他又像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只不过我实在有些卷困,忍不住就要闭眼歇息,他见了,也便再无多言,只吩咐众人好生照看于我。早有人制作了简易的双人抬担架,因此部队即刻前行,我便能跟上,并且对自己的伤势并无大碍。

    人一安静下来,这时候的想法便会有许多,总之即使我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并且厮杀许久体力消耗甚巨,但是窝在担架上的我,怎么也还是有些睡不着。长坂坡赵云的英勇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特别是两合让张颌狼狈而逃,就算是我,现在也云里雾里的不敢相信了。如此说来,那马蹄铁与马镫这两样‘新发明’,对这时候的马上战争,实战提高的作用,大的还不是那么一星半点。念及此,我便忍不住就开始心思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能够从自己记忆里搬弄出来。说实话,我倒是想转型,不当武将了。

    历经生死,见过血(肉ròu)横飞的战场,目睹一个个活生生的(性xìng)命霎那间失去灵力,我感觉,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变成那个样子,成为千百万死尸中的一个。我不是赵云那样的常胜将军,自然也不可能奢望当武将能超过他们了,还不如一心一意留在刘备的幕后,好好提点他一些什么。

    刘备这个人我倒是有些喜欢。而事实上,现在的刘备他自己拥有的能力,比史书上记载的要高明许多,也并不是一味就知道哭哭哭,哭个不停,以收取人心的人。就在方才,刘备也没见做出什么要摔阿斗的举动来,可见,人家还不是一个喜欢做作的男人。当然,我现在怀疑,他丫不摔阿斗,可能是由于老子不是赵云,没入他法眼,他不屑于做给我看?

    脑子稀里糊涂的,这念头东一个西一个地冒出来,思绪乱得一塌糊涂。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便沉沉入睡了。

    醒来的时候,却只是远远听见后面张飞的一声大嗓门:“大哥!我回来了!曹((操cāo)cāo)被我和子龙给生生吓跑了!”

    我睁开眼,站立了起来。其实我伤势确实不算什么,都是皮(肉ròu)之伤,先前那般虚弱模样,皆是由于劳累,此刻休息了一阵,精神上来,是以竟可以下得担架来了。

    ------------------分割线-------------

    ps:请大家安心收藏,点推支持一下。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