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战神赵云(3)

    (大文学 .dawenxue.net)    糜夫人闻言不明就里,一脸惊疑,道:“将军这却是….”

    我也不等她说完,当下便沉重道:“末将知道夫人有心求死,还望夫人趁早罢了这个念头吧!夫人若死,主公知(情qíng)必会怪罪我与赵将军!希望夫人明察!”说完,只是扮作一副惶恐的样子。

    糜夫人却是脸色苍白,面无表(情qíng)道:“将军多虑了,玄德并非那般之人。”

    我忙道:“只怕夫人有所不知!末将与赵将军前来寻夫人,此时怕早有人言我等是来投那曹((操cāo)cāo)的,还望夫人亲自回去代我等解释,若是不然,末将与赵将军怕有理也难说清了。”

    糜夫人闻言略微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一出,不过脸色当即却又回复如常,道:“若是二位将军能救出阿斗,谁会认为将军叛敌?将军不用多说了…”

    我一听,愣了!这糜夫人难得是有如此缜密的心思了,更何况此时危机关头,犹是反应敏捷,果然是位聪慧的女子!

    于是,我再无其他办法,只能说道:“然则赵将军保护夫人实乃军令。军令之言,法不容(情qíng)!夫人若死,赵将军必然人头落地!”我只能夸大事实了。

    不料,这般一说,这糜夫人反倒又沉默了,陷入深思之中。

    这时,赵云早已杀散了曹兵,正快步赶来。见面,赵云便道:“曹((操cāo)cāo)追兵已到,形势危急,不可再耽搁了!请夫人上马!”

    糜夫人道:“妾不会骑马!”言下之意,俨然被我说动了!

    我当即笑道:“夫人,不必惊奇,末将之马,便是不懂骑术之人,也能骑之!”于是便指着自己的战马,教给她一些最好懂的技巧。我想,即便是个没有骑过一天马的人,这踏在着马镫之上,抱住马(身shēn),他怎么也不可能还能掉下来吧!

    糜夫人闻言只是犹犹豫豫,迟迟不见动手。我急了,道:“夫人若不上马,末将只能下手将夫人打晕,然后和夫人同骑一马了!”

    此言一出,赵云和糜夫人俱是震惊!糜夫人震惊,不过是听出了我的言下之意,一来我必会阻止她自杀,她想死没有可能,而来,若是我真要同她共骑一骑的话,那就关系到她的声誉问题了。于是,没在迟疑,糜夫人迅速拖着伤腿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赵云却有意见了,责问道:“伯虎,你怎么能这么跟主母说话!”也难怪,他毕竟不知道事(情qíng)的本质。

    我一心要救糜夫人,赵云不理解,我也难得理他了。见糜夫人站立起来,我立马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抱住她,然后小心扶上了马。上马后的糜夫人一脸殷红,却也没说话。

    而这一幕落在赵云眼里,直把他脸色都变绿了,直愣在那里,口吃得紧:“你…你….”

    “走吧!事(情qíng)紧急!”我当下也不想听赵云发牢(骚sāo),直接说道。

    赵云知道事急从权,是以听了我的话,也不便再指责了,只好将自(身shēn)甲胄脱下,将糜夫人罩住。不过,这样一来他(身shēn)上就没了保护,只剩下一(套tào)白色的里衣。若有人暗箭偷袭,他这命是铁定要玩完了。

    见赵云如此,我当即立马便取了自己的头盔,也戴在了,糜夫人的头上。赵云见状,这才神(情qíng)对我有所缓解,似有赞赏之意。

    然而这时,却出现了一个大问题,阿斗该怎么办?让赵云抱着吗?或让我抱着?笑话,这怎么可能!如此一来,只怕我们(性xìng)命难保,阿斗也活不出去了!印象中《三国演义》描述是这样的,说赵云用盔甲罩住阿斗,环绕在(胸xiōng)前,只不过,赵云已经将盔甲卸了,给我糜夫人,还怎么出现这镜头?再说了,盔甲那么小,能塞进一个孩子?真是奇迹了,也不知道先前看央视的《三国演义》是怎么拍的,这阿斗闷在赵云(胸xiōng)口,还能活?

    就在我满心困顿,赵云疑惑的时候,糜夫人忽然说道:“将斗儿给我吧!”

    “夫人不会骑马。”赵云慎重地说道。

    马上的糜夫人忽然一脸笑意,说道:“子龙将军勿忧,妾感觉还是可以的!”

    一句话,让我和赵云面面相觑。强!不是一般的女强人啊!第一次上马,就敢说自己还能抱个孩子!厉害!佩服!

    赵云不信,硬是小心翼翼地将阿斗抱给糜夫人,让她试着走一番。糜夫人从言,绕着小地儿来回了一圈,确实看不出她在勉强!

    于是,赵云放心了!急翻(身shēn)上马,对我言道:“伯虎不可无马!待我去曹军抢的一匹!你且好生在这里照看主母!”言罢,便提枪出门而去。

    我直愣在那里。过不多时,门外嘶鸣声起,抬头一看,便见赵云牵了一匹黑马,笑面而来。我不(禁jìn)感叹,这怎么跟关羽温酒斩华雄的意境是一样的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这么一会功夫,赵云就夺马回来了?!

    当下废话也不再多说,赵云言道:“伯虎断后,我自在前,你们助夫人杀出重围!”

    见赵云如此豪气,我还能怎么着,只能翻(身shēn)上了黑马,照应着糜夫人与阿斗,随着赵云冲去门外。

    三匹马刚从破墙后转出,便立马发现杀来一队曹兵,当先一曹将,手中持有三尖两刃刀,快马当先,奋力向着我们杀来。

    近得(身shēn)来,见我一(身shēn)盔甲,知道我是将军,那将便叫道:“来将何人,我乃晏明,见了还不下马受降!”原来却是晏明,难怪一副这种装备!

    因为赵云的盔甲给糜夫人了,他这话自然是对我说的了,因为谁一看都会以为我是带头的。只不过,他错了。而错的代价便是,旁边的赵云二话不说,就已经冲将上去,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历史上赵云(身shēn)怀阿斗,犹能杀曹将无数,更何况此时他没有,而且座下马骑还有马镫!

    晏明并不识得赵云,他也没问,见他冲到面前,当下只能手中三尖两刃刀一举,便向着赵云斩了下去。试想这一刀怎么能够伤及赵云?赵云有备在先不说,此时又是忽然出击,武艺更在晏明之上,兼之脚下有力,此时见晏明一刀砍来,当即便翻起一脚,只脚踩在白马右边马镫之上,旋转了一个(身shēn)子,手中长枪三百六十度滑了一个大圆!大圆之处正是枪尖!就这样,一合之下,晏明只听见自己脖子背后嘎兹一声,然后睁着惊惧的双眼,死于马下。

    众曹兵见自家主将被杀,立时洪拥而上!赵云借枪尖削中晏明脖子之力早已安坐马上,见曹兵杀来,立马便迎上去一阵狂刺!

    赵云见曹兵汹涌,杀不胜杀,当即便回头大声喊道:“伯虎!不可恋战,速走!”我闻言,即刻护着糜夫人,催动战马,朝着赵云(身shēn)后杀开来的血路,紧随于他。

    前面有赵云长枪飞舞,加之我武力倒也看上去不弱,一前一后两只长枪龙飞凤舞,一时间所过之处曹兵横尸到处,糜夫人在中间倒也安全。如此,多数曹兵皆都惊惧了,再次作鸟兽散。

    杀出重围方不远,突然见前方又出来一支军马挡住了我们去路。当先一员大将甲胄鲜明,提着一杆长枪,正远远的盯着这边。背后则立着一杆大旗,上书河间张合。赵云见了,立刻(挺tǐng)枪迎战,口中却对着我急招呼:“此人武艺高强,不能力敌,你我二人合力冲过去!”靠!这还用他说!

    我立马抖擞精神,空自一声长啸,给自己壮胆,也便冲上前去,陪同战云一起,迎战传说中的那个妖人战将张颌。三马相交,立马战到一块。张颌一向自恃武艺高强,于磐河之战时就听说赵云威名,武艺非凡,恐怕早有一较高下的打算,此时见赵云孤军深入,正是大喜不已,自然不远驱兵掩杀,只想凭一人之力将我与赵云二人斩于马下。也亏他这么想,要不然糜夫人他们那边我和赵云还真是照应不来。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