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战略转移

    (大文学 .dawenxue.net)    回到樊城,已近黄昏,我即刻赶往大厅向诸葛亮交差去了。进了城守府,我一眼便望见众人依旧仍在那里议论纷纷。这时,堂上诸葛亮正与刘备窃窃私语,待一见我回来,他便立刻朝我走来。我尚自来不及行礼,诸葛亮便道:“可是未曾追回元直?”

    “不是!”我说道,“元直先生已经被我说服了,他正在赶往江夏的途中!”

    “哦?”我的回答,倒是的确让诸葛亮感觉吃惊不少。众人却也早已将目光转移在了我二人(身shēn)上,此时听得我把徐庶给拉回来了之后,个个又是欢喜又是一脸难以置信。其实也没什么,我也没想到我居然能完成这件差事了。

    只听诸葛亮笑嘻嘻饶有兴趣道:“我只道尚需花费些许功夫方能让元直回来,却不料伯虎已经成功了,实在可喜可贺啊!”末了,还问我是怎么说服的。

    于是,我便将经过说了个遍,待说到我臭骂徐庶那一幕时,诸葛亮幡然醒悟,大笑道:“原来如此!”

    众人也都在听着,这时见诸葛亮发笑,忙问何故。

    诸葛亮笑道:“元直为人古板清高,非一剂猛药不能使其清醒,伯虎这一骂,确实是一剂再好不过的猛药啊!哈哈!”却是原来如此。

    当下,这件事(情qíng)也就不提了,诸葛亮急忙建议刘备撤出新野,向南退却。刘备欣然同意,立刻差遣众人安排南下事宜。而事件也正像我所知道的那样,新野与樊城的大部分百姓都被要求随刘备一道南下,于是刘备就这样带着数十万民众上了路。

    路上,着前前后后密密麻麻的人群,我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战乱,不知道会死多少百姓!”想到这,忍不住轻摇了摇头。

    这一幕被不远处的诸葛亮瞧见了,只见他走了过来,笑道:“伯虎因何叹气?”

    我一听,这诸葛亮真是无处不在啊,这都能发现,真是神了!心里却苦笑,道:“每(日rì)只行十数里,若一直如此,早晚必叫曹兵追上!”

    诸葛亮言道:“原来却为这事?呵呵,主公仁慈,不忍弃了百姓,我等众人也只能这样了。”

    听了诸葛亮之言,我满脸的火气,嘲笑道:“真是主公仁慈吗?”

    “哦?”诸葛亮显然没料到我会对此有异议,当下却好奇地道:“伯虎以为呢?”

    我以为?笑了。我道:“若是主公仁慈,就不该带这么多百姓同行。这不是救百姓,而是害百姓!战争之乱,非同凡响,如此动众,极易引发许多疾病传染。这且不说,若是主公愿意引兵急速南下,量那曹((操cāo)cāo)也未必能追得来。携民同行,实则堵滞曹兵追击,主公何等仁慈?”(情qíng)急之下,我忍不住就说漏了嘴。

    待看诸葛亮,却正是一脸微笑,竟未怪罪,让人惊奇不已。只听他道:“伯虎能有如此见地,已经不错了。只不过,你未免把问题思虑得简单了些。”

    “哦?”我倒是惊奇了,难道不是这样吗?

    诸葛亮笑着解释道:“伯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堵滞曹兵前行,自是表面功夫,却实不知主公良苦用心。”

    我笑了,道:“我岂不知,不过人心罢了!只不过,让如此多的百姓受难,我心里过意不去而已。”

    听见‘人心’二字,诸葛亮眼神却忽然一亮,像是惊奇。其实作为后来人,我如何不知道,刘备如此作为,无非就是彰显个人仁慈,衬托曹兵残暴而已,如此,荆州人心自然针对曹((操cāo)cāo),而心归刘备了。

    不料这时诸葛亮却又说道:“主公此番作为,实则((逼bī)bī)不得已而为之,伯虎未免太浮于表面了。”

    表面?这难道也是表面!

    正在我疑惑只是,诸葛亮却忽然开口问道:“伯虎可曾想过,若是主公轻骑而退,将去向何处?”

    我自然答道:“往襄阳。”

    诸葛亮又问道:“既是襄阳,若主公不为民请命,你认为刘琮会如何?”

    我乍一听闻,立马明白过来。若是刘备引军前往,襄阳刘琮守兵,自然是不会让他轻易进去的,只怕那时,难免有所冲突。只不过,就算带了百姓,刘备就能进得去吗?我当然笑了,反问诸葛亮道:“只怕就算为民请命,也终究进不了襄阳,军师信不信?”

    诸葛亮闻言,却是静默不语。看得出,他必然也有过这种考虑。

    于是,当下我便解释道:“其实我知道此次携民同行是主公((逼bī)bī)不得已,末将也无怨言,不过空自感叹罢了,军师不要见怪。”

    见我如此细说,诸葛亮倒是又笑了,道:“为天下事,本应计一民一兵得失。如今连累百姓,只望是为他(日rì)天下百姓和泰了。伯虎能有如此见识,倒让亮觉得有些惊奇了!”

    正面夸奖,我如何担当的起?当下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难免一脸尴尬。

    诸葛亮见我表(情qíng)滑稽,却也只是觉得有趣,当下也有事,便端自去了,直留下我一个尚自在感叹诸葛亮听了我直言之后,将来对我会有如何影响啊!

    就这样,军民继续(日rì)夜前行。这一大队人马好不容易到了襄阳,果然被刘琮守兵拒之门外。不得已,刘备只好领着百姓投江陵而去。而此时,正是在前往江陵的路上,关羽与诸葛亮却忽然离开了大部队,押着于(禁jìn)往南而去,据我暗中猜测,应该是去夏口去了。毕竟刘备带着这么多百姓,行进速度快不起来,肯定会被曹((操cāo)cāo)追上,以诸葛亮的智慧,一定能猜到刘备会半路改道,而且我也分明记得,《三国演义》写到这里,诸葛亮确实该从夏口不久之后取了人马战船前来接应了。

    于是,大队人马又走了数(日rì),这(日rì)行到晚间,刘备领众人于一山上驻扎。如今正是刚刚入冬,晚上寒风透骨,甚是冰冻,满山上下响起的到处都是百姓的哭声,听着这些哭声,我与其他将军们只觉得心中难受的紧,偏又没什么办法,结果这一夜,始终没能入睡。直到深夜,也不知是什么时辰,我忽地隐约听得外面传来阵阵喊声,过不多时,战马踏地之声清晰的传入到了耳中。

    (身shēn)边那一个前翻在路上一直默默无语郁郁寡欢的赵云立马忽地跳将起来,喊道:“曹兵来了!”喊完便提起长枪,急急地冲出营帐。我见了,立马也翻(身shēn)而起,跟了出去。

    这时才到帐外,只见赵云正对着(身shēn)边校官吩咐道:“速速整军备战!”而后从手下的手中接过马缰,翻(身shēn)上马。

    我初升裨将,手下本就没有什么兵卒,不过此时刘备南下,每个将领手边倒是都分得些兵士,用来指挥,而我这时手边却也有二百余士兵了,是刘备分派给我,让我保护随行百姓的。此时见到赵云翻(身shēn)上马备战,我知事发突然,(情qíng)况紧急,也顾不得那些百姓,急忙连忙招集手下这些兵士,跟着赵云了去。

    方行不远,便发现此时刘备早已领着自己的几千兵马跟来犯的曹军交上了火,正与曹((操cāo)cāo)的先锋军战到了一处。

    “杀!”赵云一声令下,他的部下们即刻冲了过去。

    “杀!”我见了,自然不肯落后,直引着二百余士兵也加入了战团。

    不料,两支部队刚冲上去,立刻便被曹兵淹没了。此时,我只感觉四周到处都是曹((操cāo)cāo)士兵,才冲杀不到一刻钟,便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天南地北了。于是,我只能硬着头皮在乱军之中冲杀,四处乱撞,见着曹兵就是提枪厮杀,也不知道自己这下又杀了多少人,更不清楚自己(身shēn)体上是否有了创伤。杀不多时,待我回头一看,自己手下二百余步兵,此时只怕还剩不到三分之一了,我忍不住暗暗大叫:“糟糕!”大文学 .dawenxue.net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我是赵云手下的一个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