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 兽人肆虐 第五章 修炼天堂(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坏到底 书名:道仙传奇
    <---凤舞文学网--->

    救援进行中

    学院里,回程的同学们向傻傻校长报告了现在被困的同学们的况,傻傻院长立即将他几十年来不怎么运动所积累的能量全部使用到两条粗腿上,连跑带爬的冲去皇宫去报告。--凤-舞-文-学-网--

    院长走后,副院长云中漫步自作主张的将剑术学院的导师们集合到会议室,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现在学生们的况。

    芙血儿导师最先说道:“这事应该由军队处理,我们十几个老师的实力是救不出孩子们的。”

    雷禅导师不忘提醒道:“你的学生也被困在那了,你难道就不着急啊?”

    芙血儿导师反对道:“现在他们都升级了,变成了泪珠儿的学生,不是我的,该着急的是泪珠儿。”说着将眼角瞄向泪珠儿导师,到现在芙血儿还不忘记跟泪珠儿斗气,也许是因为她这一年的奖金没有泪珠儿导师高。

    泪珠儿导师并未因为内心的焦急而变色,她保持着自己的冷静态度说道:“听报信的学生说,被困的主要是战士学员,看来这些同学过于自信,没有做好准备才被困的。”

    鹰纹导师的脸上森可怕,他生硬的说道:“我们自己的学员,我们要是再不管,就没人管了,我建议我们组成救援队,快点出。”

    戈浪斯导师说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就走,我先去杂货店多买点回程卷轴,这个糊涂,怎么这么糊涂。”看的出来,戈浪斯对自己的学生护有佳。

    云中副院长说道:“就这么办,出了问题我顶着。”这是云中副院长第一次表现的那么积极,这些导师中如果有一个是他的小舅子时,不知道他还会那么的义无反顾对学员富有心骂?导师们纷纷答应回宿舍去拿尘封多时的武器。

    芙血儿导师看所有人离开后,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对离去的众人的背影喊道:“你们去吧,我可懒的去,女人中午要午休,不然会变老的,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学员需要我教授。”话音未落,就听轰隆一声巨响,会议室中出现一颗炸雷,雷电过后,黑色浓密的烟雾在会议室里弥漫着,芙血儿从会议室里被电的黑漆抹乌的爬了出来,嘴里吐了口黑烟说道:“我不过开个玩笑而已,怎么会真的不参加救援,这年头开玩笑还要被雷劈啊,究竟谁干的?”……

    皇宫里,大臣们两边站着,傻傻院长站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恳谈国王坐在宝座上向傻傻院长火道:“谁他妈给你的权利,让学生们去沃玛森林里修炼的?现在把十几位大臣的孩子都困里面了,主要的精灵族甜甜小公主飞飞王子和老黑的宝贝女儿都给困在里面,现在出了事你来找我求救,你早干什么去了?”很多大臣在听到陛下的话语后心里都是一颤,‘陛下可是有三十年没有说脏话了’。

    傻傻院长委屈的解释道:“这事也不能全怪我啊,主要还是学生们没有按照导师的教导,做好充足的……”

    恳谈陛下打断傻傻的解释怒道:“闭嘴,我不想听那么多的废话,现在我问你怎么办?”

    傻傻马上献计道:“最好是马上调动国防军,把孩子们抢出来。”

    阿大黑山元帅说道:“国王陛下,调动大军的事需要斟酌。‘沙巴客’在附近毒蛇山谷布置着一股人数不少的军队,如果我们调动大军的话,他们很可能也会有所行动,到时候很可能威胁到我们国家的安危。”说话时,黑山元帅心里难受的要命,毕竟自己的亲骨也在被围困之列。

    天意圣一样心疼大海等人,却同意黑山元帅的见解,对陛下说道:“老黑说的没错,我们不能拣芝麻丢西瓜,因为十几个孩子而动摇国家的根本。”

    恳谈陛下急道:“那我们就不管他们了?”

    天意圣说道:“不管是不行的,这都是我们的子弟。刚才蓬萨院长也说了,被困的孩子受到了战士班的最出色的三个同学和道士班最出色的四个同学的支援,才能回来。他们现在用一个猎人狩猎的石屋做掩体。我想凭借那优势,他们暂时是没有危险。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几个精英小队,冲进沃玛森林去给他们送回程卷轴,从而达到解救的目的。”

    恳谈陛下马上说道:“那也就只有这么办了,天意,你火速挑选精英,让他们务必把孩子们救出来。”

    天意圣说道:“这事不用交别人了,我还是亲自带队去。”

    恳谈陛下说道:“不行,你的年纪已经不适合再打打杀杀了。”

    天意圣说道:“可是除了我亲自去,难道还有其他人选吗?放心吧,我人老了,可是我的神兽没老,只要其他人保护好我这把老骨头,送个回程不算什么的。”

    恳谈陛下微一犹豫点头道:“老兄弟你多加小心,图波束.霸主,把你们手下最得力的兄弟派给天意。--凤-舞-文-学-网--”……

    人~只能靠自己!

    看着眼前疯狂的要挤进石屋,越来越多的兽人战士,大海咬着牙说道:“兄弟们,我们要靠自己自救,现在我们还有一拼的力量,战士排好号,轮流堵住门口战斗,一旦受伤,马上由后面的人补上。”战士们纷纷赞同,如今已经不是在修炼,而是为了生存而斗争。

    大海转对坏坏说道:“坏坏,你们四个道士能不能把骷髅召唤在房子外面,让它们去扰乱兽人,这样可以保持我们的体力,并且轮流给我们治疗,没有问题吧。”

    坏坏点了一下头说道:“没有问题。”

    大海对飞飞和月亮妹说道:“你们现在恢复一下魔法力,尽量的节约体力、,当我们换班的时候如果兽人冲进来,用雷电支援一下我们就可以。”飞飞和月亮妹没有说话,点头表示答应,看他们煞白的脸色,也知道他们刚才的魔法消耗有多么的巨大。

    大海继续用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成熟口气对所有人说道:“我们的守卫之战才刚开始,就让这些兽人做我们修炼的试刀石,如果能顶的过去,我们就不再惧怕任何危险。”所有学员维护的齐声叫好,大海已经成为这群学员心目中的领。

    大海让所有战士学员用布条将斩马刀牢牢的跟自己的手绑在一起,防止因为体力消耗过度把刀给扔掉,意图十分明显,奋战到底。战斗就在石屋狭小的门口开始,任何意图冲进石屋的兽人被循环作战的战士学员们一个个的消灭在门口,兽人们想进石屋不光要面对锋利的斩马刀,还要把死去的同类尸体拽到一边,不时的还有些饥饿的兽人将同类死尸的手脚塞进嘴巴,那景让学员们看到又恶心又心寒,更坚定了拼死作战的决心。

    作战中,坏坏说道:“要是让这些兽人再进来点就好了?”快乐反对的说道:“为什么?”坏坏说道:“这样就能搜刮兽人抢夺来的钱财,我们还想快点还乐大欠帐呢。”战士们在激烈紧张的战斗中,被坏坏的话逗笑了,连一向跟他作对的快乐也不得不佩服坏坏的乐观精神。

    这样的战法虽然有效的阻击了兽人的进攻,并把体力和药品消耗降到了最低,可是有件事却是不能忽视的。钝刀在门口阻击兽人进攻中,被一棍打中肩膀,牙签赶忙把钝刀替下。在坏坏治愈术下,钝刀的肩膀恢复了,可是盔甲却已经再不能经受沉重的打击,碎裂成小块。

    看着破碎的盔甲,坏坏无奈又不忘开玩笑的对钝刀说道:“没办法,我只能治疗人,盔甲的治愈术我还没学,钝刀你自己想办法整一兽人的兽皮用用?”

    坏坏的话虽然幽默却让钝刀笑不起来,没有了盔甲,不止自己要承受巨大的打击,就是道士学员们也要使用更多的精神力来帮助自己恢复,实在是个很难接受的事实。

    小壹说道:“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除非有人能尽快的来救我们,只是不知道我们还能坚持多少时间?”

    大海脸上澎溅着兽人黑绿色的血液,显的有些怕人,他咬牙说道:“不只盔甲,我们的刀也快撑不住了!”

    坏坏说道:“没错,你们的斩马刚买来就成了钝刀,真不知道是不是要找那贪心的老板算帐。”

    钝刀听到这话也苦笑道:“别拿我名字开玩笑,不过这样下去,说不定要捡兽人的木棍战斗了。”

    坏坏道:“那也不错,正好适合你刚猛的格和你那大胳膊大手掌大脚丫子。”

    糊涂纳闷的问坏坏道:“这钝刀难道会用脚丫子拿木棒战斗?”

    坏坏道:“当钝刀胳臂被打折,手掌被砸碎,你说不用脚趾头抓棍子战斗,那会用什么反击?”

    糊涂郁闷道:“钝刀说不定会用嘴巴叼着棍子打呢?”

    钝刀伸出大手敲了糊涂一个响头说道:“你才用嘴巴叼棍子呢。”

    糊涂摸着脑袋说道:“又不是我说你的,是坏坏他……”

    坏坏辩白道:“我可没像你那么说的直白,我是在赞扬钝刀宁死不屈的精神,可没说他的战斗方法,是你耍小聪明。”

    糊涂郁闷指着他自己的脑袋说道:“我耍小聪明?我叫糊涂我还耍小聪明?这么说也太没谱了吧?”

    坏坏道:“不管怎么说,你比外面那群兽人要聪明,千万别否认,不然会让我们看不起你的哦!”

    糊涂被气的说不出话,他天生就被坏坏欺负着,从渔村时如此,到了学院也没变。他把眼光看向石屋顶端,却现整块巨石制作的屋顶与大块巨石墙壁的接缝处,出现了移动的现象,缝隙里的灰尘土屑随着屋顶的移动掉落下来,糊涂说道:“是不是我眼花了,这房顶怎么会活了?”

    坏坏顺着糊涂的眼光上看,本来想笑话糊涂的嘴巴一下张的足有脸盆大:“我靠,不是吧,屋顶真的在移动。”原来在石屋后面攻上来的兽人因为无法进攻,于是十几个兽人同时去用手中大木棒子去顶石屋的巨石房顶,如不是这屋顶有几万斤重,学员们赖以存的石屋早就被兽人捣碎。

    大海看到这景,明白如不采取行动,石屋被毁是迟早的事,他沉声道:“我们不能坐着等死,还是要杀死兽人的头领。”

    坏坏表示同意道:“是的,不杀了它,我们都要完蛋,我们要出去,可是怎么出去呢?”看坏坏那眉毛拧的像麻花,就知道这小子此时也是一筹莫展。

    糊涂表示反对道:“没可能,兽人现在把门口挤的水泄不通,我们怎么冲的出去,总不能帮助兽人把阻碍它们前进的兽人尸体搬开吧,这样会让它们更容易的冲进来。”

    这时候沉默了半天得到充足休息的飞飞仰着他那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小脸说道:“还是让我们法师试一下,我们在这石屋里面看不到那头领的位置,只有出去才能想办法杀它。”确实如此,飞飞的高绝对限制了他扫视兽人的视线。

    月亮妹点头对大家说道:“是的,让飞飞先试一下,如果他能把门口硬顶出几个人的位置来,战士们就能冲出去。”

    坏坏说道:“那我就能给那个大家伙下毒了,吗的,老子打不过他,那就毒死他。”

    大海对飞飞说道:“可是你们的体太弱,很容易受伤,有点冒险。”

    飞飞无所谓的回答道:“要是怕受伤,我和月亮妹早就跟其他人一样用瞬间移动逃走了。”月亮妹附和着点了点头。

    大海吩咐道:“只好这么办了,飞飞如果抗拒成功,我们马上冲出去,靠石墙的位置组墙,保护坏坏跟飞飞他们,然后由他们对兽人头领进行魔法和道术攻击。”

    飞飞走到正在门口抵御兽人进攻的牙签后,牙签此时有点支撑不住,手臂因为用力过度,开始颤抖,精瘦的体上也满布兽人的绿血,与他嘴角的鲜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来斩杀兽人时也让牙签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是牙签依旧用斩马刀与兽人做着殊死搏斗,那坚强的个和韧劲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与众不同。

    飞飞小小的个子从牙签的掖下敏捷穿过,把手中与自己体极为不协调的长柄偃月刀一横,抗拒火环咒语早在站定前已经完成,只看一条火红色的光环围绕在飞飞的边,牙签只看到火环以飞飞为中心迅速的扩大,在火环撞到牙签体的时候,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自己给顶回了石屋内。

    只看石屋外的兽人战士被火环的力量强推的向后飞撞,砸倒了它们后的兽人,在飞飞面前十尺方圆内的兽人倒了一片。

    当石屋正前方有了个不大的空地,大海带着战士学员们先冲出来迅速组墙防护,飞飞.月亮妹.坏坏等人。

    月亮妹站在飞飞边,边寻找着攻击目标边对飞飞说道:“没想到,你的魔法那么块又精进了,看来又超过我了。”

    飞飞那天真的脸上多了一些被人赞赏的兴奋,证实一句话,每个人都渴望自己的辛勤成果被肯定,就算有人说你那次拉屎拉的地方不错,养活了几株美丽的玫瑰,精灵也不例外的喜欢接受好听的赞美。

    坏坏出门就看到了十几尺外的兽人头领,他不加思索的念动施毒咒语,一把毒粉成螺旋状从坏坏手中飞出,准确的均匀的美丽的好看的罩在兽人领全

    兽人头领那本就绿幽幽的肤色如今中毒后绿的可异常,只看它咆哮着试图穿过兽人队伍杀了这个胆敢给他下毒的混蛋,可是意图立功的兽人战士们本就挤的密密麻麻,互相限制了体的移动,此时被飞飞那记抗拒火环搞的更加拥挤,兽人领倒被自己人挤的行动不便。坏坏看它冲不过来高兴的喊道:“飞飞快电啊,月亮快雷啊,甜甜.乐乐我们干死它&(%$$。”最后他说的什么都没有人能明白。

    虽然坏坏说的话有点疯疯癫癫,用词不当,可是几人都知道他的意思,又怎么会不抓住机会呢,当即雷电轰鸣,火符横飞,都朝着兽人领打去。

    兽人领连中几记重创,更加的狂躁不安,它竟然怒吼着用手中的车斧砍死了面前争先冲锋阻挡它前进的几十名兽人战士,愤怒异常的冲了上来。它的暴行让兽人产生了迷惑,并且兽人领口中兽语连连,兽人们赶忙给领让开了一条路,害怕步入了被砍死的兽人同伴的后尘。

    当兽人们给领让出空间,大大的减少了攻击同学们的兽人数量,可是那领的大斧子给大家带来的压力却更大了。

    大海此时还不忘记鼓舞士气的喊道:“大家小心,这小子要拼命,兄弟们,我们要顶住。”战士们虽然累的要命,可是听到大海的话,大家一齐振作精神盯向个子面前的对手。

    坏坏嬉笑的说道:“飞飞小心了,这家伙的目标是你们两个,不行就退回房间去,不要被那混蛋王八蛋当下午的点心。”

    飞飞笑道:“我自己会小心的,不过你小子也要当心,那家伙好象对你也是很有意思,你的魅力不小哦。”

    坏坏赶忙开玩笑道:“别,它可别对我有什么想法,我还是个处男呢。”看着兽人领确实血红的眼珠子在看着自己,坏坏不自觉的打个寒颤,指着边的快乐高声对冲过来的兽人头领喊道:“大个子,我边的这个小姑娘又好看,又有钱,你他吗的还是找她吧,别老看我,我可是很久没洗澡刷牙了。”

    甜甜忍不住大笑出声来,说道:“呵呵,坏坏真是个大坏蛋,这么危急的时候还不忘记损人。”

    气的快乐话都说不出来,她一火符打向兽人头领,正打中兽人头领的面部。

    坏坏笑呵呵的说道:“看到没,乐乐也看上那大个了,不然怎么打的那么准?”

    快乐没好气的说道:“现在都快死了,你小子还有心开玩笑。”

    坏坏看一名贵族战士学员在与两名兽人对敌时,以伤拼命,击毙一名兽人,不可避免的被另一个兽人打断左胳膊,坏坏赶忙给他用治愈术治疗了一下,并用火符打到战士围墙外的那个兽人,不忘向快乐说道:“才不会死,今天是个好子,老狼请吃鸡。”

    就在大家不知道坏坏胡说八道什么的时候,兽人头领冲到了同学们阵线跟前,它举起大斧,一斧砍向阻挡它的小壹。

    小壹赶忙用手中的斩马一挡,只听喀嚓一声,小壹的斩马刀在经历了半天的搏斗又遭受这一斧后,断为两节。兽人的大斧去势未消,砍在了小壹的前盔甲上。

    小壹被一下给劈的飞出去,倒在石屋门口不在动弹生死不知,沧海赶忙把小壹拽进石屋查看小壹的况。

    兽人头领在被强大的雷电术轰击了不下十次,全满布毒粉,还能出如此威力巨大的攻击,一下就将小战士们的一名主力砍倒,还砍倒了大家的信心,大家的心里被这强悍的家伙蒙上了死亡的影。

    大海比较清醒的赶忙冲上去补上小壹的空缺,只看他连续几刀劈在兽人头领的前,这可是大海看家的本事,用来杀敌可是凌厉非常。

    可惜这几刀只将兽人头领劈的倒退几步,兽人头领的盔甲十分坚硬,没有伤到兽人头领的根本。

    坏坏看着有些木讷的同学们厉声喊道:“想什么,杀啊,难道等死吗?”说着带头与甜甜快乐向兽人头领打出了灵魂火符,飞飞和月亮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念动咒语,用雷电向兽人头领炸去。

    大海硬挡了兽人头领的一斧,又向它还了一刀,口中喊道:“小壹现在怎么样,是死是活。”

    沧海边给小壹治疗边回答道:“小壹没事,只是给劈晕了,他的骨断了几根。”

    大海喊道:“活着就好,快把他救醒,我需要他活着。我们大家都需要他活着,先把他送回去。”

    沧海又给小壹治疗了一下,阻止了小壹伤势的恶化,打开一个回程卷轴,平铺在小壹的口,然后念动卷轴上的咒语,卷轴消失时释放的神秘力量刮起一阵旋风把小壹送回比齐的传送阵。

    受到小壹受伤的刺激,沧海站起用向兽人头领,一改害羞的口吻向大家说道:“现在还有四个回程卷轴,谁要是他吗受伤,我们他吗不治了,赶紧回程。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拼尽全力杀了这个家伙。”整一个泼辣娘们形态,刚才被大斧子震撼的战士学员们的缓过神来,全力应付前的兽人。

    一时间,四道火符,两条雷电连续不断的劈在兽人头领的上,这个强壮的怪物,被连续的攻击打的昏昏沉沉,想冲又冲不进来,被大海与其他战士学员牢牢的封死了它前进的路。就在狂躁中被坏坏一火符打歪兽型头盔,漏出了头盔与甲之间脖子上的一道缝隙。就在这一瞬间,大海抓住机会,用尽全力一刀砍中兽人领的脖子。

    ‘噗嗤’一声细响,斩马刀劈入兽人头领的体,大海满以为能一刀将兽人头领砍死,可是这时万能的神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差点要了大海的命。

    由于频繁的战斗,斩马刀已经在战斗中砍卷了刀刃,大海如今手中拿的与其说是把刀,倒不如说是一把铁尺,或叫锯子更贴切一些。斩马刀砍进兽人头领粗壮的脖子,没有把兽人头领的头砍下,正卡在了兽人头领的颈骨中,拔也拔不出来,想要放手却因为手跟刀柄绑在一起放不开,将大海挂在兽人头领的上,兽人头领凶恶的挥起大斧向大海的头上劈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道仙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