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九死一生(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谷域 书名:拳力异人
    <---凤舞文学网--->    当予能下活动一下的时候,曼谷的另一家医院却乱作了一团。--凤舞文学网--迪内被送进医院后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诊断迪内有可能成为植物人。迪内派系的另一主导人物猜让就宣布代行迪内的职权,一时间迪内派系内剑拨弩张、气氛紧张。

    由于一贯骄横跋扈、独断专行的迪内领导下的迪内一派因缺少迪内这个主心骨的指挥,派内势力不断的被猜让所蚕食。

    终于在十多天后迪内也奇迹般的苏醒过来。

    医生作出迪内余生不得再与人动手,不得妄动肝火,否则将引起旧伤复发导致生命危险的医嘱。迪内深知大势已去,便叫退一帮手下,只留下贡西和沙望这两名亲信头目,以极其微弱和含糊的语句重复着一个指令:"杀、杀、杀掉他!"贡西和沙望用黯然的眼神看着又将昏迷过去的迪内,两人对望良久,起离去。这时的迪内不再需要什么保护,没有人再想对他怎么样,他至少还有一大笔钱财和完整的家庭,而贡西和沙望此一离去,他们还会剩下什么呢?即使完成了老大的使命,而归途又在哪里?是监狱还是被他人的追杀?但两人仍会坚定的去执行这个命令。

    予出院回到别墅,部的肋骨尚未痊愈,每天只能叫人扶着强忍着拉扯到肋骨的疼痛小走几步,大多时间坐在轮椅上活动,更多的时候是在上静养。肺部的损伤令予进行不了“吐纳”锻炼,一旦憋气就会令肺部因缺氧而剧痛,予也只有老老实实的躺着和坐着,什么也不能干。

    予之所以提前出院,是医院在后期已基本停止治疗,只进行一般的康复护理,西医的诊疗也就如此了,让病人自己恢复。予知道中医在骨科恢复上有着西医无法比似的高度,便申请出院,院方组织医疗小组进行仔细的诊断,同意予出院回家静养,指派一名专业护士看护。

    予一回到家就让中医在部敷上草药,草药一上,予顿感轻松。要知道,这是都农和文泰亲自在曼谷市内,经三天找寻才找到的一家几代行医的华侨中医,这位以高价请来,曼谷最好的骨科中医,药自然好。予敷过几剂中草药,就可独自行走而无需轮椅,肺部的呼吸也较通畅,只要不大力运动,体已基本无碍,大家都惊叹中医的神奇。

    迪内派系内的斗争因迪内的退出和失落给予猜让大行其道的机会,权力大多在胁迫和谈判中转移到猜让手中。猜让的亲林和亲中国,让"通道"正在顺利恢复当中,林和望广等都很忙碌,都农更是常几不见踪影。

    林吩咐都农防着迪内有可能的报复,而随着内线报告迪内时昏时醒的状态和其亲信手下已猢狲四散,让都农等不松弛下来。--凤舞文学网--别墅外虽然保持着两台车和八个人的不间断保护,保护组因从未发生过问题,在深夜三点时都大睡特睡。别墅内的阿步、阿路在休息,只有文泰睡不着,无聊的在客厅看着电视!

    十数个蒙着头脸的人影爬伏在离别墅不足十米的绿化带中。

    贡西和沙望带着全副武装的手下,已在附近的别墅内"雪藏"了两天。贡西和沙望观察几,决定今晚动手。

    由四个人潜伏到别墅外守护车下,两人分别将两个小罐子,一头接着一根带有开关的胶管慢慢的移到正开着空调的汽车空调进气口,两个人和担任警戒的另两人各自取出防毒面具带好,做个OK的手势,同时打开小罐子上的开关,十分钟后两人关上装着压缩哥蒙芳气体的罐子开关,把手中的枪口对准车内的人,敲几下车窗,未见动静便一齐打开车门将车内八个人的手枪收走,向贡西等人匍伏的地方举起拳头,留下两个持枪的人看守,便一齐向予的别墅包抄。

    一帮人就快要翻过矮小的别墅栏杆进入,两块石头一前一后的击中别墅客厅的玻璃和三楼予房间的窗户玻璃。文泰闻声而起,透过月光看见几个来不及躲避,手持武器的黑衣人,很没有经验的大叫。

    知道暴露偷袭不成的贡西提起AK47自动步枪朝别墅里扫,文泰连滚带爬的冲向楼梯,险些被枪弹打中。

    闻声拿起手枪冲出房间的阿步阿路一边击一边也要冲上楼,一颗子弹打中阿路大腿,阿路疼得跌倒在地上,阿步忙将阿路拉到击死角,向客厅外击。

    阿路虽疼仍清醒的扯下汗衣,在大腿中弹处绕上一圈咬牙捆紧,提起手枪与阿步交叉的向外击,一时间黑衣人进去不得。

    文泰冲上三楼见已被惊醒的予靠着墙壁从窗户边观察着楼下的况,楼下黑影都在击,枪口中冒出刺眼的火光。几个手执自动步枪的人抬枪向三楼窗户击,房内的东西被流弹击烂不少。

    予叫刚冲进门的文泰趴下,自己爬向储物柜从里面拿出那只手把镶有宝石的左轮手枪,装满子弹,左手抓起一把整齐插放着的特制子弹放在睡衣口袋,忍着左的隐隐作痛,呼吸也因肺叶受损未愈而很是急促。

    予示意文泰跟着自己,下到二楼见一楼的两个人影在向外击,知道是阿步阿路,外面的子弹不断打在一楼台阶上,令几个人上下不得,予冷静想一下,随即进入二楼的房间。

    二楼的窗户没有被枪击,看来敌人知道目标住三楼,直接击三楼。予掀开北面的窗帘角,看到五、六个持枪的人朝别墅东面的正门击,却因里面的回击而进不去。

    予又闪进入另一间房,从朝西面的窗户,掀开窗帘角,刚好看见一个人将从后门进入的黑衣持枪人击倒,取下枪上的子弹夹砸向二楼的西面窗户,窗户玻璃应声而破,好在是钢化玻璃,虽破碎却没有伤到正在窗边观望的予。

    予顿时明白来人叫自己从二楼西面窗户下去,走后门逃离。忙叫文泰将宽大的布质窗帘拉扯下来,由文泰拉住窗帘布,予贴着窗帘布顺势而下,那人在楼下接应予。予苦笑,自己要是不受伤,别说二楼,三楼都一跳而下。

    就在予将要落地,一个持枪者从南面出现,见有人便举枪想击,予抬手三枪将其打倒,强忍着落地后的疼痛,用左手护住自己的右,大口艰难的呼吸着,不顾陌生人和还在二楼的文泰,顺着南边的墙角伸头查看,南边没有人,又顺墙壁向北面望去。北面还是那五、六个人在朝三楼和一楼客厅不断的击,有两个人好象听见西面的枪声正移动过来。

    由于陌生人的提醒,贡西和沙望等人来不及完成包围就提前发动攻击,大多数人朝别墅正门攻击,只有三个人按原先布置;二人从西面后门偷袭和一个在南面警戒,西面的二人被陌生人打昏,南面的人听到声响跑过来被予用左轮手枪击倒,西南两面都没有人了。

    予观察着北面的况,回头看到刚把文泰接下来的陌生人就是曾和自己过招的神秘人,忙点个头以示感谢,再转头用左轮手枪瞄准,向已从北面移动过来的枪手击,两枪击中一人,再一枪打另一人,两人倒下,不知击中没有。

    予连忙打开六响的左轮手枪轮盘,从睡衣口袋里拿出不多的子弹装满,再次从西面露头,向听到枪声而出现在予视野里的黑衣人击。予的目的:一来是趁机打击敌人;二来是将敌人吸引过来以减轻阿步二人的压力。予再次打完六颗子弹,退出弹壳,装上最后的三颗子弹,在神秘人和文泰的催促下朝西面后门跑去。

    敌人也许被予的击打懵了,又要躲避子弹,予三人趁机冲出后门向河边逃离。贡西和沙望听着西面的枪声,叫声不好,今晚的主角可能从后门跑掉,忙下令所有人向西面追击。

    予被文泰扶着,由于伤痛跑得不快。予不时回头朝追来的黑影打上一枪,神秘人快步冲上摩托艇启动等文泰先上船再接予准备上船,予体猛的一振,被三颗子弹打中,子弹的冲击力将予击倒在已经上船的文泰上,神秘人顾不得查看予伤,油门一加,摩托艇向前急驶而去。

    贡西和沙望等追到河边眼看着予等人的离去,气急败坏的端起自动步枪对着摩托艇就猛扫,一时间所有武器都对准摩托艇开枪。

    贡西等眼望着摩托艇快速的离开而要放弃的时候,沙望见码头上还有一只曼谷河上随处可见的长型木船,木船尾装的不是平常人家用的柴油发动机,而是和摩托艇一样的高速汽油发动机。上船一试,发动机是好的,油也是满的,急忙发动,叫上贡西等四个人上船,朝予他们的方向追去。

    此时摩托艇上一团糟,文泰搂着昏迷的予不知所措,后面掌舵的神秘人在一阵弹雨中被击中掉入水中,忽见神秘人落水,文泰扑过去没抓住,文泰一时不知是停船救神秘人还是查看予的伤,摩托艇由于无人掌舵,在河里打转。

    这一耽搁就给尾随而来的贡西等人争取了时间,贡西看见摩托艇出现在视线里,举枪就是一阵猛,枪声惊醒了不知如何是好的文泰,连忙把好舵,加上油门低着头向前方开去。

    两艘船马力差别不大,文泰不太会驾船,两船相距只有200米的距离,摩托艇被木船发疯似的追逐着,木船上的贡西等人不停地朝摩托艇击。

    神秘人就是西提,西提后肩中弹落水,浮出水面没一会就见黑衣人驾着木船快速的向予等追击,西提懊悔的用手拍击着水面。

    从予胜利后,西提深知以迪内的格是要报复的,他因长期跟踪迪内一伙人,对迪内的两个忠实手下贡西和沙望也非常了解。

    当了解到迪内已废,其手下均不见,西提感觉不对,忙到予别墅的附近查看,发现贡西等出击,便马上用石子提醒别墅里面的人,跑到河边准备好逃离的摩托艇,再返前来搭救予等人,没注意码头还有一艘装有高速发动机的木船。

    西提将从后门突袭的两人击昏,予发现了他,便一同逃离,西提开动摩托艇没多远便被击中落水。

    要是予不开枪,悄声的上船离去,也就安然无事。但予一面需阻击发现自己的敌人,又不愿舍弃阿步两人独自逃跑,才被追上的敌人击中,敌人现在还驾船追上去,西提很懊悔没有将木船破坏掉,现在自己已受伤,再也帮不上忙,便强忍着后肩的疼痛游上岸自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拳力异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